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切断的手
daily2020-10-17 18:3415,341

  涩谷悠闲宁静的住宅街深处,有一幢如此的建筑物。

  『帝之鬼』所有,可以称作本据点的地方。

  红莲是第一次被叫到这里。据说是无论如何也有必要向『帝之鬼』高层报告成为了一濑家家主一事。

  穿过森严的警备和身份询问处,他被带到一扇巨大的漆黑的门前面。

  带自己到这里的负责接待的女人,

  「请在这里,等待被叫到」

  说完便离开了。

  红莲点了点头,暂时在原地等候。

  门内恐怕有柊家的当家、暮人和真昼还有征志郎的父亲柊天利。

  掌管著『帝之鬼』一切的,权力者。

  除此之外,据说还有决定下红莲父亲的处刑的九家。

  「……好慢啊」

  似乎并没有人来搭话。在这空无一物的地方,十分钟、二十分钟,就这样过去了。

  这是为了让自己明白立场的不同呢,还是完全被忘记了呢,对此毫无头绪,就在时间过去了一个小时的时候——

  「……进来」

  被搭话了。

  于是便进到门内。

  房间里有一张圆桌。围绕著圆桌,坐著四十岁出头的男男女女。

  一共十个人。

  大概是柊天利和名家当家的九个人。也就是说,其中也应该有五士和美十的父亲或母亲,但红莲并不清楚是谁。

  圆桌最里面的位置上坐著的男人开了口。

  「你是一濑荣的儿子吗?」

  男人给人以压迫感。魁梧的身体,冰冷的眼眸。恐怕实力十分强大。通过散发出的气息就能明白,这家伙就是这里的主人。

  也就是,柊天利。

  红莲点了点头,稍稍低下了头。

  「是。没错」

  然后天利保持著冰冷的表情,说道。

  「喂,你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是?」

  「你不明白自己的立场吗?跪下。把头再低下去点。要低到能粉碎你无聊的自尊心」

  被如此命令了。

  被命令下跪。

  被命令对杀掉父亲的家伙,摆出五体投地的姿态。

  红莲抬起脸,注视著天利,然后

  「这还真是,失礼了」

  说著,膝盖触碰到了地板。

  「不甘心吗?」

  「……不,怎么会」

  「不可能。你没有隐藏你眼中的愤怒」

  「………」

  「你的父亲比你更强。但就算被要求在那里脱光衣服跳舞,也还是笑容满面哦」

  红莲能感受到自己的拳头一下子握紧了。没有隐藏起愤怒的话,那一定是这么回事。自己还没能变得像父亲那样强大。

  天利说道。

  「嘛,那与其说是强大不如说是无能吧」

  「………」

  「但是我听说,你多少有些聪明。怎么说也似乎,骗过了征志郎不是吗」

  确实撒过这样的谎。说是,为了调查暮人的品行,从天利那里得到了特别命令。然后告诉了征志郎要保密,但是那个笨蛋儿子的嘴似乎相当不严实。

  红莲抬起头,说道。

  「怎么会,只是开了个玩笑罢了。因为我觉得征志郎大人不会相信像我这种家伙的话」

  天利点了点头。

  「嗯,是啊。是相信了你这种渣滓的征志郎不好。而柊家不需要弱者。要是不中意的话,杀掉也无所谓哦」

  「请您不要开玩笑了」

  「因为这个玩笑,我能杀掉你们『帝之月』的所有人」

  「是的,我明白」

  「既然明白,你那个眼神又是怎么回事」

  「对不起。就算如此我今后还是准备尽力顺从」

  天利以像是在估量一般的目光看著这边,说道。

  「你,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吗?」

  「……您的意思是?」

  「我在问,你知道柊和一濑分道扬镳的历史吗?」

  当然,知道。

  生于一濑家的女人,与柊家的次男相爱——然而爱著同一个女人的柊家长男愤怒得疯狂了,自从他将相爱的两人糟蹋得一塌糊涂之时起,『帝之月』的历史就开始了。

  那之后,一濑家以都被嘲笑之事,被柊家允许存在下去。瞧不起一濑家,已被融入了柊家和『帝之鬼』的人们的教育之中。

  天利说道。

  「你们这种分家的垃圾,只是为了被歧视而存在的」

  「………」

  「虽然并没有到现在才来提起祖先恋情的打算,但是这个系统工作得很好。『帝之鬼』的信徒们,因为对你们的歧视,而能更加认同自己,加强团结」

  「………」

  「这就是,你们还活著的理由。如果没有这个理由,早就解体了。你给我好好接受这个命运」

  天利说著,站了起来。

  靠近跪在地上的红莲。

  「再把头低下一次」

  听到命令,红莲再次把头垂下,低了下去。

  然后头,被狠狠地踩踏。额头猛地撞到了地上,撞破了。血渗了出来。

  但是他没有动。

  即便快要被屈辱碾压破碎,也还是没有动。

  一定在这里。

  在这个房间里,父亲也做过同样的事情。

  几年会有一次,父亲被『帝之鬼』高层会议叫去。每当这时,父亲就会笑著说,「我稍微去一趟东京哦」,走出家门。

  之后,就会做这种事情。

  那么,自己也应该能够忍耐。

  头被再次重重地踩了一脚。已经感受不到疼痛了。只有愤怒在心中激荡,抑制住愤怒就已经竭尽全力。

  天利开了口。

  「……好吧,我就认同你是一濑家的当家了。给我尽力全力卑屈地活下去」

  肩膀被用力地踹了。

  头被迫抬起。

  额头流出的血进到了右眼里,睁不开眼。所以红莲用还能睁开的左眼看著这个地方。

  几个男人开心地笑著。看起来,这似乎是令人愉悦的场景。

  然后这时,红莲突然想到,真昼就是在这种地方长大的。

  在这个父亲的身边长大的。

  她曾是人体实验的材料。幼小的少女,在这种严苛的环境中,没有从任何人那里得到过爱,就这么成长起来,究竟会变成怎样的人呢。他突然这么想到。

  红莲回忆起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的脸庞。

  她说自己是森林的妖精。

  「喂,你是哪里的孩子?」

  「嗯究竟是哪里的呢。如果我说我是这个森林的妖精的话,你准备怎么办?」

  「这里不是森林,是山」

  「那就是山的妖精」

  「那妖精小姐找我有什么事?」

  「要是被欺负了的话,我来帮助你吧~」

