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千钧一发
花二爷2021-07-07 10:143,188

  我没来得及回应什么,腥风扑面。

  李慕白则像被一节火车撞到一样向前飞出。直接撞碎了一堵墙,飞进了人家的房子里。

  幸好李慕白之前就动用力量将这栋属于洪门资产的大厦清空,一个住户都不留。

  “老白!”我凭直觉抽出日剑和后来者对了一击,一招力劈,对方用双手交叉放在头前挡住日剑。

  接下我这招的是那个长发鬼僵,日剑和他手臂上的金甲像是水火一般,火花四溅,隐隐我从日剑上听到雷鸣之声。

  “少清,小心,剑。”那个闭目灰白色头发的男子,自始至终都没睁开眼。即使现在也是一副悠然的样子,还是用腹语做交谈。

  那长发男子,漠然的点了点头。

  我眼角余光看到李慕白正在缓缓站起,掏出两道黄底红字符,一道贴在胸口,一道贴在大腿外侧。

  “闭眼的兄弟,你的对手是我,可别搞错了。”李慕白一起身,人已没了踪影。话虽如此说,但是他却选择如鬼魅一般拔出腰后双匕,下一刻已经到了鬼僵少清的背后,我见势就拔剑劈向鬼僵少清,准备前后夹击那少清。

  既然逃不了,那就在这和你们斗一斗。

  我后发先至,最后一招以劈代削,专挑你没有金缕玉遮掩的关节处。

  日剑的锋利,鬼怪莫侵。即使砍不下你的关节,也要你吃个大亏。老白的匕首也将至,既然你的师兄也就是那灰发男子托大,准备让你一个人迎战我们两人,那我也要告诉你们,我们也不是谁都可以捏的软柿子。

  浑身道力流转,日剑发出耀眼的光芒,说起来很长,其实这都是在瞬间发生的。精神力无比的集中,我瞳孔放大,这感觉真是奇妙,时间好似放慢了下来,那鬼僵少清在我眼里的动静一下子变得清晰缓慢。

  李慕白的匕首也在即将刺中对方的时候爆发出银月般的光芒。

  外面的雨声越来越大,一道霹雳传来!轰隆!

  雷光映在那鬼僵少清的脸上,显得阴森可怕,嘴角一抹嘲笑,露出他的一颗獠牙。

  忽然,他动了。

  此时无论是外面的雨滴,还是风声,抑或是地上的蚂蚁,在我眼里都是放慢了百倍。可是,我仍旧看不清鬼僵少清的动作!只是幻影划过,他竟自动往前滑了一步,提前用额头迎向了我的日剑,就在日剑划过他额头之时,借着雷光我发现他的额头上有一个剑型的印记,呈紫色,被隐藏在他的长发之下。

  不过更令我震惊的是,浑身道力流转,身体处在体能巅峰时刻的我,我的剑,竟然被他徒手抓住了!

  他的指甲一下子长出七寸那么长,“你太弱了。”鬼僵少清的眼神之中满是嘲讽。

  而后更可怕的是,他猛的抖了一下身上的玉甲,腰间一柄软剑,自动飞出,左手抓住顶住额头的日剑,右手接到飞出的软剑,一丝银光闪过,软剑一颤,滑到背后,轻轻点在老白的双匕之上,短短的软剑沾满了灰尘,也许是它千年来第一次显露世间,软剑看似只是蜻蜓点水的力量,却使老白瞬间又飞了出去,“景龙观,废物,师傅,神。”鬼僵少清第一次开口说话,声音低沉,却显得委婉,只是可能还没适应刚刚复活,语调显得十分奇怪。

  “七爷,小心,他指甲上有毒!”李慕白一招被击退之后立刻大喊,一个后翻稳住身形。

  我抬头一看,整把日剑在红绿两个颜色之间闪烁,而鬼僵少清的手完全变成了绿色,看情形是要把日剑废了,日剑在他手中颤抖,我用力竟然也拔不出来,剑在手中变得滚烫!“景龙观,死。”鬼僵少清又一次出声说话。

  整柄剑瞬间燃起烈火,那火是道力的体现,是剑的尊严。日剑本是辟邪圣物,怎能忍被妖邪污秽,只是面前这一位可是千年老妖,妖气冲天。

  只怪我实力不强,连日剑也跟着受辱。天师的法器被妖邪握在手中抽不出来,简直就是最大的侮辱。

  “月剑!”早在刚刚我就感觉到月剑疯狂的在我背后抖动不已。

  月剑轻灵,我在对付尸气鬼的时候就知道日剑刚猛主攻,月剑轻灵主袭。

  月剑出鞘,无风自动。一剑腾空,直刺鬼僵少清的天灵盖,那气势简直是要一剑灭妖。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日月双剑合力灭敌,一股熟悉的气息传来,那是亲切,是血缘里的传承。

  这气息,叔公!是叔公!日月双剑剑身本是洁净无比,明显是精钢打造。此时,浮现密密麻麻的符篆道字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虚空之中传来叔公的声音。

