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发吧,去修学旅行!
daily2020-10-17 18:0115,422

  曾听闻,京都某处的地下有着吸血鬼的大都市。

  当然没有前去调查的家伙。因为要是做出这种事,进行调查的组织整个都会被破坏。

  吸血鬼们压倒性的强大,是认为人类仅仅只是家畜的家伙们。只要人类这边不去打扰,他们就不会出现。

  对人没有兴趣。无论人类们在地面上进行怎样的权力争斗,他们也无动于衷。

  然而对人毫无兴趣的吸血鬼却经常在真昼周围现身。

  这是从她放弃做人开始吧。

  「京都。京都吗……」

  红莲小声地嘟哝道。

  他现在在一濑家在涩谷租借来的高层公寓的25楼,自家的客厅里。

  放任身体陷入沙发,他陷入了沉思。

  瞄了一眼墙壁上挂着的时钟,秒针正准备跨过「12」。

  然后那个瞬间,日期改变了。

  九月二十九日。

  直到如果没有杀掉真昼父亲就会被处刑——这一时间节点,只剩四十八小时了。

  但,真昼在京都。

  考虑到移动时间的话,这大概是令人绝望的状况。在这四十八小时内,他并不觉得自己能杀掉真昼。

  父亲恐怕会被杀吧。

  「…………」

  屋内能听到微小的入浴声。小百合正在洗澡。

  「……那,那个,红莲大人」

  随从雪见时雨从厨房里搭话。他没有抬起头,回答道。

  「什么?」

  「您要喝点什么吗?」

  「不需要」

  「那个……要是有什么事的话,还请吩咐」

  「没有。你可以去睡了」

  「啊……」

  时雨说道。

  但是她的气息并没有动。红莲看向厨房。

  时雨正注视着这边。不到150公分的娇小的身躯中,有着冰冷的智慧的少女。

  素来冷静的她,现在正以稍微有些担心的表情注视着这边。

  「…………」

  然而她却什么都没有说。因为她接受的教育就是,要是被命令就得遵从。

  「……那么,我先去休息了」

  「嗯。去睡吧」

  「是」

  虽然这样说着,但不知为何她并没有动。

  红莲问道。

  「怎么了」

  「没事」

  「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

  而后她回答道。

  「不,没有想对红莲大人说的」

  「啊?那是什么意思。好了快说」

  时雨以和平时冷静的表情完全不同的,十分悲伤的表情回答道。

  「……我,是红莲大人的随从。所以,想尽可能地为主人所用……但是我力量实在是不够……看着主人烦恼也什么都做不到」

  突然她的眼眶里噙起了泪水。

  对此红莲答道。

  「开什么玩笑。那是我的台词。你已经做得够好了」

  「不,并没有」

  「我说你已经做得够好了。不要反驳」

  「…………」

  然后时雨便沉默了。收到命令就遵从,她被这样教育着。

  只是,从眼角渗出些许泪水。之后,

  「……对不起。我太冒失了」

  红莲看着哭泣的她,眯起眼睛。

  「不,你没有冒失。啊真是的,什么啊。你究竟想说什么?我没有在烦恼啊」

  听到这话,时雨咬了咬嘴唇。随后表情变得有些烦恼,说道。

  「可以,违反一下命令吗?」

  「……什么?」

  「我还不想睡」

  「啊?只是这样的话……」

  「而且,还想问问。这些天,红莲大人在烦恼些什么呢?」

  「…………」

  「……每当日期更变的时候,红莲大人就会露出被逼得走投无路的表情。快要哭出来一般、悲伤的表情。然而我却什么都做不到。不能变得像那个《柊真昼》一样强大的我,什么都做不到……」

  「…………」

  「但是……但是即便如此……主人在烦恼的话,我也想一起体会痛苦。虽然很傲慢,但是想再稍微……再稍微,那个……被红莲大人依赖一些。那个……我的话……」

  时雨很痛苦一般诉说着。

  「是我的话……就不行吗?」

  说出这句话时的她,已是泪流满面。

  看到这样的她,红莲心情变得不能再糟。自己只是自私地考虑着个人的事情,到了让随从说出这样的话的程度。

  再加上,不像话地,让苦恼表露在了脸上。

  时雨,不知道一濑荣被作为了人质一事。不知道再过两天便可能被杀的事。知道这些的恐怕只有有限的人。

  身边的人中,只有在暮人发出这个命令时在场的,五士、美十、深夜。然而,红莲不觉得有说出去的必要。就算说了她们也依旧会被作为柊家的小白鼠,被迫提供出身体以供实验。

  然而这个想法是不是有问题呢。实际上是不是应该更依赖随从们一些呢。是不是不去依靠,就会导致伤害到谁呢。

  但是,说了又怎样?

  相互舔舐伤口,然后又怎样?

  不中用的一群人相互安慰——但是在那前方,有未来存在吗?

  《没有哦。你不是知道的嘛?》

  鬼在心中这样说道。

  「闭嘴」

  红莲嘟哝着。

  「……诶?」

  闻言,时雨露出惊讶的表情。

  对此他回答道。

  「不,不是对你说的。是对鬼」

  这样的解释时雨能够理解。

  因为她现在也在心中饲养着鬼。在被柊家进行着这样的实验。

  「鬼说,不要跟你们合谋。但是我想反抗一下」

  一瞬间,时雨的表情罕见地变得明朗起来。

  「那,那么!?」

  「……啊啊。等小百合洗完澡,稍微有点话想跟你们说」

  「诶—,不用等小百合的吧」

  时雨只在一瞬间微微鼓起脸颊说道。

  然后她背后用毛巾遮挡着胸口的小百合探出头来。

  「……顺便一提小雪。我从途中就隐藏掉气息在听了哦?」

  时雨微笑着转过头。

  「当然知道」

  「诶—」
 小百合笑着说道。然后,

  「那、那个,红莲大人,我马上就去穿衣服,能稍微等一下吗?」

  听到小百合的话,时雨回到了厨房。

  「那么我去泡点茶。红莲大人。甘菊茶可以吗?」

  「什么都好。喂小百合」

  红莲向浴室里的小百合搭话。

  「啊、什么事?」

  「这样会感冒的,把头发弄干再出来」

  正说着,小百合便从浴室探出头来。

  「果然红莲大人很温……」

  话还没说完,但红莲已经不去听了。

  看来一会儿,似乎要和两名随从开父亲的情况说明会了。
 当然说了也并没有什么意义。什么都不会有进展。直至父亲的死的时间也不会变化。

  这时手机响起了。

  是暮人吗?

