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在何方
daily2020-10-18 12:447,826

  「那又怎么样?我们算什么?我们一定不是主角,从出生的时候我们就该明白了。那么我们究竟算是什么?为什么生在这个世上?我们成为同伴聚在一起,互相扶持,甚至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但到头来还是作为一个局外人,什么也不能达成最后迎来世界的毁灭。」

  「……」

  「这种人被叫做什么?废物?连叫都不会叫的丧家之犬?啊啊,一定是这样吧。我还真是一条十足的丧家之犬,但是,但就算这样——」看着相信着自己的同伴们,红莲说道:「如果今天世界就要终结,并且我们无可奈何的话,我想可以挺起胸膛地说我没有抛弃同伴而死。这就是我的战斗。」

  红莲这样说道,而听闻这番话的同伴们都一言不发。深夜用锐利的视线紧盯着红莲。他一定失望了吧,这是当然,他一定后悔自己竟然这个这样一个家伙走了,竟然相信了这样一个笨蛋。

  深夜说道:「反正都会死。」

  「啊啊。」

  「就算在这里逃走,反正都会死。」

  「啊啊。」

  「你是个胆小鬼。」

  「啊啊,就是这样。如果你想揍我的话——」

  红莲的话到此为止,深夜已经一拳揍了过来。

  被深夜毫不留情的一拳砸在脸上,红莲倒了下去。视界忽明忽暗,所见的世界天旋地转,在这期间,红莲觉得自己的确做了该被揍的事,做了无可挽回的事。他应该可以做得更好的。比起突然开始说起泄气话,一开始就不应该做一个出头鸟,而是选择作为一个局外人吃圣诞蛋糕。又或者像父亲一样保持着笑容,为了不让同伴被杀而任由自己的脑袋被踩在脚下才好。这样的话就不会造成这么多的牺牲,如果自己可以像父亲一样坚强,一定不会有这么多人死亡。

  「……」

  然而,红莲又这样想道:如果他这样做,是否就不会得到这些同伴了呢?他们甚至都不会相遇。如果说自己进入高中,与本来不可能成为朋友的家伙们相遇,就算知道自己不是主角,还是挣扎着想创造自己的未来,才好不容易走到了这一步的话,那么——

  红莲睁开眼,看着用快哭出来的表情揍了自己的深夜,看着同伴们说道:「深夜。」

  「干什么?」

  「……我们大概是因为太弱了才相遇的。那么我们抛弃软弱的话就变得什么都不剩下了,不是吗?」

  「……」

  「就算我们能拯救世界,也什么都不能留下。」

  「……」

  「那么深夜,我不想舍弃软弱。」红莲这样说道。

  然后深夜继续目不转睛地盯着红莲,用颤抖的声音说道:「……可恶,这算什么啊?」他揍了红莲的拳头也在颤抖,「……这是什么啊?这已经是最后的最后了啊。在死前,这样最后的最后的时候……说出这样正确的话,实在太卑鄙了。」深夜看上去很痛苦,几乎快哭了出来。

  「……的确是这样。」

  「那么……你是说我也一样在逃避吗?说出在这里成为诱饵而死是……」深夜的话在这里停下来,他依旧盯着红莲,小小地深呼吸了一下,按着胸口,深呼吸了一下、两下、三下,调整自己的呼吸,「……是吗?是这样。就算现在兵分两路,我们也一定无法到达池袋。那么我们该怎么办?互相扶持让全员都活着,但是就算这样要到池袋——啊啊~那么,你是说不要逃避思考这样的方法吗?」