  但是想要帮助的,大概是她吧。她一定,在渴求著救赎。想要一起对抗这种命运的伙伴。就算对方是一濑家的渣滓也好。

  那份渴望现在也一定还持续著。她一直渴求著救赎。

  渴求某人能为自己改变这种无可救药的命运。

  「你可以走了。给我消失」

  天利说著,回到了座位上。

  红莲站了起来,低下头。

  「……那么,我就先行告退了」

  后退著,出了房间。

  出了房间,走廊上,天利的另一个孩子等待著。

  柊暮人。

  背靠著墙壁,双手抱臂。

  暮人看著满脸血的红莲,说道。

  「真是过分的样子啊」

  红莲无视他,走了过去。然后暮人就跟在他背后开始走动著。

  「有什么事?不是找你父亲有事吗?」

  「不,我是来见你的」

  「来嘲笑我?」

  「嘛算是吧」

  「那就笑吧」

  「哈哈哈」

  带著以乾涸的声音发出的似乎并不怎么开心的笑声,暮人走到了红莲身旁。

  「你见到了父亲吗?」

  「………」

  「发生了什么?」

  「脱光衣服跳舞这项还是放过我了」

  「那是因为今天父亲心情好吧」

  似乎心情很好。真是得救了。红莲用手擦拭右眼。血已经要止住了。恐怕伤口也开始愈合了吧。这是《鬼咒》的力量。自己有人类不可能有的恢复能力。红莲使劲擦了擦血痕。

  暮人向这边递出了手帕,

  「用这个吧」

  但红莲无视了他。

  暮人耸了耸肩。

  之后两人都一言不发。穿过走廊,走到建筑物外面。

  建筑物外面,备有带司机的暮人的车。

  「要坐上来吗?我送你回去」

  闻言,红莲答道。

  「今天究竟吹的是什么风啊」

  暮人淡淡地说道。

  「盯著你衰弱的时候,卖你个人情」

  但是并没有这个必要。暮人有著绝对的权利。那是红莲无法反抗的东西。

  毕竟这家伙是柊家下一任当家候补。

  所以如果需要红莲帮助的话,那一定是

  「……衰弱的,不是你嘛?暮人」

  红莲说道。

  不知为何又想起了真昼。想起了生在柊家,渴求救赎的她。

  然后暮人仅以微笑回答了他。一边坐上车的后座,

  「嘛,你今天没被杀掉真的太好了。因为对我来说,你是必要的棋子」

  但是,这又是为了达成什么呢?红莲并这么没有问。

  暮人已经有了一切。有著能让一切都变得可能的力量。如果要说还有不足的话,就只有反抗父亲的力量了。

  真昼厌恶自己的出生。

  暮人是否也是这样呢。

  红莲目送车离开。

  到头来,谁都在拼命想要得到某些东西。

  没有比现在更幸福的地方吗?

  考虑著这个问题,红莲抬起头,仰望著涩谷的天空。

  ◆

  ◆

  ◆

  满身是血地回到家中,小百合和时雨都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红莲大人!」

  「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回答道。

  「没什么大不了的」

  小百合带著惊慌说道。

  「但是,必须马上治疗」

  然而,应该已经没有伤口了。因为《鬼咒》,现在已经有了非人的回复力。

  之夜正在帮忙让伤口愈合。

  所以,

  「已经没有伤口了。让我去洗个澡。洗掉血」

  红莲如是说。

  「我马上去准备」

  说著,时雨立马准备进到浴室里放水。

  经过吵闹的两个人身边,红莲进入了起居室。

  然后发现,起居室里,有位客人在。

  穿著黑西装的男子——一直和真昼一起行动的《百夜教》的间谍,齐藤。

  齐藤正坐在沙发上。缓缓地望向这边,微微一笑。

  「呀,欢迎回来,红莲君」

  红莲瞪著坐在那里的齐藤,说道。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在这里也不奇怪吧?毕竟现在因为研究《鬼咒》这个特殊情况,《百夜教》和『帝之鬼』是同盟关系」

  「那又怎样?我是『帝之月』的垃圾。和同盟没关系吧」

  但,齐藤笑了。

  「又来了。因为你带回来的《阿朱罗丸》,《鬼咒》的研究又大步向前了吧?一直在最前线的,就是你」

  虽然嘴上这么说著,但这家伙是真昼的同伴。

  而把《阿朱罗丸》交给红莲的,就是真昼。也就是说这家伙,在操纵一切的那边。

  红莲轻轻地把手放到腰间的刀上。有想问这家伙的事。

  然而坐在那里的齐藤却还是笑容满面。

  「啊,话说你的随从们,明明我都和你说了那么多话了,还是没有过来呢。是不是发生了点什么呢」

  他说道。

  闻言,红莲转头看向身后。

  小百合和时雨正被锁链缠绕著,在走廊里失去了意识。

  是齐藤所使用的锁链。

  红莲准备拔出刀砍向锁链,但

  「好了不要动。不然就杀了你的随从哦?」

  「………」

  于是,红莲便停下了动作。

  齐藤看著他的举动,笑了。

  「啊啦,不动了啊。现在舍弃随从的性命,向我攻击过来不才是正确选项吗」

  红莲转过头,瞪著齐藤。

  齐藤还是开心地笑著。

  「就是因为你这样,才追不上柊真昼的。和你想要变强的愿望背道而驰,对你来说重要的东西太多……」

  不等他说完,红莲拔出了刀。借取了之夜的力量直至接近暴走,全力挥动了刀。

  砍断了束缚著小百合和时雨的锁链。

  背后杀气逼近。齐藤的锁链袭向红莲。转过头以目光确认的话,恐怕会受到攻击。所以闭上眼睛,仅感受气息。

  感受空气的振动。

  微弱的违和感。

  然后在脑海中展开将那份违和感切开的图像,

  「动手,之夜!」

  红莲回过头,按照图像挥动刀。

  袭击过来的七根锁链。

  将其全部击落。

  「哎呀,这是怎么回事,厉害过头了吧」

  齐藤向后跳开,和这边拉开距离。

  警戒著这边的动作。

  因为红莲的动作比预想中要快。他瞪著齐藤。

  「你说谁追不上谁来著?」

  然而齐藤并不在意,轻浮地笑著。

  「明明你是最清楚的」

  是的。还追不上真昼。

  「你究竟,是什么人?」

  「所属于《百夜教》的暗杀者哦」

  「骗人。你背叛了《百夜教》」

  不然没办法解释的事情就太多了。

  比如《天音优一郎》的事件。那个情报外泄的原因就是齐藤。一般那种事情绝不会在电视新闻上播放。

  红莲暴走的时候也是。他帮了真昼一把,想要将红莲理性的箍摘除。但,那究竟是为了什么?