  红莲看向手机画面。是父亲打来的。

  「…………」

  按下通话键。然后电话那头传来父亲的声音。

  『……红莲吗』

  「嗯」

  『还好吗?』

  「嗯。老爹呢」

  『我很好』

  说谎。声音很虚弱。说不定被柊家做了些什么。但是,就算问了,父亲也不会回答的吧。这通电话,当然被柊家窃听着。

  红莲开口道。

  「那……还真是太好了」

  『不要担心我。放心吧』

  「……然后,有什么事?」

  『不,只是想说那句话而已』

  「想说不要担心?」

  『嗯。还有,想听可爱的儿子的声音。因为你可爱得让人没办法啊』

  「胡说什么啊」

  『哈哈哈……对不起啊,红莲』

  「那是什么意思啊」

  『我太弱小了,对不起』

  对此红莲立马回答道。

  「老爹你并不弱小」

  『……太弱小了啊。连拒绝打这通电话都没办法做到。到最后还拖你的后腿……』

  「不是的!那不是老爹的错!可恶,喂暮人!开什么玩笑!就算不做这些事,我也会行动!现在马上把老爹给放了!」

  红莲大声吼叫着。

  但是通话被切断了。

  「可恶!」

  红莲甩开手机。打中了电视机,电视机屏幕裂开了。

  时雨在厨房一脸惊讶地看着这边。

  小百合还没弄干头发就从浴室里出来了。

  自己的样子,在裂开的50英寸的电视机屏幕上映出。

  「…………」

  无力的、满脸疲惫的男子。红莲瞪着那张脸。

  然后这时,明明是这样的大半夜,门铃却响了起来。红莲看着门的方向,说道。

  「……时雨。去开门」

  但是时雨并没有动,而是注视着这边说道。

  「请告诉我。一濑荣大人,还在被作为人质吗?」

  一瞬间,迟疑了一下该不该说出真相后,他回答道。

  「这个月内如果我没有杀掉真昼,老爹就会被处刑」

  「什」

  很难想象,时雨竟然发出这样的声音。

  接着小百合,

  「这种事情不可能被允许……」

  话虽如此,却会被允许。这点小百合也明白。柊家和一濑家的关系,从古至今便是如此。而且不止是父亲,下个月还没能杀掉的话,连时雨和小百合都有被杀的可能。

  但是不能任凭这种事发生。

  要杀掉真昼。

  有必要杀掉她。

  红莲开口道。

  「……不会让老爹被杀的。为了杀掉真昼,之后两天,全力行动」

  两个人看着这边,颔首作答。

  红莲对两人下令。

  「我的烦恼就是这个。明白了的话,快去开门。是谁来了?」

  「我马上就去」

  时雨说着,确认自动锁后是谁。

  「是谁?」

  红莲一问,时雨便答道。

  「柊深夜、十条美十、五士典人来了」

  那三个人,应该知道红莲处在怎样的状况。

  至于深夜,连窃听了刚才红莲和其父亲对话的可能性都存在。

  然后在这个时机造访。

  因为那群家伙都是些让人火大的人,所以一定,又准备摆着同伴嘴脸出现吧。

  他很不擅长对待这种人和事。相当不擅长。轻易地敞开心扉,就没有过好事。

  然而,对这群家伙,红莲说道。

  「……让蠢货们进来」

  然后时雨点了点头,按下了自动锁的解除键。

  ◆

  「哎呀~,小红莲,还好吗?」

  一边说着,深夜一边一脸开心地走了进来。

  与其形成鲜明的对比,十条美十、五士典人一脸严肃。

  美十开口道。

  「那,那个……」

  接着五士说道。

  「……你,没事吧?」

  不知何时已经完全清楚状况了的表情。真的是已经什么都理解了的表情。

  深夜开了口。

  「呀~我们一直都在窃听红莲和真昼还有暮人哥的通话」

  「别窃听啊」

  「这点事还是会做的吧。毕竟我们是同伴」

  「一般来说会窃听同伴的电话吗?」

  「而且是你不好哦。明明就是那么有趣的唇枪舌战,没办法不听吧」

  这样说着,深夜一如既往地擅自进入了厨房。打开了冰箱。然后拿出了可乐,注入杯子里。

  「啊,小美十、还有五士,可乐可以吗?」

  五士回答道。

  「啊~不,我要橙…………不,可乐就好了」

  然后美十说道。

  「啊,我没关系的。而且红莲……那个,那个,对不起偷听了通话。想能不能帮上你的忙……」

  红莲看着道歉的美十。她并没有道歉的必要。窃听回路,应该只有柊家才开通有。所以听着的是,深夜。然后五士和美十大概只是顺便一起听了。

  红莲朝着美十点了点头,然后对深夜说道。

  「喂深夜」

  「嗯~?」

  「我不是说过不要随便开别人家的冰箱嘛」

  「以我们的关系——啊」

  「怎样的关系啊」

  「为了调查有没有外遇而一不小心就窃听了电话的关系」

  红莲露出了厌烦的表情。

  「那,有外遇嘛?」

  「没想到竟然和父亲有关系」

  完全没法笑起来的玩笑。

  然而深夜也并没有以开心的样子说出口。一只手拿着可乐瓶,以有些悲伤的瞳凝视着这边,

  「……以这个队伍,这次一定在两天之内杀掉真昼。我们会帮忙的哦」

  红莲也看向深夜。

  然后看向五士。

  看向美十。

  时雨。

  小百合。

  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已经有了这样交心的同伴。

  那是因为自己太弱小了吗。

  因为不能像真昼和暮人那样,顺利前行,所以大家才来帮助了自己吗。

  总是要以这个队伍,杀掉真昼。

  和同伴手牵手,杀掉没有同伴的真昼。

  不这样的话,已经看不见未来了。

  「…………」

  真昼似乎在,京都的,吸血鬼的集落里——是否应该共享这个情报呢,他一瞬间烦恼了。

  因为这样做就背叛了真昼。她只让自己看见了,她被吸血鬼掳走的样子。

  只对红莲传达了的情报。

