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琅琊山
张奎2021-04-07 10:526,530

  第一章:琅琊山

  我叫哑狼,性别男,年龄二十八,是银行的一名员工,至今还是未婚,连个女朋友都没有。

  我身材高挑,肩膀端正,浓眉大眼,高鼻梁,穿一身牛仔装,显得十分英俊。

  我从小就喜欢玩弹弓,所以弹弓就是我的武器,不管我走到哪,都会将弹弓带到哪,不过我现在要说得不是我喜欢玩弹弓的这件事,而是我做的梦。我梦见我来到了一个奇怪的世界,这个世界分为三大族:狼族、羊族、魔族。

  此刻的我,正在一座山上行走,这座山叫琅琊山。

  琅琊山很大,很秀美,山上有很多花儿、小草和大树,还有潺潺的溪流声和动听的鸟鸣声,仿佛仙境一般。

  琅琊山不属于狼族的,也不属于羊族的,更不属于魔族的,不过狼族、羊族、魔族都想霸占这座山,因为这座山上有很多珍贵的药草,所以他们都要霸占这座山,要将这座山上的药草归为己有。

  我此刻虽然在这座山上,但我并不知道这是琅琊山,也不知道这个地方究竟是什么地方,更不知道自己是在做梦,我还以为这是真实的,所以我一边寻找着回家的路,一边嘀咕道:“ 奇怪?我不是在家里睡觉吗!怎么会在这里?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来到这里?”

  我想了很久,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所以我就不想了。现在最重要的事,是要找到回家的路,所以我就在这座山上到处乱走,而且还一边走一边东张西望,看看能不能遇到个人,只要能遇到人,我就能向别人问路了,所以我就这样一边乱走,一边东张西望,不知过了多久,我听到了不远处传来人与人的讲话声和打斗声,所以我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过去。

  当我走过去后,看到一群男人正在殴打一个男人,而他们的身旁还站着另一个男人。

  这个站在他们身旁的男人名字也叫哑狼,和我同名同姓,不过我暂时还不知道他的名字,我只知道他长得很好看。他的鼻梁高高的,嘴唇薄薄的,眉毛像两道剑,眼珠是蓝色的,像蓝宝石一样,特别好看。他的年龄大概有二十出头。他的右侧腰间挂着一条鞭子,左侧腰间挂着一把短剑,所以我猜他应该会武功,不过奇怪的是,他的耳朵像狼的耳朵,而那些正在殴打别人的人,他们的耳朵也像狼的耳朵,而且眼睛都是五颜六色的,有黑色的,有黄色的,有褐色的,有蓝色的,有绿色的。更奇怪的是,那个被他们殴打的那个人,他的耳朵像羊的耳朵,不过他的眼睛是黑色的,这究竟是为什么呢?因为那个被殴打的人是羊族的人,他们每个人都穿着古装衣服,每个人都留着长发,我还以为我穿越了。

  羊族的人耳朵都是羊的耳朵,眼睛都是黑色的,而狼族的人耳朵都是狼的耳朵,眼睛都是各种各样的颜色,但是魔族的人就不一样了,魔族的人耳朵虽然都是人的耳朵,但是他们长得都跟魔鬼似的,有的矮得像冬瓜,有的高得像竹竿,有的胖得像头猪,有的瘦得只剩下一张皮,有的黑得像黑炭,有的白得像白纸,而且一个个长得都尖嘴猴腮,歪瓜裂枣,像怪兽。总之一句话,就是很难看。

  那个站在他们身旁隔岸观火的那个男人,是狼族的狼王之子,也就是狼世子,而那些殴打别人的人,是狼世子的下人,他们一个个都会武功,而那个被殴打的那个人,是羊族的羊世子身边的下人,名叫云霄,他母亲生病了,所以他来到琅琊山,想采些药草回去,结果却遇到了狼世子的人,所以才会被他们殴打。

  狼世子的妹妹是大夫,整天跟药草打交道,所以狼世子为了他的妹妹,守护着琅琊山,不让任何人来琅琊山上采药草。

  狼世子很霸道,很猖狂,看谁不爽就打谁,所以人人都怕他,但是魔族的人除外,因为魔族的人就跟魔鬼似的,谁见了谁都害怕,即便是狼世子见了,也要礼让三分。

  狼世子虽然不敢欺负魔族的人,但是他敢欺负其他人,也就是说,除了魔族的人,他就是霸王。俗话说: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像狼世子这样的人,就是属于那种欺善怕恶的人。

  当我看到那些人殴打那一个人时,我便对他们嚷嚷道:“ 住手,你们这么多人打一个人,算什么男人?”