  红莲点头回答道:「就是这样,快想吧,笨蛋。」

  「说得好像很伟大的样子。」

  「是你先说的吧?什么保持着软弱的样子前进。你给我负起责任来。」

  「哈?」

  「负起我们成为朋友的责任。」

  「哈啊啊啊啊啊啊?」深夜说着,喷笑了出来。

  美十、五士、小百合,还有时雨都笑了。在这样绝望的状况下笑了。

  「啊啊,真是的,可恶,我真该好好选选朋友的。」深夜事到如今才这样说。

  五士也接话道:「哎呀哎呀,这样的感觉不错。今天世界就要完蛋,在最后的时刻像~笨蛋一样互殴……我喜欢这样的热血高中生活!」

  闻言,时雨瞪了五士一眼,「不,打红莲大人是不行的。」

  接着小百合也说道:「我也这样觉得。就算退一百步,因为两人感情好所以我才勉强原谅的,现在这样是勉强,真的是勉强哦。」

  听两人这样说,五士笑道:「诶诶,不是吧?刚才的热血完全没有传达到女性阵营中去啊!」

  最后美十说道:「啊,不,我多少可以明白一点……」

  「小美十!」

  五士看起来很高兴地叫了美十的名字,却被后者无视了。美十凝视这红莲,说道:「……那个,虽然这样说很羞耻……我其实有点憧憬你们这样的关系,羡慕能与无关地位、名誉、成绩,也无关家族、主仆关系的朋友相逢这一点。因为我以为我的人生中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了。」

  这样一来,所有人都看向了美十。然后深夜将手伸向倒在地上的红莲,说道:「但是,就算这是个不错的故事……热血高中生活到了最后一天也是问题吧。」

  红莲拉住深夜的手,站了起来。

  深夜从口袋中取出手机,看着屏幕上显示的画面叹了口气,「已经十九点四十分了。我们还不知道今天几点世界会终结——」

  五士说道:「换句话说,世界还有一分钟就毁灭也是有可能的咯?」

  所有人都看向了五士。然后深夜又说道:「也有可能是十秒后呢。但是也有可能世界不会毁灭。

  的确就如同红莲所说的,我们是完全的局外人,在这样的情况下退出吗?」

  全员的视线集中到了红莲身上,后者回答道:「不。」

  「那么我们该怎么办?」

  红莲看向道路的另一头,敌方的兵力似乎又增加了。不,红莲知道对方的兵力已经将他们从背后、两旁团团围住。然而对此,红莲问道:「他们为什么不向我们进攻过来?」

  深夜立即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情况有变。从涩谷到新宿的这段路上他们受到了那么激烈的攻击和搜索,现在敌人却突然停止了攻击。现在敌人继续加固着包围网,却不攻击过来。

  深夜环视着周围说道:「是为了不让我们再逃走了吗?我们挺努力地逃跑了。」

  的确,对方已经花了整整两天追缉他们了。他们甚至可以自豪,仅仅凭借着六个人在「帝之鬼」的大本营所在的涩谷逃了这么久。如果对方有人被下令要杀了红莲一行人的话,一定已经有好几个被处罚了吧?类似「对方只有六个人,你们究竟在干什么」这样。

  现在情况有利于他们。

  如果敌人觉得他们是向银座进发的话,他们可以利用这个情报,暂时一边隐藏行踪一边移动。这样的话红莲觉得他们可以活下来,然而——

  「大家好好想想。如果敌人只是用了勉强不杀了我们的力度在追缉我们呢?」

  闻言,所有人的脸上浮现了恐惧的神色。

  红莲继续道:「我们不是这个故事的主角,并没有被追的价值。那么我们为什么被追着呢?」

  「……」

  「又或者说,他们随时可以杀了我们,但为什么不这样做呢?」

  这时,五士说道:「但我们不是挺努力地逃过了——」

  红莲打断五士说道:「如果我们就算努力了也只能到达这里,那也完了。我们既不幸运、也没有实力,更没有时间。而『帝之鬼』要在这里杀掉反叛者的话,我们的故事就结束了。」

  「啊……」五士没有再说话。

  红莲继续道:「那么如果我们活下去了呢?这场逃亡剧有什么意义?」

  小百合做出思考的表情,说道:「是为了故布疑阵?」

  美十问道:「但他们这样做是针对谁的?说到银座来的是——」

  「真昼。」红莲回答道。

  时雨也一副沉思的样子,说道:「一般考虑的话『帝之鬼』的军队在我们之前——也就是在昨天晚上已经去了银座了吧?」

  然后他们这样做会导致的发展是——

  1、真昼已经被杀了。

  2、真昼以与「帝之鬼」正面冲突也没有问题的战斗力,与对方交战中。

  3、真昼已经胜利了。

  作为答案,哪个都有可能性,而无论事情怎样发展红莲他们都是局外人。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帝之鬼」的追击者便没有必要让红莲活下去,他们活着只是因为偶然并且马上就会被杀死吧?所以他们并不用考虑这条路线。他们需要思考的是,为什么他们现在还活着。