  公开这个情报,就意味着对她的背叛。

  所以这是个选择。

  选择真昼。

  还是选择同伴呢。

  然而这又是何等的优柔寡断呢。

  在父亲命悬一线的当下。

  在随从和部下们生死存亡之际。

  在被同伴们这般信赖之时。更显如此。

  「…………」

  自己不想夺取真昼的性命。

  那是恋情呢,还是爱恋呢,又或是执着呢。已经不得知晓。不明白自己对她究竟抱着怎样的感情。

  但是即便如此,还是觉得她正在等待着救赎。只有在红莲面前的时候,她会展现出一闪即逝的、开心的、快乐的、寂寞的、像是人类般的表情。

  所以可能的话也想救救她——

  「…………」

  然而这时,完全像是将红莲的心思看透了一般,深夜说道。

  「救不了的哦。她已经没救了」

  红莲抬起了头。

  深夜继续说道。

  「我明白你的心情。也已经了解你是个怎样的家伙了」

  「什么啊」

  「要在柊家造出的世界里活着,你太过温柔了」

  「你在说什……」

  深夜打断他,继续道。

  「要是你真的有很强的野心的话,在那个状况下——就不应该救下被《百夜教》袭击的小美十和五士」

  「…………」

  美十和五士,看着这边。

  「小百合还有小时雨也,应该舍弃掉的」

  那两人,看着这边。

  「但是你没能做到。抛下自己的性命,来帮助同伴。真是的,太天真了哦。这样的家伙,究竟能做出点什么?」

  正如同深夜所说。

  所以真昼笑了。说自己是迟钝愚笨的乌龟。

  所以暮人信赖了自己。说自己是只要人质就不足为惧的家伙。

  红莲开口道。

  「那这样的渣滓,你们也抛下啊」

  但是深夜笑着说道。

  「不过再怎么说还是有这么可爱的地方,所以我们也会变得想要帮你呢—,是吧,小美十」

  「诶!?啊,那个……」

  然后小百合迅速点头。

  「确实很可爱」

  听到小百合的话,时雨指责一般,

  「等一下,小百合,就算再怎么可爱,红莲大人可是主人哦?」

  「啊呜,小雪」

  美十看了看那两人,然后稍微咬了咬嘴唇。

  五士一脸奸笑地看着这样的开展,

  「呀—,真厉害呢。怎么说,是大家关系很好的感觉吧?这个。真是热血的展开啊。我不讨厌这样哦。上了高中能交到这样热血又让人害羞的朋友什么的,我想都没想过啊。总之我会喝着可乐听的,继续吧继续吧」

  一边说着,钻进了厨房。

  深夜一面把可乐递给五士,一面说道。

  「不不,五士也说点什么啦。随着气氛」

  「诶,我吗?啊—热血的话。热血的话呢……啊啊!那,这个怎样呢?」

  「哪个?」

  对于深夜的问话,五士,

  「天上天下唯我独尊!」

  这样举起拳头,高声喊道。

  美十以厌烦的表情看着五士,说道。

  「那是什么啊。不是完全和这个气氛不合的话吗」

  确实完全不合。说天上天下唯我独尊的话,就是『在这个世界上最尊贵的人是自己。要说为什么那就是因为自己这样的人类只有一个罢了』这个的意思。但是没办法觉得这话作为在「和同伴们好好相处吧」这个主题中出现的句子是合适的。

  但是,五士继续道。

  「不,怎么说呢,在来这里的路上的墙壁上有这样的涂鸦呢~。但是,小混混们会一边和同伴们打成一团一边这样说吧?明明有同伴,却说什么我是一个人什么的,稍微有点让人想笑。但是那样的小混混的心理构造总觉得,跟哪位有点像呢—总觉得和背负着一切,想着自己不得不做点什么,却讨人喜欢意外地被帮助了的可爱的哪位有点像呢」

  一瞬间,深夜、美十、小百合、时雨、五士,一齐看向这边。

  这是所有人都这么想的意思。

  红莲对此,

  「…………哈」

  厌倦地,坐到了沙发上。被手机撞得裂开的电视机的黑色画面上,再次映出自己。

  疲惫的、悲伤的、然而却因为被同伴包围而稍微有些开心的,纤弱的天上天下唯我独尊君。

  看着倒影,

  「……什么跟什么啊,真是的」

  红莲厌烦了一般再次叹气,用手边的遥控器打开电视。

  「等下,无视了吗~。不要逃啊」

  五士这样说着,但是红莲无视掉了。

  「时雨。甘菊茶」

  「是」

  这时深夜说道。

  「啊,我去给你拿过来」

  说着走掉了。虽然自己想着不要过来,但深夜说着是同伴什么的,旁若无人地进到了自己心中。

  「来,请用」

  「放到桌子上啊」

  红莲说着,切换了电视机的频道。电视上首都高速的事件果然没有上新闻。

  连事故造成的交通堵的情报都没有。

  深夜来到红莲的身边坐下,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然后喝了口可乐。

  之后,开口道。

  「然后,之后怎样办?」

  「…………」

  红莲认真的考虑着。怎样办呢?当然要去京都。

  深夜说道。

  「从窃听到暮人大哥对部队发出了指示这点来看,是不得不去一趟京都了呢」

  闻言红莲看向深夜。

  看来,对于京都这一地名,真昼似乎也向暮人传达了。

  「究竟在京都有什么呢?」

  红莲问道,然后深夜耸了耸肩。

  「谁知道呢。真昼似乎什么也没说。总之向京都的部队发出了指示」

  也就是说真昼在京都,这一情报已经被公开了。但是,和吸血鬼有所牵连的话,就应该不会在深夜能够窃听到的地方发出指示。被吸血鬼盯上的话,『帝之鬼』的存在本身都可能有危险(当然吸血鬼可能对人类稍微探索一下的事情也不会在意)。

  但是恐怕,暮人他们还不知道吸血鬼的情报。

  那么,自己就可能抢在暮人他们之前,向着真昼那边去。虽然只是能够找到真昼,能不能处理掉就另当别论了。

  深夜问道。

  「那么要怎么办呢?要准备直升机吗?」

  去了的话会怎样?现在的这群人,能杀掉真昼吗?

