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鸠占鹊巢
猫冬2021-01-30 15:333,569

  “人之道在于心,鬼之道在于身……蒙毅你的父母还在阴间受苦,还不快快去抓捕孽鬼换取公德!”一声惊呼我猛地睁开眼睛坐了起来,窗外已是旭日东升,屡屡阳光穿透窗帘照射在我的身上,却再也照射不进我冷冰的心。

  多少年没有做这个噩梦了,最近这是怎么了,一直被噩梦缠绕。难道又有什么大事儿将要发生嘛。

  我叫蒙毅,今年28岁,是一名落魄的私家侦探,我的工作比较特殊,不但托为人是活着的人以外,还有一些充满怨气的鬼魂。

  我走的是阳间路,吃的却是阴间饭。

  不过我还有一个比较特殊的身份——赏金猎人。

  每年都有许多凶案未破,而那些穷凶极恶的杀人犯更是逃逸在外,继续杀戮着无辜。

  在我所居住的城市里,有一个神秘酒吧,那里只接待一种人,人们管他们叫做赏金猎人。酒吧里会定时发布悬赏令,赏金猎人的任务便是抓住那些凶犯领取赏金。

  而我需要抓捕的孽鬼,大部分都会附身在这些杀人犯身上来吞噬他们的灵魂,从而复生,所以我需要不停地寻找那些杀人犯,消灭附身在他们身上的孽鬼。

  我必须要消灭这些孽鬼,积攒公德,来救在阴间受折磨的父母。

  在我18岁那年,我的爸爸妈妈被一个逃狱出来的罪犯残忍杀害了,只留下了我当作人质,他想一点点折磨我,让我在恐惧和哀嚎中死去。俗话说天无绝人之路,就在我绝望的时候,忽然来了一个刀疤脸男人,把那个杀人犯给抓住了。

  此时的刀疤脸大汉成为了我救命稻草,我痛苦着哀求他救救我的父母,我可以把所有的家产都给他。

  而那人听完我的话后,只是微微一笑说:“死去的人已经就不回来,你也不用感谢我,我这么做也是为了钱。”

  听到这话我的心凉了,久久不能自语,这世间一些事情真是太残酷了,不过我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的问他:“那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

  刀疤脸头也不回带着杀人犯走出门外,就在他要消失在我视线中的时候冷冷的丢下一句话:“赏金猎人!”

  时光如水,生命如梦,其中有悲伤、有冷漠、有酸涩,却唯独缺少了欢乐。我似乎在做一场噩梦,完全是在痛苦和煎熬中渡过。直到那一张古老契约的出现,我的人生彻底改变了。

  当我签下这份契约的时候,它赋予了我穿梭阴阳两界的能力,而且还教给我一项抓捕恶鬼的神通——神机鬼道。

  用冥界之火淬炼全身,把冥界之力附着于骨头和肉身之上,最后通过鬼道口诀,在身体各部位甚至武器上附着冥力和冥火,与孽鬼恶灵进行战斗。

  这种修炼是很痛苦的,每天要忍受着冥火的灼烧,时间在修炼与忍受中渡过,终于我修炼成了第一层鬼道,可以去寻找孽鬼赚取公德了,于是我开了一家侦探社,来调查那些被孽鬼附身人的线索,顺便赚一点生活费贴补家用。

  我的侦探办事处坐落在一家洗头房的阁楼上面,每天看着形形色色的男人们在这条红灯区徘徊,我便默默地点起一根烟深吸两口,然后把烟头扔到某个猥琐大叔的头顶,听着他们的怒骂声,我才感觉活着真好。

  “砰砰砰……”一阵敲门声传来。

  我慢悠悠的穿上衣服,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打开门一看,一个肥胖的中年妇女气喘吁吁的站在门口,一脸不耐的说:“敲这么半天门才开,你到底做不做生意?”

  我挠挠头,仔细打量了一下那妇女说:“你今天霉运缠身,晚上别出门,以免有杀身之祸。”

  中年妇女怒道:“你神经病啊,什么乱七八糟的,你不是侦探吗,我要委托你一件事儿!”

  我转身朝屋里走去,对着妇女摆摆手说:“你走吧,我今天不接委托。”

  中年妇女一听,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盯着我的背影,骂道:“什么破侦探,饿死你算啦,找上门来的生意都不接,哼……神经病……”说完下楼了。

  这时楼下桃姐的声音传来了:“我说小毅啊,你的房租快要交喽,再交不出来房租,姐姐可就让你搬家走人了,我们姐妹们也是要吃饭的啊。”

  我对着门外大声说:“桃姐,你放心吧,明天早晨就会给你的!”

  夜已深,街道似乎都睡了过去,今天特别寂静,就连红灯区早早也没了人群。我穿好衣服,看着窗外的月色,喃喃说说:“老爸老妈,我又找到一个!”

  我的父母属于枉死之人,必须在地狱中受尽折磨百年,把他们身上的怨气全部消磨掉后,才能进入轮回转世投胎,要不然带着怨气投胎转世会给人世间带来灾祸,我之所以要积攒公德,就是要把公德加持到他们身上,减轻怨气,减少折磨的年限。

  我赶走脑子里纷乱的思绪,背起包囊朝着门外走去。

  一个破旧的仓库中,传来一阵阵凄惨的女人哭嚎声,那声音中充满恐惧和祈求,回荡在四周久久不能散去。

  仓库内一个神色疯狂的中年人,手中拿着一把小手术刀,在一个中年妇女身上不停割着。女人全身被剥得精光,成大字型的被绑在一个铁床上,一圈圈如游泳圈的赘肉颤动着。

  中年妇女双眼惊恐的看着中年男人哀求:“我求求你,放了我吧,我会给你很多钱,求求你,放了我吧。”

  中年男人向上推了推眼镜,用舌头添了一下嘴唇说:“像你这种肥胖的女人,一般这一刀子割下去,不会见到血的,你看……”说着在女人身上划了一刀。

  妇女疼痛的嚎叫,涕泪横流的说:“不要啊,不要,我求求你……啊……你放了我吧,你要什么我都会给你!”

