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章
执笔写江湖2021-02-22 09:164,921

  说实话,傅天看不惯陈云海的那副嘴脸,但是现在却不得不去找他,因为下面的计划,需要动用当地派出所的关系。小区物业与当地的消防、公安明里暗里都有着一定的联系。从昨天那些人对陈云海的态度上,傅天就能看出来。

  走进物业的大门,里面值班的还是那两个妹子,傅天推门进去的时候,两个妹子正低头写着什么。

  “您好!”听到有人进来,那个柔声细语的妹子赶紧抬头迎接。

  当看到是傅天的时候,妹子甜甜的一笑:“哟,原来是傅天啊,怎么了,你今天不上班么,怎么还这一身打扮,好酷哇!”

  小妹儿花痴一般的盯着傅天,眼角含春的眨也不眨一下。

  在电脑前坐着的妹子嘿嘿一乐:“琳琳,是不是看上人家傅天了,怎么这么盯着人家看!”

  “小云姐,讨厌啦!”那叫琳琳的妹子俏脸一红,赶紧收回炽热的眼神:“傅天,你是来找主任的吗?”

  “嗯,还有于队,他们在吗?”傅天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一身衣袍,来的时候倒是忘记换掉了,怪不得刚才在来物业的路上,那些过路的大爷大妈们,像盯着怪物一样的看着自己!

  “哎呀,还真不巧呢,主任陪着李主管出去了,至于去哪了,他没跟我们说;于队好像去业主家里处理事儿去了。怎么,有什么话需要我转告的吗?”琳琳的声音听起来非常温柔,让人心里舒畅多了,多乖巧温柔的小女孩啊!

  “哦,那不用了,我先回去换身衣服,晚点再来找他们!”傅天说着,就要转身离去。

  “喂,你等等嘛,人家还没说完呢,等着啊!”琳琳笑呵呵的叫住了傅天。

  傅天疑惑的转头看着低头在纸上抄着什么的琳琳。

  “好了,给你。”琳琳递出一张A4纸张,傅天迟疑了一下,还是伸手接了过来,原来琳琳是给他抄的是陈云海和于荣鑫的电话。

  “主任跟于队在昨天你离开之后都交代过,说是你来找他们而他们又不在的话,就把他们的电话号码给你,让你随时可以打他们的电话联系他们!”琳琳说着,又朝着傅天偷偷的瞄了几眼。

  “额……”看着琳琳那说不清的眼神,傅天心里生出一丝怪异的感觉,总之让他很不自在,赶紧说了声谢谢,就转身离开了。

  “给我电话号码,老子现在连个手机都没有,拿啥去打?”傅天边走边嘀咕:“唉,我倒是给忘记了,物业前台不就有现成的电话吗?”

  不过,想到这一点的傅天没有立即折身返回,他得先回到宿舍把衣服换了,这些人的眼光真比那些鬼魂还可怕,鬼魂的眼光杀不死人,可这些不知道自己底细的人,眼光太犀利,能不能杀人不敢说,总之受不了。

  换好衣服,傅天又来到了物业,当看到傅天进门的那一刹,本来聊的热火朝天的琳琳和小云突然间变得沉默了。尤其是那琳琳,这会竟然不敢抬头看傅天,那副小女儿姿态,煞是让人喜爱!

  不过傅天现在的心思可没放在女孩子身上,走到琳琳办公桌的对面厚着脸皮说:“不好意思,我没来得及买手机,能不能用物业的电话打一下?”

  “啊?”不知道瞎想些什么的琳琳似乎没听到傅天说的话,抬头的时候,一脸的惊慌失措。

  “原来是这样啊,当然可以打了,你是要打主任的手机还是于队的?”小云在旁边连忙插了一句,打破了有些尴尬的局面。

  “嗯,就打主任的吧!”傅天回答。

  “喂,琳琳,你愣在那里干什么呢,还不快帮傅天拨个电话给主任!”小云轻轻的碰了一下琳琳道。

  “哦哦哦,我现在就帮、帮你拨过去,你先坐着等一下啊!”反应过来的琳琳赶紧说,同时按下座机的免提,拨通了陈云海的电话。

  “喂,你好!”陈云海的声音很快就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喂,我是傅天!”傅天拿起话筒说。

  电话那头的陈云海明显没有想到这会给他打电话的人会是傅天,楞了一下才说:“哦,是小傅啊!怎么了,找我有事儿吗?”

  “嗯,有很重要的事儿想找你帮忙,电话里不好说,也说不清楚!”傅天道。

  “好,你在物业办公室等我,先喝杯水,我现在在派出所处理些事情,估计十五分钟能到。”

  挂了电话,傅天进了陈云海的办公室,不大一会,琳琳端上了一杯咖啡进来,然后放在傅天面前,接着有些扭捏的说:“我看你今天精神不太好,所以就自作主张的给你泡了一杯咖啡,希望你能喜欢!”

