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未幽村(上)
水吉2021-03-31 00:185,061

  就着月光,苏念在山林里疾走。

  若换作平时,三下两下地,早就穿山越林而去了,可苏念被青龙汲去太多的灵气,元气大伤,本就虚弱不堪,只能磕磕绊绊徒步前行。

  心中慌乱,越是想快,脚越是不听使唤,绊倒好几回,身上各处划破的划破,扎烂的扎烂,但这一切都不打紧,要逃得越远越好,就算是死,也要死得远远的,绝不能再回到那魔窟里,绝不要再见那个人!

  夜色虽暗,可苏念依旧记得来时的路。那蛇窟本就在离未幽山不远的山凹里,只是四周的树木荒草较之更茂盛,毒蛇虫蚁更是数不胜数,行路甚是艰难,苏念强撑着身子前行,终于看见了易安江。

  此时太阳将要升起,打破了暗夜的沉郁,苏念又累又渴,急需要一口水来救命,艰难地走近江边,刚要蹲下,便突然觉得头重脚轻,一头栽进了江里。

  “苏念,别走!”

  “快回来!”

  “你哪儿都不能去,过来!给我过来!”

  浓雾环绕四周,苏念看不见是谁在喊自己的名字,她拼命想驱散浓雾,可无论多用力,都无济于事。

  她四处奔逃,一不小心竟踩进了一个黑泥潭里,越是挣扎,两条腿陷得越深,那声音依然萦绕在耳边,而且越来越近,她烦躁地捂起耳朵,突然,那浓雾中,一个黑影由远及近朝她飞速奔来,一眨眼,那人便贴近了她眼前,冲她微微一笑,嘴角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

  “你逃不掉的。”无霖掐住苏念的脖子,将她拦腰抱住。

  看着这张脸,巨大的恐惧涌上苏念的心头。

  “不要!”苏念惊叫一声,猛地睁开眼睛,一张男子的脸贴在眼前。

  “啪!”

  一个狠狠的巴掌甩了上去,那男子一下倒在地上。

  苏念慌忙坐起身来,扯紧衣服领口,退后贴在墙上。

  男子捂着脸,爬起身来,捡起地上的木片和药瓶放在桌上,那一身白衣沾了些许尘土。

  “做噩梦了?”男子问道。

  “赫贞…”苏念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是我,别怕。”赫贞轻声道。

  “这里是哪儿?我怎么会在这里?”苏念环视四周,发现这是一间破旧的土房子,陈设简单,墙上还挂着些农具、草帽之类的。

  “这是未幽村。你昏倒在江边,被村民救了回来。”赫贞道。

  “那白衣少年,是条白蛟龙。围攻他,不过是因为他侵占了我的地盘而已,属于内斗…”

  苏念猛地想起之前无霖说的话,这赫贞也是条蛟龙啊,自己千辛万苦逃出来,却怎么又碰上了他,真是倒霉…

  “你被青龙带走了,我四处寻你,却没发现一点踪迹,没想到,苏姑娘竟从那妖邪手中逃出,实在令人佩服!”赫贞感叹道。

  你自己不也是妖邪吗?在这儿假惺惺什么呢…

  “是青龙君自己放我走的。”苏念笑道。

  “他竟放你走?”赫贞惊道。

  “是呀,他说你俩的恩怨本与我无关,不该牵连无辜,便让我走了。”苏念一脸镇静,心里却捏了一把汗。

  赫贞闻言默然,他一眼便看出苏念在说谎,却不知为何她要撒谎,不知道她与那青龙究竟发生了何事,眼下看来她是有意掩盖,不愿提。

  “那青龙还真是个君子呢。”赫贞淡然一笑,起身去拿桌上的药瓶。

  “你,在这村子里做什么呢?”苏念故作轻松地问道。

  “未幽村遭了洪水,伤亡惨重,现下又起了瘟疫,许多村民都被传染了,我在这里布医施药。能救一个算一个吧。”赫贞将那药瓶的药倒出,涂在木片上,示意苏念伸出手。

  布医施药?哼,这蛟龙为了吃人,骗人的花样倒真不少,你就演吧。

  苏念听话地捞起袖子,才发现自己手背上、手臂上竟伤痕累累,涂上药之后,阵阵刺痛袭来,不禁五官都皱到了一起。

  突然手上传来阵阵凉意,疼痛减轻了不少,苏念睁眼一看,竟是赫贞轻轻捧着自己双臂,往伤口上吹气呢。

  苏念一时觉得有些难为情,却又不好收回手来,只能僵在那里。

  “伤口别碰水,晚上会有人送饭来,你身子现在很虚弱,先在这里好好休养吧。”

