第一章 将行
哑咕2021-02-21 12:003,283

  山渔,是一个小山村,小到十几户人家挤在一块小盆地里。四周环山,山上青树苍翠,百草竞生,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色。

  当然,这是夏天。

  夏有三伏,空气中热浪翻滚,连知了也似被热得各种狂鸣。

  此时在村长家门口处,一位十三四岁的少年一边手持一把大蒲扇疯狂地扇着风,一边眼神使劲地往屋内瞅,独自在那儿咽着口水。

  屋内有两个人,一老一少,和三只正被串着烧烤的山鸡。

  火光腾腾,照映在屋内少年的脸上,映出一抹不正常的潮红,带起了几声咳嗽,但随即被少年压了下去,手中继续翻腾着两只烧鸡,仿若已经习惯。

  少年旁边的老人看了看少年,眼中不为人知地露出几许担心,但头转了转,看到屋外的少年,神色又重新高兴了起来。

  于是把手中已经烤得金黄的烧鸡翻了翻。

  “林凡,烧鸡烤好了,快进来吃罢。”老人喊到。

  屋外的林凡明显意动,喉结动了动,但随即又做出一个凛然的样子。

  “不吃,我和林浩哥打赌输了,我不吃!”回答得有些理直气壮,但语气已经有些中气不足。

  “孩子打赌,作得什么数,快过来吃了罢。”老人佯装生气。

  听到这些话,林凡搓了搓手,但还是看向了林浩。

  因为另外一只烧鸡在那里。

  仿佛感应到了林凡的目光,林浩转过了身来,伸手把手中的烧鸡递给了林凡。

  “给,快些趁热吃了。”

  林凡赶紧伸过了手,动作熟稔无比,似已做过不止一遍的感觉。

  但其实不是似。

  空气慢慢地安静起来,火光悠悠地左右摇摆,在三伏的白昼里,渐渐地灰暗了下来。

  良久,林凡突然抬起他有些油腻的脸,有些认真的说了一句话。

  “哥,先说好,这可不是我不讲信用,而是你自愿给我的。”

  ……

  “回来!”

  长夜里安寝的老人眉心微微闪烁着点点光芒。

  “回来!”

  他有些不习惯地翻了个身,神色有些痛苦。

  “回来!”

  轻轻呢喃的呓语仿若无尽长夜中的魔咒,萦绕在老人的脑海之中。

  皓月当空,夜华如水,林爷爷一下子睁开了双眼。

  他缓缓坐起了身子,看着眼前的一片漆黑静静发呆。

  转头看了看床上两个呼呼大睡的孩子,他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然后仿佛很小心,很仔细地端详着他们,嘴角挤出一丝莫名的情绪,几次想伸手又缩了回来,最后无奈地叹了口气。

  “时间到了啊……”

  门轻轻地开了又关上,带出一丝门与门槛摩擦的细微声音和一丝若有若无的叹息。

  屋内的少年似有所感,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有些湿润。

  微风阵阵,轻轻地吹抚着这个被夜色笼罩的大地,带起阵阵的寒意。

  山渔村旁一座不知名的山上,一个瘦弱的身影负手立在那里,久久不动,过往吹过的寒风似乎对他完全没有影响,只是带起了他的衣服下摆,猎猎而动。

  山顶之上逐渐升起一道阵图,光芒直冲天际,月华慢慢地倾泻在那个身影之上,幻化成一道道龙凤真灵围着他欢欣雀跃,却仍是掩盖不住他脸上的悲伤。

  他就那么直直地站立在山顶望向山下,身影孤独得像一条老狗。

  许久,他眼睛紧闭上又睁开,抬头望向那道明晃晃的月亮,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抿了抿嘴唇,身影动了动,转身确定了一个方向,缓缓地走去。

  一步一步,拔地而起!

  ……

  清晨,一缕早晨特有的熹光从窗户照了进来,少年伸手挡了挡,光线顽皮地从指缝中钻进了少年的眼里,把这个世界一瞬间照亮得恍若有些不真实。

  少年想了想,起身穿好衣服,洗好脸,然后端了个凳子往门口走去。

  少年双手托腮,开始等待。

  随着太阳的缓缓升起,村子也似睡醒了般,开始逐渐喧闹了起来。王二家的打铁声,李四家的打骂声,还有钱三家的赶牛声,预示着又一天平凡生活的开始。

  脚步声缓缓响起,少年有些激动,随即又平静了下来。

  一个中年身影扛着锄头路过。

  “林浩,你爷爷呢?”中年人打着招呼。

  “马伯,他……应该是去砍柴了吧。”少年声音有些不确定。

  “哦,”中年人随即又道:”那不打扰你了,我去打理一下地里去了。”

  “哦……”少年垂下了头,没去注意中年人远去的身影。

  不久,屋内传来洗漱的声音,随即一个身影端着木盆走了出来,把木盆中的水刷地一声泼了出去,然后又回到了屋里。

  一切仿若平常。

  屋内传出饭菜的香味,和碗筷摆放的声音。

  “哥,吃饭。”一个声音传了出来。

  “我不吃,你吃吧。”少年回答。

  “哥莫不是嫌我饭菜做得难吃?要知道,为了报答你昨天的烧鸡,我今天可是特意做的饭。”屋内的声音有些莫名,平日林浩总是按时吃饭,今日有些反常。

  “不是,我等爷爷。”少年回答。

  屋内好半天没有声音,许久,一个身影走了出来。

  “好,我陪你一起等。”