  “你看,你自己看看,都是脂肪,你这是怎么吃的,他妈的,怎么这么多脂肪!”男人语气开始激动起来,一边说着一边又在女人身上划了两刀,还是没有流出血来。

  中年妇女看着已被切开的肚子,双眼惊恐的都瞪出了血丝,一边哭嚎着一边哀求着。她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切,她不停挣扎,不停求饶。尖锐的惨叫一声声在她口中发出。

  男人大笑着,犹如疯魔,一把小手术刀闪烁着寒光不停挥动着。一片片血肉被他割了下来——千刀万剐。

  拍掌声不合时宜的出现在这仓库中,中年男人回头看了一眼,缓缓地转过身,伸出腥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阴森的笑着:“嘿嘿……又多了一个实验材料,看你的样子,身材挺匀称的,脂肪应该不会太多,嘿嘿……嘿嘿……我要把你的肉一片片从身上片下来。”

  我看着眼前这一切,眉头微微皱起,我已经追踪他六天了,昨天终于发现他在仓库这一带出现,

  “‘疯狂解剖手’原秋江市妇产医院妇产科大夫,由于一次剖腹产手术失败,导致产妇极其婴儿纷纷死亡,因为害怕承担罪责,杀死一名看守警察后逃离秋江市,在逃亡期间杀死妇女13人,其手段残忍血腥,我说的没错吧。”我拿出一张纸,念着上面的文字,每念出一条,我心中怒火便上升一分。

  那女人呆愣愣的看着我,似乎忘记了疼痛,忽然挣扎的抬起头,冲我大叫:“是……是你……该死的,你快救救我,我求求你救救我……我会给你很多钱,快点救我!”

  中年男人一刀子扎在女人大腿上,阴狠地说:“你给我闭嘴……嘿嘿……他救不了你,他也救不了自己,你们都要成为我的材料。哈哈……哈哈哈……”

  然后中年男人又用一种无辜的眼神看着我,神经质般的说:“那事不怪我,真的不怪我,都是那女人太胖了,全身都是肥肉,那都是脂肪啊,一刀下去不出血,第二刀下去还是脂肪,第三刀,第四刀,第五刀,都他妈的是脂肪,直到我割下第七刀,一下割破了,哇哈哈哈……血都止不住了,都是脂肪我都没办法缝合,孩子也让我一用力割死了,哇哈哈哈……你说这怪我吗,都是她太胖了……嘿嘿……”

  我从背包里拿出一张纸,用手撕了一个人型,把纸人夹在双掌之间,捏了一个手印,口中大喝:“纸兵……安神术!”

  “嗖”的一下,纸人飞到中年妇女的身上,一下变得和中年妇女一般大,下一刻纸人紧紧包裹住了中年妇女,中年妇女的挣扎越来越小,最后沉睡过去。

  中年男人看着我做的一切没有动,嘴里一直嘿嘿怪笑:“嘿嘿……有两下次嘛,不过我还得把你一片片切成片,嘿嘿……”

  我看着中年男人疯狂的样子,默默地从包囊里拿出一把刻满符文的折叠弓,一边组装一边说:“哦,对了,其实你还有一个名字叫镰刀鬼,以折磨人吸收其痛苦为生,我做为追魂使者,给你两条路,一条是乖乖投降让我打死,二是你可以反抗最后让我打死。”

  说着我一拉弓弦上,嘴里默念咒语“鬼道,破魂箭!”,“嗖”的一声,一道金色光箭射向中年男人的右胸。

  中年男人先是一愣,然后看到这一道金色光箭直奔他右胸射来,嘿嘿怪笑一声,闪身躲避,可是这么近距离的光箭哪是他能躲开的,一下死死扎进他的右胳膊,

  嘶吼声从他口中传出,似乎有两个人在说话:“该死的小子,你真的以为就这样可以抓到我吗?哈哈……你太天真了,你杀了我,他也活不了。”说着指了指自己。

  我没有理会他说的话,中年男人已经不是他自己了,他的身体里有一只孽鬼。

  我通常把这被附身者叫做“巢”,而把这些俯身的孽鬼叫做“鸠”。鸠不会附身到好人身上,它是死后怨气极重的冤魂变化而成,孽鬼不进入地府轮回,而是去一个叫虚无之地的地方,在那地方充斥着无尽怨气。

  虚无之地是地府里一片没有谁敢去涉足的禁区,因为那里有着一个十分厉害的鬼王,而当人间出现一个穷凶极恶的暴徒时,虚无之地将会开启一条裂缝,把孽鬼放出去,让它附身到这个恶人身上。

  当这个恶人每做一件恶事时,孽鬼便会吞噬一部分这个恶人的灵魂,直到孽鬼把这个灵魂全部吞噬,占据这个人的身体,孽鬼借身还魂,它就重生为人了。

  中年男人看我没有理会他的意思,又掏出两柄小手术刀,身形一窜朝我直扑过来,我并没有闪躲,而是又拉满弓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道神机之裂魂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道神机之裂魂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