  对《百夜教》来说只能认为是过失的行为。毕竟红莲的暴走的结果,让『帝之鬼』得到了《鬼咒》的力量,成功和《百夜教》结成了对等的同盟关系。因为两个组织的联手,《鬼咒》的研究取得了飞跃性的进展。

  并且,这大概是如真昼所想的。

  也就是说,这家伙和真昼一起操纵著世界。

  红莲问道。

  「你究竟和真昼,在什么地方利害一致?」

  齐藤笑著说道。

  「如果我说我们现在是恋人的话,你准备怎么办?」

  「………」

  「啊,不会生气呢。嘛,我们不是恋人,请放心。不会想向那样可怕的女孩子出手……」

  红莲打断了他的话,说道。

  「闭嘴。我不打算跟你进行无聊的对话。回答我的问题」

  「如果你能提出有趣的问题的话」

  「《进藤米迦尔》是什么人?」

  闻言,齐藤的表情变了。

  「还有《天音优一郎》呢?」

  两个人都曾出现在齐藤的身边。

  并且这两个人的名字,出现在了真昼留下的资料中。

  《百夜教》进行的名为《终结的炽天使》的兵器计划,必需的人体实验材料。

  除此之外,还有无数的名字被记载著。

  天音优一郎进藤米迦尔

  早乙女与一早乙女巴

  ……… ………

  ……… ………

  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人都和这家伙有关联。但这家伙曾出现在了那两人身边。

  再加上这可以认为是这家伙特意要让红莲看到的。

  然而,又是为了什么?

  红莲问道。

  「究竟,《终结的炽天使》是什么?」

  齐藤答道。

  「真昼小姐给你的资料上写了些什么呢?」

  写著,超越《鬼咒》的,将让世界终结的大规模杀伤性咒术兵器。

  除此之外,她还留下了几个其他的情报。红莲回忆起了。

  回忆起了她宛如预言般的话语。

  『——最初的毁灭将造访贪婪丑陋的大人们。具体地说就是,全世界,十三岁以上的人类将全部死亡

  大地腐朽。

  魔物徘徊。

  毒物从天而降。

  终结的天使(seraph)将号角吹响,这世界闻声崩坏。

  此时,人类注定不会侥幸存活。柔弱的人类无法于这般世界中存活。』

  真昼曾这样说过。

  她曾说过,在今年的圣诞节,世界将毁灭。

  破灭将造访。

  未知的病毒将于全世界蔓延。

  也就是说《终结的炽天使》——

  「是大规模的生化武器吗?」

  听到红莲这么说,齐藤笑了。

  「不,不是呢」

  「那,究竟是什么?」

  「是神罚」

  「啊?」

  「为了惩戒傲慢的人类,神明降下的惩罚。但是愚蠢的人类们却想将其利用,做成兵器。都不知道还有其他更好的用法」

  闻言,红莲瞪著齐藤开口。

  「你是说,如果是你的话,就能更好地使用?」

  齐藤丝毫不忌讳地点了点头。

  「嗯,就是这样。然后一濑红莲先生,你不成为我们的伙伴吗?」

  「………」

  「啊,不用担心窃听。已经全部破坏掉了。监视著这里的人也,全部杀光了」

  「………」

  「所以请坦率地面对欲望吧。现在,你正在接近世界的真理。能抢在《百夜教》、《帝之鬼》、柊家之前,站在一切的中心。能得到一切渴望之物。只要牵起我的手,说你要成为我们的伙伴就好」

  说著,齐藤伸出了手。

  红莲注视著他的手,说道。

  「……这是什么宗教劝诱啊」

  「哈哈,率领著宗教组织的,一濑家的当家要这么说吗?」

  「而且,没有和你联手的理由。你还没有提出任何我想要的东西」

  但,齐藤耸了耸肩。

  「联手的话,就给你你想要的情报吧。真昼小姐的情报。《终结的炽天使》的情报。操纵世界的情报」

  「作为换取这些情报的代价,我要付出什么?」

  闻言,齐藤似乎很开心地微笑著。

  「灵魂」

  「………」

  「具体来说的话,背后两位随从,请杀掉她们。如果做得到,你就能成为我们的同伴」

  「………」

  「你身上有太多无聊的累赘了。那样没办法快速前行。没办法追上真昼小姐。如果想比任何人都更加快,更加强大,想得到想要的事物的话——」

  「就杀了同伴?」

  齐藤笑了起来。

  「她们不是你的同伴。对你所期望的霸道,是无用的」

  「………」

  「只是,障碍物罢了。得早点清除」

  「………」

  「嘛,不过说真的,要是我当时在学校的屋顶上能帮你杀掉她们就好了呢。但是呢,凭藉自己的意志杀掉,会有更大的成长吧。所以,请杀掉她们吧」

  真昼也曾无数次这样说过。

  那样的话没办法行动。没办法快速前进。

  自己也觉得确实是这样。

  保护著同伴,能得到些什么?

  如果希望变得比任何人都要强大,想快速向前的话,一无是处的弱点只是障碍。即便是杀掉了时雨和小百合,如果不打从心底希望前进的话,也没法变得强大。

  至少暮人就走在这条路上。

  柊天利或许也是。

  还有真昼,也是如此。

  为了变强,牺牲了什么。

  那么自己是怎么想的呢。

  自己是真的想变强吗。

  红莲用力握紧了手中的刀。在心中,向之夜搭话。

  ——之夜

  《什么》

  ——我想要力量。能让那家伙闭嘴的力量。

  《但是,那家伙说的都是正确的哦》

  ——………。

  《而且,很悲伤的是,红莲也很清楚。不拋下这份弱小,就没办法前进》

  ——……就算如此,我也已经决定要这么走下去了。

  这点,是在深夜、五士、美十、时雨、小百合,拼上性命救下自己——并且向自己伸出手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的。