  那些人听到了我的话,一个个都停止了殴打那个人,然后通通看向我。片刻后,他们又开始殴打那个人。

  我见他们又打起那个人,便又对他们嚷嚷道:“ 我让你们住手,你们听到了没有?你们是聋子吗?”

  我说完,见那些人还在继续殴打那个人,好像压根当我不存在,所以我很生气,便从口袋里掏出弹弓,然后将小石头放到弹弓上,一拉一放,小石头就像飞镖一样射了出去,打在了那些人当中的其中一人的手背上。

  那个被我打中的人,痛得 “ 哎呀 ” 叫了一声,然后那些人再次看向我,并且一步一步往我面前走来,而且还用恶狠狠的眼神瞪着我,好似要将我生吞活剥。

  我见那些人通通朝我走来,而且还用凶狠的眼神瞪着我,所以我吓得一步一步往后退,并且结巴道:“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别……别过来,我可是会武功的。”

  其实我根本不会武功,我是故意这样说的,好让他们害怕。

  就在我刚说完的时候,那个站在他们身旁隔岸观火的那个男人,突然对他们说道:“ 你们通通让开。”

  那些人一听,通通闪到了一边,然后那个男人一步一步往我面前走来,并且对我说:“ 小兄弟,既然你会武功,那我们就堂堂正正地打一架,如果你赢了,我就放了这个家伙;如果你输了,我不但要打他,还要打你,如何?”

  我一听,吓得连说话都不利索了,道:“ 打……打……打架?我……我……我不会。”

  他们一听,哈哈大笑,有的边笑边说 “ 连打架都不会,还敢多管闲事 ” ,有的边笑边说 “ 小兄弟,看你刚才那架势,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原来是个废物 ” 。

  我虽然不会武功,但我嘴上功夫一流,我见那人骂我,于是我便骂了回去:“ 你才是废物,你全家都是废物。”

  我话音刚落,就见一条长长的鞭子向我身上抽来,我被那条鞭子打倒在地,身上也留下了一道长长的鞭痕,而那个挥鞭子的人,正是那个说要和我打架的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好似和我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打了我一鞭子还不解气,接着又挥第二鞭,第三鞭,第四鞭……

  我被那个男人的鞭子打得啊啊直叫,并且满地打滚。

  许久后,那个男人好像打累了,便停了下来,然后往我身边走了几步,并且对我说:“ 这就是你多管闲事的下场,只要你现在向我道个歉,并且说声是我多管闲事,我该打,我就放了你,否则我就用我手上的这个鞭子,打到你死了为止。”

  我躺在地上,微弱地说:“ 好,你过来,我向你道歉。”

  他听后,向我身边靠近了些,这时我又对他说:“ 我现在没有力气大声说话,你蹲下来,不然我说话你也听不清楚。”

  他听后,乖乖地蹲了下来,然后说:“ 现在你可以向我道歉了。”

  他刚说完,我 “ 噗嗤 ” 一声,喷了他一脸血。

  他气得牙痒痒,拔出他左侧腰间的短剑在我眼前晃来晃去,并且对我说:“ 原本我没打算杀你,可你却不知好歹,非逼着我杀你不可,不过你放心,等你死了,我会将你的尸首葬在这座山上,不会让你暴尸荒野的。”

  我凶道:“ 你要杀便杀,哪来那么多废话。”

  听到这话,他很生气,于是举剑向我胸膛刺来,可是还没等他的剑刺到我的胸膛上,就在这时,突然从不远处传来一声:“ 住手。”

