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我不让你动
炒米2021-01-26 16:211,795

  大约早晨卯时,傅容醒了,真发现徐晋就趴在自己身边睡着了,想来自己也记不清太多了。只记得昨天她肚子痛,阿姐把她带回来,后来隐约感觉有人吻了她一下,不用想肯定是徐晋,后来她就没有不适了。

  傅容回想过后,见徐晋睡得很香,想来他也是照顾了自己一晚上,既然他累了,那就应该让他多睡一会儿。

  傅容走路很轻,但还是惊醒了徐晋,徐晋一醒连忙叫道:“容儿,你醒了,你赶紧回床上去。”傅容见徐晋醒了,只好乖乖的躺下等殿下来训话。 徐晋没有骂她,只是耐心的从膳房端来一碗粥,傅容以为徐晋太生气了,才会如此正经地对她。徐晋用勺子喂她喝粥,虽然她昨日也没怎么吃就吐了,肚子空空,但她还是没有什么胃口。傅容摆了摆手,表示她不想喝、没胃口,徐晋见她不想喝,便将粥放下。徐晋温柔地问:“容儿,你有什么不适吗?”傅容并不知道,徐晋为何这样问,她只是觉得这样问很奇怪,自己又没怎么样,为何要这样问?

  于是她问徐晋:“殿下,我到底怎么了?为何你要这样问?”徐晋却在反问她:“你也是的,这么大的事你也不知道,着实太任性了,你有身孕了。”傅容刚开始与徐晋反应一样,她蒙了,后来她下意识的指了指自己:“你说,是我。”徐晋点了点头,后来傅容终于明白了,她小声问:“你的意思是我与你有孩子?”徐晋这次没有回答,只是轻轻帮傅容把被子盖好,轻轻走了出去,将门关好,让她自己在屋内休息。

  傅容害羞极了,虽然他知道皇家传宗接代是正常的,但她依旧十分紧张,毕竟她也是第一次。

  忽然徐晋推门进来,傅容又乖乖躺好,徐晋说:“容儿,你不能不吃点东西啊!就算是为了孩子也要吃一点呀…”傅容经不住他什么硬泡,只好忍着恶心吃了几口,徐晋这才满意。

  傅容刚喝完粥,准备更衣出去,徐晋立马拦住她,傅容问:“殿下,你为什么不让我出去?”徐晋笑道:“你确定你能出去吗?”为什么不能?傅容心里暗暗的想,可徐晋却说:“容儿,你现在的确不能出去,你呀你,你以后要照顾的可不是你一人了,还有孩子呢。”傅容摇摇头,自言自语道:“怎么这么麻烦呢,早知道要是让它晚一点到来就好了。”徐晋见她这样,苦口婆心的劝道:“你这也不能怪别人,若是你没有喝酒,那你的身子便不会很弱,因卧床休养。所以别白费功夫了,你还是好好休息吧!我今日也不上朝,就一边看折子,一边照顾你吧!”

  傅容心里想:还得这样再过好几个月,这样过,太无趣了,太闷了,好烦啊!徐晋突然想起,葛川要来把脉,便对傅容说:“容儿,你且好好躺着,我去叫葛川过来给你把脉。”徐晋去找葛川了,只留傅容一人在此发呆。

  徐晋走的时候还十分仓促,还一不小心踢到了几个箱子,看样子十分紧张。傅容惊讶道:“殿下今日,你到底怎样了?知道我有身孕后竟如此紧张,他还是那个我认识的常年征战边关、没有人情味的肃王殿下吗?唉,这男人太难懂了!”

  不一会儿,徐晋将葛川叫来了 ,葛川还是像往常一样,一见到傅容就循规蹈矩的行礼:“王妃娘娘,微臣来给您把脉了”傅容听的耳朵都快出茧子了,一直叫他不必拘于俗礼,都是一家人,可他还是不听。葛川给傅容把脉片刻便说:“王妃娘娘,您的胎象不稳,应是昨日饮酒导致的,不用担心,微臣这就开几副药方,再修养几日便可以了。”傅容心中一直心存疑惑,正好趁现在葛川在,便问:“葛先生,我这有孕多久了?”葛川回答:“王妃娘娘,依微臣看,您有孕也有三月了。”一旁的徐晋听到了,小声地对傅容说:“容儿,你这也太不小心了,有孕已三月了,怎能不好好休养?”傅容听到后,督了他一眼,不过她自己也十分懊恼:如果自己早一点发现的话,就不会闹出像昨天那样的事情了。

  等葛川回去后,等徐晋回书房拿折子过来看时,趁这个空档,傅容坐起来,在想一些问题。

  她在想:现在边关也是特殊时期,若是皇上突然召殿下去边关,那他能平安回归吗?唉,孩子你来的真不是时候,要是你能等边关抗我结束,你再来就好了。她只是在这样想,但是她还是挺高兴有这个孩子的,毕竟她与徐晋也求了这么久,也算是有因有果了。

  傅容见兰香来了,便缠着兰香问:“兰香,你说这是一个男孩,还是一个女孩呢?他是好动一点,还是文静一点呢?”兰香被自家小姐问的不知所措,只得笑着回答:“夫人,您这还早着呢,才三月,应到七八月才看得出来呢。”也对,傅容自顾自的点点头,过一会又发起牢骚:“唉,还要等这么久,我才能恢复自由之身,我真是有点后悔啊!”

  兰香就是对自家小姐的言语实在不解,一会儿说很期待那个孩子,一会儿又说有点后悔,真的太令人费解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意芳霏之心有所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意芳霏之心有所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