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尘埃落定
花二爷2021-07-07 09:553,601

  可能只过了一秒,可能过了几百年,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杀声震天,到处都是尸体,到处都是火光。我就像一个旁观者一般看着两拨人厮杀,一波是锦衣俊秀,手持利剑,各个生的头角峥嵘。另外一波,如果说是人的话,更可以说是活跳尸,每走一步蹦跳不已,青面长舌。等到为首的人站定,老人和小孩已经出了后门。

  “各位少侠好汉,保护袁大人先走!我张柬之今日就与他们这些旁门左道拼了。玄黄杀令!”一枚符篆金字从他手中升起,照的周围一片明亮。

  “爹爹!爹爹!”其中有小孩的哭诉。

  “夫君!”妇人的声音凄苦哀怨。

  “恒过,你们快走!爹爹当年的错,爹爹必须负责!这些僵尸妄图把控朝政,今日我让他们来得去不得。”

  画面一转,我已经躺在了湿漉漉的泥地之上。等我张开眼,发现身处的地方像是一个监狱,旁边有个蓬头垢面脏兮兮的老头,眼瞅着我还有点熟悉。但是说不出,在哪见过。

  “小伙子你醒啦!堂堂张正诚的后代,果然有种,老夫佩服。单枪杀魔窟,你知道外面有多少道界巫界的高人看着吗?今日你若不死,他日道界必有你一分名头。”

  “老人家你可否告诉我,我们现在身处何处。”被这大爷一番话说的我都蒙了,我抬头一看,周围是一间封闭的暗室,潮湿昏暗,还有一股子怪味。

  “这里是那老东西的地洞牢窟。十年前我与他斗法失败,就被关在了这。”

  “既然你说外面有许多老道,为何不出手灭了这妖怪。”我一听赶忙问道。

  “外面那个老东西功力滔天,法力惊人。近年来虽然偶有杀生,道门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几十年前,他乘着大潮冲击道教无暇顾它竟成了气候。今日他若是蜕变成功,从此不称妖,可称仙了。”

  “哦原来如此。”想着李慕白在外面,我就气不打一处来,赶忙询问,“老人家,我们可有办法出去。”

  “有是有,不过需要麻烦小兄弟你了。”说着那老头竟眼睛闪出了莫名光彩。“若是小兄弟咱们可以出去,我收你做门下弟子,教你我毕生所学。”

  那管的上什么毕生所学盖世武功什么的,“老爷子你说啊,能帮的,只要我们能出去,我一定帮,刻不容缓,我怕大难随时要临头,指不定那老怪物随时就进来取了我们的命。”

  “不急不急,他现在自顾不暇,不会来想到我们自找没趣。”说着那老头顿了顿,“我教你几篇玄门总纲,你立刻最短时间内把它背出来,你什么时候背出来,什么时候就能让我们俩出去。”

  “好,你说。”快人快语,现在容不得我墨迹。

  “你听着,欲阳不阳成清殇,玉清香火得永昌。星门不知凡中潜,上清道中神丹炼。金神成黑无处藏,太清不知化道江。”

  大约有千把字,虽然我是心理学专业的,可是在背诵上,却也是背的头昏脑胀,才一字不落的背下来。

  “敢问老人家,这是什么法门,听起来玄之又玄。”

  “北斗延生玄黄真经。”他盯着我看了半天。

  我心里却是一个大大的疑问,这开头两句为何和李慕白大喊的内容一样。难道其中有何瓜葛。

  “来,我再教你几个手势,你看着。”

  大约过了盏茶功夫,那老头子的三十几个手势我也是一一学会。

  到最后,他忽的把上衣给脱了,我还以为你老头要我献身呢!吓死我了,扑街仔。

  他指着肩膀的给我看“你看到吗?这里有一个当年外面个老黄狼给我打进来的锁魂钉,你用我之前教你法门,将他取出来,我功力恢复,直接带你打出去。”

  我仔细一看果然有一枚小小的细钉,钉头上面有两个字,玄在上,张在下。

  “老人家……这个”

  “别问那么多,不想死就快拔了!”他忽然目露凶光。但是转瞬又变成了一幅老好人的样子“我这些年没什么子嗣,今日你救我出去,我收你做义子,外面我有千万家产,还有我毕生所学,统统都是你的,我看你这小子越看越顺眼。快,拔了我们就出去。”

  “好好!”我心中虽有疑惑,可是还是慢慢打出了道法手势。

  忽然!漫天的金光洒下,迷的我睁不开眼,稍稍适应之后,我再睁眼,哪有什么地牢,我还是在那个足球场上躺着,借着金光我看到身边的老头的模样,老子这才想起来了,这老头就是画册最后那个手指之间长出白发的老货。

  “小师弟,快跑!那家伙就是那个老梆子变得!向东向东!到了之后拉起左边数起第四棵槐树上的红绳”声音从极远地方传来,是李慕白!

  我艰难忍着金光站起来,竟然有丝丝的舒服。满地的怪物都在打滚,刚走出十几步,想着我的墨斗还在原地,赶忙走回去捡起了墨斗桃剑,拿起墨斗照着老梆子的头就是一下,“QNMLGB!”那老东西被金光闪的浑身无力,却也没像他那些子孙一样满地打滚。

  “师弟快啊!再有盏茶功夫,总纲法力就会失效!到时候我们想跑都来不及啊!”

