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在滚滚身体里弹琴
奶牛在搬家啊2021-06-18 14:253,161

  苏染似乎不打算有所保留,在周婉莹惊愕目光之中,直接使用异能,配合着周婉莹,将救援队战士们的遗体处理好,然后硬抗着虚弱感,迅速钻进保时捷。

    “你…这是异能?是病毒造成的吗。”周婉莹跟着上了车坐在驾驶位上,好奇道。

    “我也不清楚,今天早上起来之后偶然发现的”

    苏染瘫坐在副驾驶上,吞了吞口水,虚弱的回答道。

    周婉莹驾驶着红色保时捷,在巨大的铁门前停下。

    为了方便业主自由出入,平时天鹅堡的大门,只要有门禁卡就可以打开,周婉莹接过苏染的门禁卡,来到警卫室窗口前。

    “这大门打不开,程序好像被改了。”周婉莹摆弄了一阵后,转过身摇摇头,无奈的道。   

    天鹅堡别墅区的安保工程,是全市出名的,平时除了二十四小时人工安保人员巡查之外,围墙都是五六米高的深地电网,除了大门之外,就很难再有途径进出,这也是苏染他们家,选择在这定居的原因之一。

    “救,救,我。”

    这是苏染的脑海里突然响起一个虚弱的声音。

    四下张望,并没有人,苏染邹起眉头道:“谁在说话?”

    “没有人啊,你是不是幻听了。”周婉莹也看了一遍四周,然后狐疑道。

    苏染从车上下来,感受着声音的方向,走到警卫室的前拐角处。

    别墅区大门的角落里,趴着一只奄奄一息的巨大蜜獾,黑白相间的皮毛之下,平日的霸气无谓已经荡然无存。

    此时,它的身下是一大片已经凝固的黑紫的血液,周围还散落着,那长满黑毛的异兽的残肢断臂,可想而知它经过了怎样一场惨烈的战斗。

    “是你在说话?”

    苏染小心翼翼的接近,然后试探问道,既然连特异功能都有了,那动物说话自然也被她默默接受了。  

    “是,救,我。”

    蜜獾依旧趴着,嘴都没动,然而那个磕磕巴巴的声音,就传到了苏染的脑海里。

    “你,救我,我带你,出去。”

    苏染继续走近才发现,巨型蜜獾的一条腿被压在巨大的铁门下,她回到警卫室找了根铁锹,与周婉莹合力,把铁门稍稍翘起了一些,把蜜獾放了出来。

    “你是怎么跟我说话的?”

    苏染眉头紧蹙,看着身前的蜜獾,疑惑道。

    周婉莹则看看了看苏染,然后蹲下身检查了一下蜜獾的伤势。

    “被那些奇怪的黑猴子咬,醒来精神力特别强,就与你精神交流。”

    巨型蜜獾艰难撑着四只爪子,晃晃悠悠的站起来,继续把它那生涩的语言,传入苏染的脑海。

    等它完全站起来的时候,足足有半人高,要不是看到那特有的黑白相间的皮毛,估计没人会相信这是一只蜜獾。

    虽然在同一个别墅区,苏染以前也只是远远的看过,感觉它的体型很大,不是一般的蜜獾而已,没想到它的体型竟如此庞大。

    二女看着眼前的巨型蜜獾,竟感觉到一股莫名压迫感,那是人类对大型动物,发自内心的警惕所造成的。

    “跟我走,带你们出去。”巨型蜜獾晃了晃脑袋,拖着毛茸茸的尾巴走开,然后回头对苏染传音道。

    两女相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的跟了上去。

    巨型蜜獾摇晃着肥硕的屁股走在两人前面,最后来到一栋别墅前,这栋别墅比苏染家的小别墅,豪华十倍不止,但在整个天鹅堡别墅区里,也只能算是中等的别墅。

    绵长的围墙里是一个小花园,园里种着品种繁多的花草树木,中间是一个小游泳池,泳池的前面是一栋四层的复式楼,远远看去应该有四五百平。

    蜜獾扬着那张憨厚的毛脸,叫了两声,随即开始熟练的翻墙爬树,攀上屋顶,在两人惊愕的目光下,滋溜的一下滑进窗口,最后打开房门,把两人迎进别墅内。

    豪华的别墅内。

    周婉莹一边踱步,一边焦急的看着厨房里大快朵颐的一人一兽。

    “它这是要干嘛,不是要带我们离开别墅区吗?”过了近两个小时,周婉莹终于忍不住了,把苏染从厨房拉出来问道。

    “它说要先补充能量。”

    苏染一边大口大口的咀嚼着薯片,一边含糊不清的说。

    正说着,厨房里的蜜獾翻了个身,拍拍肚子叫了两声,然后用毛茸茸的前爪在冰箱后面摸索。

    啪嗒~一个清脆的声响之后。

    它身后的大理石地板开始裂开,赫然是一条密道,蜜獾抓过一只烧鸡,咬在嘴里,转而顺着密道溜了下去。

    “走吧,跟上它。”

