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生皆为罪人
daily2020-10-17 17:556,228

  「…………」

  百夜孤儿院的院子里,柊真昼注视着自顾自地挂断了的手机,轻轻地笑了起来。

  然后,她抬头看了看天空。

  明明一朵云都没有的天空,但是在涩谷这里,却因为街上的灯太亮了,而几乎看不到星星。

  九月快结束的这个时候,既不热也不冷,气温又刚刚好,在以前是真昼在一年中最喜欢的时候。

  但是在这个世界里,像这样舒服的日子恐怕再也不会造访了吧。

  因为三个月之后世界就会终结了。

  那么,

  「……要不趁现在去吃下秋刀鱼吧」

  等等,真昼一个人自言自语着。秋刀鱼应该还是盛产期。听说九月的前半鱼是最肥的,越往后会一点点减少下去。

  啊啊,反正不管怎样都是用炭炉烤的吧。在河滩或者别的哪里。火旺盛地烧着。炭烘烤着油脂,香味四处弥漫,强烈的食欲刺激着大脑。

  食欲。

  性欲。

  生存欲望。

  「哇,看上去好好吃」——什么的,像普通女孩子那样说着,和红莲两个人一起吃。

  一定会很开心吧。

  反正世界快要终结了的话。

  什么都要终结了的话。

  说起来,像「如果明天世界就要终结的话该怎么办」这样愚蠢的不需要考虑的问题,在小时候上过学的学校里流行过。

  大家每天不知几次地相互问着,回答着。

  但是这个问题,从来都没有人问过真昼。因为对高贵的柊家人,是没有人会去询问这种无聊的问题的。

  因此她被大家排挤了。

  但是,她还是看着大家开心地回答着。

  有一个说要吃咖喱吃到撑为止的男孩子。

  她想着「那倒是个好的判断」。

  有一个说要对父母道谢的女孩子。

  她想着「对于没有被父母疼爱的我来说,真是不懂这种感情啊」。

  然后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也开始在心中思考这个问题了。

  虽然谁都没有来问过她,但是如果有人来问她的话,该怎么回答呢。

  如果世界终结的话。

  如果明天世界终结的话,你会怎么办?

  「…………」

  虽然会这样问她的人,今天也依旧不在身边。

  但是,姑且先把今天得出的结论说出来看看吧。

  如果明天世界终结的话,要做什么?

  「果然还是秋刀鱼啊……」

  然后有人从下面向她搭话了。

  「那,那个,秋刀鱼很美味,对吧!」

  真昼朝那个声音的方向向下看去。然后就看到一个手拿躲避球的少女站在那里。

  应该是这个百夜孤儿院收养的少女吧。

  大概,六、七岁吧。

  和妹妹筱娅差不多年龄的少女。也许比筱娅更年幼点吧。

  那个少女皱着眉头说。

  「但是我不喜欢内脏,因为太苦了~」

  看起来是个可爱的孩子。

  内脏的确很苦。内脏的部分就给红莲吃吧。因为他总装作大人得样子,肯定会吃掉的吧。

  「你是谁?」真昼问道,少女回答道。

  「我叫茜。姐姐你呢?」

  「我叫山田美由纪」

  真昼说了个假名。然后率真的茜就相信了,用有点乖乖的表情说。

  「那么,山田小姐。」

  「叫我美由纪就好了」

  反正都是假名。

  「那么美由纪姐姐。我问你」

  「嗯,什么」

  「姐姐你温柔吗?」

  被问了这么直白的问题。

  温柔吗?

  如果被问到的话,恐怕,柊真昼是不温柔的。总的来说,是忠于自己的欲望的那种人。

  是即使在这种,世界存在连三个月都不到的情况下,还一个劲地只想着和红莲在河滩吃秋刀鱼那样自私自利的女人。

  那么,山田美由纪是怎样的呢?