  自己要这么走下去。维持著无聊的同伴关系,前进。

  深夜说这是疯狂。说在这个疯狂的世界之中,像笨蛋一样叫喊著同伴、友情之类的,是超越暮人想象的疯狂。

  但是他也说过,正因为如此,自己要负起责任。负起发起者的责任。

  而现在,红莲想负起这份责任。

  所以,

  ——够了,给我力量。给现在这样的我,能让一切屈服的力量。

  然后感觉到之夜苦笑著。

  《成了个任性主人的鬼呢》

  随后,便感觉到自己被赋予了莫大的力量。手臂上、脸颊上,处理不过来的诅咒开始循环。

  齐藤看著红莲,说道。

  「又是这招吗」

  「………」

  「以力量让我屈服,强行问出情报?」

  「是啊」

  「但是这样的话,你没办法变强。你就算用力量让我屈服,也追不上真昼小姐」

  「不试试怎么知道」

  「知道哦。而且,你也赢不了我」

  红莲不这么觉得。

  齐藤的锁链,并没有那么快。

  还是人身的时候曾是会造成威胁的力量,但是现在的话,认真起来立马就能解决。

  而且交手过几次的齐藤也应该明白。

  《鬼咒》的研究正在大步向前。在其中,他时常有著顶尖的成绩。

  即便齐藤有《鬼咒》装备,也能赢——他如此判断。

  「拿出《鬼咒》装备啊。反正你也有吧?」

  「没有哦。那个对身体不好吧?」

  「那你是空著手来的?」

  「嗯」

  「疏忽大意了呢」

  「是吗。我倒是觉得赤手空拳就能赢无法舍弃自己弱点的你」

  「我会让你后悔采取了这么傲慢的态度的!」

  红莲把刀高高举起。

  向前迈出一步。

  速度快到让齐藤无法做出反应。将刀横著一挥。齐藤的身体,下半身应该会因此而被斩断。

  然而,

  「嗯」

  没有砍中的感觉。刀没有砍中。

  齐藤以极快的速度跃起。站到天花板上。轻松地笑著,带著从容不迫的表情看著这边。

  和至今为止的动作,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

  「哎呀,快让我后悔吧」

  红莲朝向他,刺出刀。

  但仍然没有击中。不仅如此,齐藤整个人都消失不见了。

  只能感受到从背后袭来的杀气。

  「可恶!」

  转身斩击。刀的前方是齐藤的脖子。虽然想著这次总能砍下他的头,但还是没有任何击中的实感。齐藤向后退了一步,躲开了。

  「啊啦,还是打不中」

  锁链从齐藤的胸口中飞出。两根。动作依旧迟缓。红莲将其用刀斩断。然而,齐藤再次消失了。

  完全像是变了个人一般的动作。

  虽然能听到咚咚的踢著天花板和墙壁的声音,却看不到其动作。

  背后传来哒的一声。

  向著声源的方向,红莲又一次举起刀——

  但,在刀即将落下的地方,时雨被锁链吊挂的。

  「什!?」

  红莲全力让刀停下。

  却没有停下来。

  「之夜!」

  红莲喊叫著。

  命令鬼停下。

  却并没有停下。

  调动全身的肌肉,让刀停下来。总算是让轨道发生了变化。但即便如此,开始运动的刀的轨迹也只是改变了些许——

  砍到了时雨的左手臂。她的手臂被轻易地切断,飞了出去。她还是昏迷著,没有惨叫。

  但是,手臂飞了出去。

  将同伴的手臂,切断了。

  血液飞溅。

  血液飞溅。

  同伴的血液在飞舞著。

  在这些血沫的对面,笑著的齐藤站在那里。

  「哈哈,真好呢。一步一步前进吧。下次是脖子」

  愤怒在体内循环。

  之夜吞噬了这些愤怒。

  大口地吞噬著。

  《做得很棒哦红莲,那个。再给你些力量吧》

  被供给了刚才的几倍的力量。

  即将暴走。

  有必要抑制住愤怒。

  然而却抑制不住。

  「你这家伙……」

  然后齐藤也将时雨的背后,失去了意识的小百合用锁链吊起。

  「盾牌有两个。究竟你能不能胜过我呢?」

  「………」

  「嘛说起来,就算是没有盾什么的,也是我比较强呢。但是你觉得我为什么会比你强?没有使用《鬼咒》的我,为什么能胜过你?」

  红莲瞪著齐藤,说道。

  「想说的话,就说啊」

  「因为你没有接近真实。但是如果成为我们的同伴,你也能得到同样的力量。来吧,做出选择吧。砍破盾牌来我这里。然后我就带你去崭新的地方」

  红莲没能动。只因在意从时雨手臂上流出的血。

  看著红莲,齐藤又笑了。

  「嘛,这种地方就是真昼小姐喜欢的,你的优点呢」

  「………」

  「明明结果不会变,却白费力气地挣扎。明明最后还是要你选择,却*」

  齐藤放开了时雨和小百合。似乎不打算取两人的性命。

  不,似乎是认为,如果不是红莲杀掉她们两人就没有意义。

  红莲还是没法动。

  通过刚才的战斗,明白这家伙根本无法战胜。毕竟这家伙的动作,比起在上野动物园战斗过的,那个名叫费里徳的吸血鬼贵族还要快。

  「……你,究竟是什么人」

  这么一问,齐藤便回答道。

  「人类哦」

  「所属呢」

  「没有。我说过吧?无聊的障碍物和相亲相爱,会让人变得弱小」

  果然,不是《百夜教》的人。

  齐藤睁大眼睛。然后像是隐形眼镜一样的东西,从眼睛里掉了出来。

  他的瞳是红色的。

  血一般的红色。

  而那赤红的瞳,是吸血鬼特有的。口中也有獠牙。

  「你,是吸血鬼吗!?」

  齐藤笑著否定。

  「不,以前是人类哦。虽然已经是千年以前的事了……往事都无所谓了。再说给你听一次吧。你被选中了。能成为我们的同伴。杀了随从,牵起我的手」

  红莲对眼前的吸血鬼怒目而视,开口道。

  「让我成为吸血鬼?」

  然而齐藤摇了摇头。