  深夜说道:「只有红莲懂得真昼,她在电话里告诉你她真正所在的地方了吧?而那个地方就是池袋。」

  五士双手环抱在胸前,说道:「那么他们是为了得到只告诉了红莲的情报,所以故意放任我们——」

  然而深夜打断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攻击反而太激烈了。如果他们想从我们这里得到真昼所在的地方的话,不是立即抓住我们进行拷问,就是不做任何攻击放任我们到达目的地。然而实际上,我们到达这里已经花了二十个小时,这究竟有什么意义?」

  闻言,五士抱着双臂「嗯」了一声,「果然只是我们努力过头了吧。」

  对于五士的话,美十批评道:「所以都说了,现在没必要考虑这个问题!」

  「就算这样说,这世上有很多没有意义的事啊~」

  五士说得没错。他们所做的事一直以来都没有意义,谁都不会来关注他们。能够打心底相信自己有价值的只有年幼的孩子。然而就算这样,承认这点是很可怕的,非常之可怕。因为自己没有价值的话,便没有继续活下去这条路了。然后就算没有路也要拼死挣扎是难堪的,是浪费时间·。

  然而就算这样红莲还是没有放弃思考。他回想着与真昼对话,说道:「听真昼的口气好像已经不会与我再相见了一样。」

  这样一来,所有人的视线再次集中在了红莲的身上。再提到真昼时,美十、时雨、小百合看起来都有些不愉快。

  深夜盯着红莲说道:「她没说等着你吗?」

  「说了。但是她的话什么都不能相信。」

  「……」

  「就算好像再也不能相见的口气也可能是演技。即使她说了在等我也不能全盘相信。所以最有可能的便是一开始小百合的说法。」

  小百合抬起头说道:「是我吗?」

  小百合说了「是不是为了故布疑阵」。这持续了二十小时——不,如果说是从一开始的话,那就是从二十三号以来的两天,要硬是给「帝之鬼」浩浩荡荡追缉红莲一行人这无意义的行动冠上理由,能想到的便只有对方是为了转移什么视线而故布疑阵。然而这是为了转移谁的视线呢?

  「小百合。」

  「是的。」

  「你为什么会觉得这是故布疑阵?」

  其实也不用问,只要仔细想想便会明白。然而红莲可以趁着小百合解释的时候,整理自己的思绪。

  小百合说道:「……也没什么,在考虑不杀掉可以随便杀掉的对手,只是装作在追缉他们的时候,我一开始想到的便是故布疑阵。」

  但这是为了迷惑谁的眼睛而布下的迷阵?

  「帝之鬼」有的是方法找到真昼的所在之处。他们只要去银座,或者抓住红莲就可以了。然而他们没有这样做。这是为什么?

  红莲眯起眼睛说道:「……『帝之鬼』已经知道了真昼的所在之地了吗?」

  然而他们却装作不知道,做出一副拼命追缉着要去真昼那里的红莲的样子。这是为了让谁看的呢?这个答案当然是敌人,也就是「帝之鬼」有着一个敌人,有一个需要「帝之鬼」这样强大的组织,也不得不使用欺骗手段的敌人。

  那么那个敌人又是谁呢?

  通常,说到在日本能够与「帝之鬼」对抗的组织便只有「百夜教」,又或者是毁灭了「百夜教」的吸血鬼了。然而如果他们的想法没有错的话,真昼现在还属于「帝之鬼」这一侧,她是为了从敌人手中保护「帝之鬼」而奔走的双重间谍。

  「……」

  这时红莲又想起了真昼在电话中颤抖的声音。真昼那似乎快哭出来的颤抖声音,那是演技又或者是真实?

