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铸剑
张奎2021-05-17 10:555,764

  第四章:铸剑

  她话音刚落,便飞过来将我打晕了,然后她和梅傲雪一起将我背到了魔王城。

  当我醒来后,已经在魔王城了,不过我不是在卧房里,而是在牢房里。

  我真够倒霉的,就这样无缘无故被他们关起来了,不过他们关我不是为了要对付我,而是为了要对付狼世子。

  他们把我关起来之后,便派了一个下人去狼族将我被抓的事情告诉了狼世子。

  魔族与狼族相隔很远,即便用最快的速度,也要数月才能到达。也就是说,我要等狼世子来救我,必须得等上好几个月。

  好几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这几个月我只能在这又脏又暗的牢房里度过了,不过他们要杀的人不是我,所以我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我虽然被他们关起来了,但我每天都有得吃有得喝,因为他们每天都按时给我送吃的送喝的,所以我也不用担心被饿死,也不用担心被渴死,我只是觉得无聊而已,因为我在这牢房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我在这又脏又暗的牢房里已经待了三日了,就在第四日的时候,我实在受不了了,所以我趁送饭的人过来时,将送饭的那个男人打晕了,刚好送饭的那个男人和我的年龄差不多,身材也差不多,于是我将那个男人的衣服给扒下来穿上了,然后趁机逃跑了,不过魔王城很大,守卫也很多,我不可能那么容易逃掉。

  就在我快要逃出去的时候,我却遇到了几个守卫,不过那几个守卫没有看到我,所以我趁他们没有发现我的时候,躲进了一座宫殿。

  这座宫殿名叫神魔殿,是魔王上朝的宫殿,里面雕梁画栋,十分雄伟。

  我只知道这座宫殿叫神魔殿,却不知道这是魔王上朝的宫殿,幸亏现在是午时不是辰时,否则我就会被魔王抓个正着。

  当我进了神魔殿之后,我便在里面到处寻找藏身的地方,因为我怕被人发现,所以我要找一个藏身的地方把自己藏起来,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就可以偷偷溜走了。

  就在我到处寻找藏身的地方时,我却无意间碰到了墙上的某一块墙砖,我就这样误打误撞地将密道的门给打开了,然后我就这样进了密道。

  我这人好奇心强,当我看到密道时,我就想进去瞧瞧,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

  当我进了密道后,看到密道里面很大很深也很暗,类似山洞。

  里面除了有一个铸剑炉和很多铁、钢、青铜、铅合金,还有铸剑用得调剂等等,其他什么也没有了。好像这个密道就是专门用来铸剑的一样。

  当我看到那些东西时,觉得没什么意思,于是我转身往回走,可我只走了几步,就听到有脚步声离我越来越近,吓得我连忙躲进了一道石缝里。

  就在我刚躲进石缝里,就有两个人走了进来,于是我悄悄地探头看了看,却看到那两个人都是男的,年龄都在五十左右,不过他们不是一起走进来的,而是一前一后走进来的。

  走在前面的那个人名叫落海云,是魔族的魔王,长得凶神恶煞。

  他的手里拿着一根绳子,而那根绳子的另一端,正捆着一个人,这个人就是走在他后面的那个人,名叫月中天。

  月中天是一个铸剑师,很多人用得剑啊!刀啊!基本上都是他铸造出来的。

  月中天有一个女儿,名叫月如霜,也会铸造兵器,不过外界的人并不知道月如霜也会铸造兵器,外界的人只知道月中天会铸造兵器,所以外界的人都称呼月中天为铸剑师,可是月中天为何被魔王落海云给绑到这个密道里呢?那是因为魔王落海云要让他铸造一把威力强大,可以开天辟地的剑,可是他就是不愿意帮魔王铸造,这是为什么呢?原因有两个:第一个原因是因为他觉得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那种威力强大,可以开天辟地的兵器,那都是别人浮夸出来的,现实里根本就没有;第二个原因是因为魔王逼他铸造那种威力强大,可以开天辟地的剑是为了要灭掉羊族和狼族,所以他不愿意做魔王的帮手,因为他是好人,他不想看到有人牺牲,即便不是他们族里的人,他也不愿意看到有人牺牲。

  就是因为他不愿意做魔王的帮手,所以他才会被魔王抓到这里来,不过被魔王抓到这里的不止他一人,还有一个是他的女儿月如霜,不过魔王没有将月如霜带到这个密道里来,而是将月如霜关起来了。