  真昼歪着头说道。

  「嗯—,怎么说呢。我有点反感自己说自己温柔这种事」

  本来,山田美由纪这个人就是不存在的。

  但是茜却说。

  「就算那样也告诉我吧,温柔吗?」

  真昼低头看了看少女。

  茜一脸认真地继续问道。

  「因为姐姐是那个吧?是来带走我们这里的一个孩子的吧?」

  我们这里的孩子指的是这个孤儿院里的孩子。

  真昼来这里是为了带走名叫淳二的四岁大的孩子。

  是用作实验的。

  用作《终结的炽天使》的实验。

  茜又继续问道。

  「姐姐你温柔吗?」

  「…………」

  「姐姐的爸爸妈妈温柔吗?」

  「…………」

  「会温柔地对淳二吗?」

  茜拼命地说着,真昼温柔地摸了摸她可爱的脑袋。

  「啊……」

  然后茜的眼泪情不自禁地从眼睛里流了下来,开始哭了起来。大概是因为和名叫淳二的少年分开很难过吧。明明没有血缘关系,却把他当做弟弟一样看待的吧。

  但是,那种感情多少还是能理解的。因为自己也有妹妹。对妹妹多少也存在着一些执着。而且为了救妹妹,自己也是拼了命的。所以能理解那种感情。

  真昼继续温柔地抚摸着茜的头,说道。

  「在你看起来,我是怎样的?」

  然后茜回答道。

  「非常美丽」

  「谢谢」

  「然后,看上去很温柔」

  「是吗?」

  「嗯」

  「那么,你可以放心地把淳二送给我家吗?」

  然而这时茜又继续说道。

  「但是,虽然看上去温柔,却有点悲伤」

  「诶」

  茜又说道。

  「看上去很悲伤。姐姐。你很悲伤吗?」

  不可能会那样的。

  这个笑容是面对镜子练习了不知道多少次的。直到看起来是在自然地笑,从小便不断地练习。

  但是,如果那个笑容连小孩子都能识破那般拙劣的话,那么,

  「……也许是吧」

  真昼回答道。

  然后茜看上去变得担心起来了。

  「姐姐,你没事吧?」

  真昼露出恶作剧般的笑容。

  「最近,恋爱有点不是很顺利」

  茜的表情变得有点感兴趣起来。虽说还是孩子,但已经是女孩子了。都会对恋爱有关的话题感兴趣。

  「和男朋友相处得不好吗?」

  对于那个问题,真昼缩起了肩膀。

  「还没成为恋人」

  「单相思?」

  「嗯~怎么说呢」

  「是怎样的人?」

  「是青梅竹马」

  「啊,是青梅竹马呀!那关系应该很好吧?那么,那个,是那个男生还没向你告白吗?」

  然后真昼笑着说道。

  「真是的,怎么总是问我的事啊~现在不是应该讨论淳二的事嘛」

  然后茜笑嘻嘻地说道。

  「啊,那个已经没事啦」

  「诶,为什么?」

  「因为姐姐在说到自己喜欢的人的时候,表情会变得很温柔」

  好像是这样。

  自己在聊到红莲的时候,表情好像就会自然地变得温柔起来。

  然后她有点楞住了。

  「……真是的,真是个单纯地女人啊」

  真昼自己也笑起来了。

  说起来,以前筱娅也这么说过自己。

  她说「姐姐只有在说和一濑红莲相关的事情的时候,表情才是开心的」。

  然后就想到了姐妹两人在化妆台前站成一排,为了看起来更可爱而在镜子前练习微笑的事。

