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禁足令
炒米2021-01-29 11:212,771

  自从这徐晋给傅容下了禁足令后 ,她便只能呆在自己的寝室里,所以她一天的时间大部分是在床上休息的,谁叫他又没什么事情可做,要么躺在床上自言自语,要么就等徐晋回来与徐晋去书房聊天。

  每天都无聊的很,但每次聊天都会聊到关于孩子的事,几乎都会聊到这孩子是个小公子,还是个小郡主。想这个事情的时候,徐晋和傅容老是会争论一下,因为傅容想要一个小公子,萌萌的那种像极了徐晋。可偏偏徐晋的想法与傅容相反,徐晋想要个小郡主,像傅容的那种,毕竟他很想有一个,缩小版的傅容呢,任他欺负的那种,小小的很可爱。徐晋每次都让着傅容,谁叫现在她最大呢,傅容说什么就是什么咯!

  不过说到孩子,孩子都在傅容腹中差不多有五月大了,都可以听到胎动了。

  现在傅容就喜欢在家听着小家伙的一举一动,本想让徐晋也听听,可他最近太忙,傅容也明白,就没有去找他。这不,正好徐晋今天不忙现在正在书房看着折子,傅容趁这个好时机连忙去书房找徐晋。刚走到书房门口,就听到许嘉对徐晋说:“殿下,现在边关闹内奸,怕是很快就要与敌国土蕃国征战了,可现在正是特殊时期,殿下您又要陪王妃娘娘,这该如何是好啊?”许嘉十分发愁,毕竟边关战事是肃王殿下最关心的事情,一边是边关战事,一边是王妃娘娘,殿下会怎么选择呢?

  傅容在门外听着,她觉得徐晋不应该为了自己而不去为国征战,舍小家而为大家,这不就是大虞自古以来的最常说的古话吗?傅容决定,让徐晋先去调查边关闹内奸的这件事,舍自己而为大虞。

  但她担心徐晋此行去有危险,她思索着,正好许嘉从书房中出来了,转眼就看到了傅容,心里一惊,他连忙向傅容行礼:“王妃娘娘,您找殿下所为何事?”傅容没有回答径直走进去,在背后给许嘉做了个关门的手势,表示她要与殿下谈点私事。许嘉也没多想,反正自己家王爷就是喜欢和王妃娘娘腻歪在一起,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将门关好就离开了。

  徐晋见傅容来了,连忙将傅容扶过来坐下,还装作教训她道:“容儿,你现在月份大了,身子也沉了,虽在王府,但也会危机四伏,还是小心为好,万一出个什么事该怎么办啊!”傅容说:“殿下,不要这么杞人忧天,你都说了这里是王府,可能有那么多事发生呢?所以殿下,你不用那么担心我,我肯定会照顾好自己的。”徐晋问:“容儿,你无事不登三宝殿,这次来找我,所谓何事?”“瞧你说的,没有事就不能来找你了,你还当不当我是你的王妃了?”徐晋听后憋住表情摇摇头,表示他否认,“你~”傅容差点没把孩子气出来,她知道这开玩笑的,做了个样子,给徐晋看,没成想还真把徐晋给吓着了,差点就要叫葛川了。这个徐晋一到孩子事情上你就这么紧张,还把不把我当回事了。徐晋连忙为傅容平复心情,生怕她出什么事似的。

  傅容回归正题 ,说道:“殿下,你知道吗?小家伙(孩子)会动了,不信你来听听。”说完躺在床上等着徐晋来听,徐晋走过来趴在床上,将耳朵凑到傅容腹上,轻轻的听着,徐晋听到了“咚咚咚”的几声,连忙激动地说:“容儿,我听到了,我听到了,果真是胎动。我可听到那孩子在咚咚咚的踢着你的肚皮,可有劲儿了。”是吗?徐晋甩了一句话说:“容儿,你不信你可以自己听啊!”傅容突然相信了这个奇怪的想法,居然真的想自己来听,立马这个想法被徐晋的一句话打散了:“看来这次要如你所愿了,绝对是个小公子。”徐晋假装失望的对傅容说,傅容可就高兴了,她就知道她所说的是绝对是对的,正得意着呢!