  “ 王上,草民只是个普通的铸剑师,您要的那种剑,草民铸造不出来。” 被魔王绑进密道的月中天,突然对魔王说道。

  “ 既然你铸造不出孤要的那种剑,那么孤只能杀了你的女儿。” 魔王说,不过他说完便往密道外面走去,打算去杀月中天的女儿月如霜。

  此刻的月中天,见魔王往密道外面走去,所以他连忙说了句:“ 王上且慢。”

  听到这话,魔王停下了脚步,然后转身面对着他。

  “ 王上,草民突然想到了如何铸造您要的那种剑。” 月中天见魔王停下了脚步,而且还转身看着他,于是他对魔王说道。

  “ 好,那孤就给你三个月的时间铸造孤要的那种剑,否则孤就杀了你的女儿。” 魔王严肃道。

  “ 王上,您要的那种剑属于魔剑,魔剑有魔气,所以我需要人的血才能铸造出来,否则即便是铸造出来了,也是一把普通的剑,并不是您要的那种剑。” 月中天说。

  “ 好,那孤现在就去给你弄人血来。” 魔王说,不过他说完正要走,却在这时,他听到了月中天对他说道:“ 王上,不是什么人的血都可以铸造魔剑,必须要恶魔的血才可以铸造魔剑。”

  “ 恶魔?” 魔王有些疑惑,因为他不太明白月中天话里的意思。

  “ 就是那种专门做坏事的坏人,他们的血可以铸造魔剑,因为他们都是恶魔。” 月中天说。

  “ 好,那孤现在就去给你抓恶魔。” 魔王说。

  “ 王上,您不需要去抓恶魔,因为您就是恶魔,您的血就可以铸造魔剑。” 月中天说。

  “ 你说什么?” 魔王生气道。

  “ 草民说,您就是恶魔,您的血就可以铸造魔剑。” 月中天将刚才的话重复说了一遍,不过他刚说完就被魔王掐住了脖子。

  魔王在掐住月中天脖子的时候,同时也在对月中天说:“ 月中天,你竟敢说孤是恶魔,你信不信孤现在就杀了你。”

  月中天听到此话,丝毫不害怕,而且他还闭上了眼睛,好似在等着魔王掐死他一样。

  魔王见月中天好像一点都不怕死一样,所以他对月中天说:“ 孤知道你不怕死,但你别忘了,你的女儿还在孤的手里呢!你如果想要你的女儿活着,就别再跟孤耍什么花样,否则孤现在就去杀了你的女儿。”

  此刻的月中天,被魔王掐的快要喘不过气了,所以他断断续续地说道:“ 王……王上,草民……草民说得都是实话,您的血……真的可以铸造魔剑,草民没有……没有骗您。”

  听到此话,魔王将掐住月中天脖子的那只手松开了,然后对月中天说:“ 好,那孤就信你这一回,如果你敢欺骗孤,孤就将你和你的女儿碎尸万段。”

  听到这话,月中天说:“ 王上请放心,草民就算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欺骗您呀!”

  魔王听后,说了句:“ 孤量你也不敢。”

  魔王说完后,这时月中天对魔王说:“ 王上,我们开始吧!”

  月中天说完,走到铸剑炉那里,开始调配原料,然后将调配好的原料装入坩埚熔炼。

  熔炼的目的主要是将铜、锡、铅等原料溶液体,同时也进一步去除原料中含有的杂物,如原料上的木炭,以及原料中含有的氧化物和硫化物还有铁等其他金属元素,使合金精纯。

  熔炼的关键主要是观察火候,并且判断是否熔炼成熟,不过温度要加高,因为温度一高,就全熔化了,而且颜色纯净,就连原料中的杂物也气化跑掉了,剩下残渣就可以去除了,然后就可以铸造剑了。

  铸造剑的时候要浇铸,就是将熔炼成熟再浇灌入剑范,最后冷却、凝固,剑就成形了,不过魔王要的是魔剑,而不是普通的剑,所以月中天在浇灌的时候,让魔王将手心划破了,然后血一点一点地滴在了溶里,并且跟着溶进入剑范,最后再加工,因为范铸出来的剑仅是一个坯件,表面精糙,还需进行修治加工。

