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继承道统
花二爷2021-07-07 09:523,159

  刚推开家门,“父母便急切的坐在客厅,“你去哪了,凡梦,怎么到处找也找不到你,外面还那么大爆炸的声音,二柱他们都去找你了,要不是我和你爸不认识夜路,我们也都去了。”

  “妈没事拉,前面我在外面吹风,忽然听见爆炸声,就跑出去看热闹了,想不到什么也没看见,反而摔的一身泥。”说着,我还故意抖了抖身上之前搏斗时候留下的污渍。

  “那就好,赶快洗洗去睡吧,看你弄得脏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和人打架去了!”

  妈,你猜对了,是去打架了,不过不是和人啊,是去和妖怪啊!不过我可不敢直接把心里话说出来,我妈胆子本来就小“好,那我先进去了,明天叔公就要上路了。我早点睡,明天还得起个大早。”

  一夜无话

  叔公的葬礼在妇联和村委的操持下有条不紊的进行,一路上也没什么大事,叔公生前帮助不少人,来送葬的许多人都是外地赶来,我还看到了不少豪车和黑衣保镖,不知道叔公用了什么办法,买了一大块山地,作为墓地,按理说现在人是要火化,这样下葬的,我可是第一次见。下葬时侯我发现老爷子昨晚还干净的鞋底竟然有些许红泥。这可真是奇怪,不过我没多想,人死如灯灭,事事随风了。

  我不用哭,哭的人,都是请来的。一路吹吹打打,等到中午开宴吃白筵的时候,墓前反而没那么多人了,老村民们都去吃饭了,那些黑衣保镖跟着一些老板样,领导样的人也离开了。墓前就剩下我一个人了,感叹小时侯跟在叔公身边的日子。

  “前有山后有水,藏风納气,聚精养神,福泽后代啊!好地方,张正诚可真是入世修了后世福泽啊。”我远远就看见一个老婆子朝叔公墓踱步走来,听声音我想起来就是昨晚出声提醒我的老太婆。

  “敢问前辈是?”我学着江湖口气和这个老太婆唠起了嗑,正常人都看得出来这是个高人,讲不定以后能麻烦到人家。

  “你就叫我姜婆婆吧,你是正诚的晚生,叫我一声婆婆也是应该的。你们这些后生啊真是胆大,捉了一辈子妖怪,那些牛鼻子老道只知道用剑用符,哪知道用炸药?未成仙,那黄鼠狼还是肉体凡胎,你们乘他蜕皮换血最虚弱之际,也是有几分胆气。我问你,你可想查明正诚的死因,入世做一个牛鼻子野道人救人指路。”

  其实我对叔公的事业,做一个抓鬼驱邪的道士根本不在意,但是这老婆子这话里的意思,叔公的死有蹊跷?外公外婆死的早,而爷爷我也是从来没听人提过,这里就不得不说,从小我是跟在叔公身边长大的,等到上学再回到父母身边,叔公与其说是我的叔公,不如说是我的爷爷。既然知道这件事有蹊跷,我一定要查到底!

  “请前辈指教!”我虽说心有意向查到底,但是我对这来路不明的老太婆却也不敢托底,万一是什么邪道中人,叔公生前仇人什么的可就糟了。其实我也想过是老情人,可是,我没敢问那老婆子嘿嘿。

  “我就知道,你们张家没一个安稳人。拿去吧,这是你叔公让我交给你的,本想传给慕白那小子,可是毕竟叔公于心不忍道统旁落,如果你不要,我才会去给那慕白,不过你也别对他心生愧疚,李慕白学的和你叔公可不是一门道法,只是李慕白那小子的父亲是你叔公的义子,本是天道教派来你叔公身边偷艺的娃,你叔公早就识破却也不说,带在身边三十年如一日当作儿子,谁知叫那黄梆子害了去,天理循环报应不爽啊!”

  入手无它,两书一印,还有三剑,两长一短。

  “别说老婆子不告诉你。此印名为黄天印,即是镇妖报印开坛香物,来往阴间不受阻。更是洪门坛主印。两本书一本是你家老爷子这些年的道术根基,一本是你老爷子这么多年走遍大江南北的奇闻异事。三剑名为日月星,三柄剑斩的妖怪鬼物,比你吃过的饭还多,这些可都是掌教执掌之物,你要好生保管,否则你叔公地下都不得瞑目。”

  我不知道这普通的几样东西有那么多来头,竟让我有种隐隐的热血冲脑之感。

  爷以后就要升职加薪,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了!虽然貌似这一派就我一个人。

  等到我和那老婆子告别,我都没缓过神来,晚上我们就上路,要赶回家里,父母只请了几天假而已。

  挥手告别众多为老爷子操劳丧礼的民众和干部,忽然从人堆中挤出一个人,就是二柱。“哥,你看!这是叔公上个月给我的,说是身后物,让我交给你。”

