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第二层
吴爷少凌2021-01-12 11:583,958

  蓝凌的眼里并不是恐惧,而是愧疚,对自己冲动的愧疚。

  “没事…”方封峰拍了拍蓝凌的后背,叹了一口气,“要是没有你在这,我还不可能想那么多呢…”他扬起了嘴角,勾勒出暖心的弧度。

  蓝凌眉头微蹙,虽然他们已然来到了正确的第二层,但是难免再会出什么意外,他示意方封峰打开手电筒,安静下来,不再说话。

  他率先走出了楼梯口,来到了更为安静的第二层。第一层是“化学实验室”,而第二层则是“物理实验室”。只见每一间教室都摆着电流测试器,烧杯,当然还有数不胜数的书本。

  “慢慢来,”方封峰吐了一口气,“第二层应该更凶险了…必须得看着点。”

  蓝凌照向教室,看起来凌乱不堪的课桌布满了灰尘,就好像很久都没用过一样,他慢慢地走过去,想要看清楚一些。

  “啊!”突然,一声惨叫从走廊深处缓慢地传来,蓝凌猛地回头一看,方封峰仍然站在他的身后。而这一声更为的凄异苍凉,不断地在空旷的走廊里回传。

  “凌子…”方封峰身子抖了抖,艰难地挺直了腰,“试一试判断声音来源。”

  蓝凌点点头,将方封峰拉到自己身边,免得出现什么意外。他静静地闭上了眼睛,凄异的惨叫在蓝凌的耳朵里一遍遍的回传,他试图判断出声音的方向,却因为声音太杂乱,分不清真假。方封峰从口袋里拿出手电筒,继续观察物理实验室的情况。

  “很奇怪…”蓝凌挑了挑眉,“东南西北都有声音传来,但是西面和北面的声音最大,那么就应该是这两个方向了。”他指了指前面和左边的走廊。

  “分头行动,还是一起走?”蓝凌小心地问道,方封峰的胆量,他是最清楚不过了的。

  “一起走,”方封峰继续看向下一间实验室,眼神里似乎有些疑惑,“这次只要分头走,就有一个人会回不来。”他关上了手电筒,重新将目光转移到蓝凌。

  “因为,只有一个方向是正确的。”他笑了笑,却笑得无比苦涩。“你来选吧,就看运气了,只有一个方向,才能通往第三层。”

  蓝凌抖了抖蓬松的头发,心中不禁也有些慎重起来,按照方封峰的分析,四个方向只能选择一个,而这重担又放在了他身上,实在是难以选择。

  “要不你再观察一下?”蓝凌歪了歪头,心里的紧张顿时少了一些,“只要给你一点时间,你应该能观察出来一些秘密的。”

  方封峰坚定地摇了摇头,“这里应该没有什么可以发掘的东西了。方才我的观察一无所获,接下来的事情,只能靠运气了…”他深深地呼出一口气,显然是有些紧张。

  “那好,”蓝凌听着越来越小声的惨叫回声,还想要听得仔细一点,却发现刚才隐约透露出来的方向感已经全部消失了,“我们就走前面的走廊吧。”

  方封峰点了点头,眼神里有一丝坚毅。他搭上了蓝凌的肩膀,在手电筒的强光照耀下一点一点地向前走去,竟没有丝毫的迟缓疑惑。

  方封峰直到到底要走哪里吗?答案是肯定的,方才他已经观察到物理实验室黑板的一样。上面虽然写满了东西,但不难发现,里面有“东南西北”四个字。

  而经过方封峰的分析,每个教室的东南西北都分配均匀,怎么加减乘除都是一个结果。也就是说,四个方向。

  都有危险!