  ……

  太阳缓缓地升起,又缓缓地落下,昭示着一天的即将结束。时间变了,两个少年等待的姿势却没有变。

  期间也不是没有人路过,有路过的,有找林爷爷的,有找少年去玩的,少年每次都是听着脚步声满怀激动又沮丧了下来,然后打着哈哈,继续等待。

  林凡的神情也从一开始的无所谓变得沉重了起来。

  夜幕降临,小村也渐渐平静了下来,屋外的少年不知何时已经回到了屋里,点着油灯,相对无言。

  许久,确定林爷爷不会回来了后,林浩说了声”阿凡,洗洗睡吧。”之后,两个少年便相继上床入睡了。

  夜深时分,其中一个少年转了转身。

  “哥,我睡不着。”

  “阿凡,我也睡不着。”林浩叹了口气。

  “哥,你说爷爷会不会是不要我们了?”林凡说了这句话之后身子缩了缩。

  夜深了,有点冷。

  “不要想那么多,爷爷兴许是去哪个我们不认识的亲戚家了。”林浩说了一个连自己都不大相信的理由,然后咳了两声。

  从小到大,除了在村里面的时候,林爷爷出去大都为了打猎砍柴,哪来的什么亲戚?

  “阿凡,别多想了,睡了吧。”

  许久,天微明。

  “哥,我还是睡不着。”

  ……

  清晨的熹光洒了进来,两个少年早早地起床,做好饭,便又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村里的人还不知道林爷爷的事,少年也没打算告诉他们,对于他们来说,一切仿佛没什么不同。

  “林浩,你爷爷呢?”

  “砍柴去了罢。”

  清晨,正午,黄昏,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少年的心也一点一点地沉了下去。

  夜晚,林浩锁上门锁,静静地把碗筷放好。

  “阿凡,吃饭了。”

  “哥,我不想吃。”

  “好些天没吃饭了,快吃吧,以后可能就没有这么好的饭菜了。”林浩端起碗。

  “哥,你……”林凡抬起头。

  “吃完饭明儿一早就走。”

  “走?”林凡语气有些不自然。

  “不管怎样,能打听到些消息也是极好的。”林浩开始扒饭,良久,语气含糊地强调了一句:”咱俩一起走。”

  林凡愣了好久,然后拿起碗筷,慢慢地开始扒饭。

  “哥,我不走,我就在这里等爷爷。”

  林浩一愣,看了林凡一眼,林凡有些不敢迎上林浩的眼神。

  “是二丫吧?”许久,林浩说了一句,”你们那点事,我是知道的。”然后咳了两声。

  “哥,你也可以留下啊,你身体又不行,反正马伯家的如云对你一直有心,干脆……”林浩小声说。

  “而且说不定爷爷哪天就回来了,到时候你我岂不是还要错过?”林凡的声音越发小了起来。

  林浩看了看林凡。

  “你不知道,月前我就感觉爷爷有些不对劲,不仅给我们打猎的次数多了,而且看我们的眼神有些不对劲,我那时就隐隐有些他要走了的感觉,只是他一直没说。”

  “我也没敢相信自己的感觉,直到前晚,他推门而走,我还是不信,现在等了两天,想来是走了,所以我要出去寻他。”林浩放下碗筷。

  “哥,你是说,你月前就知道爷爷要走?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林凡有些不敢相信。

  “那时我也只是猜测,做不得数,哪里能够给你说。”林浩苦笑。

  “可是哥,天地之间那么大,茫茫人海那么广你如何寻得到?”林凡道。

  “无妨,反正我总是要走的,我总感觉留在这个小村庄,我会后悔一辈子。”林浩缓缓道。

  青灯微亮,在屋子里拖出两道长长的人影,微微摇曳。

  林凡开始帮忙整理包袱,两套衣物,一些干粮,少许水,还有几两碎银子。

  看着要收拾好的包袱,林凡微微一怔,好似想起了什么,然后去拿了把砍柴刀。

  林浩看着那个忙碌的身影,心底没来由地一酸,不动声色地抽了抽鼻子,然后咳了两声。

  忙碌的身影一滞,倒映在微微的灯光下,显得有些滑稽。

  ……

  林浩的身影孤单地站在村口,沐浴着清晨的和风,摸了摸肩上的包袱,定定地看着村里的方向,良久,转身缓缓地迈开脚步走向前。

  一步一顿,一走一停。

  突然,少年的脚步恍若仲夏沥沥而下的雨,越来越急,越来越大。

  有些匆忙,有些慌张。

  那混蛋,想必还是没起吧,林浩自嘲地想到。想到清晨自己为了不吵醒林凡睡觉,捂着嘴咳嗽的样子,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少年的身影越走越远,逐渐变成了一个黑点,然后消失在地平线上。

  没人注意到,村口的拐弯处,一个身影在不停地抽泣,肩膀微微颤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远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远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