  「……」

  红莲曾以为真昼是个天才,她的脚步太快甚至逃出了「帝之鬼」的掌控,但事实上——

  「……到头来真昼也不是主角,仍旧被『帝之鬼』所囚禁着。」

  所有人都为这句话沉默了。到头来谁都不是主角,他们的眼前只有几乎令人窒息的现实,他们所拥有的只有与欲望的斗争及其结果。

  红莲再次望向远处「帝之鬼」大军所在之处,「那么他们突然不向我们袭击的理由是什么?是因为故布疑阵结束了?我们就算不担任被追缉的角色也行了吗?世界的灭亡也到此为止了吗?」

  深夜也看向前方,貌似疲惫地说道:「……如果这一切真的在我们不知道的时候都结束了的话,我们可以轻轻松松地去吃个牛肉饭然后回家吗?」

  五士笑了起来,「诶,在圣诞节吃牛肉饭吗?换成再有品味点的东西嘛。」

  美十也笑了,「我只要有蛋糕就行了。」

  然后时雨和小百合先后开口道:

  「啊,我也是。」

  「还有我。」

  然而红莲没有笑,只是看着前方说道:「蛋糕先放到一边,等我们活下来再吃吧。或者要死的话大家一起死。」

  闻言,深夜笑着说道:「所以说你的发言热血过头了。」

  红莲也这样觉得,但也没有办法,因为这是事实。他看向站在自己身侧的深夜说道:「你也是同类。」

  「可恶。好吧,我们该怎么做?」

  为了活下去该怎么做?——对于深夜这个问题,红莲回答道:「走上前,但是不去迎战。到了敌方的阵营后立即投降——」

  然而红莲的话还未完,敌人终于有了动作。在远处响起了几重仿佛有什么裂开的声音,大概是箭被射出时发出的声音。

  在新宿宽阔的十字路口向上看去,天空被同一时间射出的无数支「鬼咒」箭给掩盖,就仿佛由箭组成的墙壁就要向他们落下一般。

  五士呆愣地仰望着天空,「喂喂,要躲开那么多箭根本不可能啊,红莲。我们不是已经被卸下任务,不会再遭受袭击了吗?」

  「那只是假设。」

  「你说是假设!」

  「不知道,不躲了,冲过去!再说一遍,今天我们绝对要活下来!否则的话——」

  红莲这样说道后,同伴们也笑着一起回答了让深夜嫌弃热血过头的话:「死的时候要全员一起!」

  真是笨蛋,会这样叫出来的家伙一定会死的吧。然而红莲并不后悔,因为这至少是与信赖的同伴们共赴黄泉。

  然后红莲一行人向着敌人冲了过去,比箭墙落下的速度更快地冲进了敌人的阵营中。然而投降似乎很难,只要不向有决定权之人传达他们想要投降的信息,敌人的攻击便不会停止。

  敌兵的吼叫声不绝于耳。

  「背叛者啊啊啊啊啊啊啊!」

  「乖乖地给我去死!」

  红莲一边躲过他们的攻击,一边寻找着军队的统领。不过很快他便发现那个人根本就不用寻找,在分成两部分的军队之间的深处,站着那个应该是统率了一切的男人。

  那个男人手持放电的刀,那是「黑鬼」——现在人类可以持有的最上位的鬼。那个男人持有与红莲的「之夜」相同等级的名为「雷鸣鬼」的鬼。

  「暮人……」红莲小声嘀咕了一下。