  而这种危险,很可能置他们于死地!甚至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但他没有告诉蓝凌。在这个问题上,他欺骗了他,同时也给了他莫大的信心。并不是任何人,都有着资本,去无限地挥霍自己的勇气的。

  蓝凌的勇气,仅仅局限在已知与少量的未知。

  方封峰笑了笑,看向前面越来越黑的走廊,身旁的蓝凌显然有些紧张,他松开了紧紧攥住的拳头,拿出了手电筒,同蓝凌一起看向前面的情况。

  “洗手池和热水供饮点…”蓝凌看向前面教室的左侧,惊讶地眨了眨眼,“这玩意还是开着的,还有多少人会喝这种热水啊…都已经过期了吧…”

  身旁的植物越来越多,仿佛就像是一个迷你版的花园,但在黑夜的蒙蔽下,植物的呼吸作用显然影响到蓝凌和方封峰正常的呼吸节奏,时不时会给他们传来窒息的感觉。

  “为什么要种这么多花花草草哇…”蓝凌咳了两声,呼吸显然有些不顺畅,“难道他们没有晚自习吗…真是奢侈。”

  方封峰拍了拍还在吐槽的蓝凌,示意他去仔细观察植物的花盆,蓝凌笑了笑,耸了耸肩,便仔细地看向其中一株玫瑰。“还可以这样啊…”蓝凌摸了摸玫瑰上的刺,却不小心割破了手指,流出了红色的鲜血,滴在了玫瑰的花叶上,顺着纹理掉落在土中。

  “好险不疼…”蓝凌摸了摸受伤的手指,撇了撇嘴,满不在乎,他顺着血滴落的方向看向花盆,心中顿时爆发出量如江海的震惊!

  他猛地转身,看向一脸疑惑的方封峰,张了张口,却没有说出话来。

  “到底怎么了?”方封峰摇了摇蓝凌的肩膀,皱了皱眉,“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那盆玫瑰…”蓝凌瞪大了眼睛,里面布满了紧张,“是用血浸泡生长的!”

  方封峰顿了顿,灵敏的鼻子嗅到了一丝血腥味。他再次看向放在地上安安静静的花草,眼神已截然不同,他抓住了蓝凌的肩膀,“那里面有没有泥土!”

  “没有…没有…”蓝凌错愕地张开了嘴,“全是血,全是血!”

  “不可能,凌子你先听我说!”方封峰给了已经有些许惶恐的蓝凌一拳,“你想啊,血液是会凝结的,不可能整盆都是血的!你是不是看错了!”方封峰急切地看向蓝凌的双眼。

  “好像…有道理,”蓝凌恢复了自己的思绪,冷静了下来,“可能是血水,但是什么东西才能有这么多的血呢…”

  他拉上还想分析的方封峰,向着热水供饮点走去,“这个地方有点诡异,先去热水供饮点看一下,或许那里会有什么线索。”

  方封峰无奈地点点头,手电筒的强光锁定了热水供饮点,那一部机器偶尔发出绿色的闪亮,显然是开着的状态,应该还存储着滚烫的热水。

  那么…有谁会喝呢?蓝凌哽咽了一下喉咙,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多。他走到这部机器旁边,想要找到一些奇怪的符号,却只发现这只是一部普通的机器,根本就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他叹了口气,将目光转向就在机器旁的洗手盆。

  “等等…”方封峰喊了一声,“先不要扭开水龙头,看看水盆下面的水管,学校的通水管一般都是透明的胶质,可以看得出里面的液体。”

  蓝凌低下头,稍微弯了一下腰,看向水盆下面的胶管,挑了挑眉。果然没说错!蓝凌咧开嘴笑了笑,这胶管果然是透明的!

  他仔细地看向胶管里面的污渍,全都是黑色的液体,还有一些红色的结状快。难道是已经凝结的鲜血?蓝凌皱了皱眉头,

  他艰难地直起腰来,扁平的肚子叫了一声,显然是在宣泄他的愤怒。“哈哈…”蓝凌不好意思地看向一脸无语的方封峰,“没怎么吃东西…管他呢…”

  “那怎么样,”方封峰扭了一下脖子,“有没有什么发现…”他看向热水机,心安理得地靠在上面,简单地休息一会儿。

  “就只有一些黑色的脏东西,好像也有一点点红色的块粒,”蓝凌想了想,“其他的倒没有什么,你有没有分析出什么东西?”他看向饮水机的灯泡,上面正闪动着绿色的光。

  方封峰摇了摇头,先前他并没有想什么乱七八糟的,而是静下心来,处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看看这里的热水能不能止住你的饿吧!”