  入手我没判断出是什么东西,正疑惑,怎么遗物也要分两次给的时候,父母已经催促我上车了。

  黄天印在手,一路平安无忧,但是看着路上往后噌噌划过的槐树,我想,可能以后再也见不到了。我不知道下一次我回来的时候,却是物是人非,沧海桑田了。

  刚到家,我没跟父母打过招呼,便以旅途劳累为理由窜进屋子,迫不及待打开二柱临了给我的包裹:一块玉,一幅画,一件布衣,一块石头。

  玉和画还有布衣,不做端详,这石头我倒是熟悉,入手温润,却是和我家里那块和手札放在一起的石头却是极像,可真是奇怪。

  玉是一块瑕疵玉,卖相也就是地摊上十块钱八个的那种。刻画雕刻不清,像是一副山河图,却因为工匠做工粗糙,显得破碎不堪。

  画却是极为精致,看起来有些年头,还被人裱起来了。是一副美人图,腰肢隐隐一握,长发及腰,是一副美人背影图。看不到正脸。旁边一颗樱花树却是开的极佳。

  布衣是青衫粗麻布衣,被我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都没什么特殊之处。

  唯一让我好奇的就是这块淡黄色的石头。

  想了很久,我却是顶不住睡意,临睡前将石头和玉藏在枕头底下,睡着了。

  一夜无事。

  第二天醒来,我却是发现糟了,暗自出声“不好!”

  我房间虽然凌乱不堪,但是我自己心有分寸,有人进来过了。翻查了一下抽屉,幸好几样东西没丢,都在,要是这些东西丢了,那就糟了。伸手摸了一下枕头,玉和石头都在,手札也在。

  刚想出门看一下情况,母亲便急匆匆走进来,面带喜色,我还丈二和尚摸不着头的时候,妈妈就和我说:“你叔公在SZ市原来有一个铺子卖茶器碗具听说还挺大的,指名说是留给你,律师都打电话来了,没看出来你叔公待你还挺好,你爸还老不想接近他。真是!你收拾收拾,这是那个律师的电话,他早上甚至都跑了一趟,只是你还在睡觉,他说到SZ市打他电话。”说着妈妈直接进我房间开始给我整理衣服“你爸爸没读过书不懂,也要上班,你最近这么空,我和你爸决定就让你跑一趟,是承下来做生意还是转卖了,你一个人决定,你都大了。”

  正当我茫然接过名片还在思考,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WQNMLGB!”那名片上正是写着玄黄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慕白。

  待在家里半个月,我都在反复阅读叔公留下的两本书,说是书更像是笔记,也许是怕我看不懂,旁边竟然还用钢笔做了备注。叔公一手字可真是好看,果然我发现老梆子教我的口诀和手势在书内都有提及。反复擦拭日月星三把剑,至于其他东西我确实都看不出什么,但奇怪的是隐隐觉得都是重要的东西,丢了我的命,都不能丢了他们。

  母亲听到家里将会有一大笔收入是很开心,但真的临了要送我上火车的时候还是担心。面对我妈的再三唠叨,“妈,我知道啦!路上注意安全,该吃就吃,不节约钱,看好钱包!我就当散心了,那么近!别担心啦!安拉!好了,我上车了。”

  刚到家里没几天,又得上路,但是我选择这么快上路是有我自己的想法的,我觉得这家铺子一定不简单,叔公的死因肯定能有蛛丝马迹,而且我隐隐感到最近有人在监视我,房间甚至被人搜查我都没发觉。我不想把这灾祸带到家里,就选择尽快外出,来吧,你们这些暗中的人,无论是叔公的仇家还是宵小,叔公的帐,我张凡梦接下了。既然当初选择要走上叔公的路,那么我便要完成叔公玄黄录和天闻录上的遗训:后生晚辈,接过此书便是接过天下苍生之大任,学道之人,须时时刻刻克身制己,不做伤天害理之事,以除暴安良,驱邪保安为己任。

  叔公,除暴安良我不行,您的死因,作为张家的男儿,我一定要查清楚!

  “T965次列车将要驶出站台,请乘客做好准备,车厢内切勿吸烟。祝您旅途愉快。”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即将驶出的列车冷气可真是足,让我瑟瑟发抖,而那广播里的声音在我耳朵里显得极为阴冷。可能经历的事情多了,我一下子没适应过来吧,管它呢,我先睡一觉。

  那时候我不知道,我已经像是一个灵异雷达机了,我更不知道,这一班车上到底有多少牛鬼蛇神,这次旅途真的很“愉快”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师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师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