  「不不,我不属于吸血鬼的组织哦。被叫做第二位始祖也已经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

  记得上野叫做费里徳·巴德里的吸血鬼,曾自曝是第七位始祖。看起来似乎吸血鬼世界也有某种程度的排序,但如果数字越低阶级越高的话,这家伙应该有极高的地位。

  红莲问道。

  「你究竟在以什么为目标」

  「成了同伴就告诉你」

  「同伴不是障碍吗」

  「哈哈哈」

  齐藤笑了。

  轻浮地笑著。

  完全不像人类一般地笑著。

  「为什么,是我。我有什么?」

  「因为可爱吧?」

  「开什么玩笑」

  「至少,真昼小姐觉得你很可爱哦。然后她把你选做了同伴」

  「什么的同伴?」

  「一起下地狱的同伴」

  「不要岔开话题。好好回答我的问题!」

  听见红莲大吼,齐藤又笑了起来。

  「我没有回答的义务。但是,嘛,还可以再回答你一点」

  齐藤俯视著倒在地上的时雨。从时雨的手臂上不断溢出血液。如果不立即把手臂接上,发动《鬼咒》提升回复力的话,恐怕会失血而死吧。

  齐藤说道。

  「然后,你准备怎么做呢?继续说下去?她死了之后,我什么都会回答的哦」

  红莲皱起眉头。

  齐藤笑了。

  「无所谓哦。继续相亲相爱,原地踏步。然后总有一天,会后悔今天没有杀掉随从向前迈进。因为贪婪地想要得到一切。因为拾起了无聊的东西……结果失去了无数的事物」

  锁链滑动,打破了玻璃。

  强风吹了进来。

  这里是25楼。一般人的话,不可能从窗户跳出去逃跑。

  但对这家伙来说,不是问题。

  而且红莲没办法阻止他。

  然而即便如此,红莲还是说道。

  「就让我问一件事」

  「是什么呢」

  「是你让真昼发狂的吗?」

  闻言,齐藤耸了耸肩。

  「她一开始就是疯狂的哦」

  「………」

  不知道这是不是事实。齐藤操纵著情报。操纵著周围的人、组织、世界。

  然而即便如此,红莲还是问道。

  「真昼……那家伙想要的,是什么?」

  然后齐藤平淡地回答道。

  「你哦。你知道的吧?」

  「………」

  「我听说你们在还是孩子的时候有过约定。她想要的,只有你。而且只为了这个目的而活著。为了创造和你一起的未来」

  这时,齐藤再次低头看向时雨,

  「她幻想著等待著,你某一天醒过来,放弃了无聊的女人们相亲相爱,去救她」

  说完,笑了起来。

  但期间,血不断从时雨的手臂中溢出。

  已经没有时间了。

  没有继续说话的时间了。

  「快走。给我消失」

  听到红莲这么说,齐藤再次笑了出来,

  「花心鬼」

  说著,跳出了窗外。

  红莲看著他出去后,

  「可恶」

  慌慌张张地将落在地上的时雨的手臂捡了起来。将其安回时雨手臂的断面上。就这么抱著时雨,移动到她的房间。

  一直面无表情、伶俐、安静的她,房间里却令人意外地以粉红色为基调,放有好几个布偶。进入房间,拿起立在桌子旁的日本刀。

  时雨签下契约的,《鬼咒》装备。

  将其放到时雨的胸口。应该这样就能通过《鬼咒》让回复力提升。刀离身体越近……离心脏越近,鬼供给的力量就会越强。

  「喂时雨,醒过来!发动《鬼咒》。要把手臂接上了!」

  但时雨没有醒过来。红莲拍打著她的脸颊。按下背后的让人清醒的穴位,想尽办法让她恢复意识。

  然而,她还是没有醒过来。

  「可恶,可恶可恶,我蠢吗。话说太久了」

  但即便如此,手臂还是开始接合了。然而速度太慢。这样下去,在手臂接上之前,就会失血而死。

  红莲从口袋中取出手机。她需要输血。要带到医院去吗?

  不,赶不上的。就算得救手臂也接不上。说起来,现在开始输血来不来得及都还是个问题。

  有必要带她去能强行让《鬼咒》暴走的设施去。

  而这个——

  打开手机的通讯录。然后拨打电话。

  响了两声。对方接了电话。

  『怎么了?』

  电话线另一头,传来暮人的声音。

  「帮我一把。同伴受伤了。让《鬼咒》——」

  话音未落,暮人便回答道。

  『给你架直升机。带到你经常来的实验场来』

  然后电话就被挂断了。似乎会接收的样子。

  红莲抱著时雨,飞奔而出。

  ◆

  ◆

  ◆

  『帝之鬼』的实验室外,红莲坐在走廊的椅子上,等待著时雨治疗结束。

  到的时候,她已经性命攸关。比起恢复,失血的速度更快,再稍微晚一些的话,就没救了。

  但现在已经从外部强行操纵《鬼咒》的力量,让手臂接上了。

  切断她的手臂的,正是自己。

  骄傲自满,以为能胜过齐藤的自己所犯下的错。

  要是有力量的话,就不会沦落到这步田地。

  自己要是有更强大的力量的话——父亲被处刑,被真昼逼得走投无路,都不会发生。

  力量。

  「……力量吗」

  红莲小声地嘟哝著,这时手机响了。

  「是我」

  『呀,没事吧?』

  「什么事?」

  『啊,我有窃听到啦~』

  「不要窃听啊」

  『谁受伤了?』

  「时雨」

  『发生了什么?』

  「准备切萝卜,结果搞错了把手给切下来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

  红莲回答道。

  「有其他跟你一样有窃听的恶趣味的家伙吧」

  『知道了。那见面再说吧。今天晚上去你家哦』

  又是和同伴们相亲相爱。

  这是自己做出的选择。

  然而这前方又会有什么呢。

  「嗯。等时雨情况稳定就回去一趟」

  切断了通话。

  然后手机再次响起。是小百合。似乎是自己醒过来了。

  红,红莲大人!