  他打开了水龙头,听见了熟悉的“呼噜”声,微微扬起了嘴角,想从热水里,提取一些温暖,但下一秒。

  热腾腾的鲜血便从水龙头里流淌出来!那种浓厚的血腥味扑鼻而来!

  “啊!”方封峰恐惧地退后了两步,看着从水龙头里流出来的鲜血,一阵反胃,已经有了呕吐的感觉,蓝凌立马把水龙头关掉,但整个台面都流满了尚未凝结的鲜血,实在是让人感到心悸。

  我就知道这里不是什么好东西,蓝凌看向水管的方向,竟然是从上面流下来的!他敏捷地跳上了饮水机上面,想去仔细观察水管,但无奈于身高的限制,只好放弃这一想法。

  蓝凌眨了眨眼睛,扬起了嘴角,“我想我知道要怎么去第三层了。”

  只见他走进了旁边的物理实验室,往第三层看去,眼神充满了自信。

  “怎么去?”方封峰疑惑地问道,按照他的推理,应该是要继续往前走才对。

  “直接跳上去。”蓝凌张了张口,每一个字都显示着他的坚定不移。

  方封峰顿时翻了个白眼,“你倒是跳啊,三四米的距离,你难道就不怕死吗!”虽然他的语气很是鄙夷,但心中仍然冒出了相信的想法。

  怎么可能啊…他皱了皱眉,强迫自己的思想回归正轨。

  “既然血是第三层留下来的,也就说明第三层活着的东西的,只要找到那个活着的东西,我们一切的疑问,都会解决。想必你也知道,如果继续走下去,只会招来更多奇怪的东西,对不对?”

  蓝凌的嘴角流露出一丝兴奋,但方封峰却难得地没有反驳蓝凌的话语。

  “我说的‘跳’指的是先爬再跳,教室隔层的高度并不高,只要抓住第三层可以抓住的东西,那么就可以成功到达第三层。”

  “你说的没错。”方封峰点了点头,“继续走下去只会看到更多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如果能够爬上去,那是最好不过了。”

  蓝凌示意方封峰进来物理实验室,他们打开了布满灰尘的窗户,真正看到了第三层的结构。蓝凌将方封峰拉到窗户旁,可能是因为这是一栋不怎么用的教学楼,所以并没有防护使用的栏杆。

  突然,就在走廊深处,响起了奇怪的脚步声,这脚步声极为的响亮,但又杂乱不堪,就像是,有很多人在朝他们走来!

  “赶紧啊!”蓝凌大喊道,却没有发现,这让他们的行踪完全暴露!

  方封峰收敛了自己的心神,颤抖着摸上了装饰用的砖块,想要爬上第三层。

  “嗒,嗒,嗒”脚步声,离他们越来越近,时不时传来其他的声响。

  “赶紧的!”蓝凌艰难地将方封峰推上了那一排砖块,随即自己也从窗户里冒了出来。

  “嗒,嗒,嗒”蓝凌已经能听出鞋底与地面摩擦的声音了!

  他勉强地站住了身子,方封峰已经抓住了第三层的防护扶手,只差最后一蹬!

  他扭头一看,数道身影已经步入了他的眼帘,一丝血腥味已经传入了他的鼻子!

  就要来了,快!

  方封峰猛地一蹬,彻底地登上了第三层,蓝凌将窗户从外面锁好,爬上了第二排砖块,就要抓到扶手了!

  玻璃突然传来“乒乓”的响声,就在下一个瞬息,玻璃,已经被打破。

  在这一瞬间,蓝凌爆发出所有的力量,往第三层猛地一跃,竟抓住了扶手!

  “方封峰!”他大喊道,因为手中的汗水,他已经抓不住滑腻的扶手了!

  方封峰见此状,连忙握住了他另外一只手,往后一拉,蓝凌就被彻底拉了上来!

  而第三层只剩下无数声凄异的惨叫,以及击打在玻璃的“乒乓“声。

  蓝凌缓慢地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

  好险啊!他深深地呼出一口气。

  眼睛里却没有丝毫放松的意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校鬼异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校鬼异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