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教训
琦奕安2021-05-05 12:001,061

  庆长跟在父亲的身后,慢慢的挪进了房间内,冯夫人也想跟着进去,没想到,庆长一进门,冯玉朗就将门关了起来。

  庆长很自觉的,进门就跪在了地上,冯玉朗站在一旁不言不发。

  一炷香的时间后,冯玉朗开口了:“你还知道回家?”

  庆长说道:“是,父亲,孩儿不孝。”

  冯玉朗又说道:“上次我给你写信说要去找你,去的时候,你为何搬走了?”

  庆长不敢抬头,也不敢回父亲的话,只是笔直的跪在地上,任由父亲责骂。

  冯玉朗并不因庆长的沉默而打住,他接着问道:“这一年中,你违背父训,私自外逃,不忠不孝,这就是你在元良班学的规矩么?”

  庆长听到父亲说自己是在元良班学的坏习惯,本想辩解两声,没想到他刚抬起头,冯玉朗的耳光就下来了,庆长又被迫低下了头。

  冯玉朗接着训斥道:“我这次不搬出你祖父,你是不是还要逃?我作为你的父亲,难道都不配给你写信了吗?”

  “不是”,庆长刚抬起头,想解释,冯玉朗不知从哪里找到一根戒尺,狠狠的打在了庆长的背上,庆长疼的又低下了头。

  这时候,冯玉朗停下了对庆长的责骂,说道:“你就在这里跪着,我今日还有戏约,回来再收拾你。”

  说完,冯玉朗将房门锁了起来,并带走了钥匙,还专门找了人帮忙看着,防止庆长跑出去。还嘱咐冯夫人,万不可将庆长放出来,如若有失,必不会善罢甘休。

  冯玉朗素日里不是一个讲道理之人,冯夫人也只得答应他。

  上房屋内,冯老太爷听说冯玉朗带庆长回屋,急忙来到冯玉朗的小跨院里面,但是毕竟年纪大了,腿脚不方便,他刚走到跨院门口,就看到冯玉朗出门。冯玉朗向冯老太爷施了一礼,说道:“父亲可是为了庆长而来?”

  冯老太爷哼了一声,说道:“知道还不快放我孙儿出来!”

  冯玉朗说道:“父亲不要生气,孩儿还有戏约,待晚上下戏的时候,孩儿亲自带庆长去您跟前请罪解释,您腿脚不便,还是先回屋吧。”

  冯老太爷怕自己的孙儿受委屈,说道:“庆长呢,让他来我这儿,我帮你看着他。”

  冯玉朗知道父亲怕自己处罚庆长,但他早就有主意,说道:“父亲,庆长目无尊长,私自外游,实在是不像话,还是等我教育好了,再同去向您请罪吧。免得这个兔崽子出言顶撞,再伤了您爷孙的和气,而且您毕竟身体不好,如果他执意要走,您拦不住的话再气出什么好歹来,儿子可是担待不起。所以您还是回房休息,等我回来再跟您细说。”

  冯老太爷知道,这是冯玉朗怕自己再放走庆长,但又不好明着向着庆长,而且玉朗这话说的没什么毛病,只得说:“好吧,今日你少些应酬,我就在东上房等你。”

  冯玉朗答应了一声,就回去了。

  按道理来说,冯老太爷在家中该享有绝对的话语权,但为什么还会这么允许冯玉朗违抗自己的话呢?这一切要从冯家的人员构成说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若无战乱惹梨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若无战乱惹梨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