  她的《鬼咒》的研究在前进着。

  恐怕现在技术已经,因为『帝之鬼』和《百夜教》的共同研究开发,而急速进展着,所以说不定『帝之鬼』保有的《鬼咒》控制技术已经超过了真昼的《鬼咒》的能力——但是,即便如此因为她抛开理性来使用力量,所以现在这样恐怕很难胜过她。

  自己还有必要将理性的箍放松设置的必要。

  所以,

  「现在,即使能够找到真昼,我们还是没法杀掉那家伙」

  红莲语毕,美十便说道。

  「意思是有必要放缓束缚着鬼的、诅咒的锁链的必要?」

  「嗯」

  「但是那……」

  需要柊家的许可。决定各自体内的,抑制鬼的诅咒的锁链强弱的是柊家。

  为不让他人拥有比柊家更强大的力量而控制着。

  深夜开口道。

  「拜托暮人哥?」

  五士说道。

  「会允许吗?」

  「谁知道呢。但是已经没有时间了。我是觉得大哥是不会做这种下令杀掉真昼,却不给我们足以杀掉她的力量的蠢事的」

  但这时,时雨说道。

  「那个,可以稍微插一下嘴吗?」

  红莲看向时雨。

  「说吧」

  然后她便说道。

  「那个,其实暗地里,我和小百合一起接受着实验的,『帝之月』的研究者们……」

  然而深夜打断她。

  「那个已经对暮人哥暴露了哦。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诶……」

  「你们会在哪里背叛都被推测着。之后你们要是有什么有趣的发现的话,立马就会被夺走」

  「啊……」

  时雨露出有些失落的神情。

  但是这都无所谓。到头来还是有必要拜托暮人。

  无论是去京都。

  还是杀掉真昼。

  都有向暮人请示的必要。

  向那个,把父亲作为人质,以父亲的性命相要挟的家伙。

  「…………」

  深夜说道。

  「然后?你那边没有什么,还没有和我们共享的东西吗?真昼只给你透露了情报了吧。那家伙就是这样的女人」

  闻言,红莲看向深夜。

  「你呢?」

  「为什么要给我留下情报啊」

  「你不也是婚约者嘛」

  「啊哈哈,别看不起人啊。那你就不要睡了别人的婚约者啊」

  听到这话,不知为何美十,

  「啊呜……」

  发出这样的声音。

  接着五士,

  「啊、啊、等等这个!其实我超级想好好问问这个……啊好痛!?小百合,为什么要打我?」

  「因为我不想问」

  「诶诶—」

  「而且现在,不是可以问的状况。红莲大人。虽然要是发生了什么,我们可能派不上用场,但是……」

  美十点了点头,说道。

  「把情报共享出来吧,红莲」

  被这样说了,再次感觉到自己是有同伴的。

  被这样认真考虑的同伴包围着。

  然后拥有同伴就意味着,远离真昼。

  意味着,背叛以兔子的速度不断奔跑的真昼。

  意味着,真心决定要杀掉她。

  「…………」

  不,决定已经太迟了。关系着父亲和随从们的性命,只剩四十八小时,红莲还没能下决定。

  然而,为了抢先到达真昼的目的地,有必要做决定。

  所以,

  「…………」

  红莲站了起来。然后移动至自己的房间,触碰桌子的抽屉中、以咒符张开了结界的隐藏收纳箱。在强行打开就会炸掉里面的东西的咒符上数次移动手指,解开了结界。

  之后打开了收纳箱。

  里面装有真昼拿来的情书。

  那份情书中记载有关于《百夜教》进行着的名为《终结的炽天使》计划的,超越《鬼咒》的,大规模破坏咒术兵器的研究。

  但是,并没有写得很详细。只写有——那个研究是可能让世界完结的东西——之类的事情。

  而且这似乎也是从人体试验开始,在人体中培养的种类的诅咒。

  将人类作为实验材料,产出超越核的破坏兵器的实验。

  后面的页数,记载有无数孩童的名字。

  天音优一郎 近藤米迦尔

  君月士方 君月未来

  早乙女与一 早乙女巴

  ………… …………

  ………… …………

  ………… …………

  记载的主要是名字。在全日本,秘密地继续着实验。

  超越《鬼咒》的兵器实验。

  《百夜教》继续着的,可能让世界完结的实验。

  说起来以前真昼,说过这样的话。

  『神已怒火中烧。对贪婪的我们。对一味地进行着肮脏的研究,放任欲望膨胀的人们超乎想象的丑陋。

  所以大地腐朽。

  魔物徘徊。

  毒物从天而降。

  终结的天使(seraph)将号角吹响,这世界闻声崩坏。

  此时,人类注定不会侥幸存活。柔弱的人类无法于这般世界中存活。』

  真昼这样说了。

  像是宗教性质的、天启一般的措辞。

  说是一切都会染上病毒。

  在今年的圣诞节——十二月二十五日。

  然后破灭来临。

  那么那个病毒的名字是叫《终结的炽天使》吗?

  不清楚。说到底,为什么需要使用兵器?会让世界终结的兵器是不应该使用的。应该保存着,以此威胁世界。

  到底还是不明白。

  一般的话,仅凭这点世界是不会终结的。

  红莲将真昼的情书拿到了客厅,放在桌子上向同伴们公开。

  深夜俯视着它。

  「什么啊这是?」

  「……真昼留下来的资料」

  红莲一回答,深夜便皱起眉头说道。

  「唔哇~,现在才拿出来啊」

  说罢,将资料拿在了手上。

  美十、五士也移动到坐在沙发上的深夜身后,看着资料。

  时雨和小百合没有动。以眼神向这边确认可不可以看,然后红莲点了点头。

  两人立马移动到了沙发后面。

  虽说是看,但有阅读的必要的部分也只有几页。剩下的只是,列举被进行着实验的孩子的名字。

  红莲又对阅读着深夜他们说道。

  「除了这个资料,刚才真昼还有跟我说话」

  「哈!?见到了啊!」

  说着,深夜抬起了头。

  对此红莲答道。

  「刚才真昼在首都高速的事故现场。被吸血鬼袭击,被吸了血,然后带走了」

  「哈?等……」

  「但是那似乎也是和真昼的打算好了的一样。不如说是故意让我看见了。没有对暮人他们暴露。真昼排除掉了所有的监视摄像头和目击者。一切都和那家伙计划好的一样。然后真昼对吸血鬼这么说了——京都的、吸血鬼女王——那一瞬间,吸血鬼放弃杀掉真昼,带走了她」