  然后真昼马上就能顺利地做出假笑,筱娅却完全不行。

  『是这样吗?是这样的吧?』

  想到一边说着一边散漫地眯着眼睛笑的筱娅的脸,真昼的心情稍微开心了些。

  我内心的情感——已经被鬼吃得剩下得越来越少了,但即使这样似乎还是会为了红莲和筱娅而有所动摇。那么,以后需要浮现温柔笑容的时候,就想想红莲好了。她这样思考着

  她一边想着红莲的事微微地笑着,一边对茜说。

  「说起来你还没有喜欢的男生吗?」

  对于那个问题,茜平常的脸色变得通红起来。

  「那,那个,我……」

  「有的吧。是谁?」

  「那个那个那个」

  这时,从孤儿院的房子里传来了声音。

  「小茜!」

  是个拥有非常凛然清澈的声音的人。

  然后茜的身体微微地抖了下。

  十分容易理解的反映。

  原来是这样啊。

  真昼往那个声音的方向看去。

  茜想念的人所在的方向。

  然后在那里,有一个非常美丽的少年和几个孩子在一起。

  柔软的金发。

  雪白的肌肤。

  恐怕不是纯粹的日本人吧。有在资料上看到过。

  名字叫做进藤米迦尔。

  当然他本人是没有被告知的,但他确实是非常优秀的实验体。像他这样优秀的实验体,《百夜教》是不会放手的。

  「米迦!」

  茜叫着少年的名字。声音提高。这是恋爱中少女的声音。

  不,在那个叫米迦的少年的周围的孩子好像都很喜欢他。说起来,资料上好像有备注着他是这个幼儿园领袖般存在的事。

  因为对实验数据以外不感兴趣,所以那样的事怎样都行。

  一个小孩正抱着米迦的胳膊。他就是这次从百夜教手里转来的淳二。

  淳二正哭着。

  然后在他们旁边的是被任命管理这家孤儿院的老妇人。

  在他们后面,站着一个穿黑色套装的男人,他是《百夜教》派遣过来的,名叫齐藤。齐藤冷淡的视线朝这边看了过来。真昼对此不作回应。

  「米迦哥哥!我不想去。我不想去啊!」

  淳二抱着米迦的膝盖。

  米迦温柔地抚摸着淳二的头。

  然后看向了这边。

  理智的蓝色眼睛。

  好像不管什么都会被看透般,坦率的纯粹的强烈的蓝色。

  真昼的脸上换上从小开始练习了多次的笑容,说。

  「淳二君。不用那么害怕,因为我们家是很普通的家庭,没关系的」

  淳二没有回头看这边。

  反而是米迦说道。

  「你是?」

  然后茜就回答了他。

  「米迦,这是山田美由纪小姐。是将要成为淳二的姐姐的人呦」

  「我才不要什么新姐姐!我……我想和米迦哥哥,茜姐姐在一起!」

  淳二哭着叫喊着。

  米迦边摸着他的头,边看向茜。

  「怎么样?」

  然后茜就回答道。

  「嗯,是个非常温柔的人」

  看来茜是被米迦派过来做调查的。

  米迦君。

  这个调查员的眼睛可是瞎的哦。

  「这样啊……」

  米迦眯起了眼睛。然后再一次地看向了这边。

  「那个,山田美由纪小姐。你的父亲母亲呢?」

  真昼回答道。

  「啊,因为如果那么多大人突然闯过来的话,淳二君会感到害怕的吧。所以就决定我先一个人来了。父亲说因为年龄相近的孩子应该能够更快消除隔阂……真是的,因为我都十六岁了,在大家看来早就不是孩子了,真是让人伤脑筋啊」