  「冷静下来。已经没事了」

  但是

  「没事的。但是通话被窃听著。什么都不要说」

  啊……

  「深夜他们会过去。先把房间收拾好」

  现在,房间里应该是血的海洋。

  时雨的血。

  通常,那种程度的失血是没救了的。

  如果治疗稍微迟了一点的话。

  如果暮人没有出动直升机的话。

  如果没有保存时雨的气力的话。

  自己就杀掉了一名同伴。明明在手臂被切断的时候,如果马上放弃战斗,停止会话,就不会有这么严重,然而自己却选了那个选项。

  那是不是对同伴见死不救呢。

  「………」

  能听到电话线那头,小百合带著哭腔的声音。

  『我,我又没有派上用场……』

  结果大家都在因为自己的力量不足而自责著。

  「冷静下来小百合。没有大问题。晚上吃咖喱吧」

  『诶……啊,好,好的!』

  然后挂断了电话。

  同时,有人搭话。

  「喂」

  循声望去,穿著制服的暮人站在那里。

  腰间挂著注入了《鬼咒》的日本刀。

  暮人《鬼咒》训练的成绩也相当高。然而还是完全敌不过刚才的怪物。

  「发生了什么?」

  暮人立马问起了没有在电话里问的事情。

  已经考虑过了,要共享什么情报,应该共享什么情报。

  结论是,基本上全部共享。

  不然就没法追上真昼。

  红莲回答道。

  「……被袭击了」

  「是谁?」

  「叫做齐藤的男人」

  「是什么人?」

  「曾经是《百夜教》的暗杀者的男人」

  「哦。我们应该和《百夜教》是同盟关系来著」

  「那家伙跟真昼是一伙的。似乎已经背叛了《百夜教》」

  「也是呢。现在《百夜教》应该不会想跟我们发生争执。于是,傻掉了吗?」

  红莲摇了摇头。

  「那放跑了吗?」

  不是这个层面的话题。毕竟,连他的行动都没办法看清。

  红莲说道。

  「正体是吸血鬼」

  「吸血鬼?」

  「嗯。以现在《鬼咒》的力量,也没办法接下一招。那家伙说是第二位始祖。但是似乎已经连吸血鬼也背叛了。所以不清楚所属」

  暮人站到红莲身边。抱著手臂,将目光投向时雨接受治疗的实验室。

  「……那种家伙,是有什么利益才和真昼联手的」

  「谁知道呢」

  「为什么到你那里去了」

  「不知道。似乎真昼想要我」

  「理由是什么?」

  被这么问道,红莲耸起肩膀。

  「你要是知道理由了的话,我就不会向你透露那么多了哦」

  暮人笑了。

  「真是被个麻烦的女人迷上了啊」

  「是你的妹妹吧」

  「同父异母的」

  然而暮人果然还是和真昼有些相似。暮人问道。

  「那么,是怎么处理那个怪物的?」

  「什么都没做。让我杀了随从跟他走……拒绝了之后被打得落花流水,根被没被放在眼里,然后就结束了」

  「那还真是辛苦你了。部下的状况呢?」

  「似乎在恢复」

  「感谢呢?」

  见暮人这么说,红莲回应道。

  「我讨厌你这种地方」

  「哈哈哈」

  「但是,感谢你。这就可以了?」

  暮人点了点头。

  「嗯。可以了。我稍微试著调查一下那个叫齐藤的男人。如果有什么要将吸血鬼卷入的大事情,也需要能改变的力量呢」

  「那样的力量,立马就能得到吗?」

  暮人看著这边,说道。

  「托你带回来的《阿朱罗丸》的福,对《鬼咒》的理解有了飞跃性的进展。有了那个的话,不管是吸血鬼还是真昼,都能超越吧」

  真的吗?

  这已经不在她的掌控之中了吗?

  「《鬼咒》的力量要到下一个阶段了哦。要在一个月以内开始全体供给,过来帮我忙」

  「不是一直在帮吗」

  「这倒也是。但是,再多帮我些忙」

  倒也无所谓,红莲这么想著。如果这能追上真昼的话,多少忙都帮。然而,

  「暮人」

  「嗯?」

  「我是真的想追上真昼」

  「………」

  暮人俯视著这边,说道。

  「跟著我来,就能追上」

  闻言,红莲笑著抬起头看著暮人。

  「跟著比真昼还迟缓的你吗?」

  「只是做法不同罢了。最后赢的会是我」

  「诶」

  「如果觉得不够的话,你就帮我一把啊」

  红莲点了点头。

  「我会做我能做到的事情。总之有必要超过真昼」

  为此,有必要利用『帝之鬼』和《百夜教》的力量。也需要帮助。承认现在自己的弱小。承认自己和这群人是不联手就什么也做不到的,弱小的蝼蚁。

  在此之上,去向真昼的想象之外。

  然而暮人说道。

  「话是这么说,但也不是今天就能办到的事。所以稍微休息一下。你今天很累了吧」

  确实,相当辛苦的一天。

  五体投地,头被踩,被迫听到父亲脱光衣服跳舞的事情,还有切断了时雨的手臂。

  暮人瞥了一眼这边,离开了。

  时雨的意识似乎还没有恢复。但是那是因为被麻醉了,明天就会醒过来。

  虽然她的手臂已经接上了,但是还是有伤口。

  红莲在她身边陪伴了大概两个小时后,决定回家去。

  ◆

  ◆

  ◆

  回自家的路上。

  遇到了埋伏著的全副武装的团体。

  队伍中心,是柊征志郎。

  「喂,一濑的垃圾,你这家伙还真敢瞧不起我啊」

  他似乎很生气。似乎他也注意到了红莲撒下的谎。说不定是被父亲斥责过了。

  团体所有人都装备著《鬼咒》的武器。

  十个人缓缓将红莲包围起来。

  恐怕自己一个人是赢不了吧。说不定会被杀掉。

  然而,红莲面对著这群人轻轻地叹了口气。反而有种被他们,丢了脸,就报复回来——这样单纯的想法救了的感觉。至少吸血鬼不会出现。

  「啊,可恶,要是都这么单纯就好了啊」

  「啊!?你在嘟哝些什么!」

  征志郎大吼著。

  「弱小的一濑家的垃圾……就让我来告诉你,骗了我会有什么下场!」

  「………」

  「哈,你那是什么态度啊。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吗?不想这样的话,现在就给我下跪!」