  深夜对这段话,露出厌烦的表情。

  其他人也沉默不语。

  深夜开口道。

  「……然后,那个吸血鬼女王,是什么啊……再说,吸血鬼们有王吗?说到底那群家伙是王制吗?」

  当然谁都不知道这种事。不可能有拥有吸血鬼的情报的人类。吸血鬼不是能够对话的对象。也不是能进行交涉的对象。

  进入吸血鬼的集落什么的,简直荒谬。

  但真昼和他们进行了交涉。接触了他们的女王。

  被吸血鬼从全身各处吸血,还以轻松的表情朝着这边微笑。

  果然她是怪物。

  不是因为《鬼咒》。这点让《鬼咒》暴走的自己最清楚。

  无论怎样让《鬼咒》暴走,也不觉得会成为她那样令人畏惧的怪物。

  果然她是天才。

  天才到悲伤的程度。

  让那个优秀的暮人惧怕的天才。

  凭自己这种程度,就算拼上两三条命,也不一定能追上那个。

  像现在这样和同伴相处着,优柔寡断地一喜一忧,究竟能否捷足先登呢?

  深夜烦闷地皱起眉头,以厌倦的声音说道。

  「……哈……女王。女王啊……好,明白了。那我看资料了」

  能够理解那份厌烦的心情。

  明明是在追着背叛了的女人,却在不经意间迷路到了荒唐滑稽、不可思议的国度一样的感觉。

  再加上出现的单词也,怪诞至极。

  吸血鬼女王。

  圣诞节。

  灭亡。

  约翰四骑士。

  默示录的号角声。

  终结的炽天使。

  虽然有种被迫陪同开无聊的玩笑的感觉,但死掉的人数已经不能以玩笑一语蔽之。

  「…………」

  再次开始阅读资料的深夜,看完后,抬起了头。然后注视着这边。

  「喂红莲」

  「什么啊」

  「情报公开太晚了」

  「我知道」

  但也知道,即使公开了,也不能往前前进多少。因为到底一切还是被真昼操控着的。

  深夜继续说道。

  「然后,从中能读到点什么?你已经反复看过很多遍了吧?」

  当然看了。

  读到的只有,《百夜教》在进行着什么大型的实验这一点。

  然后不可能这么轻易地接近《百夜教》管理着的东西。

  如果红莲接近《百夜教》的话,『帝之鬼』或许立马就会有所行动。父亲和随从们有可能被杀。

  即便不考虑这点,第一次见到筱娅的时候,有来自真昼的这样的传话。

  ——不要接近百夜孤儿院。

  这是最初的,来自真昼的传话。然后知道了这个孤儿院里,有这份资料里出现的少年。

  近藤米迦尔。

  恐怕那就是,齐藤带着的少年。金色的头发,洁白的、长相漂亮的少年。恐怕不是日本人吧。或者是混血儿。

  虽然不知道他记不记得,但红莲很清楚地记得他的脸。

  然而,遇见他是偶然吧。

  不说到底,红莲开始注意百夜孤儿院这个词语就是从见过齐藤后开始的。齐藤带着米迦尔去超市——然后红莲知道了米迦被养在百夜孤儿院这件事。

  这时第一次认识到附近的百夜孤儿院的存在。

  红莲说道。

  「……叫做米迦尔的小鬼,在涩谷的百夜孤儿院里。我见到过齐藤带着他。但是真昼对我说过不要接近孤儿院」

  然后美十不解地提问。

  「那个,叫做齐藤的人是?」

  红莲答道。

  「穿着黑西装的,《百夜教》的暗杀者。袭击『帝之鬼』的时候,一直和真昼一起行动」

  「那,真昼大人……不对,柊真昼,果然在和《百夜教》联手吗?」

  但是,红莲觉得这个想法很奇怪。

  她不会和任何人联手。

  不,是不能和任何人联手。

  真昼应该还没能操纵《百夜教》。

  不过现在比起思考这个,

  「深夜。你怎么看?」

  提问后,深夜似乎也在考虑着同样的事。

  「齐藤,背叛了《百夜教》的可能性?」

  「嗯」

  「嘛,肯定是有的吧。事情稍微有点太过于顺着真昼发展了。就算是她,一个人也是做不到的。那么」

  「有协助者」

  那恐怕是齐藤。虽然不知道他们的利益是否一致,但有齐藤已经背叛了《百夜教》的可能性。

  然后能这样思考的证据,有几个。

  比如看起来,他似乎为了助长红莲因《鬼咒》而产生的暴走,助了真昼一臂之力。似乎让《百夜教》的士兵侵犯时雨和小百合,让红莲挣脱理性的箍。

  或者,那个,电视上播放的事故。

  母亲一只手拿着打火机一口气倒光了汽油,一边把孩子喊做恶魔一边准备烧死自己的影像。

  齐藤也在场。但是,为什么《百夜教》允许那样的影像被播放出来呢?如果不禁播那种程度的事件,电视的新闻就应该充满了《百夜教》、『帝之鬼』进行的人体试验的事件。

  一般情况下,情报完全被管制着。

  但,那个事件被播放出来了。

  然而那又是为了给谁看呢?