  傅天看着有些不自在的琳琳,说了声谢谢;琳琳乖巧的嗯了一声,转身带上门离开了。

  其实陈云海的办公室摆设的还是挺整齐的,两张紫色的办公桌对拼在一起,侧面一张椅子,陈云海的位置一张椅子,对面放了两张,应该是给来处理问题的业主准备的,靠着东面的墙壁,是一整排依墙而造的木柜,一共四层,每一层都放满了各类资料,其中有业主的交付档案,以及各类公司的检查报表等等。

  傅天捧起杯子,小小的抿了一口,虽然没喝过几次,但是咖啡有些微苦的味道,他还是清楚的;不过,琳琳明显是怕他喝不惯,在里面加了些糖,这样喝起来就不会显得那么苦了。

  坐了十多分钟,办公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傅天猜测应该是陈云海回来了,起身转头一看,正是陈云海,不过,在他身后还有保安队长于荣鑫。

  “快坐。”陈云海笑嘻嘻的压压手,然后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琳琳则是倒了两杯热水进来,在陈云海和于荣鑫面前各放了一杯,然后轻轻的走了出去。

  陈云海微笑的看着傅天:“小傅,说说,找我有什么事儿?”

  “嗯,确实有事需要你们的帮忙!”傅天也不啰嗦,直截了当的说。

  “嗯,你说,需要我们做些什么,刚才送走李主管的时候,他可是特别的跟我交代过,只要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让我尽力帮忙。”陈云海笑道。

  “我怀疑四十四幢四单元的十四零四发生过命案!但是对于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我目前一点都不知道,所以,想问问你们,还请你们如实的告诉我。”傅天说道。

  “这个……”陈云海看了一眼于荣鑫,捧着水杯的双手缓缓的搓动着,显然有些迟疑。

  于荣鑫的脸色也有些难看,因为傅天怀疑的事情真有可能是真实发生过的。为什么说很有可能呢?因为那件事情不止物业不确定,就连当地派出所也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那里发生过命案。

  傅天见二人如此,只好把昨晚发生的事情,以及自己设想的结果说了一遍。

  “哎!”听完后陈云海叹了口气说“既然你都猜到了,那么告诉你也没什么,于队,这件事你从头至尾都一清二楚,你就把这件事的始末说给小傅听听。”

  “好!”于荣鑫倒也爽快:“事情是这样的……”

  原来枫叶小区在交付的时候,小区里统一装修,可装修的过程中,却莫名其妙的失踪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枫叶小区外面、东华装潢公司老板的女儿,名字叫谢雨;当时谢雨刚刚大学毕业,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所以就来到她父亲的装潢公司负责业务这一块。

  有一天,谢雨的父亲谢喜云接到一个电话,是小区业主打来的,说是要去看看房子,然后谈谈装修的价格,就让谢雨先去跟客户接洽接洽。

  而谢雨去了以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当时打她电话也是关机状态,因为业务不少,谢喜云当时也没太在意,以为女儿生意没谈成,又被什么事给耽搁掉了。

  可一直到第三天,也没看到谢雨回来,这个时候的谢喜云才感到了事情不对,一边召集员工到小区寻找,一边给所有的亲朋好友打电话,可是不管怎么找,结果就是找不着,最后只好选择报警。警察问清楚前因后果,让谢喜云想想当时是什么号码打给他的。

  谢喜云也说不清楚,只记得当时应该是下午一点左右,接到一个男人的电话,自己有事走不开,所以就让谢雨去了;警察带着谢喜云又去了电信公司,然后把当天一点左右跟谢喜云通过话的号码都拉了出来。

  可是拿过清单一看,当天十二点到两点打过谢喜云电话的有十多个人,到底当时是接了谁的电话才让谢雨过去的,谢喜云却是没有一点印象,听声音,只记得是个中年男人打来的。

  最后又过了半个多月,案子依旧没有任何进展,警察找到物业处,从电脑上把这些打过谢喜云电话的号码都给找了出来,经过排除,确定了三户可疑的人家,分别是四十四幢四单元的十四零四,十三幢二单元的五零二,二十四幢二单元的七零四。

  警察一家一家的摸排,最后将目标定在了四十四幢四单元的十四零四。那家业主叫吴广恩,由于当时监控里八十八号探头出了些故障,所以并不确定谢雨就是来到这幢房子后失踪的。

  警察跟着吴广恩来到了四十四幢四单元的十四零四,屋里面一派杂乱,看样子正在装修。找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东西,而吴广恩说,当时打过谢喜云的电话后,迟迟不见人来,最后才找了令一家大众装修公司来干活。

  警察最后找到大众装修公司的负责人了解情况,确认了吴广恩所说的话是真实的,当时虽然怀疑吴广恩,可没凭没据的,也不能抓人啊!而时间过了那么久,事情也没有个结果……

  听到这里,傅天忍不住插了一句:“难道中间就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吗?”