  虽然对方不应该会听见,但就在这一瞬间暮人抬起了头,用感情匮乏的冰冷双目看向红莲。他只是将刀从刀鞘抽出了一点,刀的周围便迸发出了闪电。

  看着暮人这样的身姿,红莲心中的鬼在这样重要的时刻诉说起了无趣的欲望。

  「『我能杀了他吗?』『我能杀了那家伙吗?』你还真是除了这个什么都没有兴趣。」

  红莲无视了鬼。

  「『比对手要强吗?』『我比对手还要强吗?』到头来人类想证明的只有这个。」

  红莲继续无视了鬼。

  「来吧,放手干吧,红莲。尽情地使用你的力量。我比那边的黑鬼要强,让我们两个一起证明这一点吧。」

  「闭嘴。我要投降——」

  「不要泄气,不要停下脚步,红莲。对面的那个鬼,那个叫暮人也在挑衅你——到底是谁比较强,到底谁才更胜一筹。」

  这时暮人的怒吼传来:「一濑红莲!」

  暮人拔出了他的刀,闪电向外溢出的同时,暮人的身体加速了。他很快,异常的快,快得仿佛周围的其他士兵都停止了一般。

  「可恶,之夜!」红莲让诅咒一口气在全身巡回,使自己徘徊在暴走的一步之前,耳边响起的是鬼咒爬满身体的声响。

  「哈哈。」

  鬼笑了,那是欢喜的笑声。杀、杀、杀杀杀杀杀,把他们都杀光!

  红莲举起了刀,他的动作已经远超过了人类的范畴。「锵」的一声,他的刀与暮人的刀和闪电碰撞在一起,而对方的力量中和了之夜,并将他压制。

  「哈。」暮人将刀进一步压向红莲,而后者立即反应过来,转动刀身。刀与刀激烈地碰撞在一起,一次、三次、四次、五次,十次、二十次,恐怕在场的其他人根本就没人能看清他们究竟对刀了几次。

  双方激烈地你来我往。暮人的动作稍快,这是他武器的能力。闪电撕扯肌肉带来的刺激,让他可以超越极限地加快速度。

  不过操控刀的技术还是红莲更胜一筹。他用更少且更有效的动作,时快时慢地应对暮人的刀。

  「咕呜哦哦哦哦哦哦!」暮人喊出了声音。他一点点地加快速度,他还有余力。他的眼中渗出了诅咒,将他的眼睛染黑。他的欲望也随之溢出。

  为了应对这样的暮人,红莲加强自己的集中力,让「鬼咒」暴走。

  鬼在他的心中诉说,不,应该说这是他心底的声音——

  「一濑家之人和柊家之人是谁比较强?

  一濑家之人和柊家之人是谁比较强?

  让我们来决定吧,让我们来一决雌雄吧,让我们来决定谁才是更强之人吧!这不是一直以来所追求的东西吗?然后现在就是这个时刻——来证明谁才是强者。让我来告诉你,谁才是更优秀的。用更快、更漂亮、更有效率的刀法,把眼前的家伙杀死!杀死!杀死!将暮人的脑袋、性命给——」

  「不!快停下,之夜!暮人!我是来投降——」

  「你好吵,闭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暮人的刀刺进了红莲的左胸。

  「呜!」

  暮人的刀就这样刺向红莲的心脏,而红莲用左手握住了暮人的刀。然而暮人并没有就此停下,硬是想用蛮力破坏红莲的身体,然后一边打倒周围的士兵,一边举起红莲的身体向前走去。