  是《百夜教》为了给谁看,还是,打着意外事件的幌子,齐藤向外传出了情报呢。

  「…………」

  红莲看着真昼留下的资料。看着被列举出的名字中的第一个。

  那里写有《天音优一郎》这个名字。

  一只手拿着打火机,叫喊着要必须杀掉恶魔的孩子的母亲,究竟是怎么喊孩子的名字的呢。

  优一郎。

  她说过,优是恶魔的孩子,所以必须杀掉。

  这是偶然的一致吗。

  被编排好的情报吗。

  看了这份资料后注意到这一点,是在真昼的操纵下吗,或者并不是呢。

  深夜看着这边。红莲思考着接受着他的视线。

  然后五士开了口。

  「喂喂,等下,不明白啊。两个聪明人不要擅自进行对话啊」

  但五士并不是因为脑袋不灵光而没办法理解。因为不认识齐藤,所以不知道这份资料和齐藤的联系。

  所以要给他们说明。

  但是只是说明,并不能成为逼近真昼的情报。

  结果还是一直被给予着情报。没有凭借自己能得到的东西。

  「…………」

  所有人沉默了。

  要怎样才能抢先呢。

  为了抢在天才的前面要怎么做呢。

  要把这个情报和柊家共享吗。

  还是说秘密行动呢。

  「…………」

  无论做什么,都似乎觉得实在真昼的管理之下。

  五士说道。

  「唔~~~~~嗯,这是将棋。怎样落子都在对手的盘算中。这种情况,要怎么办?」

  对这个问题,红莲抱起手思考了起来。

  美十说道。

  「……这种情况,我会等一回合」

  五士说道。

  「但是这次有时间限制」

  「啊……」

  美十看向这边。

  时间限制指的是,红莲的父亲的处刑一事。然而那并不是真昼策划的。还是说,真昼连暮人采取的这样的行动都操纵着呢。

  怎么可能。

  不可能连这么不规律的——人的想法都能操控。能做到的家伙就是神了。

  而且这也不是将棋。

  不是一对一。

  势力也涉及到多方面——真昼、《百夜教》、『帝之鬼』、『帝之月』、吸血鬼、暮人、红莲、深夜。现在还有可能追加一个齐藤。

  真昼操纵着这个复杂的盘面。

  真昼的操纵之所以容易,是因为将自己的目的隐藏于黑暗中不示人,同时又持有大量的其他人的情报。

  真昼知道其他玩家渴望的东西。所以能轻易地操纵。

  这边完全不知道真昼想要什么,所以耍得团团转。

  「…………」

  但是,如果想让没有渴望的东西的玩家动起来,要怎么做呢?

  很简单。把其他的玩家作为人质什么的,强制让其参加游戏。

  也就是并不是预知。谁都没法预知未来。

  真昼只是一边强行给予其他玩家容易选择的道路一边前进着。

  然而这样的话,

  「……现在,眼前有的选项中,真昼不想选择的是……」

  这样说着,但也觉得不用有这样的奢望。所以红莲改口。

  「不,至少是真昼没有预想到的展开,是什么?」

  这时玄关的门被咚地一声叩响。

  所有人一起看向玄关的方向。然后立马进入临战态势。

  那动作流畅,是经过严格训练的。

  深夜把《鬼咒》的刀拉到腰间,右手握住刀柄,说道。

  「……等一下,有点反应过度了吗?红莲有这么大半夜上门来的朋友?」

  「你们不是来了嘛」

  「但是除了我们你不就没有朋友了嘛」

  「嘛说的也是」

  「啊,这点倒是承认了啊」

  「毕竟像你们一样强行摆出朋友嘴脸的厚脸皮家伙很少呢」

  一边这样说着,红莲一边将桌子上真昼留下的资料藏到沙发下面。

  所有人都确认了这一点。总之,在这群同伴之间,意见统一为隐藏资料。

  五士说道。

  「那,究竟是谁呢」

  红莲脑海中浮现出的面孔有二。

  齐藤。

  暮人。

  前者的话,真昼的操纵就将开始。

  后者的话。

  「…………」

  不,大概,暮人也被操纵着。将父亲作为人质,让红莲赶着去京都的也恐怕是真昼。

  玄关的门打开了。是暮人。

  美十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暮、暮人大人!?」

  红莲当然并不惊讶。暮人说了之后会过来。

  暮人走进了玄关。哐当关上了门。冰冷的瞳缓慢地环视周围,然后看向这边。

  「……这里是你的家吗,红莲。好窄啊」

  红莲回答道。

  「好好用自动锁再进来啊」

  「不用紧张。我不会做什么的。解除武装」

  红莲放下了刀。

  暮人点了点头,进到了房间里。

  没有换鞋。

  正确的选择。明白不会再来的地方,穿着鞋子进来比较好。再加上这里离刚才首都高速上的事件现场很近。应该准备随时逃出。

  被进入房间的暮人吓住,美十和五士露出无处立足的表情。

  时雨和小百合瞪着暮人。

  然而这一切暮人都不在意。

  红莲问道。

  「然后,你是来干什么的?」

  红莲一问,进到房间里的暮人便回答道。

  「你们才是,悄悄地聚起来在干什么?」

  深夜答道。

  「在打扑克。暮人哥也要来吗?」

  「我不知道规则」

  「话是这么说抽鬼牌什么的还是知道的吧?」

  「深夜」

  「嗯~?」

  「玩笑话就到这里。我在问你们在干什么」

  闻言,深夜眯着眼睛看着暮人,说道。

  「……因为暮人哥太用红莲父亲的性命相逼了……所以我们就慌慌张张地聚集起来了,正在商量怎么杀掉真昼哦」

  「窃听吗。你听了刚才红莲和他父亲的通话了啊?」

  一瞬间,美十和五士面露惧色,看向深夜。因为这种事对柊家暴露了的话,马上就会被处刑。

  然而深夜笑着说道。

  「窃听的只是红莲的手机呢。就这样也会生气吗?」

  「不。这家伙和真昼有关系,所以很多家伙在窃听着吧。比起这个,队伍集合起来正好。关于抹杀真昼的任务……」

  红莲打断了他。

  「在此之前,有件事想问问」

  暮人的话停下了。

  「……是什么?」

  「你被真昼操纵着吗?」

  暮人盯着这边。然后不知为何,稍微有些笑着,

  「嗯,大概吧。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操纵的,是因为那家伙不断逐渐地种下种子呢。所以大概……我把你的父亲作为人质也是和真昼的想法一样吧」