  又被要求下跪了。一天中的第二次。这家伙真不愧是天利的儿子。

  「在这里下跪,说『是我太愚蠢了』给我道歉,像狗一样吓得屁滚尿流啊!」

  听著他说出的话,红莲以疲惫的表情笑道。

  「哈哈,你还真能想出那么蠢的长台词啊」

  征志郎的表情变了。

  「你刚才说什么!」

  红莲接著说道。

  「……说起来,错在被骗了的你啊」

  「啊!?」

  「你的父亲说过哦。和柊这个名字不相符的无能的家伙,杀掉也无所谓」

  「什,什,你,老爹不可能这么说吧!」

  但这家伙知道他这么说过。没了父亲这个后盾,这家伙应该不堪一击。

  「这不可能。我很优秀」

  确实不是吊车尾。《鬼咒》装备的训练测试也有相当优秀的成果。

  虽然比起红莲、暮人、深夜要差——

  「混蛋,敢瞧不起我,你该不会觉得这么就算了吧?」

  当然不觉得。说出的话最终会对自己不利。所以正确选项是马上下跪。

  然后再让头被踩一两次,这家伙就会满足了吧。不应该增加无聊的敌人。

  但是,今天心情差到了极点。

  输给了齐藤。

  两次被要求下跪。

  也就是说,这是迁怒。说起来,这家伙曾经把小百合打了个半死。有必要报复回来。

  红莲注视著征志郎,开口道。

  「啊已经够了。快点开打吧」

  「啊?你蠢吗。看不到我们这边的人数……」

  但红莲打断了他的话。

  「无论有多少人,杀了你就结束了吧?柊征志郎」

  「什……」

  红莲把手放到腰间的刀上。引出《鬼咒》的力量。力量在全身游走。

  「喂,喂,你觉得你这么做会……」

  「已经有可以杀掉无能的家伙的许可了」

  「一派胡言!我,我可是柊家的人啊!?」

  「不要说话了。快拔刀」

  「喂,喂你们,保护我……」

  然而红莲已经飞奔而出。

  有必要快速解决。

  有必要在麻烦的干扰出现之前,压制住征志郎。

  只是猛地迈出一步,红莲便一口气拉近了同征志郎的距离。

  担任护卫的男人们的反应,很迟钝。没办法和齐藤相提并论。一群人现在终于拔出了刀。已经追不上红莲了。

  「去死」

  说著,红莲举起刀。

  征志郎飞快拔出自己的刀应对。

  真不愧是柊家的大人。和护卫们的反应完全不同。

  红莲和征志郎的刀相互碰撞著,发出尖锐的金属声。

  之后两次相互挥砍过后,征志郎笑了。

  「哈,哈哈,你应该在第一刀就杀掉我啊。喂,你们,杀了这家伙!」

  话音刚落,红莲说道。

  「是我手下留情了。这样更能体会巨大的恐怖吧」

  「诶」

  这时,红莲全力挥动刀。这次也是,对著征志郎的刀挥动。

  要是想砍到的话,对方的头就已经落下了,但为了让对手明白实力的差距,特地对著刀砍了过去。

  哐的一声,让人没办法觉得是金属声的,异样的声响。征志郎没能当下冲击,手臂像是弹开了一般向外张开。刀也从手中脱离,在空中旋转。

  红莲笑著,

  「去死……」

  但这时从一旁,

  「这可不行吧~」

  传来了这样的声音。

  深夜的声音。

  然后被制止了。被打飞到了一旁。在地面上不断翻滚,最终停了下来。

  深夜一边将红莲按在地面上让他不能动弹,

  「喂红莲。再怎么说要是真杀掉了柊家人的话,处罚是在所难免的呢」

  一边这么说著。红莲笑著回答道。

  「已经看到你了」

  「诶,那是以我来阻止为前提的?」

  「之后就用柊大人的力量好好处理这个场面吧」

  「诶~总觉得被狠狠地利用了呢」

  「我们是同伴吧?」

  「你净是在这种时候用这个词啊」

  说著,深夜站了起来。

  然后征志郎大吼道。

  「喂,深夜!那家伙是个反叛者!杀了他!」

  深夜眯著眼看著征志郎,说道。

  「呀,我从中途开始看了一下,刚才那只是打架吧~?再加上一群人袭击还输掉了,父亲会怎么想呢」

  「那是……」

  征志郎皱起眉头。

  「区区一个养,养子,怎么会明白老爹的想法!」

  「就算不明白父亲的想法,柊家的情况我还是明白的哦。因为被强行教育成这样了」

  「………」

  「所以啊,这里发生的事情,大家就不要声张了吧。这是最好的选择哦。还有征志郎哥哥」

  「什么啊」

  「向一濑家的渣滓复仇什么的,可不行啊。一点都不像柊家人。再怎么说,征志郎哥哥和身为养子的我不同,是真正的柊家人呢」

  「………」

  「而且红莲是一生气起来就让人完全没有办法的那种人。所以,我会好好劝劝他的,能先离开这里吗?」

  征志郎盯了这边一阵。脸上还残留著恐惧的神色。

  这就够了。

  征志郎瞪著这边,然后

  「喂,你们,要走了哦」

  说著,离开了。

  一动不动地看著他离开后,深夜俯视著这边,说道。

  「碰到什么讨厌事了?」

  红莲回答道。

  「一大堆」

  「要跟我说吗?」

  「回家洗个澡之后」

  结果,上午下跪的时候头上出的血也还没有好好地洗过。虽然有用湿毛巾擦拭过。

  深夜朝这边伸出了手,说道。

  「来,手」

  抓住那只手,红莲站了起来。

  「哈」

  红莲叹了一口气后,深夜笑了。

  「真罕见呢」

  「什么?」

  「刚才,对征志郎哥哥的态度。明明你在那种情况下一向都很理性的」

  是的。但是已经累了。屈居人下。隐藏著力量,等待著有朝一日露出獠牙——虽然这么想著努力著,但期间真昼就不见了。父亲被杀了。砍断了时雨的手腕,她现在还没醒过来。

  那么,究竟要什么时候才能露出獠牙呢。

  「有点,变得空虚了」

  闻言,深夜苦笑道。

  「但是,好歹也是确认了我过来了才攻击的吧?」

  「嗯」

  「我要是没阻止的话,你准备怎么办?」

  「你会来阻止的吧」

  「真是撒娇得不像话呢」

  确实完全是在撒娇。

  或者,说不定是觉得自暴自弃也无所谓。杀了征志郎的话,状况就会一下子转变。红莲的处刑会被定下来,会被追赶。

  然后,强制性地舍弃一切。也就会变得有必要依靠齐藤和真昼吧。

  真昼让自己这么做。

  齐藤让自己这么做。

  说是让自己舍弃掉所有缠绕著的无聊的障碍物。

  说是这样才能变强。

  「………」

  然而,那些事都是确认了深夜过来了才进行的。

  想被同伴帮助。

  大概是想认为自己不舍弃任何东西向前进是有价值的。

  「无聊的,同伴关系吗」