  说着假装笑了起来。

  全是谎话的笑话从口中冒出。

  「但是如果,因为我不可靠,父母没来而感到不安的话……」

  然而,米迦摇了摇头。

  「不,没关系。对不起问了你奇怪的问题。」

  说完,他蹲下身子。和正在哭泣的淳二视线相对,温柔地笑着说。

  「淳二,那是个看上去非常温柔的人哦」

  「不要!我不想去!」

  淳二叫喊着。

  「淳二。肯定会比在这里更幸福的」

  「但是我想和米迦哥哥在一起!」

  淳二发出悲鸣般的尖叫声。

  「嗯。我也想和淳二在一起啊。但是淳二会有比现在更好的新家的」

  「但是这个孤儿院里的大家才是我的家人!」

  「嗯」

  「米迦哥哥你说过的!你说我不再是一个人了!你说孤儿院的所有人都是我的家人!」

  「嗯。我是说过。我们永远都是淳二的家人和朋友」

  「那还!」

  然而米迦温柔地抱住淳二,说。

  「正因为是家人,才想支持对淳二来说最好的事啊」

  他用力地抱着淳二,

  「淳二。不要哭。如果是男子汉的话,就坚强地向前迈步。没关系的。因为如果你想要逃离的话,无论何时都可以回到我们这里来」

  「呜呜呜呜」

  听了这话,明明还是孩子淳二却努力忍住不哭。

  「米迦哥哥」

  「嗯?」

  「……我……我,不想和大家分开」

  「嗯」

  「我想要和大家在一起」

  「我也是」

  「但是,必须要走了是吗?」

  「嗯」

  「不走的话,米迦哥哥会失望吗?」

  米迦摇了摇头温柔地说。

  「不会失望的。对于家人做的事怎么会感到失望呢?不过,淳二你一定会向前进的。因为我比任何人都了解,你是个坚强的孩子。」

  然后淳二的身体抖了一下。虽然还是四岁的孩子,但是他想对米迦的话做出回应。

  因为想要被表扬。

  这是从这个年纪开始有的无论如何都想要被承认的欲求。

  为了被米迦表扬,淳二想要努力。

  而且只有名叫米迦尔的少年才拥有那样的魅力。

  虽然只有很少的话,却压倒性地掌握了淳二的心理。

  他确实拥有检查和实验数据中没有显现出来的非凡的领导能力。

  在这里的所有人都被米迦的身影所吸引。

  「那么……如果米迦哥哥表扬我的话……我,会努力的」

  淳二说道。

  他会自己小小的身体,向世界迈出步子。

  然后米迦一边摸着淳二的头,一边微笑着说道。

  「好样的。去吧,淳二」

  淳二转过头来。他已经不再哭泣了。他向真昼的方向迈步走来。

  「那,那个……请多多指教」

  淳二说道。

  真昼微笑着说。

  「我才是」

  向他点了点头。

  然后,如果从现在开始努力,就能得到幸福的话,我认为是没有那样好的事的。

  虽然会回报小小的约定和努力的世界是那么美好。

  但是,

  「…………」

  遗憾的是现在的世界并不是那样的。

  如果是那样的世界的话,自己年幼时的恋情早就有了结果,现在应该在某个高中上学,不过会逃课和红莲在某个河滩边烤着秋刀鱼吧。

  然后让红莲吃苦的内脏。他估计会笑着说「真是的,真昼总是这么任性啊」吧。如果他笑了的话,即使因为鱼的内脏而变得有些苦的他的唇,自己也会忍耐着接受的。

  「我们走吧」

  真昼和淳二牵起手。

  淳二点了点头。刚走了几步,又转过头来。虽然又是一副快要哭了的表情,却努力克制着不哭。

  米迦笑着点头说。

  「很了不起哦」

  「嗯!」

  淳二更用力地点了点头。

  然后,米迦说道。

  「那个,美由纪小姐……」

  也许是正在想着红莲的缘故,真昼一下子忘记了美由纪是谁,反映迟钝了些。

  啊,是自己刚才说的假名啊。

  「嗯」

  真昼回答道。

  然后米迦说道。

  「淳二喜欢看图画书。喜欢像《桃太郎》那样的冒险故事」

  「…………」

  「虽然他害怕妖怪……但是,他是个如果告诉他要变得像桃太郎那样强大的话,就能一个人睡的勇敢的孩子」

  「…………」

  「而且他是个很努力的孩子……会带头照顾更小的孩子……他是个即使被父母虐待抛弃,也不会厌恶他们的善良的孩子……所以」

  淳二的身体又抖了一下。牵着的手摇晃着。淳二又哭了起来。

  真昼看着米迦。

  然后米迦看着这边说道。

  「所以,如果你可以把淳二从这里拯救出去的话,请好好地对待他。因为他是个喜欢学习,头脑也很聪明的孩子,所以请让他好好地接受教育」

  「…………」

  「他已经有过十分痛苦的回忆了。我想着也该轮到他拥有幸福的权利了吧」

  米迦说道。

  真是个厉害的孩子。

  这孩子明明也才八岁。

  他的遭遇也并不好。

  在这个孤儿院里——在这些被聚集到实验场里的孩子中,有着受到恩惠的境遇的孩子一个也没有。

  然而,他却祈祷着淳二能够得到幸福。感觉对淳二的幸福负有责任。

  但是就算那样,

  「…………」

  果然不管怎样厉害,还是孩子啊,真昼想着。

  自己在小的时候也考虑过同样的事。

  想过自己也有拥有幸福的权利。

  但是,那样的权利是不存在的。

  如果想要得到那样权利的话,就必须一边拼命地不顾死活地哭喊着,一边靠自己去得到。

  所以我变成了鬼。

  渴求了力量。

  然而,即使那样,桃太郎至今也还没来我内心的鬼岛上消灭鬼。

  白马王子没有出现。

  仙度瑞拉的玻璃鞋,是在哪里被遗忘了?

