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纸条
吴爷少凌2021-01-12 12:403,267

  他并没有穿衣服,身体的消化器官已经被完全的切除,完全看不到任何关于消化器官的痕迹。全身上下只剩一个完整的躯壳,原本应该在身体里流淌的鲜血已经全部外溢,凝结成了血块,散发着淡淡的血腥味,实在是令人心悸。

  蓝凌汗毛已经竖起来了,对于这血尸,他可是有着非凡的恐惧。

  没错,便是恐惧!蓝凌轻轻地呼出一口气,上一次也是这“血尸”,给了它最大的一个“惊喜”,让他现在还不能缓过神来。

  “果然是搞生物实验…”蓝凌拍了拍额头,眼前的血尸,显然是被试验过的,也许就和之前他们所推测的一样。这血尸,是被解剖过的!

  先是练习解剖,到现在,就是真正的解剖了么!蓝凌向这具血尸鞠了一个躬。总有一天,那些敢解剖你的人,都会受到应有的惩罚!蓝凌叹了一口气。

  “你在干嘛!”方封峰大喊道,“”赶紧啊!找你的东西啊!“外面的敲打声越来越重,每一次都在挑战方封峰拼尽全力的阻挡,他苦咬着牙跟,狰狞的五官已经说明了一切。

  蓝凌鼓起了勇气,双手颤抖地向那具血尸伸去,他索性闭上了眼睛,不敢再看血尸空洞的双眼。那种奇异的感觉,令他感到有些愧疚。

  管他那么多呢!蓝凌猛地伸过去,触碰到血尸冰凉的躯壳,将血块迅速地拿起,这么一来一回,也花费了几秒的时间。

  “呼…呼…”蓝凌摸了摸血块的手感,原本苦涩的嘴角终于有了一丝信心。

  来啊!不是喜欢吓人吗!我今天就让你们知道什么是可怕!

  蓝凌跑到门旁边,看向已经体力不支的方封峰,默默地将手上的血块用手磨成了一颗颗极为细小的微粒。“辛苦了,小封,接下来。”蓝凌抿了抿干涩的嘴唇。

  “就让我来吧。”

  方封峰终于卸下了所有的防备,向后退了几步,门应声倒下,在门外的,已经开始愤怒的血罗。他们的面容无比狰狞,更为诡异的是,乍一看,他的皮肤只是血红色。

  但仔细看上去,这并不是普通的颜色那么简单。这些血红色有着流动的迹象,就好像,像真正的鲜血一样!它们的皮肤表层,竟然是流淌的血红!

  蓝凌却并没有太惊讶,对于这血罗的外貌,笔记也是记载得很清楚的。

  只见他冲到了血罗的身旁,将已经凝结的血粒抹在他的身体表面,血罗脸色一惊,正想抓住蓝凌,却发现他已经逃到了另一边。

  奇异的现象在此刻开始!只见被蓝凌抹过血粒的血罗身体上流动的鲜血慢慢停止,一股热气从皮肤中慢慢散开,就像是水沸腾了一样,画面十分精彩震撼!

  蓝凌哈哈大笑,重新跑入血罗的队伍,将手上为数不多的血粒抹在每一个血罗身上,剩下的血罗也产生了类似的反应。

  “啊…”每一个血罗都怨恨地望向满脸得意的蓝凌,他的身体一步步地化为坚硬的血块,有的甚至因为支撑不住自身的重量,开始慢慢地崩裂,只剩下毫无生机的凝结鲜血快。

  “哎…”方封峰耸了耸肩,好不容易挺直了腰,“怎么样了?”他看向眼神有些复杂的蓝凌,略有疑惑地走出了教室。

  此时的灯仍然忽闪忽灭,,蓝凌看向全部都已经化为血块的血罗,心中竟然产生了一种不知所措的愧疚,与不知从何而来的失望。

  “小封。”他看向一脸疑惑的方封峰,努力地蒙蔽着眼睛突如其来的情绪,“你觉不觉得…我做错了,我觉得,我好像…”

  “亲手杀死了他们。”蓝凌的刘海被此时的风吹得飘了起来,他晃了晃头,想要将心中奇怪的情绪压在心底,却又不敢。如果刻意隐瞒,我不就是没有人性的人了吗。蓝凌摸了摸柔顺的头发,一时竟不知道怎么把话说出口。

  “哎…”方封峰挠了挠头,神色也变得有些感伤,“它们的目的是要杀掉我们吧…如今它们不在,也算了自作自受了。凌子,别理它们了。”

  方封峰拍了拍蓝凌的肩膀,也算是给了他另类的安慰。他重新将目光放在那盏灯上,目光有点疑惑,同时也有着好奇。

  总觉得那盏灯有内容。他揉了揉太阳穴,开始仔细观察起这盏灯来。

  灯的样式并不少见,是那种长灯管,在一般的市场里也是有得卖的。但奇怪的是,这一盏灯竟然忽闪忽灭,电路虽然已经可以确定是存在一定的缺陷的。

  但这也不应该啊…方封峰皱了皱眉,心中充满了压抑的疑惑。“凌子,”他转身看向仍然没有恢复情绪的蓝凌,“那盏灯有内容,你能不能把它弄下来?”