  我赶忙顺着声音所说的方向跑去!一路上默默念叨:东!东!第四棵,第四棵。

  找到了!果然有一条红绳,就在我想拉起的时候,感觉脑后站了一个人,站了一个鬼婆子,我以为是黄鼠狼变得,刚想揍她,她往后一闪阴笑不停:“我可不是什么妖怪,我只是提醒你,小兄弟,你现在立刻往前跑,我们几个老家伙保你平安无事。你这红绳一拉,可就是与整个黄狼一族为敌了。那老梆子要是不死的话,就是你死了。桀桀”

  我知道这红绳一拉,可能这一片的黄鼠狼都得死。但是看着满盆地的白骨和鲜血,我不知道这一片陆地上到底死了多少人。也许人和自然是不能和谐相处的,也许彼此都是在守护自己的种群,我忽然理解了图册最后那张照片:那张照片是半张,上面就是那个老梆子。而在我妈手中却也是有半张我叔公的照片。这两张照片所料不错应该是拼在一起的,也许他们两个都是种族的守护者,一个守护鼠狼,一个守护村民。也许他们俩也有把酒言欢的一刻,也许他们是无产大社会背景下寂寞的一人一鼠。也许最后老梆子误入歧途,乱开杀戒的时候,叔公也曾落泪。

  可是,对不起了!愿你下一世不再生在乱世,而是一个无忧无虑的世界!老梆子!我,也要守护我的族群呢!人类的血不能白流!死过的人,就用命来填吧!

  老梆子!再见!

  用力拉起了红线。

  “哈哈哈,即使你拉了那红线又如果,不过是一个锁阴阵,顶多多困住我一炷香的时间。出来之后我还是仙!我是仙!我要杀光所有的人类,我要造一个世界出来!”老梆子的声音在周围回响。

  “老梆子,你知不知道,人世间有种东西叫TNT啊,这里都快夷平做工业园区了,再怎么炸,都不会有事。所以,上路把!老东西,还我父亲命来!”是李慕白的声音。

  “记住我的名字,我叫李慕白,阎王殿前好投胎!”

  周围的惊呼声暴露了周围隐藏的人,“这两个家伙以后前途不可限量啊?除妖用炸药,啧啧,任那老东西法力通天幻术惊人又能怎样?”

  “正诚当年还是心软了,这么多年只是用玄黄钉钉住那老妖,以为能感化他,谁知道又多出这四十年的惨案。”

  “打听一下这个张凡梦,到底是什么身份,还有这个李慕白。我们真的老了。”

  在我不知道的地方,无数此起彼伏的商量声传起。

  随着“嘭嘭嘭”的连环爆炸,盆地上空传来了无数哀嚎。

  “算你们狠!两个小畜生!啊!孩儿们!”最后等盆地里的小黄鼠狼差不多死绝觉得时候,老梆子若有所失的坐在了足球场中央。

  看着周围残碎的尸体和不停的爆炸声,我竟然从那老梆子眼里看出了一丝解脱。

  等到一切都平静下来之后,已经没有盆地了,已经没有鲜血白骨了。也许正是代表着老梆子的罪过烟消云散了吧。

  一丝声音忽然传入我的脑海“谢谢你,小兄弟,我太累了,直到今时今日我才看清这已经不是我们的时代了,当年我误入歧途杀人作妖,张天师为我打入玄黄钉我却不自知悔改,今时今日就是报应。我们已经活的太长了,是时候去见见底下的家人了。”

  也许吧,大家都是出来混的,也许他也曾是个好狼呢?

  老梆子,下辈子一定要做个好妖啊!

  “李慕白,你来,爸比爱你,你过来,我不打你。”等周围渐渐安静下来之后,我看到了缓步向我走来的李慕白。

  “其实。。”李慕白走到我身前,刚想开口。

  “其实你MLGB!”拿起墨斗我照着他头就是一下“你知道你差点害死老子吗?那老梆子你是没看到啊!妈呀,那嘴巴那么大,那牙那么长!”说着我还给他比划了一下,怕他不知道当时我有多惊险。

  他摸了摸头对着我苦笑“那是黄鼠狼修炼成精,不是鲨鱼修炼成精!”

  “我管他什么修炼成精,你差点害死我知道吗?”听他这话我就气不打一处来,这种人真的没办法和他玩。没办法做朋友,天知道什么时候他就把我卖了。“你和我事先说一下计划让我有个心理准备。”

  “小师弟,我这不是怕你害怕吗?那老梆子和你叔公有点交情,不会动你的,所以我开始就把你的名号报给他了,为我施展计划拖延了宝贵的时间。师弟,此地不宜久留,你先返回去,等我有空了我自会找你。我们到时候见。”

  “我擦!谁要和你见了,谁,唉!你回来!你给我回来!老子不认识路!”话没说完他就已经不见了,这荒郊野外,别说什么妖魔鬼怪,就连警察听见爆炸声赶来都得个把小时,天知道我一个人该怎么回家。

  正当我发愁的时候忽然一道晃悠悠的道符向我飞来,下半截默默燃烧悬在空中,我猜测他这道符是给我指路用的。

  而我不知道的是,当时我离开没过多久,许多黑衣人仿佛从天而降,领头的捻起脚下的泥土放到鼻尖闻了闻,忽的一下站起,所有人又都不见了。再过了盏茶功夫,还是一群黑衣人,从那林间冒出,手脚麻利的把那废墟之中的众多妖物尸体带起丢进麻袋,迅速离开。等到将近一个小时警察也赶到了,这些都是后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师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师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