  「……没关系。我会让他幸福的」

  真昼向米迦约定。

  米迦安心地笑了。

  「那么,淳二君,我们走吧」

  她说完后,淳二点了点头。

  然后他们走出了孤儿院。

  出来后走了几步路的地方,停了一辆小轿车。真昼打开车门,让淳二坐在后车座上。

  坐在驾驶座的男人把头转了过来,

  「诶,你们是谁……」

  这时,真昼抓住了那个男人的脖子,把他给杀了。

  咔哒的一声,车内响起脖子被折断的声音。

  淳二似乎不知道一瞬间发生了什么。

  「………………唔……诶,什么……」

  「不要害怕。没关系的哦」

  真昼笑着说道。然后咚地打了淳二的胸口一下,他就失去了意识。他已经不会再看到恐怖的东西了。也没必要害怕妖怪了。也不用变成桃太郎,也不用等待王子了。虽然不知道这是不是幸福的事。

  真昼给失去意识的淳二系好安全带。抚摸了一下他的脑袋。然后把车门关上。自己坐到前面的座位,把已经死去的驾驶员放到了副驾驶座上。也给他系上了安全带。

  「这下好了」

  这时,真昼想起来她还穿着水手服。如果开车的话,也许会被警察拦住的吧?

  「……嘛,如果被拦住的话全部杀掉就好了。但问题是,不是警察的话」

  真昼坐在驾驶座上。启动发动机后,开起了车。她转动收音机的音量键,恶趣味的说唱音乐响了起来。

  至少淳二不用听到这个难听的说唱音乐。幸福的人啊。

  她转到调频。挑选着频道。有一个正在放送爵士乐的电台,暂且就先选这个吧。车内回响着低音提琴声和鼓声。

  「♪」

  车子进入了首都高速公路。她一边更换着线路,一边超过其他的车前进着。

  然后真昼在后视镜上瞥见有车正跟着她的车。

  不是警察。

  那么,是《百夜教》吗?

  还是『帝之鬼』?

  无论是哪一个,我都能应付。

  如果对方是人类的话,就能应付。

  但是,今天也许不一样。

  不管怎么说,她已经对这个世界上被认为不能干涉的事出手了。

  那是压倒性的禁忌。

  那是可能会让世界毁灭的疯狂的研究。

  那个研究的名字叫做,《终结的炽天使》。

  为了那个正在进行的研究不被外界所知道,在百夜孤儿院里布满了好几重结界。

  但是一旦来到外面的话——就会被那些想要保护世界和平和秩序的最保守的『正义的伙伴』所追赶。

  「……果然,来了」

  真昼凝视着后视镜,嘟囔着。

  镜子上反射出的后方。

  她看见追赶来的车的顶上,一个人型却并非是人类的东西正轻轻摇晃着站起来。

  真昼眯起眼睛盯着后视镜上反射出的人型东西的嘴角。

  它的嘴长着尖牙。

  在那里的,是吸血鬼。

  人类理应绝对难以匹敌的怪物。

  它们把人类的血作为食物,地位高的有四只——为了守护世界的和平而来。

  如果是普通人的话只有死心的份了。

  人类在捕食者的面前,只有跪拜的份。

  但是,

  「……我已经不是人类了哦。出来吧,阿朱罗丸」

  一呼唤鬼,真昼的左手上就突然出现了一把日本刀。

  她解开安全带。

  这时,后视镜中的吸血鬼往这边飞了过来。

  飞过来的有两只。

  吸血鬼的移动速度非常地快。是普通的人类几乎无法跟上的那样快。

  真昼回过头时,吸血鬼已经到车的边上了。他们举起旁边的车,想要扔到这边的车上。

  「哇—,好夸张啊。像电影一样」

  真昼笑着说后拔出了日本刀,一边把自己乘坐车的整个车身用刀斩断,一边往外边飞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们的灾难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们的灾难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