  从远处传来了同伴们的声音——

  「红莲!」

  「红莲大人!」

  然而红莲无暇回应他们。他必须按住想刺入自己心脏的暮人的刀,并且将其拔出。

  而就在这时,架起红莲身体跑起来的暮人小声说道:「……我们正在被监视着。所有人都是敌人,好好给我战斗。」

  红莲惊讶地睁大了眼。

  暮人继续说道:「我只告诉你重要之事,真昼就在附近,她就在新宿地下的研究所。你快去。」

  「什么?」

  「别说话。今天我无法阻止世界的灭亡。但如果你想阻止的话你就给我去。」

  「这究竟是……」

  「我来为未来做准备。而今天我就托付给你了,红莲。」

  「暮……」

  「所以给我在这里死吧,红莲!」暮人发出了怒吼,继续着他的演技。

  刀已从红莲的胸口拔出,而暮人就这样将刀向他挥下,这个动作没有半点手下留情的意思。不,如果暮人手下留情的话,便会被处罚的吧。因为他现在正遭受监视。

  而红莲也相应地使出全力,没有演戏的成分,「你才去死!」

  红莲挥刀而上。一次、两次,在剑戟交错之时,深夜举枪的身影进入了红莲的视线。深夜向暮人扣下了扳机,而红莲用眼神将之告诉了暮人——背后有深夜的攻击。

  暮人注意到了红莲眼睛的动作,他将刀举过头顶,向旁边踏出一步,从那里做出要将刀挥下的姿势。然而这不是为了躲避子弹,而是让人看起来像是偶然做出了这样攻击的动作。

  然而从这里便能看出暮人受到了怎样的监视。监视者的监视让暮人不得不在意一切从外面看来的感官。

  因为侧身躲开,子弹只是打中了暮人的左肩,而暮人的手臂连着肩膀一起被炸飞了。

  「呜!」

  呻吟着,暮人还是看向红莲,想要向他做出攻击。然而红莲用之夜砍断了暮人剩下的另一条手臂。

  「呜啊!」

  如果不这样做的话,便不能骗过监视者。红莲就这样掐住了暮人的脖子,一边将他当做盾牌,一边叫道:「深夜,大家!撤退!」

  敌我双方都向红莲看来。

  暮人怒吼道:「不要管我,向这些家伙攻击!」

  然而没有人遵从这个命令,没有人能够攻击柊家的人,因为柊家是绝对的。柊家仿佛是制定了这个世界的秩序一般,拥有绝对的全力,有着可以决定世界毁灭的强大力量。而暮人也在其之下挣扎,就如同真昼、深夜、以及红莲一般,决不可能脱离柊家,只能在其下难看地挣扎。

  但这表示还有希望残留着。在今天此时此刻,他们还活着很有可能是因为有暮人在调度。刚才他们觉得自己活到现在的理由是欲盖弥彰的作战,是「帝之鬼」为了得知敌人真昼的所在而做的欲盖弥彰。不,应该说的确有这样的欲盖弥彰,但在进行到一半时,暮人得知了「柊家」的计划,并想要阻止世界的破灭。

  这是反叛,小小的反叛。但是暮人现在无法直接阻止世界的毁灭,他是不会做不可能做到之事的人。他受到「柊家」严密的监视,举步维艰。但就算这样,他还是在其中浑水摸鱼着持续向红莲他们发动不至于杀死他们的袭击,其结果便是让红莲他们生还了二十个小时以上。

  甚至,暮人还引导他们去往真昼的所在之地——不是池袋,而是新宿。

  真昼欺骗了红莲。她所发出的信息并非是向红莲,而是向成功窃听了他们通话的「柊家」之敌的。所以真昼哭了,因为这是结束,而他们不会再见了。

  然而游戏还未结束。虽然已经快到时限,但是游戏还未结束。虽然红莲不知道暮人是怎样得知真昼的所在,但在最后的最后,他已经接过了接力赛的接力棒。

  一边被红莲拖着,暮人一边小声说道:「干吧。脚踏实地的一群乌龟会追上兔子。」

  红莲低头看向暮人,将他扔在地上。而就在同时,同伴们与他合流了。

  红莲说道:「怎么样了?」

  「我们要逃了。」

  五士也追了上来,他在身后施展了幻术。不知道五士施展了什么幻术,但从敌兵为了守护暮人而聚过来的样子,他们是看见了什么不得不让他们这样做的幻觉吧。这真是太优秀了,他的同伴们虽然都不是天才,但都很优秀。他们互相信赖,就算没有任何说明,也会采取现在最为必要的举动。在这样的积累下,他们就快要追上兔子了。

  他们有苟延残喘到现在的理由。就算杀死同胞并且后悔自己的行动,他们也有拼命地、难看地活下来的理由。

  他们是为了结果接力棒。

  美十说道:「敌人没有追上来!」

  五士说道:「但这只是一时的!等我离开了的话,幻觉便会消失。」

  小百合说道:「如果主力部队追来的话,要到达池袋——」

  时雨捂住了小百合的嘴,她已经注意到了红莲已经不向池袋而去了。

  目的地便是这里——新宿。

  如果他们没能在这里阻止世界的毁灭,这里便会是他们的葬身之所。

  前面也有敌人的包围网,但配置在这里的兵力很少,而且暮人也不在那里。没有「黑鬼」的持有者,他们可以突破这里。

  这是最后的战斗,笨拙的乌龟们最后的战斗。

  「冲过去!」

  红莲叫喊着,举起了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们的灾难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们的灾难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