  临走之前,赫贞又吩咐了一遍。

  “好。”终于送走他,苏念关上门,便开始盘算起来。

  如今易安是蛟龙遍地,那青龙不知道还活着没,若是没死,定会追来,我身份已然暴露,再加上赫贞这只白蛟龙,到时候他俩要是一商量将我分食了…不不不不行,还是赶快走,回到家,有结界护着,再不用担心受怕了!

  太阳不落山,村里的繁忙便不会停下来,屋外人来人往,鸡鸣狗吠的,此时悄悄溜走,谁也不会发现,打定主意,苏念拿下墙上的农具,取下草帽遮掩着,推门而出,脚步镇定地往西边田地走去。

  未幽村的西面本是大片的良田,现在却荒芜得只剩丛生的杂草,再往前便是一片坟地,平日里少有人烟,穿过这坟地再往南便是往家去的路了。

  苏念踏入坟地,发现坟堆竟多了许多,都蔓延到了未幽山的山脚,看来这场瘟疫真的害了许多人命,又有多少人家破人亡,真真是令人心痛。

  可自从上次眼见着那小孩在自己眼前被一扯两半,苏念便知道,做救人的英雄,不是谁都可以。

  “哎哟!”苏念一个不留神,不知被什么绊了一脚,摔倒在一座坟边,将那坟前的青香蜡烛还有祭品砸得乱七八糟。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苏念匆匆爬起,将那些东西都一一重新摆好 ,又跪在坟前,向那墓碑拜了一拜。

  “柳易?”抬眼看了一眼那墓碑上刻的名字,苏念不禁吃了一惊。

  “不会…不是她…不会…”苏念不可置信地摇了摇头,又看了看墓前供奉的祭品,栗子糕,还有肉包,这不都是柳易平日最爱的吃食吗?

  “柳易,真的是你吗?”苏念颤着手轻抚着那墓碑,眼泪滚滚而下,从无声的抽泣,渐渐成了痛哭流涕。

  这个不幸染病去世的柳易,是苏念唯一的朋友。

  两人的情谊还得从那一年说起。

  一到夏天,苏念便常在易安江里玩水,不过她不会在村落附近活动,一般只在人烟稀少的荒芜地段。偏巧那一日,正在水上踏着荷叶玩耍时,一件衣裳漂了过来,苏念先是没注意,直到看到岸上有一个小女孩追着那衣裳跑。两人突然四目相对,苏念一个晃神,跌进了水里。

  那女孩见有人落水,顿时吓得呆在原地,不知所措。看苏念半天没有浮上水面,女孩在岸上急得直跺脚。最后,她竟然自己跳入水中去救人。

  原来女孩会水,可是娘告诉她,水里有河伯,会抓女孩子做新娘子,要是自己被抓走了,便再回不来。

  女孩在水里找了半天,也没有发现苏念的身影,最后体力不支,爬上了岸。正在伤心绝望之际,苏念竟拿着那件被水冲跑的衣裳朝自己走来。

  “你没事吧?”

  “你没事吧?”

  看着对方狼狈的样子,两人异口同声问道。这是她们第一次对话。说完二人相视而笑。

  从此,二人便常常约在此处玩耍。有时候还带着小虎一起。柳易非常喜欢小动物,自然对小虎特别好,常常将自己都舍不得吃的肉干带给小虎。她从来没有问过关于苏念的一切,也没有向任何人说起过这个女孩。

  苏念感激她,守护了自己的秘密。在娘亲去世的时候,是柳易一直安慰她,陪伴她。那段时间因为柳易常常偷跑出来陪苏念,一出门就是一整天不见人,由此回家常被责罚。没有晚饭吃、或是身上青一块紫一块,便是那段时间的常态。

  “阿念,别哭!”