  这个喊 “ 住手 ” 的人名叫哑灵子,年龄二十,是狼王之女,也就是狼世子的妹妹,别人都称呼她为郡主。

  她虽然是狼族的郡主,但她却不喜欢穿华贵的衣服,反而喜欢穿着麻布素衣。

  她是一名大夫,救人无数,基本上天天和药草、病人打交道。

  她长得很好看,眉毛如画,睫毛如扇,而且还生着一双大大的桃花眼,如秋波荡漾,不过她的眼睛和她哥哥狼世子的眼睛一样,也是蓝色的。

  她虽着一袭麻布素衣,却很干净,很赏目。

  她手上拿着一把割药草的镰刀,后背上还背着箩筐,箩筐里装了很多药草,一看就知道是来这里采药草的。

  “ 王妹?你怎么在这里?” 拿剑刺我的那个男人,听到了一声住手,便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却看到了喊住手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妹妹哑灵子,于是他起身问哑灵子。

  “ 我来这里采药啊!却看到你在这里欺负人。王兄,你不是答应过我以后不欺负人了嘛!怎么又在这里欺负人?” 哑灵子说。

  “ 我没欺负人,是他多管闲事。” 狼世子说。

  这时哑灵子走到我的身边,用手指着我,对他的哥哥狼世子说:“ 你都把他打成这样了,还说没欺负他。”

  狼世子也叫哑狼,和这篇故事的主人公是同名同姓,所以为了避免混乱,以后就用狼世子这个称呼,来代替狼王的儿子哑狼。

  哑灵子刚把她的那句话说完,我就 “ 噗嗤 ” 一声,又喷了一口血,然后我就晕过去了。

  哑灵子见我晕过去了,便立马蹲下身子检查了我的伤口,然后对狼世子说道:“ 王兄,你怎么又在你的鞭子上抹毒,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会害死人的。”

  狼世子道:“ 我知道呀!”

  哑灵子道:“ 你知道你还下毒害人。”

  狼世子道:“ 我害得人不都被你救活了吗!只要有你在,我就害不死别人,所以你也不用那么紧张。”

  听到这话,哑灵子没有说话了,不是因为哑灵子说不过她的哥哥狼世子,而是因为哑灵子不想再跟她的这个不讲道理的哥哥讲道理了。

  此刻的哑灵子,将她后背上的箩筐以及她手上的那把镰刀,通通塞给了她的哥哥狼世子,然后她将昏迷的我给背了起来,再然后就是去往狼王城。

  “ 王妹,你要带他去哪里?” 狼世子见他的妹妹哑灵子将躺在地上的我给背了起来,于是狼世子追了过去,一边追还一边问哑灵子。

  “ 我带他回家,他中了你的见血封喉,必须得马上解毒,否则他就没命了。” 哑灵子背着我一边往狼王城的方向走去,一边和狼世子对话。

  就在哑灵子和狼世子走了的时候,狼世子的那些下人们,也跟着他们后面走了。

  就在他们走后,那个被狼世子打得半死不活的那个男人,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一瘸一拐地往杏花村的方向走去。

  这个被打伤的男人名叫云霄,在前面就已经说过了。哦对了,忘了说,杏花村是云霄的老家,属于羊族的土地。

  云霄来到杏花村之后,便进了他自己的家,然后看到他的母亲已经死了,他痛苦万分,哭了好久才将他的母亲安葬了,之后他去了羊王城。

  他是羊世子的下人,从小就跟在羊世子的身边服侍羊世子,在前面就已经说过了,所以在这里就不多说了。哦对了,忘了说,羊王城离杏花村有点远,即便是骑马,也要好几天才能到达。

  几日后,云霄到达了羊王城,来到了青羊宫。

  青羊宫内富丽堂皇,金碧辉煌,是羊世子的寝宫。

  云霄来到青羊宫后,看到了羊世子梅傲雪坐在案边,案上放着几盘水果,怀里坐着两个美丽的姑娘,正在往他嘴里塞水果,一边塞还一边用娇滴滴的语气问:“ 世子殿下,奴家剥得水果好吃吗?”