  果然如此。真昼预想着暮人会怎样做,然后行动着。

  并且这点暮人也注意到了。

  那么,

  「……把我的父亲放了啊」

  暮人笑了。

  「这可不行。即使按照真昼想定的行动,只要是正确的我也不会放弃这么做」

  「正确的?明明一直输给真昼,真是相当有自信啊」

  对此暮人注视着这边说道。

  「并没有自信什么的。也不觉得自己的力量足够了。但是,之前也说过,我比你更理性。不想轻易地剪短人生。在该做的时机做该做的事。即使那是谁想定的行动呢」

  然后深夜开口道。

  「但是那样的话,赢不了真昼……」

  暮人抬手打断他。

  「我……说过了。即使我突然超出真昼想象地踏出道路,也没法引诱那家伙。但是,不理性得家伙突然踏出道路的话,怎么样?那是真昼想象之中的不规则」

  「什么意思?」

  红莲一发问,突然暮人将手机从口袋里取出。几次操作后,给某人打去了电话。

  不知为何他突然露出有些紧张的表情,深呼吸了一次。

  然后暮人说道。

  「……唔,啊,葵,快救我!红莲……一濑红莲背叛了!我被砍了,血停不下来!」

  「什……」

  红莲一行人对此发出惊讶的声音,暮人抬起手制止他们,继续说道。

  「红莲也要去你那边。他让鬼暴走着!加强警备!然后以示警示,立马把一濑荣杀……」

  这是,暮人折断了手机。

  因此,红莲轻易地被『帝之鬼』通缉,成了反叛者。

  知道这家伙想做什么。想把真昼引诱过来。觉得失去理性的红莲反叛,陷入窘境的话——就能把真昼钓上来。

  这个剧情很好理解。

  父亲即将被处刑。

  然而,不想杀掉真昼的优柔寡断的一濑红莲,再次拒绝反抗鬼的教唆,暴走了。

  但,这个做法,

  「你这家伙!竟然杀了老爹!?」

  红莲抓着暮人的领口,将他提起来。

  但是暮人完全不在意,

  「手放开。人质不止这一个」

  说着,他看向时雨和小百合——不,深夜、五士、美十的方向。

  「……唔」

  是。是的。

  和人关系越好,弱点越是多。

  《所以杀掉吧。杀掉大家吧。只要把刀转一圈就好了。然后重要的事物、你的弱点就会一下子减少了哦》

  鬼低语着,但是,不能听从他的话。

  暮人笑着。

  「你太好懂了。真昼也很好操控吧。所以,决定以你为契机来操纵真昼」

  「……你」

  「手,放开。冷静下来。你的父亲还活着」

  「啊」

  「葵了解状况。虽然看起来像杀掉了,但是还活着。但是,时限不会改变的哦。两天内杀掉真昼。做不到的话你的父亲就会死。那不是我的错。时无能的你的错」

  右手颤抖了起来。抓着暮人领口的自己的右手,哆哆嗦嗦地颤抖起来。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绝望呢。

  《我已经厌倦了哦。你结果还不是一直被操纵,被命令,被安慰着吗。真昼很快。暮人有耐心。那,你的特征是什么?弱小又温柔——吗?但是越是温柔反作用越强。啊咧,啊咧啊咧,但是这不是真昼期待的哦?弱小又温柔,还贪得无厌,因而你会沉入前所未有的巨大黑暗。如果向逃出真昼的手掌心的话,立马杀掉吧。所有人。现在马上》

  但是,做不到。

  红莲放开了手。

  看着红莲放开手后,暮人下令。

  「来吧,四十七小时内杀掉柊真昼」

  「不要反复说。我知道」

  到头来,状况丝毫没有改变。无论有多少同伴,状况还是没有改变。

  这时,暮人从怀中掏出六张纸。上面写有没有见过的,奇妙的诅咒。

  「这是什么啊」

  红莲一问,暮人便答道。

  「稍微放缓拘束鬼的诅咒的东西」

  「给我们这种东西……」

  暮人笑着打断他。

  「你们稍微强大一点,对大局没有影响。你明白的吧?好了,卷在鞘上。那暂且会成为现在最新的《鬼咒》装备。有了这个的话,就算是作为伤了我的反叛者逃走,也应该能继续逃跑下去」

  试着将拿到的咒符卷在鞘上。

  瞬间,知道了效果。

  鬼的声音稍微变大,体内的蠢蠢欲动的诅咒更加浓厚,然而,鬼的声音混杂不清很难听清,不再在心中回响。

  「那个咒符能够拘束住鬼,引出强大的力量。但是,暴走也变得更容易。向暴走了的家伙下抹杀指令的规则也定下来了。所以,不要被欲望附身了。最重要的是平常心。不要被愤怒和嫉妒带走。慢慢地平静下来,对了,听古典乐吗?进行曲是不行的」

  回应略带笑容说着的暮人,红莲说道。

  「没有古典乐什么的」

  「什么啊。不听音乐吗」

  「家里只有爵士」

  「哈哈,听爵士嘛……在装腔作势呢」

  一瞬间,孩童时的景色在脑海中浮现。

  真昼开心地说着音乐相关话题的景象。笑着说着明知不可能的,将来要试着做歌手之类的话的景象。说着古典乐太难懂了听不明白然后撅起嘴的景象。笑着说爵士很奇怪就像红莲一样的景象。

  然后自己就喜欢上了爵士。

  那时候,真昼大概还没被鬼夺取内心。然而自己却从那时开始就被她操纵着。

  暮人说道。

  「嘛怎样都好,平常心」

  平常心。

  平常心。

  父亲被作为人质,平常心。

  「…………」

  红莲看着自己的刀。大概比起刚才自己已经强大了许多。

  有这样的力量的话,说不定连神都能杀掉,之中被注入了让人产生这样的错觉的强大力量。

  当然那毫无疑问是错觉。

  只是强大什么都做不到。

  暮人开口。

  「然后,用那把刀砍我。注意下轻重」

  闻言,红莲抬起头。

  「真的要砍吗?」

  「真昼没有天真到能蒙混过去」

  「但是,我这么被信任着吗?我有可能真的杀了你」

  然而暮人再次笑了起来,张开手臂。

  「想杀就杀吧。就算杀了我,柊家也不会有什么变化」

  就是这样。令人悲伤但是什么都不会改变。

  所以红莲拔出了刀。对着暮人,砍了下去。

  《杀掉~♪》

  一瞬间,心中的鬼叫喊着。

  但红莲没有这么做。做不到。手下留情地,砍开暮人胸部的正中。

  血喷了出来。喷涌到天花板。

  「唔……」

  暮人因疼痛而皱紧眉头,往后退了两三步,能听到远处飞来几辆直升机的声音。

  啪嗒啪嗒的轰鸣声,划破夜晚的黑暗。

  暮人说道。

  「来了哦。『帝之鬼』的追兵。伤害我的罪很重。给我拼命逃走。然后在逃亡地杀了真昼」

  这是,这次的任务。

  红莲迅速对从者们下令。

  「时雨、小百合,两天的准备……」

  时雨已经跑向了自己的房间。

  小百合说道。

  「平时都准备着。马上就能出发!」

  然后红莲转向深夜、五士、美十。说道。

  「你们不用跟过来。没必要连你们也一起负担反叛的罪……」

  但深夜打断他说道。

  重重地拍了一下拿着砍了暮人的刀的,红莲的手腕,

  「不,我没关系的吧。因为没有家人所以也不会被用人质威胁什么的,我陪你」

  「但是没有必要陪我」

  「而且是为了数量很少的朋友呢」

  「…………」

  这家伙是笨蛋。这又不是能以这种理由陪同前往的任务。

  或者,有其他的理由——

  但是这时,美十开口了。

  「我,我也去」

  接着五士说道。

  「诶—,开玩笑吗。那我不就不得不去了吗」

  说着,两个人抓住了红莲的手。

  笨蛋增加了。

  完全搞不清状况。首先这个选择就不理性。这两个家伙有家人。只要一次染上背叛者的污名,那么一族都会受到影响。

  应该是稍微思考一下就明白的。

  然而,这群家伙为什么——

  「…………」

  你们为什么,要做出这么蠢的选择呢?