  “阿念,别怕!”

  “阿念,我冷。”

  不知道什么时候,天空下起了雨来,从点滴小雨,到瓢泼大雨,苏念趴在柳易的坟上,张开衣袖盖在上面,稀泥沾上了她的脸,又被她的眼泪和雨水冲刷下去。

  “小易,我给你挡着雨,还冷吗?”

  “嘿!你干什么呢!”一男子冲苏念大呵一声,打着伞急忙跑过来。

  “你是谁家的姑娘?这是在干什么呢!快下来!”那男子一手撑着伞,一手去扯苏念的胳膊,将她拉下来。

  苏念哭得没有力气,被那男子一拉,便从坟堆上滑了下来。

  那男子看苏念趴在地上不起,不知该如何是好,便急吼吼跑回村里,去告知村长来处理。

  恰逢赫贞正在村长家商议村里疫情的情况,听说有个生面孔的外村女子在坟地捣乱,心下便觉有异。

  “这么大雨,村长大人不必亲去,就让我与李大哥一起去看看吧。”

  “那就麻烦季公子了。有什么情况,我即刻派人支应。”

  “好。走吧,李大哥!”

  二人赶忙前往坟地,赫贞远远便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跪在一座墓前。

  “李大哥,这女子我认识。”赫贞突然停下了脚步。

  “公子认识?”

  “交给我吧,烦请李大哥与村长知会一声,不必担心,我会处理的。”

  “好,那公子小心,这女子精神似乎有些问题,千万别让她伤着你。”

  赫贞淡然一笑,撑着伞便朝苏念走去。

  “怎么跑出来了?这么大的雨,别把身子淋坏了。”赫贞蹲下身,将伞伸过去替苏念遮雨。

  只见苏念已然浑身湿透,正滴着水,杂枝乱叶伴着泥土也沾在她身上。

  “柳家上下属她年纪最小,身子又弱,没能保住她性命,我很抱歉。”赫贞低声道。

  苏念闻言,扭头望着他,问道:“她,走得安详吗?”

  “五脏俱损,后期呼吸困难,无法进食,最后窒息而亡。”赫贞道。

  “窒息而亡…”苏念听得心都揪了起来。

  “此次疫情凶猛,所有病患的症状皆如此,只是有些身强力健的,就着汤药,便扛了过来。而许多人,一口气上不来,便无力回天了。”赫贞缓缓说道。

  苏念看着柳易的墓碑,默然不语。

  “柳姑娘英年早逝,确令人扼腕痛惜,生死有命,你也不必太伤心难过了,一切自有天意。”赫贞淡淡道。

  “季公子!季公子!”突然,身后传来一女子的叫喊声。

  赫贞回头一看,原来是柳家的大女儿柳姜。

  “季公子,我爹情况不好,请你快去看看吧!”柳姜喘着粗气,焦急地拽住赫贞的衣衫。

  “姑娘莫急。”赫贞安抚住柳姜,转而对苏念道:“是柳易的父亲,柳老爷。我先去看看,把伞拿好,回屋等我。”

  说完,赫贞便跟着柳姜,匆匆往柳家去了。

  对于柳易他们家,苏念只知道她是父亲的小妾生的孩子。她还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姐姐,是她父亲的正妻所出。苏念一直觉得他们家关系十分复杂,什么妻啊妾的,完全搞不清。

  得知柳易的父亲病重,苏念虽与他素未谋面,却也忧心起来,想必若柳易泉下有知,也会担心。

  “我替你去看看,不必担心。”苏念站起身来,擦了擦脸,撑着赫贞留下的伞,便返回了村里。

  因为苏念母亲刚刚去世那段时间,柳易经常陪伴苏念至夜深,苏念担心她的安全,便悄悄送过她回家,所以认得柳家家门。

  可刚走到柳家门口,苏念便又迟疑了。自己以什么身份拜访呢?正要扣门的手,又放了下来。

  “回屋等我。”