  加工须刮削琢磨,使表面平整光滑才行,然后还要装饰,如在铸成的剑上镶嵌琉璃、绿松石、玉,或者镶嵌红铜丝、金丝、银丝,甚至雕刻花纹等等,这样剑就会变得色彩鲜明,不过这整个过程,需要好长时间才能完成,虽然有点慢,不过没关系,因为魔王给了他三个月的时间完成,所以这三个月,魔王几乎天天都来这个密道,和月中天待在一起。

  就在魔王和月中天开始铸造剑的时候,我却趁机逃走了,而他们却丝毫没有察觉。哦不对,应该说:他们压根就没有发现我,所以我就是属于那种悄悄地来又悄悄地走,没有留下任何足迹。

  我离开密道后,打算出城,可是我却在出城的半路上撞见了羊族的世子梅傲雪。

  当梅傲雪看见我时,正要喊叫,却被我捂住了嘴,然后我将梅傲雪推到了一条巷子里。

  就在我正要开口对梅傲雪说话时,梅傲雪却突然伸手点了我的穴道,然后对我说:“ 真没想到你还有点本事,连魔王城的大牢都关不住你。”

  我虽然被他点了穴道,不能动弹,但我可以说话,于是我问他:“ 羊世子,你知不知道魔王抓了一位铸剑师?”

  他回答说:“ 我知道呀!怎么了?”

  我没答反问道:“ 那你可知道魔王抓铸剑师来干什么?”

  他回答道:“ 铸剑师还能干什么?当然是铸造兵器呗!”

  我问:“ 那你可知道他要铸造什么兵器?”

  他回答说:“ 当然是铸造一把威力强大,可以开天辟地的剑了,我说你小子今日怎么回事?一个劲地问我问题,你想干什么?”

  我没答反问道:“ 你可知道他为什么要铸造一把威力强大,可以开天辟地的剑?”

  他有些不耐烦,但还是回答了我的问题:“ 当然是为了灭狼族了。”

  我说:“ 你只说对了一半,他不仅仅要灭狼族,还要灭你们羊族。”

  他一听,吃惊道:“ 你说什么?他要灭羊族?”

  我道:“ 对,他要将羊族和狼族通通灭掉。”

  他不太相信我的话,于是道:“ 我凭什么相信你?”

  我说:“ 魔王不仅抓了那位铸剑师,还将那位铸剑师的女儿也抓来了,你如果不相信我,可以去问那位铸剑师的女儿。”

  他听后,说:“ 我又不认识那位铸剑师的女儿,我到哪里去问?”

  我说:“ 你和那个郡主关系不是挺好的嘛!你可以去问她呀!我想他肯定知道。”

  他说:“ 原来你说了半天,只是想让我帮你打探消息,可咱俩又不熟,我凭什么帮你?”

  我说:“ 你不是在帮我,而是在帮你自己,虽然你现在住在魔王城,但你别忘了,你是羊族的世子,你难道真想看到有一天你自己的族人被魔王杀光吗?”

  他听后,说:“ 我又不是傻子,还需要你告诉我这些?”

  他说完,伸手将我的穴道给解开了,然后接着对我说:“ 你是被我抓来的,你现在在这里跑来跑去的不安全,我先带你去我的住处躲一下,然后我去凤凰宫找落倾城,向她打探铸剑师女儿的消息,等我打探到铸剑师的女儿被关在哪里,我再来找你,然后我带你一起去见铸剑师的女儿,你看怎么样?”

  我说:“ 好。”

  他见我说了一个好,于是便带我去了他的住处。

  他的住处很大很华丽,门口的门匾上写着三个大字 “ 重阳宫 ” ,里面是大理石铺成的地板,明亮如镜子的墙砖,华丽的水晶玻璃灯,纯黑的木桌,好看的靠椅垫,精美的案几等等。总之一句话,就是好的无法形容了。

  他先是带我进了他的重阳宫,然后他让我在他的重阳宫等候,而他自己却去了落倾城的凤凰宫,为了就是向落倾城打探铸剑师女儿被魔王关在了什么地方?

