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发糕
花柒迟迟2021-02-10 11:562,212

  “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个做法!”

  白老大第一次正视闺女先前说接他班儿的话,白芊芊趁机表决心。

  “以后我还要跟爹多学,保管手艺越来越好!”

  刘玉芳被扶了起来,喝着鸡汤,吃了饼子,也是意外闺女的好手艺。

  至于团子,已经吃的头都不抬了。

  赵斌得了白芊芊夹来的一只烤鸡腿,反手送到了白老大的碗里,哄得白老大眉开眼笑。

  白芊芊看出他是生怕烤鸡不干净,大大翻了个白眼儿。

  但还是给他在鸡汤里挑了半碗好肉,赵斌这才吃个干净。

  一家人吃的饱足,都是脸色好很多。

  就是刘玉芳都因为闺女这么能干,心里多了几分希望,也多了几分力气。

  待得喝了药,她就倒头睡下了,出了一身大汗,显见没有大碍了。

  赵斌带了团子去河边玩耍,白芊芊想起被花光的银子,就把胸前挂着的玉牌扯了出来。

  “爹,我想把这玉牌当了,得些银子修房子,也做个本钱琢磨点儿小生意贴补家用…”

  不等她说完,白老大却变了脸色,恼道。

  “快戴好,以后再别说这话,家里就是饿死,也别打这个主意!听到没有?”

  白芊芊被骂的委屈,记忆里好似也没觉得这玉牌如何重要啊。

  难道穿越大神发善心,这玉牌就是金手指?

  她赶紧扯个借口溜到院子里,狠狠心咬破手指,就把冒出的血珠儿往玉牌上抹。

  可惜,玉牌依旧是白白净净,没有发热,也没有把她带去什么神奇空间。

  “不是吧,穿越大神,你也太抠了。

  居然没有金手指,这让我怎么活!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你在做什么?”

  赵斌不知都什么时候进了院子,眼见白芊芊绝望模样,笑着问道。

  白芊芊赶紧把玉牌塞回衣衫里,恼道。

  “你怎么神出鬼没,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吗?”

  “我还以为你胆子挺大,不怕吓。

  否则也不能把我从山里拖下来!”

  “你回来做什么,团子呢?”

  白芊芊翻了个白眼,放弃了同赵斌斗嘴。

  赵斌懒懒散散往屋里走,应道,“在门外呢,我寻大叔说点儿事儿。”

  白芊芊好奇,垫脚儿看着弟弟果然在门外,就一起跟进屋去。

  赵斌居然当真说起了正事。

  “叔,我家院子太破了,我想寻人重新修葺一下,不知道哪里有好工匠。”

  “修房子?对,这是正事,马上入秋了,正该打算一下。”

  白老大点头,仔细为赵斌盘算。

  “你想花多少银子,盖几间房子?”

  “我是受伤退伍,朝廷给了一些抚恤,另外我还有些主将给的赏赐,银钱倒是不缺。

  打算盖三大间正房,三间厢房,院角配个灶房。”

  “好,好,银子够的话,这么安排也好,以后你娶媳妇儿也住的开。”

  白老大替赵斌欢喜,仔细指点他。

  “隔壁张家堡的黄老大一家子干的都是泥瓦和木匠,平日也常在城里走动,口碑极好。

  你不如把他们一家子都请了,用料和工钱看他要多少,总不会坑你。

  至于帮工儿,你就在咱们村里请。

  你出门在外多年,以后在村里落脚儿,总要同乡亲们多亲近一下。

  工钱正常给,但供给两顿饭食带点儿荤腥儿,晚饭时候再给碗酒,保管全村都念你的好。”

  他安排的周到,赵斌就抱了拳头道谢,“多谢大叔指点费心。”

  “客套什么,以后左右院子住着呢。”

  “那我明日就去一趟隔壁村子。”

  白芊芊在一边听得心急,忍不住插嘴。

  “赵大哥,你既然要修院子,是不是要请人做饭?

  不如我来上灶儿,换你帮忙把我家的房子简单修葺一下,好不好?”

  白老大皱眉,就要呵斥闺女,赵斌却一口应了下来。

  “好啊,妹子做饭味道好,我也放心。

  以后上灶交给你,修葺房子交给我。”

  “成交!”

  白芊芊大喜,生怕老爹反悔,抬腿就跑了出去。

  不知赵斌怎么说服了白老大,总之晚饭时候,白老大没有再多说。

  刘玉芳喝了两碗药,彻底退了烧,但身体还是虚弱,第二日依旧起不来。

  白芊芊早起在灶间忙活,把昨晚发的一盆苞谷面,蒸了两锅发糕。

  然后用干净的篮子装了,棉布盖得严实,拎着赶去了镇上。

  小镇名叫落客,处在白家所在的三岔河村和府城之间。

  平日多有南北走动的商队在此落脚儿,也很是繁华。

  白芊芊寻了个最热闹的客栈,把篮子里的发糕掰成小块儿,放在白色棉布上,托着给所有人品尝。

  苞谷面饼子,几乎人人都吃过。

  但蒸的这般松软,又融合了蜂蜜的甜香,却是难得。

  有人等不得客栈后厨上菜,就买几块垫垫肚子。

  一盆苞谷面儿发酵,添了一把细面增加口感,还有半碗蜂蜜,成本也就十文钱。

  但蒸出的发糕,划成巴掌大小,足有五十块。

  一文两块卖出去,就是净赚十文。

  这买卖不起眼,利润却是太高了!

  白芊芊卖完就跑,等客栈掌柜发现找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没了影子。

  客栈掌柜只听说是一个很漂亮的姑娘,气得干瞪眼。

  白芊芊得了甜头,简直信心爆棚。

  这二十几文钱,她拿去粮油铺,全都买了苞谷面儿,打算以后几日都做这个生意了。

  白家院子里,因为不见了闺女,正是着急的时候,白芊芊就拎着苞谷面儿回来了。

  刘玉芳面色蜡黄,没有打骂闺女,就是无声的掉眼泪。

  白芊芊吓得赶紧上前赔罪,“娘,我错了,我以后出门一定同您说一声。”

  刘玉芳挣扎着扯出闺女领口的玉牌,这才长松一口气,“我还以为…”

  白芊芊见此,更是好奇她这块玉牌的来历。

  但这玉牌上别说刻字,就是纹路都没有一条。

  这会儿也不是逼问生病老娘的时候,她就赶紧把剩下的一块发糕拿出来,分给爹娘吃。

  “这是点心铺子买的吗,真是松软。”

  白老大夸赞,白芊芊听得眉开眼笑。

  “爹,这是我琢磨的,只用了十文钱的苞谷面儿,就做了五十块,卖了二十五文钱。

  净赚十五文啊,我打算先卖几日,补贴一下家用。”

  “什么,不成!”

  刘玉芳第一个反对,手里的发糕都放下了。

  白芊芊急的跺脚,“娘,卖发糕简直是一本万利,您不是也觉得好吃吗?”

  “东西没有问题,但是你不能抛头露面。

  你忘了先前的事了,再出什么问题,你以后就真是嫁不出去了!”

  “娘…”

  白芊芊还要争辩几句的时候,院子外却是踢踢踏踏跑来了一辆青布马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富贵厨娘:公子套路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富贵厨娘:公子套路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