  这时陈云海放下水杯接过话茬说:“可疑的地方是有,后来破案陷入僵局,警察又去找到大众公司的负责人及施工人员。也查到了一些可疑的地方,可是……”

  “可是什么?”傅天赶紧追问。

  “是这样的,当时大众装修公司的施工人员说,吴广恩跟他们谈好一应的价格后,并没有立即开始装修,因为大众装修公司是包工包料的,可吴广恩却让供货商先把沙土水泥砖块什么的送到,让工人等半个月再去施工。可是这半个月吴广恩做了些什么,我们却不得而知。可以这么说,谢雨的失踪,很有可能跟吴广恩撇不开关系,但是没有证据,警察也无能为力。”

  说道这里,傅天心中已经有了自己的初步判断,站起身后说:“主任,于队,能不能带我去谢喜云的装潢公司去看看?”

  “没问题,我们现在就去还是……?”陈云海问道。

  “现在就去,我怀疑这些天在四十四幢出现的那个女鬼,就是失踪的谢雨!”

  一听到这个,陈云海和于荣鑫就不禁感到背后直发凉。

  东华装修公司就在枫叶小区外面,很快,一行三人就到店门前了,见到陈云海和于荣鑫,里面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赶紧走了出来。

  “这就是谢雨的爸爸谢喜云!”于荣鑫轻声的说。

  “陈主任,于队长,你们怎么来了?”谢喜云显得非常疲惫,言语不冷不热的说。

  不过倒也没人注意,毕竟女儿失踪了那么久,换谁能喜笑颜开?

  “哦,谢师傅,来,我给你介绍一下!”陈云海指着傅天道:“这是我们物业的保安,叫做傅天,想来你这打听一点关于你女儿谢雨的事儿,说不定我这保安能够帮上一点忙!”

  谢喜云闻言,不由的一愣,不是特别友善的眼光在傅天周身上下打量了一番才道:“陈主任,你这是不是搞错了,我跟这位小师傅应该不认识吧!”

  很显然,傅天太过年轻,谢喜云有些怀疑,可能因为是陈云海带来的,所以还是干笑了一声:“既然是这样,你们跟我来吧!”

  几个人跟着谢喜云走到二楼的一间房门前:“小伙子,这就是我那丫头失踪前住的房间,你需要进去看看么?”

  “嗯!”傅天点了点头:“最好进去看看!”

  谢喜云看了一眼傅天,然后掏出钥匙打开了门,谢雨的房间收拾的很干净,被褥叠放整齐,桌凳也是擦的干干净净,不过,窗前桌子上的照片一下子吸引了傅天的注意,走到桌前拿起照片。傅天的脸色立即变得很难看。

  飘逸的长发,鲜红的连衣裙,面容姣好,身材更是没话说,这不就是……

  看来,自己之前猜的不错,谢雨确实是死了,而且她的失踪跟那吴广恩绝对脱不开关系。

  可眼下的问题是,是不是应该把这个残忍的结果告诉谢喜云呢?傅天有些拿不定主意。

  回头看了看谢喜云,再看看陈云海和于荣鑫,傅天沉默了。

  谢喜云此刻也在心中嘀咕,本来是不太相信这个叫傅天的年轻人,可是转念一想,既然是物业主任带来的,而且同来的还有物业的保安队长,说不定眼前这个年轻人真有些什么本事呢!

  当看到傅天铁青着脸转过身来的时候,谢喜云心头不由得一紧,傅天沉默,他也跟着沉默,此刻他真怕从傅天口中说出什么自己不愿意听到的结果。说实话,谢雨失踪那么久,很多人、甚至连警察都说她可能已经遇害。可是对于一个父亲来说,谢喜云宁愿女儿是失踪了,也不愿听到她遇害的噩耗。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这丫头失踪的这些日子,我们老两口每天都是食不知味、睡不入眠,小伙子,你有话就请直说吧!老汉我还经得起打击!”谢喜云思量再三强自镇定的说。

  不过,在场的三个人都明显的感觉到,谢喜云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虽然极力的克制自己,但是声音依旧是颤抖的。

  “恕我直言,你女儿,她……”傅天还是不想直接说出口,这样太打击人了!

  “我女儿怎么样?”谢喜云急急问道,此刻他的脸色已经煞白煞白。

  傅天看了看陈云海和于荣鑫,长出了一口气,反正迟早要说的,早说晚说结果又能改变什么呢?

  “你女儿已经遇害了!”而且遇害的地方就在枫叶小区的四十四幢。

  “啊……”虽然做好了准备,谢喜云还是趔趄了一下,若不是于荣鑫手脚利索,一把托住了他,恐怕已经跌坐在地。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小师傅,你,你是不是搞错了,我女儿,我女儿她怎么可能死了,怎么可能会死了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鸿门鬼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鸿门鬼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