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多杰
海角樱花漫2021-09-16 00:081,666

  狂风暴雪整整肆虐了整个晚上。

  当阳光被厚重的积雪反射的令人刺目时,秦朗看到了被掩盖住大半的窗口上端来来回回走动的人群,听到他们呼喊的声音似乎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秦朗已经穿戴整齐,他冷静的坐在桌旁,床上躺着依旧沉睡的顿珠。

  突然,一声巨大的爆破声响起,与剧烈的震颤相伴随的,是门窗的破碎轰塌,王主任带头冲进屋里,身后跟着两个寨子年富力强的男人,后面则是年老的阿尼们。

  顿珠刚从睡梦中惊醒,半坐起身,一只雪白的臂膀裸露在被褥的外面。

  王主任皱起眉头,转身向外走。年轻男人们互相使着眼色。

  一个穿着西装,嘴角吊着烟的男人靠着门框邪肆的笑着,发出令人不愉快啧啧声。

  王主任路过时愤恨的望着他,伸手扯掉他嘴角的烟,一脚踢在他的小腿上,“达瓦多杰,你再这么吊儿郎当,小心我踢断你的腿。”

  “哎呦,王叔,你冲我发什么火?我正替我那没过门的妹子伤心呢。”

  王主任作势又要打,男人们都在笑,阿尼们则在摇头。

  莫满从人群里挤进来,拿起衣服给顿珠披上。

  “厄姆,你跟我来。”王主任回头对着依然一动不动坐在那里的秦朗说。

  二人回到秦朗的家中,王主任来回焦躁的踱着步。

  直到他坐回椅子里,平静的说:“厄姆,你去学校住读吧,半个月回来一次。”

  秦朗没有回话。

  “你阿甲在世的时候,我就跟他提过。他说家里没钱,又不想给组织添麻烦,推了。这次我做主,住宿的钱我们来解决,你准备一下,下周就去。”

  秦朗未置可否。

  王主任站起身,走到秦朗面前,一直肥厚的手掌重重拍在他的肩膀上,“厄姆,你要听话,你的日子还长着呢!有些话现在说了你未必懂,可我不能因为你不懂,就等着你去撞南墙,等着你去碰的头破血流,摔得粉身碎骨,要真这么着,你在天上的阿甲他不会原谅我。厄姆,你懂我的话吗?”

  秦朗抬头看着王主任的脸,他的眼神很真挚,整个人流露出一种动情的态度,秦朗不由的点头。

  王主任满意而慈爱的笑了,顺势在旁边坐下:“厄姆,你一出生就注定了跟别人不一样,就连你的父母都是不一般的人。你的阿爹就不说了,那是个赤手空拳也敢跟熊打擂台的汉子。至于你母亲…你阿甲在世的时候,不愿在你面前提你母亲,寨子里面女人多,人多嘴杂的,没少编排她,可他们那都是瞎说。我跟你阿妈可是打过不少交道,那真是个非同一般的女人,人美,画更美…”

  “画?”

  “对,你还不知道吧,你母亲当年还是个中央美院的女学生,专门到寨子里来采风,这才遇到你阿爹。只是可惜呀……无论怎样,你的父母,都是了不起的人。所以厄姆,把眼界放宽一点,要有志气,你父母把你生得这般人才,你可不能在这破寨子里面荒废一辈子啊!”

  秦朗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额头都沁出汗来,语调里几乎带着祈求:“王叔,这不是顿珠的错…”

  “谁的错都不是,我明白,顿珠是可怜,可那是她的命,而你,厄姆,这绝不会是你的命。”

  秦朗双目猩红,拼命忍住刺骨的冷所引起的颤抖。

  “好了,我得上去看看,把该安顿的人安顿好,你莫满阿尼也该回来了。”说完便起身离去。

  莫满回来的时候,显得很疲惫。秦朗将老人扶到火炉旁,替她拍掉身上的落雪。等老人念完祈福的经文,秦朗盯着火光,开口问道:“阿珠她还好吗?”

  莫满叹气着摇头:“王主任商量着,要送她去市里面的福利院。”

  秦朗惊讶的抬头。

  “寨子里的人反对,黑角寨当家的说,他们愿意把顿珠弄回去养着…”

  秦朗嚯得站起身,“他们什么意思?”

  莫满依然摇头:“可怜的孩子。”

  秦朗冲进黑夜里,他一路向八日圣地进发。他看到顿珠屋子里点着油灯,破损的窗户补上了油纸,房门被厚厚的棉被挡住。

  屋子里传来女孩的哭声和男人的笑声,秦朗掀开厚重的棉被,看见达瓦多杰将女孩死死压在下面。

  他几乎无法思考,超起桌边的木凳死命向男孩砸去。

  多杰发出一声惨叫,捂着流血的脑袋,大叫着:“扎西厄姆,你要杀死我!你这个杀人犯!你是顿珠什么人?她可是我未来的老婆,你这个不要脸的……”

  “滚!”秦朗怒吼着。

  多杰被他周身散发的戾气震惊到了,立刻闭了嘴,在看到秦朗超起靠着火炉的火钳时,转身冲到了外面。

  “阿哥…”女孩已然从床上起身,柔软的手将秦朗手中的火钳卸下,“阿哥,我没事,你别生气了。”

  秦朗狠狠瞪着她,忽然伸手抓住她雪白的脖颈,逐渐收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顿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顿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