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站队
少微慧蚀2020-12-02 08:522,213

  “大胆!”

  见沈毅居然敢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亵渎圣威,刚才抽刀的那名大胡子两个大踏步就追了上来。怒吼一声后抡圆了膀子挥刀便朝着他的后颈砍去。

  可是沈毅是什么人?那是在国科大和海军陆战队呆了四五年的老兵油子。别的不敢说,但论单兵格斗,呵……从小到大他就没怕过谁。

  所以在听到刀锋拉出的破空声时,沈毅连头都没回。只是握住九七式背带的左手一抖。

  瞬间,九七式便如同一枚出膛的炮弹一样冲了出去。

  甩出去的物体速度很快。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工程塑料材质的枪托就精准的砸在了大胡子的下巴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

  眩晕神经丛受到重击,那大胡子翻了个白眼、然后就这么直挺挺的倒了下去。从始至终一声没吭。

  看着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大胡子,崇祯愣住了。愕然说道:“你要做甚?”

  而沈毅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是笔直的站在原地,右手稳稳的停在了距离崇祯袖口三寸的地方。眼神冷冽的看着周围的一群校尉。

  崇祯这才发现:不知何时,他身旁已经围满了拔刀出窍的锦衣校尉,森寒的刀林将他严密保护起来的同时也把沈毅整个人都罩了进去。

  不仅如此,在沈毅冲上来的瞬间,身位靠后的那十几个校尉便齐齐举起了手中的迅雷铳。蜂窝状的枪口对准了沈毅。

  这种迅雷铳出于明代军事家赵世祯之手,首次采用多管转膛发射,可一次发射18发子弹。这一构造为当世首创,领先了西方几百年。

  毫不夸张的说,加特林在它面前都是孙子辈的。

  很显然,如果沈毅再有什么过分的举动,那么这些校尉绝对会把他打成人肉筛子。

  “我有办法让闯贼退兵,不过这里不方便,我们借一步说话。”

  轻声说完,沈毅便转身朝着殿外走去。周围的校尉自觉的让出了一条道,没有崇祯的命令,他们不会轻举妄动。

  看着消失在门外的沈毅,崇祯迷茫了。

  退敌之策?他还记得上次也有个人跟他夸下了这样的海口,那人许诺五年内就能平定辽东之患,收复失地。

  可结果呢?五年过去,别说收复失地了,那都是奢望。现在的辽东已经成了一个烂摊子,每年都要靡费朝廷近半的钱粮税赋。

  沈毅如果知道他内心的想法,定然会付之一笑。

  说起史书对崇祯的评价,那绝对绕不开寡恩、急躁、刚愎自用这三个词。

  后世很多人都说这是史官在黑他,但对明史有着深入研究的沈毅却不这么认为。

  作为明朝最后一位皇帝,崇祯继位这十七年来面临的压力普通人根本想象不到。

  外有清军荼毒辽东,内有李自成、张献忠越做越大。又加之正好赶上了小冰河时期,真是上有天灾下有人祸、内有近忧外有远虑。

  这么多年来,他就像个裱糊匠,尽自己最大的能力修补着明朝这艘四处漏水破败不堪的巨轮。

  据史书记载,他二十多岁头发已白,眼长鱼尾纹,可以说是宵衣旰食,夕惕朝乾。史志称其“鸡鸣而起,夜分不寐,往往焦劳成疾,宫中从无宴乐之事。

  但想做一个中兴之主光勤政是远远不够的。

  朝廷钱粮不够,他加税。结果可想而知,辽饷剿饷练饷这“三饷”征下去,搞得本来就哀鸿一片的大明更是民不聊生。无数老百姓卖田卖地,四处漂泊。把农民逼成了流寇。

  就这还不够!随着满清和闯军的势力不断强大,他更坐不住了。同时开辟两线战场双线作战不说,还不停地逼着前线将领出兵作战。结果很多本来稳赢的战役就是毁在了他的急躁冒进上。

  所以他认为史书对他的评价虽然有失偏颇,但基本上说的都是实话。

  前文已经说了,辽东就是个烂摊子。所以即使崇祯他加派了赋税那也是打添油战。朝廷调拨的钱粮根本支撑不住前线的消耗。何况国内的农民军已成气候,派兵剿贼那是必须的。

  无奈之下,他只能大肆缩减宫内用度。拿自己内帑里的钱去填国库的窟窿。

  什么?你问那些大臣为什么不主动捐点钱?

  别问,问就是没有!

  在国库空虚的时候,崇祯皇帝也曾寄希望于王公大臣或是皇亲贵族,希望他们能慷慨解囊,让明朝得以渡过难关。

  可他在朝会上刚一提起这档子事,那些个大臣就像死了爹一样。就差没抱着他大腿哭穷了。

  不仅如此,第二天上朝的时候,这些大臣们全都穿上了带着补丁的朝服。很多还是饿了几顿,才顶着个青眼圈来的。

  有的臣子怕崇祯暗查,还把家里的仆人丫鬟全都暂时遣散,然后让人把自家房顶上的瓦片打乱,那模样跟洪武时期的官员都有的一拼了。

  就这样双方打了半个多月的拉锯战,最后这些个臣工实在受不了崇祯的唠叨,就“忍痛”每人捐了个几千两银子了事。就这,还把崇祯感动的稀里哗啦的。

  可结果呢?在原来那个时空,李自成打进北京城后便下令大肆抄家。

  这一抄可不得了,光是查抄的现银就有七千多万两!而且这还只是现银,像那些金银珠宝、瓷器玉器、古玩字画什么的就更是一个天文数字了。

  虽然这里面还囊括了从老百姓那里刮下来的民脂民膏,但要知道,当时的北京城刚刚经历了一场大鼠疫,又加上顺军大兵压境,城内十室九空,百姓们死的死逃的逃。金银细软什么的也没剩下多少,估计给那些官员的家资填个零头都不够。

  其实从这里就能看出明朝的灭亡是必然事件。皇帝能力有限,臣子不思为国尽忠也就罢了,居然还在疯狂的挖着国家墙角,干着假公济私通敌卖国的勾当。

  统治阶级都是这么一群人,明朝想不亡都难。

  不过沈毅已经想通了。既然来了这里,回是肯定回不去了。那么他面临的第一件大事就是站队。

  抛开他明粉的身份不说,李自成是不可能的,一个鼠目寸光贪慕虚荣的人即使当了皇帝也不会长久。

  这一点历史也早就给出了定论。从1644年3月19日攻入北京城到同年4月30日又灰溜溜的撤离,他一共就在北京城呆了42天。当了一天皇帝。

  跟着这种人?沈毅自问自己脑子还算正常。

  至于满清……前期留鼠尾辫,后期剃阴阳头。到了最后更是顶着个猪尾巴满世界的丢人。

  提起这茬他还是一肚子火。跟着他们?那干脆杀了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崇祯十七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崇祯十七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