  蓝凌抹了抹有些湿润的眼睛,看向忽闪忽灭的灯管,干笑了两声,勾勒出无比苦涩的弧度。“当然可以啦,你想我怎么弄?”

  “咦…?”方封峰望向了角落里的大柜子,脸皮抽了抽,“那不是尸体吗…”他连忙拉了拉蓝凌的衣角。躲在了他身后,嘴角在微微地颤抖。

  “有什么好怕的,都已经死了,站出来,像一个男子汉一样!”蓝凌硬生生地把方封峰给拉了出来,随即疑惑地问道:“他是睁着眼睛的,不觉得很奇怪吗,总觉得他在看什么。”

  方封峰索性蹲了下去,不敢再看血尸一眼。蓝凌没好气地给了他一个白眼,慢慢地顺着血尸空洞的目光看去,他拍了拍额头,显然是不敢相信!

  他所望的目光,分明就是这盏忽闪忽灭的灯!

  该不会那里有东西吧…蓝凌跳上课桌,身高1米82的他此时显然离这灯光不远,他伸了伸头,想要看看这盏灯其中的奥妙,但却又停了下来。

  “小封,帮我打开手电筒,对着这盏灯。”他往下看去,方封峰正在做深呼吸运动,缓和自己紧张的情绪,他也望了过来,眼神里满是不解,“最好是所有手电筒都照着,我不是把手电筒都给你了吗,赶紧开啦!”

  方封峰立马把口袋里的手电筒都拿了出来,一个个地打开,原本只有一道光亮的教室顿时多了几份光亮,显得没那么血腥恐怖。

  蓝凌感受着周围的强光,心中顿时踏实了许多。他重新将目光放在这盏灯上,显得慎重了许多。蓝凌仔细看向这盏灯的侧面,似乎不同于其他灯的扁平,反而鼓鼓的,就好像。

  被塞了什么东西!

  蓝凌再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将这个灯管彻底拆除,忽闪忽灭的灯光从此失去了它的存在感。他将这个这个灯管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发现与普通的灯管并没有什么不同。

  那么问题就出现在这个灯套上了。蓝凌将灯管随意地扔在了地面,差点砸到专注二十年手电筒生意的方封峰。

  “你就不能小心点嘛!”方封峰无奈地撇了撇嘴,“下次这样就不陪你了!”

  蓝凌没有回答方封峰的吐槽,把视线转移到灯套上。“果然有东西!”蓝凌惊喜地将灯套上方的一张纸条取了下来。

  之所以刚才的灯管会出现这样奇怪的反应,全都是因为这挺厚的纸条。这张纸条就放在灯管与灯套的接触位置,自然影响了电线和灯管的正常运作,导致了这盏灯时亮时灭。

  蓝凌激动地跳了下来,又差点踩到了专注手电筒二十年的方封峰,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蹲在地上,将这张纸条摊开。

  这张面积有A4纸那么大的纸张,竟然只写了寥寥数语!

  “C,沪,觉察者留…”蓝凌一字一句地读了下来,却发现这张纸条透露出来的信息少得可怜,他根本就不能觉察和分析什么。

  “沪不是上海的简称吗…”蹲在一旁的方封峰皱了皱眉,“先把这张纸条带上吧,也许里面还有一些神秘的符号,你那笔记有很多关于这些东西吧?到时候核对一下就好了。”

  蓝凌点了点头,将这张纸条塞到了裤袋里。“那么,现在要考虑的,就是怎么回去了…”

  他看向已经安静下来的第二层,方才第二层的怪物也是血罗,但是好像数量没有那么多,这下还要下去,恐怕又要遇见他们。

  “你是在担心那些怪物吗…”方封峰捋了捋头发,“我觉得他们应该不会再出现了。”

  “为什么?”蓝凌眨了眨眼睛,疑惑地问道。

  “你没有发现,”方封峰扬起了嘴角,“第二层的灯,已经亮了吗。”

  蓝凌站了起来,极力远眺第二层和第一层,发现聚集了很多穿着校服的学生,实验室的灯都已经亮了起来,仿佛那种诡异的气氛根本就没有存在过一样。

  “不会再出现?”蓝凌摸了摸眉毛,他很喜欢这种有些刺刺的感觉,“只是暂时的吧…”

  “如果我说,从你将手上的东西抛向那些怪物时,灯就已经亮了呢?”方封峰也站了起来,在萧瑟的风中挺直了腰。

  “看来,还是要多研究那本笔记啊…”方封峰看向已经渐渐上来的学生,洋溢着微笑。

  蓝凌见此状,立马把灯管重新套了上去,将角落里那个大柜门猛地关上。

  但他没有发现的是,在柜门关闭以后,那一道血尸,便彻底地化为了一颗颗细小的血块,散落在柜子里的每一处。

  但那些器官,却完好无损。

  “那我们要怎么解释啊…”蓝凌焦急地问道,这个问题简直比解决血罗还要麻烦。

  “放心好了…他们只是来晚自习的而已…”方封峰挑了挑眉,“虽然时间有点怪。”

  只见他从容地走向楼梯口,蓝凌回过头,再次望向这个教室,心中有无限的感慨。

  这些事。还是隐瞒的好。他追上了双腿发抖的方封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校鬼异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校鬼异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