  许久后,他又回到了他的重阳宫,然后他对我说:“ 铸剑师的女儿被魔王关在了后厨旁边的那座酒窖里,我现在就带你去找她,我要当着你的面问问她,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么我们羊族就和狼族合作,一起对付魔族,但如果你说的不是真的,我就会立刻杀了你。”

  我说:“ 好。”

  他见我说了一个好字,便带我去了后厨旁边的那座酒窖。

  酒窖的门是锁起来的,不过梅傲雪有钥匙,我也不知道梅傲雪是从哪里弄来的钥匙,我只知道梅傲雪从身上掏出一把钥匙,然后他将钥匙塞进锁里一扭,咔嚓一声,锁就打开了,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锁打开后,我们便走了进去。进去后,看到里面不大,不过里面装了很多酒,可是我们却没有看到铸剑师的女儿,因为铸剑师的女儿在我们开门时,就躲到了门后,而且她的手里还拿着一根木棒,此刻那根木棒正向我的后脑勺打来,可是还没等木棒打到我的后脑勺上,我就看到一只手抓住了那根木棒,而抓住木棒的人,正是梅傲雪。

  之前就已经说过,梅傲雪会武功,虽然他的武功不高,但只要是会武功的人,警惕性都很高,只要有一点点风吹草动,他都能感觉得到。

  就是因为他警惕性高,感觉后面好像有人,所以他才会第一时间转身。

  就在他转身的那一刹那,他看到了一个女人拿着一根木棒正向我的后脑勺打来,所以他才会伸手抓住了那根木棒。

  “ 姑娘别怕,我们是来救你的。” 我转身对拿木棒打我的那位姑娘说道。

  那位姑娘就是铸剑师的女儿,名叫月如霜,年龄十八,长得不好看,但也不丑。

  “ 救我?” 月如霜问我们,“ 你们是谁?”

  我回答说:“ 我叫哑狼,是狼世子的妹夫。他叫梅傲雪,是羊族的世子,我们是来救你的。”

  月如霜有些疑惑,便问:“ 你们为什么会救我?我好像……并不认识你们。”

  月如霜刚说完,这时梅傲雪问月如霜:“ 姑娘,你可知道魔王为何要将你和你爹抓到这里来?”

  月如霜回答说:“ 我爹是铸剑师,魔王要我爹给他铸造一把威力强大,可以开天辟地的剑,我爹不肯,所以他就将我爹和我抓到这里来了。”

  梅傲雪听后,又问:“ 那你可知道,魔王为何要让你爹给他铸造一把那样的剑?”

  月如霜回答:“ 魔王铸造那样的剑,是为了要灭羊族和狼族,所以我爹才不肯帮他铸造,可他真歹毒,竟然用我的性命来威胁我爹,我爹迫不得已,才会答应帮他铸造。”

  梅傲雪听后,气愤道:“ 真没想到这个魔王,还真够歹毒的,不但要灭狼族,还要灭我羊族,幸亏我没有跟他同流合污,否则我就成了千古罪人了。”

  听到这话,月如霜说:“ 羊世子莫生气,我有办法阻止魔王灭羊族和狼族。”

  梅傲雪一听,连忙问:“ 你有什么办法?快说来听听。”

  月如霜说:“ 会铸造兵器的不止我爹一人,我也会铸造兵器。魔王让我爹铸造的是魔剑,那么我可以铸造一把专门对付魔剑的刀,只要有我的刀存在,魔剑就是一把废剑,没有任何威力了。”

  此刻的我,听到月如霜的话,很是吃惊,于是我对月如霜说:“ 不会吧!你一个姑娘,居然还会铸造兵器?自古以来,铸剑师都是男子,从未有过女子会铸剑。”

  月如霜说:“ 我从小就没有娘,一直以来,我都是跟我爹在一起生活,每次我爹铸造兵器的时候,我都在一旁观看,久而久之,我就学会了。”

  月如霜刚说完,这时梅傲雪对月如霜说:“ 那还等什么?赶紧铸造呀!”

  月如霜说:“ 我需要铸剑炉和铁、钢、青铜、铅合金,还有铸剑用得调剂等等,不然我怎么铸造兵器?”

  听到这话,我对月如霜说:“ 我带你去狼族,那里有你要的那些东西。”

  月如霜点头说:“ 好。”

  月如霜刚说完,这时我问梅傲雪:“ 羊世子,你愿意和我们一起去狼族吗?”

  梅傲雪说:“ 我想留在这里监视魔王的一举一动,好给你们通风报信。”

  我说:“ 那好吧!那你就留下来吧!如果魔王有什么风吹草动,你可要第一时间给我们通风报信呀!”

  梅傲雪点了一下头,表示同意。

  我见梅傲雪点了头,便知道他是答应了,然后我带着月如霜离开了魔族。

  我和月如霜离开魔族之后,便去了狼族。

  之前说过,魔族与狼族相隔很远,即便用最快的速度,也要数月才能到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哑狼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哑狼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