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冰美男
花柒迟迟2021-02-10 11:562,197

  白芊芊走出来,扶了娘亲,劝道,“娘,这大夫是个好人,以后咱们慢慢还人情,一定不能欠人家的。”

  刘玉芳捏着手里的一块银子,苦着脸应道。

  “家里就这么一两银子,还是…寻人借的。以后可怎么办啊?”

  “车到山前必有路,娘先照顾爹,我出去转转。”

  “你头上还有伤,到处走什么!”

  刘玉芳嗔怪闺女,抬头却见村里来了七八个人。

  有男有女,都是平日同家里熟悉的,这是来帮忙拾掇院子和房子了。

  她赶紧迎上去打招呼,也就顾不得闺女了。

  白芊芊扯了个破篮子出去了,漫山遍野都是食材,随便扯些什么回来,喝苞谷粥的时候也能有个配菜。

  南山不算陡峭,荆棘都很少,平日村里放羊老汉也是常来光顾。

  山羊下嘴最是狠毒,草根儿都能啃出来,更别说野菜了。

  白芊芊有些失望,就越走离家越远,直接爬上了后边的第二座山。

  这里倒是比南山好很多,当然也更危险,林子里有野兽出没的痕迹。

  白芊芊有些害怕,碰巧见到一片野草莓,红艳艳占了足有三间房子那么大地方。

  草莓装了一整篮子,白芊芊心满意足。

  抬头看见不远处树上挂着的野蜂巢,让她有些惊喜。

  草莓加蜂蜜做成草莓酱,送到城里点心铺子试试,兴许能换成银钱。

  就是卖不出去,留给团子吃,也一定会让这小子美的鼻涕冒泡儿。

  但野蜂…可不是好欺负的,万一蜂蜜没得到,反蜇了满身包,就得不偿失了。

  可是,草莓酱的诱惑实在太大了。

  白芊芊狠狠吞了一口口水,脱了外衫把脑袋包裹严实。

  她凑近观察好地形,就果断举着树杈把蜂巢捅了下来。

  这蜂巢不大,也不算坚固,落到地上摔破了一半,流出了橘黄色的蜜糖。

  当然,更多的是细腰的野蜂!

  白芊芊赶紧撒开脚丫子,奔着选好的路线就跑。

  林子后边有条小溪,跳进去足以躲避马蜂的攻击。

  可惜事与愿违,愤怒的马蜂速度太快了,不等跑到小溪边上,白芊芊就被追上了。

  慌不择路间,也不知道怎么就躲到了一边山石的背后。

  不想这里居然还有一条石头缝儿,白芊芊想也不想就挤了进去。

  结果脚下一迈,扑通一声,她竟掉进了一汪热水里。

  慌乱中,她极力挥动着双手,终于她抓到了什么东西,猛然窜出水面。

  但不等呛咳,她就惊得张大了嘴巴…

  池子边上躺着一个人!

  要不是看到他胸膛微弱的起伏,她差点以为自己碰到一具尸体。

  借着外边透进来的光线打量,这人倒是挺俊,比她上辈子见过的那些明星还要精致几分。

  就是半点人气儿都没有,反倒像志怪故事里面提到的精怪。

  “喂,醒醒,你能听得到我说话吗?”

  白芊芊试探着推了一下这人,却被入手冰凉的触感吓了一跳。

  不知道什么原因,一句话的功夫,这人的眉毛睫毛就开始挂霜,十分诡异。

  她赶紧去试他的鼻息,还好,还有呼吸。

  只不过,这么放着,活人就真要冻成死人了。

  “这什么情况?你可别吓我啊!

  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是被马蜂追进来的!”

  白芊芊慌乱的撩了热潭水往男人身上浇,足足淋了一刻钟,才勉强让他摸上去有了一些温度。

  白芊芊累的一屁股坐在地上,毫无形象的大口喘气。

  看着眼前不知道是死是活的男人,她又犯了愁。

  荒郊野外的,要是不管这人,说不得这人还是个死啊。

  但是要救人……

  白芊芊瞅了一眼自己的小身板,又看看男人至少一米八的块头,真是遇到了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想了半天,她又给男人泼了几遍热水,到底不能放着不管。

  她出去折了些树枝,用藤蔓绑起来,半背半拖,将人放到了简易的爬犁上。

  此时,外边已经是日头西斜。

  白芊芊也顾不得马蜂窝了,只想在天黑前将人带下山。

  夜晚的山林危险重重,她自己都不一定能护得住自己,更何况还拖着个半死的男人。

  白芊芊都记不清摔了多少跟头,待得家门在望,太阳已经落下了山头。

  白老大拄着拐杖,身边跟着刘玉芳。

  两人扯着嗓子在山脚下喊着她的名字,声音都沙哑了。

  白芊芊听得心酸,愧疚之极,她这次跑出来确实任性了。

  “爹,娘,我在这里!”

  白芊芊赶紧站在一块石头上拼命挥手,引得白老大和刘玉芳看过来。

  刘玉芳眼见闺女头上顶着青肿大包,身上衣衫也是刮的不成样子,真是吓坏了。

  她一迭声问着,“芊芊,你去哪了,是不是伤到了?”

  白老大倒是注意到了树枝爬犁上的年轻男子,皱眉道,“这是怎么回事?”

  白芊芊累的一屁股坐到石头上,应道。

  “我进山去想要采点儿野菜和果子,碰巧见到这人溺水,我就把他拖回来了。”

  刘玉芳听得气急,想拧闺女一把又舍不得,只能骂道。

  “你是不是脑袋不疼了!先前怎么被人家戳脊梁骨,你都忘了!

  这要是被别人看见,你还怎么嫁人!”

  白芊芊嘿嘿傻笑,赶紧抱了老娘的胳膊撒娇。

  “娘,我知道错了,但是也不能见死不救啊。

  再说了,这人身上衣衫瞧着挺贵,兴许是个大财主。

  咱们救他一命,许是还能换银子呢。”

  刘玉芳狠狠点了闺女的脑门,咬牙骂道。

  “救人就是救人,说什么换银子!你真是掉钱眼儿里了!

  以前嘴巴跟蚌壳一样,这怎么碰了一次头,倒是变成无赖了!”

  白芊芊听得心虚,赶紧捂着脑袋装病,“娘,我头晕。”

  “哎呀,好,好!娘不骂你,赶紧回家!”

  刘玉芳无法,喊了白老大拄拐先走,她则帮忙拖起了树枝爬犁。

  幸好,他们也是担心村里人知道闺女丢了,再被议论,方才就没有声张。

  这会儿又是家家忙着做晚饭时候,倒是不怕人看见。

  团子独自看家,不见爹娘和姐姐,哭得小脸儿同花猫一样儿。

  白芊芊赶紧把半筐烂草莓递上去,团子也不挑嘴,立刻就眉开眼笑了。

  刘玉芳烧起了灶火,白日村里人都很卖力帮忙,把院里枯草拾掇干净。

  门窗简单钉了钉,小灶台挪去堂屋,砌的也整齐很多。

  这会儿,柴草烧的旺盛,锅里的水很快就滚开了。

  白芊芊盛了一碗儿,小心吹得不算烫,就给男人灌了下去。

  白老大摸摸男人的手臂,惊讶道,“这人身上太凉了,不会是死了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富贵厨娘:公子套路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富贵厨娘:公子套路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