  “ 好吃,好吃。” 羊世子一边吃一边回答道,时不时的还在她们的脸上亲上一口。

  羊世子名叫梅傲雪,是羊王的儿子,年龄和狼世子差不多,不过长得没有狼世子帅。

  他的耳朵是羊的耳朵,眼珠是黑色的,长相很普通,穿着一身白衣,头发梳了一半在后面,用一条白丝带扎了起来。

  羊族的人耳朵都是羊的耳朵,在前面就已经说过了。

  羊世子会武功,用得兵器是剑,长剑。

  羊世子比较风流,身边有很多美女作伴。

  此刻的羊世子,抱着两个美女,正吃着美女剥好的水果,却突然看到了云霄一瘸一拐地走了进来。

  云霄是羊世子的下人,在前面就已经说过了。

  “ 奴参见世子殿下。” 云霄进来后,面对着羊世子梅傲雪,双膝下跪说道。

  “ 起来吧!” 梅傲雪连看都没有看云霄一眼,他只是看着怀里的美女,吃着美女剥好的水果。

  “ 是。” 云霄回应了一声便站了起来。

  “ 你母亲的病好些了吗?” 梅傲雪看着美女,吃着水果,问着话。

  “ 回世子殿下,奴的母亲……已经去世了。” 云霄伤心地回答道。

  “ 什么?去世了?” 梅傲雪这才看向云霄,说道,“ 你走之前,本世子不是跟你说过了嘛!琅琊山上有珍贵的药草,可以治好你母亲的病,你为何不去采?”

  云霄一句话也没说,他只是吧嗒吧嗒地掉着眼泪。

  梅傲雪见云霄流着眼泪,以为云霄是失去了母亲,伤心难过才会哭的,所以梅傲雪安慰云霄,说:“ 别哭了,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

  这时云霄擦了擦脸庞的眼泪,说:“ 世子殿下,奴要守孝,所以奴想……奴想休假三年,不知世子殿下……可否应允?”

  梅傲雪说:“ 应允,当然应允。你想为你母亲献一片孝心,本世子怎会不应允。”

  云霄说:“ 多谢世子殿下应允。世子殿下多保重,奴告退。” 说完,便转身往门外走去,可他只走了一步,就听到了梅傲雪说了一声 “ 等等 ” ,然后他便停下了脚步,转身问梅傲雪:“ 世子殿下还有什么事要说?”

  梅傲雪说:“ 本世子就是想问问你,你的脚怎么了?为什么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

  云霄又开始哭了,边哭还边说:“ 是……是狼世子的人打的。”

  这时梅傲雪放开了怀里的两位美女,说:“ 狼世子的人?他们和你无冤无仇,为何要打你?”

  云霄说:“ 因为我采了琅琊山上的药草,所以他们就打我。他们说,琅琊山是他们的,我们羊族的人是没有资格进入琅琊山的。”

  梅傲雪一听,气不打一处来,于是手一挥,将案上的水果通通撒落一地,并且怒道:“ 放他娘的屁,他们狼族的人算个什么东西?凭什么说琅琊山是他们的?我还说琅琊山是我的呢!”

  云霄被梅傲雪的怒火吓得不敢说话了,所以云霄便不作声了,一直保持着沉默,也不知他沉默了多久?突然,梅傲雪又道:“ 打狗还得看主人,他们明明知道你是本世子的人还敢打,摆明了就是想跟本世子作对,本世子这就去狼族,找他们算账。”

  他话音一落,便起身往门外走去。

  云霄见状,连忙走过去拉住了他,道:“ 世子殿下,算了吧!”