  苏念想起赫贞临去前说的话,看来现在想知道柳父的情况,只能靠他了。于是,苏念又撑着伞,返回了小屋当中。

  天空中最后一丝光亮消失的时候,小屋内的烛火竟自己亮了起来。

  苏念看着这烛火,直愣愣地坐在床边,浑身又湿又冷,瑟瑟发抖。

  同样是浑身湿透的那一天,她因为高烧昏厥了过去,再醒来的时候,自己衣衫全无,无霖一侧的薄衫滑落在他腰间,露着大半的肩背,伏在她身旁,脸贴在她眼前,覆着她的唇,轻舔着。

  每次想起此幕,苏念便觉得害怕,愤恨,绝望。

  窗外雨声好大,苏念觉得身上越来越冷,拧了拧身上的水,强撑着身子,等着赫贞回来。这一次,无论如何,她都要保持清醒,绝不能放松警惕。

  不知过了多久,雨终于停了,透过窗户,可以看到明月高挂在夜空,周围没有一丝杂质。

  门外有人轻敲,苏念心下一惊,即刻去开了门。

  赫贞站在门外,月光洒在他身上,映得那一身白衣散发着淡淡的光辉,似神仙下凡般,超尘脱俗。

  “对不起,让你等久了。”赫贞抱歉道。

  “柳伯伯怎么样了?”苏念急切地问道。

  “别担心,现下已无大碍。我会将他治好的。”赫贞道。

  “嗯,好…”苏念松了一口气,现下可以给柳易一个交代了。

  “你…”赫贞看着苏念一副狼狈模样,嘴巴都冻得有些发紫,不禁怪自己疏忽了。

  “哦,我没事,忙了这么久,你也早些休息吧。”苏念说着,便要关门。

  “好。”赫贞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

  看他如此干脆,苏念不禁有些暗自窃喜,想着待会儿去跟柳易道个别,趁着夜色赶紧回家。

  “阿嚏!”刚关上门,一股凉风吹来,苏念不禁打了个喷嚏,摸了摸头发,竟都已经干了一半了。

  回过身来,苏念发现烛火昏暗处,多了一个大木盆,冒着阵阵热气。

  刚走到桌边,苏念又发现桌上竟多了一个汤碗,里面放着小勺子,还冒着热气。她将那碗端起来,手上瞬间觉得温暖无比,闻了一下,原来是一碗姜汤。

  怎么突然多了这些东西?苏念一头雾水,不过转念一想,多半是赫贞,难道是他看自己这模样,所以…

  若他对自己有所图,那在自己昏迷的时候就可以下手了,何苦等到现在?再看柳家的人对他如此信任,想必他可能真的在救人。

  “阿嚏!”苏念冷得发抖,不再思量,一口将那姜汤喝了。

  边脱衣服边走近那木桶,用手试了试那水温,正合适,一身冰凉浸入到这热汤之中,整个人便柔软地舒展了手脚,似冰块般地化开来了。

  无意中,苏念又看见床上竟放着一套衣服,叠得整整齐齐,新新崭崭。

  “这白蛟龙,或许,是个好人…”

  喝了姜汤,泡了热水澡,浑身的冰凉就此褪去,换上干爽的新衣,苏念吹灭了油灯,轻轻开了门,往坟场赶去。

  “小易,你爹爹他没事了,很快他就会好起来的,你放心。现在我有些事,不得不离开,等风波过去了,我就来看你。”苏念将柳易墓前被风吹得七零八落的祭品重新摆放好,依依不舍地朝未幽山奔去。

  来到山脚下,苏念找了一棵树,正准备踩着树干飞身上山,谁知身子竟像灌了铅水一般沉重,完全跳不起来,眼见着那树干近在眼前,手脚却完全不听使唤。

  “你这样是上不去的。”

  突然身后传来一男子的声音。苏念一惊,警惕地回头一看,一个白色的身影朝自己缓缓走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镇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镇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