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意沉沉CC2020-10-26 13:462,996

  路遇猛的扬起头,瞪大了眼:“啊?”

  “不…不是。”

  萧白将信将疑,再次仔仔细细地端详了一遍。

  对于从小学画画的萧白来讲,这幅画简直是惨不忍睹,毫无美感,脸部比例严重失调,路遇居然还可笑地画了一个十字。

  萧白弯起唇角笑了笑,虽然他对他自己的长相有十分清晰的认识,每天早上还会在镜子面前臭美,但越看越觉得画里这个丑丑的人是自己。

  能看出来路遇已经尽力去画一个完美的瓜子脸,可惜手抖,左边凸出来一块,左边的眉眼同理,蒙上的画还是有几分清俊少年的味道。

  不过,既然路遇说不是,他总不能逼着人家说这是自己。

  萧白合上本子轻轻放在桌上,点了点头:“好,但是不管你画的是谁,你都是在做与上课无关的事,晚上三节晚自习你站着。”

  说完又停了停,目光转向一边的唐春来:“你也在画?”

  唐春来受惊一样猛的抬起头,两只胖乎乎的手摇的飞快:“没有!我没画!”

  说完又抬起眼看了看一旁的路遇,低下头慢吞吞地补充道:“我……就看了一眼。”

  萧白点点头,修长的手指在白纸上浅浅的一层签字笔印上面点了点:“如果真的对画画有兴趣,休息时间可以来办公室找我,不过现在……”

  他扬了扬眉:“站好。”

  萧白已经走了,路遇还兀自埋着头琢磨他那句话的意思。

  他很会画画吗?

  看上去好像确实挺文艺的。

  休息时间去办公室找他……

  ……

  真的可以吗。

  路遇表情逐渐兴奋,眸中染上几分笑意。

  最后一节晚自习下课后教室的人立刻走了一半,剩下小部分慢吞吞地收拾着桌面上的东西,路遇靠在椅背上仰了仰,一只笔在他指尖顺溜地转来转去,他盯着黑板发了会呆,然后一把扣下笔,抓起背后什么都没装还被压扁的书包起身出了教室。

  走廊的灯暗得不行,这时候已经不像刚下课那么拥挤了,路遇绕了段路,从厕所那边的小楼梯悠悠哉哉地往下走,这边的灯是声控的,路遇走一段吹一声口哨,自得其乐。

  小楼梯往右是新教学楼,都是高三的学生,路遇走到二楼听到拐角处传来的说话声,似乎是个女生,吐字间都是黏黏糊糊撒娇的调子,路遇眼皮都没掀,径直越过了拐角,楼梯刚往下走了两格,他又听到回应那个女生的男生说话。

  “……你已经高三了,还是多看看书,我们可以去图书馆。”

  似乎怕女生为“去图书馆”而不满,男生又补充道:“或者去你喜欢的咖啡店。”

  路遇脚步停滞,觉得这个男声耳熟,捻着下巴仔细想了想。

  似乎是他们班成绩最好的那个?

  路遇一下来了兴趣,收敛了声响悄悄靠近拐角的门缝,眯着眼往里看。

  他恍惚记得那个男生叫顾怀,坐在靠墙的最后一排,没有同桌,每次考试都在年纪前五,听说从来没有人看到他下课离开过座位,性格也很沉闷,话不多,又很严肃。

  但是这种成绩好又好学的人班里那些男生都不会去惹的,其一是老师很看重,其二嘛可能就是……

  自己也不好意思。

  顾怀对面的女生比他矮了半个头,很白,眼睛也很大,卷翘的刘海遮住了大半个额头,扎着高高的马尾,脸上的表情却不怎么好。

  这个女生路遇认得,高三七班的唐思琪,或者说,这个学校几乎就没有不认识唐思琪的,陈或在学校的时候几乎都跟她同出同进,还传过好一段时间的绯闻。

  路遇还看到过几次她跟别人打架,身形小小的力气看上去却很大,又凶又狠。

  刚刚……似乎在跟顾怀撒娇?

  唐思琪双手都揣进外套的包里,抿着嘴抬眼看顾怀,顾怀应该也知道她的意思,忙拉出她的手暖在自己掌心,放低了声音轻声细语地说:“我知道你不喜欢,你想跟我出去玩,但是你已经高三了。”

  顾怀认真地看着她:“唐思琪,你已经高三了,下学期就要高考了,要跟我分开了,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说了不止是谈着玩玩,那你就不想跟我考一个大学吗?”