  他推开了云霄,并且怒道:“ 算什么算,这口气你咽得下,本世子咽不下。” 说完便走了出去。出去后,他便离开了羊王城,然后去往狼族。

  羊族与狼族只相隔一座山的距离,这座山便是琅琊山,只要跨过琅琊山,便到了狼族的边界,不过离狼王城还有很长的距离,反正最快也要数日才能到达。

  ——————————————————————————

  数日后。

  狼王城。

  我被狼族的郡主哑灵子带回来养伤已经有数日了,现在我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此刻我正被狼世子用鞭子追打着,从广陵宫就打到忆仙宫。

  广陵宫是狼世子的寝宫,忆仙宫是郡主哑灵子的寝宫。

  “ 喂!你这个废物,你别跑,你给我站住。” 狼世子手拿鞭子,追着我喊道。

  我不会武功,所以狼世子就把我当作废物看待,他追着我是因为他要教我武功,因为在他的心里面,他认为一个男人如果不会武功,那跟废物没什么区别,所以他要教我武功,可我就是不肯学,因为在我的心里面,我认为很多事情都不是靠武力解决的。

  他堂堂一个狼族的世子,肯教我武功,我自然很高兴,可他却不知,我根本就不喜欢学武。

  我这人很固执,对我不喜欢的事情从来就不会妥协,所以就会出现他追我跑的这个场景。

  “ 你用鞭子抽打我,我不跑难道我是傻子吗?” 我一边往忆仙宫的方向跑去,一边和狼世子对话。

  “ 只要你肯跟我学武,我就不打你。” 狼世子边追边说。

  “ 鬼才要跟你学武呢!” 我边跑边说。

  从广陵宫到忆仙宫必须要经过寒香院。

  寒香院就是一个较大的院子,里面有假山,有水,有花,有草,有树,风景美得不得了。

  当我跑到寒香院时,看到郡主哑灵子正在晒药草,于是我朝她喊道:“ 郡主,郡主快救我呀!郡主…… ”

  郡主听到了我的喊叫声,连忙走过来将我拦在了她的身后,然后对狼世子说:“ 王兄,您这是作甚?”

  狼世子用拿鞭子的那只手指着我,对郡主说:“ 我堂堂一个狼族的世子,愿意教他武功是他的荣幸,别人求都求不来,他倒好,还不肯学。”

  我从郡主身后探出头来,对狼世子说:“ 我不喜欢学武,我不喜欢打打杀杀的,我就算要学,那也是跟着郡主学医。”

  听到此话,郡主看着我,一言不发,好似要将我的脸看穿,我知道我自己长得帅,可我是男子呀!郡主一个堂堂未出阁的姑娘,怎能用这般眼神看着我,会让我想入非非的,尤其是我和她的距离,离得太近太近了,近得简直可以看清对方的眼睫毛有几根。

  我这是怎么了?心跳加速再加速。突然,我舔了舔嘴唇,然后咕咚一声,咽下一口口水,之后问郡主:“ 那个……郡主,您为何……这般看着我?”

  郡主慢吞吞地说:“ 你……当真要和我学医?”

  嗨!原来郡主是不相信我要跟她学医呀!我还以为她看上我了才会这样看着我。

  这时我从郡主的身后走了出来,并且看着郡主,说:“ 学武除了杀人还是杀人,但是学医就不同了,学医可以救人,我喜欢学医,更喜欢看着你救人的样子。”

  “ 喂喂喂!你小子怎么着?还想勾引我妹妹不成。” 狼世子突然对我说。

  “ 王兄,他不叫你小子,他叫哑狼,和你同名同姓。现在我要宣布,从今往后,他就是我的徒弟,你再怎么希望人家跟你学武,也不能抢我的徒弟吧!” 郡主帮我说话。

  “ 对对对,你再怎么希望我和你学武,也不能抢人家的徒弟吧!” 我点头如捣蒜,帮腔说。

  “ 哼!不学就不学,本世子还懒得教呢!” 狼世子气急败坏地说,可他刚说完,就听到不远处传来男子的声音 “ 世子殿下,不好了。世子殿下,不好了 ” ,接着就看到一个三四十岁的男人匆匆忙忙地跑了过来。

  这个三四十岁的男人名叫夜白,穿着下人的衣服,一看就知道他是狼世子身边的下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哑狼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哑狼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