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愁肠已断,无酒先成泪
大壮哥哥2021-04-01 11:112,432

  冷战已经持续了一个月了,张家胜完全是一副错不在我的无所畏惧的态度,享受着与新情人约会的无线甜蜜,他料想到夏沛不敢也不会提出离婚,两个儿子和十多年的初恋的感情,这些筹码加在一起,足以让夏沛只能睁只眼闭只眼。况且,现在的男人哪有几个人是没有情人的,这是雄性的本性使然,大多数女人为了家庭的完整和孩子的幸福,都选择了原谅。他看透了也看烦了这个跟着自己十四年的老女人,一贯隐忍付出,又任劳任怨,忠心耿耿。

  夏沛进入到疯癫魔怔的状态,就像失恋的小姑娘一样,找不到排解痛苦的方法,几乎夜夜失眠,一会儿笑一会儿哭,笑得时候眼里有泪水,哭的时候嘴角有笑容。夏沛终于清醒的意识到:张家胜是从来没有爱过自己的。他是个彻头彻尾自私的男人。不爱她为什么要娶她了?也只有女人才会问出这么傻的问题,男人的世界根本没有爱情这种鬼东西,他们只从现实利益考虑婚姻。从实用性来说,夏沛肯吃苦耐劳,身体健康的像一头老黄牛一样,家里家外操持,人又专一老实,刚开始一心扑在丈夫身上,生了孩子又一心培养孩子,这颗心就没有长出过旁支。从审美上说,夏沛虽说不上十分明艳动人,但胜在气质温婉大气,修长笔直的大腿、纤细没有赘肉的腰肢,白皙的皮肤没有一丝斑点杂痣,166的身高配上100斤的体重。双一流大学毕业,有稳定的工作收入,能承担一半的家庭经济责任。

  张嘉胜当初作出结婚的选择是一点没有吃亏的。那时候他不过是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瘦骨嶙峋,骨瘦如柴的好像经年久病的地主家的少爷,而性格却固执的好像岛上的顽石,风吹日晒丝毫不动摇。尤其不会哄人,更不知道怎么疼人,只要吵架必然是据理力争,比街头吵架的妇女战斗力还要强。也大概只有20几岁的夏沛这样的又痴又呆的傻女孩,才一味的对自己初恋执着,比抗美援朝的战士信念还坚定,不抛弃不放弃。

  夏沛顶着凹陷的脸颊和惨白的面色,与韵美、丽娟在公园的长凳上坐着晒太阳,喝奶茶。日本晚樱开的日渐惨败,一夜的春雨和春雷,粉红的花瓣坠落满地,顺着水流不知所踪。夏沛像极了这些花,曾经开的绚烂,如今极其惨败。“易得凋零,更多少、无情风雨。愁苦。闲院落凄凉,几番春墓。”

  “丽娟,真的要恭喜你了。你终于找到属于自己的王子了。这么多年我们都很着急。”韵美又是最先打破沉闷的人。

  “是啊,这真是今年我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夏沛附和。

  “还是你们理解我,这些年我爸妈都真的快急死了,我这几年不是在相亲,就是在相亲的路上,看上我的我看不上。”丽娟难掩发自内心的喜悦。

  “说到底,还是你条件好,总要找自己十分喜欢的,从来不喜欢将就和勉强,而且还要帅哥。”韵美毫不留情的点出了丽娟相亲多年失败的原因。

  “你还这样打趣我,我总不能只看条件,只要匹配上就好了吧。我还是要找自己喜欢的。”丽娟不甘心的辩解。

  “是是是,你说的对,那现在这个怎么样呢?”韵美紧紧追问。

  “这是我二姨给我介绍的,在中信银行做信贷经理,叫钟镇江……”丽娟说了一半突然停止了,因为再说下去显得太招摇了,但偏偏女人的好奇心是无穷无尽的,尤其是韵美。

  “帅不帅?高不高?家里做什么的?对你怎么样?”韵美毫不掩饰的追问。

  “韵美,你这问的丽娟都不好回答了。”夏沛看到丽娟羞涩的红了脸,赶快出来解围。

  “快说快说,我很好奇,什么样的男人能征服我们这黄金圣斗士。”韵美不依不饶。

  丽娟抿着嘴笑了笑,她不是有意要隐瞒这些消息,只是才刚开始交往,不一定就成功了,便不想透露太多消息,哪知道韵美总是这么好奇。

  “家里也算是知根知底吧,满足了我对另一半的全部想象。都不知道自己还会这么幸运,说实在的,我都已经绝望了快,觉得自己都会孤独终老了。”

  夏沛吃惊的看着丽娟陷入热恋的样子,傻得像极了当初的自己。她想提醒丽娟,对待感情要理智一些,不要像火山找到突破口,一股脑的燃烧自己,奉献牺牲。可是,一个即将失婚的妇女终究没有勇气在最好的朋友面前戳穿爱的泡沫,丽娟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归属,这个时候泼冷水,倒不像是人干的事儿。也许世界上的人千百万种,好男人也是有很多的,如果自己失败就否定别人,这也太不负责任了。

  “他待你怎么样?”夏沛忍住了自己真实的想法,不咸不淡的问了一句最紧要的话。

  “湖上风光莺语乱,绿柳芳草几时休,泪眼愁肠先已断。” 春天本就容易生出无限的春愁,更何况是夏沛这浓得化不开的伤。就说坐在公园长椅上的三个女人,一个刚刚陷入热恋,掩饰不住等待多年的幸福,一个失恋失意,遭受着丈夫肆无忌惮的背叛,一个亲人病重,承受着金钱的压力。曾经她们三个在学校里,都是一样的好学生,一样的单纯快乐,但是后来的命运却是谁也说不准的。

  “夏沛,我总是觉得你不对劲,好像整个人都瘦了。”丽娟没有急于回答夏沛的提问,反而开始关心夏沛。

  “我有变化么?最近在减肥,胖到130斤看不下去了。”夏沛急于搪塞过去,生怕多说一句,眼泪就忍不住了。

  “怎么可能,你这个精神状态,肯定是出了什么大事。你瞒不过我的。我们结识多少年了,谁不了解你。”韵美毫无留情的拆穿夏沛的虚假面目。

  夏沛沉默了半天,说道:“这事情今天不适合讲,免得冲了丽娟的喜事,我们今天的主要目标是丽娟,别转移战线。”

  丽娟看出夏沛的为难,主动接过话茬,满足韵美的好奇心。“他老爸是区市场监管局的副局长,妈妈好像是国企的一个经理,具体的我没有问的多详细,南京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的,比我长3岁,有我二姨把关,错不了。”

  “听起来真不错,你是我们三个人中最幸福的了。”韵美的眼神放着羡慕的眼光。

  “也不要这样说吧,你们当初在学校就很抢手,都被预定了,看我蹉跎这些年,你们孩子都这么大了,我都还没结婚对象。”丽娟感慨的说。

  夏沛相信这句话是非常真心的,女人在没有嫁出去之前,都以为那结了婚的女人就是成功的,殊不知,这也许才是不幸的开始。夏沛开始隐隐的担忧这个出生于富裕家庭的单纯善良的女孩,一旦陷入爱情,又会是怎样一副不管不顾的样子。后面的故事只能等着瞧了,不到最后,谁也没有办法预料结局。

  “残灯明灭枕头攲,谙尽孤眠滋味。”这就是夏沛接下来的生活,她没有预想到暴风雨可能还会更猛烈一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离开前夫的千万富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离开前夫的千万富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