  吼!鬼僵少清大吼一声,软剑回鞘,右手指天,抓住月剑。

  “老白!就是现在!”远处的李慕白听到我的声音立刻心领神会,双匕再展,速度如鬼魅,匕首之锋直指鬼僵少清的头颈。

  那闭眼灰发鬼僵,从头到尾,只有在虚空传来叔公声音的时候皱了皱眉头,其他时间自始至终双臂抱在胸前,漠立不语。

  “啊!给我开!”鬼僵少清感觉到身后袭来的李慕白,本来双手抓住日月双剑,却不敢以身试李慕白的道匕,只能双手松开,转身迎敌。

  日月双剑脱困,而李慕白看来也只是虚晃一招,目的是想逼鬼僵少清放开日剑。

  我们俩又会合在一起,并身站立“老白,你怎么那么怂?”满脸是汗,我却没办法去擦。老白还给我的只有一个不屑的笑容“你还不是一样,第一次出任务就这么狼狈?七爷。”

  “铮!”两声剑鸣,日月双剑立刻回插剑鞘。

  时间一下子凝滞了,对面两只鬼僵不动,我们俩也不动。他们身体悬浮,离地一寸,脚下散发出阵阵墨绿色的气体,那是体内尸气充盈的表现。

  天闻录包揽大千世界的奇景异妖,却从未听过有这种鬼僵,他们体内竟然有奇怪的道力流转,与他们交手的时候,那道力与尸气交融,诡异无比。

  “老白,这次如果我们能活着回去,我可要恶补一下道法知识,法到用时方恨少。”

  “七爷,如果我能回去,我一定会教你。把我知道的,全告诉你。”李慕白的声音显得十分虚弱。

  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师妹,活,走。”那闭目碎发男子未开口,身形悬浮颤动,显然用腹语说了这样一句话。

  我和老白不是蠢笨之人,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只要我们愿意交人,自然就放我们离开。

  “太玄师兄,我杀了他们,带师妹走。”鬼僵太清发话了,声音不再委婉,而是狠辣阴沉,双手焦灼的痕迹,显然在和日月双剑的斗法中受了不下的轻伤,打出了真火。

  “景龙观,井水不犯。”鬼僵太玄说出了一句让我们俩摸不到头脑的话。

  雨势渐渐变小,“我一直奇怪,你们俩妖力滔天,在僵尸当中也是称宗作祖的人物,为何要杀害那些普通人?一共11人,你们已开灵智,何苦要为难凡人?”我不回答他们的提议,反而先手发问。

  “三人,该杀。扰眠,犯尊。”鬼僵太玄想了想,回答了我。

  “七爷,你和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老白靠近我,悄声说话。

  怎么可能!老白听不懂他们的话?

  “短发的叫太玄,长发的叫太清。怎么你听不懂普通话了?”我心中大惊。

  “这你都知道,他们俩开口都是古语,配合奇怪的发音。我只是听晓过,却不了解,就连那个女鬼僵的呢喃也是请了高人破译,七爷你怎么能完全听懂?”

  我这才察觉,他们两人开口非国语,也非我听过的任意一种语言,可是我就是听得懂。

  而我开口与他们说话,竟然从始至终都是一种奇怪的发音。只有与李慕白说话才回复正常。

  一种迷雾的感觉在我心中弥漫。

  “交不交人?”鬼僵太清显然已经没有了耐心。

  “我们不是第一次出来降妖除魔,死我们并不畏惧。所以你不用威胁我们,要打就打,我们不怕!”我直接示意李慕白可能要血战了,其实我想的是我拖住这两只鬼僵哪怕一秒,李慕白也可以跑回十楼准备秘法对付这两只千年老妖。

  “阿二,准备吧,不用等我们了。”,李慕白可能看穿我的想法,邪魅的一笑,对着领口的对讲机说好这一句话,不顾那一头的询问,就将领口的微型对讲机拉掉扔在地上,踩得粉碎。

  而后李慕白伸出颤巍巍的手,掏出打火机和烟,给自己点了一根猛吸一口,递给我“七爷,忽然好想吃川记的麻辣粉。”

  我接过来也一口气将这根烟吸到末尾,“老白,天亮之后,谁站不起来谁就请客。所以千万别死了。”

  “那就战吧!”李慕白掏出双匕,之前的颓容一扫而散,整个人焕发不一样的光彩。

  一条走廊,东边那头我持日剑,月剑悬浮身后,李慕白手持双匕,眼神凌厉。西边自然站着鬼僵太清太玄,见到我们俩掏出法器,做好战斗准备,太清也了解了我们的意思。

  “啊!”太清一声大吼,身体落地。左脚一跺,整栋楼都在摇晃。

  唯一不动的只有闭目养神的太玄。

  “老白,希望这不是最后一次与你并肩作战!”

  “七爷!”

  “在这呢!”

  透过被打穿的墙壁我发现外面的黑夜显得十分迷魅。

  黑暗是不是总在黎明前刺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师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师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