  「……真是的好麻烦,这个时候对你见死不救的话,我会一辈子都没办法原谅自己呢」

  这是不想背上这个污名的意思。

  这是这个时候对同伴见死不救更痛苦的意思。

  同伴。

  同伴。

  同伴。

  深夜说道。

  「啊哈哈,是因为鬼的拘束放缓了嘛。没有理性,全是好人。道谢呢?」

  「……随你们便吧」

  说着,红莲看向玄关的方向。

  然后说道。

  「六人分的!」

  时雨和小百合背着帆布包出来了。虽说如此但并没有什么重要的行李。是塞满了买不到的武器和用了就扔的手机之类的帆布包。

  小百合说道。

  「能出发了!」

  因为血还没止住,暮人以稍微有些痛苦的表情说道。

  「屋顶有我坐过来的直升机。虽然不知道赶不赶得上,快抢了逃走」

  但追兵的直升机的声音已经很近。说不定不和那些直升机交手,只抢夺暮人的直升机会很困难。

  然而如果不在这里抢直升机的话,就有必要在其他地方抢。那样的话就会卷入一般人。说不定还有不得不杀人的情况。

  想避免这个情况。说到底,没有再去抢直升机的时间。

  时限是四十七小时。

  结果这点还是没变。

  「去屋顶了哦」

  这样说着,红莲看向深夜。

  仅仅一瞬间,红莲的视线向下移动。

  沙发下面。

  向着有真昼留下的资料的地方。

  但是在视线移动之前,这边的意思就已经传达给了深夜。

  深夜稍稍眯起了眼。红莲是在说,所以之后的事情就交给深夜了。

  「暮人」

  「嗯?」

  「要把你作为人质抢走直升机」

  「哈哈」

  暮人笑了。

  但是红莲没有在意,解放了《鬼咒》装备的力量。全身上下黑色的力量膨胀起来。

  果然是强大的力量。

  觉得这样谁都能杀掉。

  觉得谁都能斩开。

  但是到头来,只是让欲望膨胀,却连自己的命运都无法斩开。

  红莲抓着暮人的领口,开始跑动。

  穿过时雨和小百合之间的,穿过走廊,冲出了玄关,飞奔上紧急出口的楼梯。

  红莲在25层。

  这栋建筑物是27层。

  停机坪近在咫尺。

  红莲冲到屋顶。

  风很强。

  虽然气温应该还没有低到这种程度,但还是有些凉飕飕的。

  直升机上全副武装的一些人看着这边。拿到枪。摆好姿势。子弹从枪口飞了过来。

  但是那看起来很慢。

  「哈,哈哈哈」

  不假思索地发出这样得笑声。

  压倒性的力量和,其被认同的欲求的满足。

  红莲挥动刀。切开了子弹,就这样跑了出去。士兵们完全跟不上他的动作。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边这样叫喊着,一边给心刹车。将刀反转。以杀伤力低的刀背打击士兵。

  但是这时,

  「停下,一濑红莲!」

  被强行拖过来的暮人拔出腰间的刀,这样喊道。

  锵的一声,两把《鬼咒》的刀相互碰撞。

  暮人的背后,士兵说道。

  「暮、暮人大人!」

  然而暮人为了让部下们听不到,以很低的声音一边抵住红莲的刀一边说道。

  「……不要放水哦红莲。要杀的时候就好好杀掉。演戏会暴露给真昼的」

  红莲一边抵回暮人的刀一边说道。

  「真昼知道杀不了才是我。杀了才会暴露」

  暮人闻言,眯起了眼睛。

  「……啊,原来如此。毕竟你是个弱小的渣滓呢」

  「胡扯」

  然后相互砍了三次。

  暮人的力气很弱。动作像是在意胸口的伤。大概这也是演技。

  「可恶」

  说着,暮人往后退了一大步。

  「暮人大人!」

  说着,部下们向暮人聚集起来。

  「不要出手。这家伙有《鬼咒》装备。你们不是对手」

  「……唔」

  士兵们面露不甘心的神色。瞪着这边。

  背后时雨、小百合、五士、美十、深夜跑了过来。

  暮人确认了这点,然后说道。

  「这样做有什么意义?一濑红莲。你的父亲已经死了。做出这种事,跟随你们一濑一家的,『帝之月』的信徒全部都会被杀」

  红莲瞪着暮人。

  「……别开玩笑了。只是说来好听,反正你也是准备杀掉所有人的」

  这是真心话。所以他对自己说出的这话,感到巨大的恐惧。如果是为了赢过真昼的话,暮人会毫不在乎地打破约定吧。

  这就是柊暮人。

  只正确地进行对柊来说是正确的事。

  所以也有可能父亲真的已经被杀了。

  这两天之内,信赖一濑家而跟随着的,『帝之月』的信徒们也有可能全被杀掉。

  然而自己却无法选择除此之外的选项。

  身后深夜说道。

  「要上直升机咯!」

  小百合说道。

  「我来开!」

  直升机动了起来。红莲一面警戒着暮人和他的部下的动作,一面向直升机的方向移动。

  暮人说道。

  「你一定会后悔的!」

  闻言,红莲有点想笑。这时,直升机的螺旋桨音已经开始掩盖掉周围的声音,但,他还是小声地回应了暮人的话。

  「早就一直在后悔了哦」

  然后直升机开始飞翔。

  向着京都。

  他们向着真昼所在之处,飞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们的灾难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们的灾难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