  红莲这么一说,深夜便笑了起来。

  「嗯。但是我,相当不讨厌这样哦」

  红莲看向深夜。

  然后他继续道。

  「不然的话,不就没有活著的意义了吗。要是不和人交好的话,那又为什么活著呢?」

  「………」

  「我,只被告知要变得和柊家的名字相称一般强大,不断竞争著被养大。强大就是正义。但是,无论变得多么强大,都没办法出色得超越了人类,成为神」

  「………」

  「那,就算成不了神,至少成为柊家的当家吧?那也不可能。毕竟是个垃圾养子呢。而且,也没有成为柊家当家那么大的动力」

  「………」

  「那,我是为了什么而活著的呢?已经失去了目标。就算再怎么变得强大,也找不到答案。那么,是为了什么而活著的呢?」

  深夜问道。

  对于经过一天已经疲惫的大脑来说,是个相当累人的问题。

  红莲没有回答,深夜接著说道。

  「吶红莲」

  「嗯」

  「我曾经把见到你作为了短期目标。毕竟是和我抢婚约者的情敌呢。看都不看我一眼的真昼,究竟喜欢怎样的男人呢~,这么想著,期待著。觉得见到那家伙的话,说不定能找到目标」

  红莲看著深夜,问道。

  「然后,怎样了?」

  深夜开心地笑著,

  「那家伙,是个只会忍耐完全没有能耐的家伙啊~

  「啊?」

  「明明在这个世界里努力只会吃亏,却像笨蛋一样努力著。不像样地拼命隐藏著实力」

  「………」

  「……但是,这点看起来稍微有些魅力。我立马就明白了真昼喜欢你的理由。因为你没有放弃过任何事。和我不同,还有目标」

  「什么目标啊」

  「想要保护某人的目标。你想变得更强,保护大家吧?」

  「………」

  「但是结果还是为了和人交好而变强的。你只对保护别人感兴趣。那么,把这个作为无限大的目标不就好了吗?」

  「……所以你的意思是,让我们关系更加亲密?」

  「嗯。你看啊,最近又净是些伤心事,再向我撒撒娇也无所谓哦。要我请你喝咖啡吗?」

  「胡扯些什么」

  「哈哈哈」

  「还有,我要可乐」

  深夜笑了。

  从口袋中取出钱包,走向近处的自动贩卖机。似乎真的要请客。

  望著走远的深夜的后背,红莲问道。

  「结果你找到目标了吗?」

  深夜回答道。

  「完全没有。但是,现在想试著保护一下朋友」

  「是吗」

  「嗯」

  「话说,你有朋友这种东西吗?」

  「哈哈,我揍你哦?」

  深夜笑著,从自动贩卖机中取出可乐。扔了过来。

  可乐被冷藏得很好。喝下一口,就感觉心情放松了一些。

  「和人打成一片吗」

  自己追求的仅是这点,已经清楚到了令人悲伤的程度。

  弱小的自己追求著。

  然而这真的只是弱点吗?

  「深夜」

  「嗯?」

  「但是真昼不是准备成为,你刚才说的那种,出色得超越了人类的神吗?」

  然后深夜一边喝著可乐一边笑著说道。

  「确实呢~所以一边和人打成一片,一边要追上她的话,是极难模式呢。但是即便如此,也一定是不断练习就能行的呢。毕竟小美十说她连极难模式之上的额外模式都通关了」

  「是在说哪个游戏?」

  「炸弹游戏」

  「那家伙还在玩那个啊」

  总觉得她会玩起之前和大家一起玩过的职业摔跤游戏。

  深夜说道。

  「不断练习的话就能通关。就算是额外模式也一样」

  「你的意思是,只要忍耐著和大家好好相处,总有一天能行?」

  闻言,深夜露出了些许思考的神情,

  「究竟是怎样呢」

  「什么啊」

  「但是,不和大家打成一片,就没有生存的意义呢。红莲也是这样吧?你对仅仅只是变强有兴趣?」

  「………」

  「我是觉得保护谁,或是支持著谁才有意义呢……究竟是为什么呢。做不到像那样,只考虑自己的事情」

  和齐藤还有真昼,完全相反的意见。

  只是变强没有意义。

  这点自己也能理解。并且自己也是,更能被这边所吸引。正因如此,自己现在也,保持著人类的样子停滞不前。

  回到家里,五士和美十已经来了。

  房间里一切都被收拾得乾乾净净,破碎的窗户也换上了新的玻璃。都是小百合做的。

  一边吃著咖喱,一边向聚在一起的同伴们说了今天发生的事情。

  身份不明的强大的吸血鬼。

  真昼和吸血鬼联手,正准备做些什么。

  然而,并没有更多可以讨论的话题。

  要追上真昼,却并不知道她的所在。虽然有在吸血鬼的女王那里的情报,但是想想同之前的怪物一战,就算找到了吸血鬼们的住处,也不觉得能够接近。

  现在,连捕捉一只不是贵族的普通吸血鬼都要拼上性命。

  没办法和几只吸血鬼,或是贵族战斗。

  所以有必要变得更加强大。

  如同暮人所言,明天起还是《鬼咒》的研究和训练。虽然不知道,那个《鬼咒》能让人变得多强大——

  因为刚才和深夜的谈话,红莲下了某种程度的决心。

  到头来,自己想要的是为了同人交好的力量。

  为了保护他人的力量。

  想要,至少能在自己能看见的范围内的家人、同伴、部下们,被处刑时,不会哭出来的力量。

  然后,如果在其延长线上,有能够超越真昼的想象的力量的话——

  「………」

  有没有这么容易的好事呢。

  吃完咖喱,大家一起玩了游戏。

  一对美十说「让我看看炸弹游戏」,她就展现出让人难以置信的技术。连她是怎样操作的都搞不明白。

  神。

  怪物。

  她至少,在已经没人玩了的炸弹游戏中,超越了人类。

  「这,这不算什么。只要练习了,谁都能做到」

  这么说著的美十,没能藏起骄傲的样子,有些可爱。

  看著那样高兴的她,心里想著,想要保护她。

  想要保护五士、深夜、小百合、时雨。

  这在真昼他们看来,是原地踏步吗?

  如果是的话,那么今天又原地踏步了一天。

  这个世界在今年的圣诞节就要毁灭了。

  那么,这时候的一天,无比珍贵吧。

  但红莲不会后悔这么用掉这些时间。

  日期更变。

  红莲还在玩著游戏。职业摔跤游戏。

  不经意间看向了窗外。

  月亮出来了。

  是轮美丽的新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们的灾难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们的灾难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