  顾怀捏了捏她的手指:“我想,我还想跟你在同一个大学,还想跟你一起吃饭,还想跟你下了晚自习去操场散步,”他声音又放低了些,带了几分恳求的意味“还想跟你在一起。”

  唐思琪有些怔愣眨了眨眼,仰着头看向顾怀坦荡又诚恳的眼底,她有些想哭。

  顾怀抽出一只手绕过她的后肩揉了揉她的后脑勺,唐思琪抿了抿唇,微微将头靠近他的臂弯。

  顾怀的声音还是温柔又真诚:“好不好?”

  唐思琪抿了抿唇,她正面对着灯光,眼睑下是浓密的睫毛倒影,她的瞳孔黑得发亮,水洗过一般澄澈,她呼了口气,抽出手摸了摸顾怀的脸:“好,怎么不好,说得比唱得还好听。”

  顾怀的脸色僵了僵,唐思琪却已经背过身走向另外一边的楼梯,她站在楼梯口回过身,看向半边脸都沐浴在暖黄色灯光下的顾怀,弯起眼睛笑了笑。

  “我也想跟你一直在一起。”

  路遇看不清顾怀的表情,他想他应该是笑着的,搂着唐思琪的肩下了楼。

  回到家躺上沙发的路遇脑子里不断循环播放从他到门缝往里看再到顾怀搂着唐思琪下楼,发愣的眼神忽然皱起了眉。

  他没明白刚刚那两人是怎么在一起的,顾怀这种人,也不像是打架认识的啊。

  唐思琪换的男朋友可能比路遇的衣服还多,她一直都抱着玩玩的心态,她说她还小,这个年龄谈恋爱不就是图个开心嘛,开心就谈,不开心就分。

  可是刚刚两人的谈话,虽然顾怀一直轻声细语地放低姿态哄着唐思琪,但路遇总觉得顾怀才是处于上风的那一个,他打赌,就算刚刚顾怀没有温言软语的哄着她直接撂下一句话就走,唐思琪还是会听他的去图书馆或者咖啡店看那劳什子的书。

  顾怀愿意哄,说明他也正儿八经的把唐思琪当作她的女朋友,是真真儿的放在心尖上疼,会为她的前途操心,以后打算结婚的那种。

  这两个人凑在一块,路遇也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

  当然,他也没心情去操心别人的事,他只是看个新鲜,和看一向评价颇好的高干部男演员被爆出和流量花瓶女爱豆在一起没什么区别。

  他翻了个身,包里什么东西响了一声,他费劲儿地塞进去一只手掏出来看,是课上画的那张萧白,已经变得皱皱巴巴的了。

  晚自习他一直在端详这幅画,时不时瞄一眼讲台上端坐着的萧白本人,越看越觉得像,尤其是那种清朗温和的神韵,路遇觉得他简直展现的淋漓尽致。

  快下课的时候周围人又多起来,他老觉得经过他位置的每一个人都会瞄一眼他的画,于是顺手撕了下来揣进包里,趴在桌上把剩下的时间睡过去。

  现在家里就他一个人,他又翻来覆去仔仔细细的看,木愣愣的想:萧老师让他去办公室教他画画。

  怎么教?

  会教怎么握笔吗?

  教握笔的话会碰到手吗?

  路遇冷不丁想到那双骨节分明的手,葱白的指尖还带着些粉,如果沾上墨,那肯定就像在貂蝉倾国倾城的脸上点一颗媒婆痣,在杨玉环华贵的裙摆上倒一盆巧克力酱。

  他猛然回神,将手中的纸揉成一团扔向一边。

  他真是疯了,男人之间的肢体接触不是很正常吗?

  而且,他又为什么要期待跟萧白的肢体接触?

  不对,他明明在想唐思琪和顾怀,到底为什么又想到萧白那去了?

  路遇觉得这一段时间想萧白的次数多到不正常,之前他还以为是因为萧白老是给他发消息让他烦不胜烦,所以做什么事都会想到萧白苦口婆心的催他去学校。

  他抬手蒙住了眼,阻隔了晃眼的光源,强迫自己继续想唐思琪和顾怀。

  从顾怀说“在一起的时候你说不只是谈着玩玩”可以看出,应该是唐思琪主动追的顾怀。

  那就更奇怪了,虽然路遇来学校的次数不多,但是也从来没看见过唐思琪来找顾怀,更没听说过。

  不过,唐思琪跟陈或关系那么好,也有可能被当成来找陈或了也说不定。

  没意思就是没意思,谈个恋爱约会都能约到图书馆去,也就唐思琪被他吃的死死的,说什么都好,也不用脑子想想,就唐思琪那个成绩,怎么可能跟顾怀考上同一所大学,听说她是从职业中学转来的,高二的课程都跟不太上,更别说高三了。顾怀再厉害,总不可能给她补高三的课程吧。

  再者说,图书馆那么没意思的地方,恐怕也只有萧白那种看上去就没什么意思的人愿意去了。

  图书馆能画画吗?

  ……

  路遇拍了一下大腿:“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