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癞皮狗
花柒迟迟2021-02-10 11:562,226

  “你才是狗呢!”

  白老二恼了,嘴里的饭菜喷的哪里都是,惹得村人嫌恶的躲到了一旁。

  赵斌笑的嘲讽,应道,“你没做工,跑来蹭吃蹭喝,不是捡食儿的野狗是什么?”

  “这是我大哥家,我凭什么不能来吃饭!”

  白老二望向白老大,很是理直气壮。

  “大哥,你就让一个不知道哪里回来的狗崽子骂我是吧?亏我还敬你是大哥呢!”

  “快收起你那一套吧!”

  白芊芊眼见老爹面色犹豫,显见当真要给弟弟留面子。

  她就不耐烦了,开口嚷了起来!

  这一家子狗皮膏药,真是躲都躲不开。

  “先前分家就是你撺掇奶奶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当时就躲在屋子里!”

  “芊芊闭嘴!”刘玉芳生怕闺女给村里人留下个牙尖嘴利的印象,开口拦了一句。

  白老二自觉抓到把柄,梗着脖子骂道,“不懂规矩的贱丫头…”

  结果刘玉芳却拎起案板上的菜刀冲了上去,一边挥舞一边大骂。

  “没良心的白眼狼,你大哥这么多年赚银子,给你还了多少赌债?

  你平日哥长哥短,他刚折了腿,你就撺掇老太太把我们撵出来,就是把芊芊卖掉的那个地痞,都是你找来的!

  打量谁都是傻子呢!赶紧给我滚,不滚我就剁了你,然后给你赔命!”

  白老二吓得直接滚下桌子,跌跌撞撞就往院外跑,狼狈模样,惹得众人都是哄堂大笑。

  “嫂子厉害,这样没良心的兄弟就该这么整治!”

  “整日游手好闲,偷鸡摸狗,但凡他能安心干点儿什么,也不至于这个模样。”

  “大哥嫂子别生气了,谁家没几个糟心的玩意儿。”

  “来,来,咱们继续吃,明日活计多,咱们早点儿回家睡觉。”

  众人不愿白家人尴尬,很快就重新吃喝起来,吃饱之后就纷纷告辞了。

  刘玉芳拾掇碗筷,一边抹着眼泪数落白老大。

  “你就是个傻子,多少年了,我就说你这兄弟都是白眼狼,你不相信。

  如今分家了,还像臭狗屎一样贴上来,恶心人。

  以后你要是心软,敢再搭理他们,我就带了闺女儿子跟你分家!”

  白老大勾着头,不吭声。

  白芊芊也是气老爹拎不清,但还是喊了老娘。

  “娘,帮我烫面啊,明早还要蒸糕呢。”

  “哎,来了,来了!”

  黄金糕一日可是能赚一百多文呢,家里家外都指望这点儿收入,刘玉芳无论如何也不能怠慢。

  赵斌坐到白老大旁边,递给他一碗水,劝道。

  “大叔,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白老大叹气,应道,“当年你爹还活着的时候,他就劝过我,说我太过心慈面软,以后容易吃亏。

  我也知道,就是改不了…唉,算了。”

  赵斌却岔开了话头儿,说起一些京都里高门大户的纠葛。

  果然很快就引得白老大惊奇感慨,彻底忘了自家这点儿糟心事。

  毕竟相比起那些争斗谋夺,农门小户抢来抢去也不过几亩地一座院子罢了。

  刘玉芳忙完出来,喊了白老大去洗脚,给伤腿上药,这才把赵斌解放出来。

  白芊芊端了一只大碗上前,见他望着夜空出神。

  半抬的下巴,弧线柔美,越发拉长了脖颈,露出不曾被染上蜡黄之色的白皙皮肤…

  “回神了,淌口水了!”

  白芊芊看的出神,突然被惊了一跳醒来,才发现赵斌满脸戏谑的看着她。

  她干咳两声,掩盖了所有尴尬和心虚,当然死活不能承认自己是个颜狗。

  “我看你晚上跟村人一桌儿,没吃几口,给你蒸了个肉末蛋羹。”

  赵斌接过大碗,借着月光,瞧着蛋羹金黄,难得没有一点儿蜂窝。

  表面又撒了几滴酱油,一小撮翠绿的葱花,真是香味扑鼻,引人垂涎。

  他直接舀了一勺子送进嘴里,满足的叹气。

  白芊芊离他两步坐下,忍不住显摆。

  “怎么样,你这工钱花的不冤枉吧,居然还给你开小灶儿!

  也不知道你在西北大营怎么住的几年,瞧你吃东西这个挑拣啊,比富贵人家还讲究。”

  赵斌没有应声,直到吃光了蛋羹,也反问道。

  “我也想问你呢,这些做饭的手艺是同谁学的?

  大叔说了,不是他教的。”

  他的眸光映射了月光,好似能穿透人心,惹得白芊芊心虚不已。

  “我做梦梦到的,不行吗?”

  说着话,她伸手抢过大碗就进灶间去了。

  赵斌洒然一笑,依靠在身后的砖石上,枕着双手,再次沉醉在月光里,不知又琢磨什么入迷了。

  白芊芊在灶间偷偷探头,忍不住低声嘟囔,“真是个怪人!”

  天上月亮从云朵里探出头,悄悄望着破败却重新焕发生机的院子,兴趣盎然…

  人多好干活儿,材料准备的齐全,伙食也跟的上,不过三五日,白家的院子就被修葺的差不多了。

  倒塌的东屋,房梁重新被抬起,外墙都砌了起来,所有裂缝抹平,屋顶换了新草盖。

  为了保暖,甚至三间屋子都吊了棚,东屋也起了一铺大炕。

  堂屋的灶台挪了出去,在房子西边建了一间耳房,平日做饭,存个柴火,都足够用了。

  白老大欢喜之极,晚上熬夜编了两张新炕席,铺上之后,果然屋里更显得干净亮堂了。

  团子也不去村里玩了,在三间屋里乱窜。

  当然,最高兴的还是白芊芊。

  终于,不用跟父亲弟弟还有赵斌挤在一铺炕了。

  起码晚上可以分男女歇息,否则起夜时候太尴尬了。

  几个帮忙做菜的妇人也是高兴,眼见男人们挪去赵家院子继续忙了,她们就聚在屋里说会儿闲话。

  “大嫂子,当初我就劝你不要哭,日子总会好起来的。

  你看,这才几日啊,新房子都住上了。”

  荣婶子家里日子也不错,但因为同公婆一起住总有些吵闹,免不得羡慕刘玉芳这般当家做主。

  其余几个妇人也是应道,“是啊,人家说吃苦享福,一辈子都是有数的。

  大嫂子之前把苦都吃完了,以后只剩享福了。”

  “不说这房子院子,只说大嫂子有芊芊这个好闺女,以后就错不了。”

  “是啊,我昨日去镇里买东西,还听人说起黄金糕卖得好。

  芊芊怎么这么好的手艺,我都想抢回家当闺女了。”

  刘玉芳听出妇人有打探的意思,就赶紧岔开话头儿。

  “我们家有今日也多亏大伙儿帮忙,更是斌哥儿大方,念着我家芊芊她爹当年的一点情分呢。

  不过,说起来,前几日我把老二撵跑,他怎么没撺掇老太太来闹呢?

  你们住的近,听说什么没有?”

  几个妇人对视一眼,模样居然有些为难,眼角瞟向了擦抹窗台的白芊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富贵厨娘:公子套路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富贵厨娘:公子套路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