    苏染收起手里的零食,抹了抹嘴角,回头眯缝着眼,展齿一笑道。

    密道很深,像旋转楼梯一样,索性照明做得不错,所以并不难走,十分钟左右来到了平地。

    这是一条长廊,两边的墙壁上满满的,贴着一家三口的各种照片,男的英俊女的甜美,小女孩也没有辜负良好基因,长得特别可爱。

    从中间的几张照片开始,蜜獾那憨态可掬的样子不时乱入,偶尔还有一个老人的身影,那是一个满头银发的慈祥老爷爷,他嘴角的一颗痣特别显眼,苏染总觉得很眼熟,似乎是在哪本书上见到过,却始终也想不起来。   

    又走了十几分钟,眼前突然开阔,赫然是一个简化版本的苏染家的车库,只有几辆普通的各式动力的车辆,虽然不是大品牌,但光从外表看确实十分厚实,明显是改造过的。

    这时蜜獾已经停了下来,由苏染和周婉莹走在前面,显然选车和开车它都不在行。

    “看样子,你家主人已经逃出去了。”周婉莹看着旁边空着的车位,转头向蜜獾微笑道。

    “它说它不知道,它昨晚偷溜出去玩了,一不小心就被压在大门口。”苏染咬了咬嘴唇,一边强忍着笑意,一边帮翻译道。

    所有的车都没有上锁,周婉莹随便挑了一辆燃油车,车子刚被发动,车位立马晃动然后下沉,一排排灯光划过,整辆车被带出了车库。

    凝眸望去,长空寥廓,青山绿水,只是远方还隐隐有警报器和爆炸的声音传来,显然她们已经来到了天鹅堡别墅区外面。

    外面异兽还有很多,安全起见,周婉莹决定赶紧返回防御所,没有丝毫停留,直接轰响油门,绕过天鹅堡别墅区的时候,抬眼望去,里面已经升起了多处浓烟,大概是某些电子设备过载后,没人看管引发了火灾。

    苏染将思绪收回来,转过头对后座的蜜獾问道:“平头哥,你们家主人是谁呀,我觉得密道照片里的老爷爷好眼熟啊。”

    “平头哥?这是你们人类给我取的外号吗,不过准确得来说,你得叫我平头姐,因为我不是公的,还有我有名字,叫滚滚。”

    蜜獾滚滚一边嘎嘣嘎嘣得嚼着鸡骨头,一边回答道,语言明显比开始时流利了很多。

    吞下嘴里的食物,然后正色道:“他叫古非凡,是我的第一任主人,他走后我一直和他儿子一家生活。”

    说完,滚滚眼中除了追忆之外,似乎还闪过一丝落寞。

    这一切都被苏染看在眼里,于是略带歉意的道:“对不起啊滚滚。”

    至于古非凡,苏染自然是认出来了,上世纪末最伟大的病毒学家,历史课本上写,他是被地球清洁工迫害的,这也是她上次历史考试的考题之一。

    不过想到滚滚竟然活了这么久,眼中的惊异之色更甚了,又想起古爷爷创造的诸多医学奇迹,转而又释然了。

    无聊之际,苏染拨开了车上的车载音响,一曲古风音乐《牵丝戏》,悠然响起:兰花指捻红尘似水,三尺红台 万事入歌吹,唱别久悲不成悲,十分红处竟成灰,愿谁记得谁 最好的年岁………

    没想到这家人和自己爱好相同,苏染轻轻舒了一口气,闭目凝神。

    突然感到脑海中出现了一道团强光,随后渐渐延伸开,交织成动物的模样,待到光团延伸结束,那赫然就是一只蜜獾。

    苏染猛地睁开眼睛,转头看向车后座,只见没有了食物的滚滚,趴在座位上好像睡着了,他那被包成粽子一样的后脚,耷拉着挂在座位边上。

    疑惑着转回来,继续闭目模仿刚才的状态,好像瞬间进去了梦境中一般,置身于一片虚空之中,眼前出现了一样的光团一样的一只蜜獾,苏染沉下心来仔细地观察。

    那些延伸出来的线像蚕丝一般细,而交织成的蜜獾后腿同样一样耷拉着,这难道是滚滚吗,苏染又邹起了眉头,下意识想去触碰他。

    当苏染的手触碰到这些线时,一股坚韧紧绷感顷刻间袭来,有点似曾相识的触感,这有点像古筝的弦。

    作为一个音乐爱好者,苏染习惯性地指节微曲勾起指肚,霎时间震惊地秀目大睁,身体里的恶搞细胞瞬间爆发,要不要在一只蜜獾身体里弹琴,轻拢慢捻抹复挑,仿佛一曲《牵丝戏》跃然耳边。

   或许在遭难后再安定下来时,那迷茫的心作祟想苦中作乐一番, 苏染越弹越起劲,还炫起了自己苦练了很久的摇指和轮指技艺,就在这陶醉于音乐的时刻,眼前的另类古筝竟然动了,接着霹雳啪啦的电弧在弦上流窜。

    苏染不敢有丝毫犹豫,赶忙睁开眼睛,退出了梦境般的场景,但眼前的一幕更让她震惊。

    “卧槽这…”

    C国的万能语不自觉的就蹦到她嘴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病毒来袭--极致触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病毒来袭--极致触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