  下午,淑妃又来看傅容 ,傅容又是忙着行礼又是忙着奉茶,立马再次被淑妃拦住,只将前两天对傅容说的话对傅容再说一遍:“容儿啊,你现在是关键的时候,千万不能累着,要多休息,这样对…”傅容耳朵都快起茧子了,谁叫这淑妃每隔三日就来一次,没来一次就要说几遍和刚才差不多的话。烦她也没用啊,谁叫她是淑妃呢?谁又叫他是自己喜欢的人徐晋的母妃呢?烦他也得忍着,讨厌她也得忍着,没办法啊。

  现在的傅容只真想找个借口不听,恨不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躲个清闲,可哪有借口敢不听啊?

  葛川进来了,先是给两位娘娘请安,后说:“殿下命我每日此时给王妃娘娘把脉,打断一下两位娘娘的聊天,请见谅,想必淑妃娘娘您是知道的,”淑妃娘娘出去走了走,正好现在葛川可以给傅容把脉,傅容想:耳边终于清闲了,真希望永远这样!葛川给傅容把完脉后,淑妃踩着点回来了,傅容的美梦破灭了。小声叹了口气,幸好没被其他人发现。淑妃娘娘问:“王妃脉象如何?”葛川回答:“回淑妃娘娘话,王妃娘娘胎象甚稳,若不出意外,定可以平安生产。”淑妃与傅容听后,心情甚好,虽说是现在来看,但好一天就是一天吧!

  葛川话说完了,傅容也睡着了,淑妃慈祥的看着傅容睡着的样子。她知道像傅容这样的现象是正常的,毕竟到这种月份也会嗜睡。见傅容睡得香,自己也不好打扰,便回宫了。

  傅容醒了,见淑妃不在,便问兰香:“兰香,淑妃娘娘去哪儿了?”兰香回答她:“夫人,您睡了大约一个时辰,淑妃娘娘在一个时辰前就已经离开了。”傅容无奈的说道:“唉,自己怎么睡着了,都没好好送送母妃。”兰香幽默的补充道:“夫人,这也不能怪您,要怪呀,就怪那位小公子(小家伙)吧!”这话真把傅容逗笑了,一谈到小家伙时,傅容立马就会阴转晴,这次也不例外,她抚摸着小家伙:“这个小家伙,就数他最调皮了,还没出生就会坑自己的亲娘,长大了还不得翻了天。”傅容一副宠溺的眼神,想着某些事情,脸色又阴了下去,似乎在想某些不顺心的事吧!

  徐晋刚从虎啸营回来,说是去看将士们的特训成果。他一回府就直奔傅容房间,结果没见到人,连人影都没看见,他又去了后院。果然在后院找见了傅容与兰香,正看见傅容一边摸着桃花花瓣,一边嘴里念叨着:“唉,春天过去了,夏天就要来了。桃花也看不到了,只能吃桃子了。”转眼看向桃树也已经结了好几个又大又红的桃子了,她叹婉道。虽然徐晋的动作十分轻,但还是让傅容听到了,傅容一转身,就看到徐晋就温柔地笑了,那笑容徐晋好久没见到了,现在徐晋真的觉得那笑容好宝贵,想要一次看个够,不留遗憾!虽然傅容身材已经没有以前那么好了,但徐晋依然爱她,不管傅容长得怎样,他都喜欢傅容,因为他喜欢的不是傅容的长相,更不是她的身材,而是傅容这个人。所以他认为傅容是最美的,不管她怎样,她都是最美的!

  徐晋上前一下子抱住傅容,徐晋一上来太用力,傅容都差点站不稳了,她问徐晋:“殿下,你怎么了?”徐晋含泪答道:“没事,我就是想你了!”他们两个紧紧抱在一起,徐晋突然有点紧张,没有再那样抱着傅容。而是将傅容抱到寝室的床上,抱过去,徐晋的手都出汗了,浸湿了傅容的衣服,傅容她只感觉背后有点凉凉的、湿湿的,好像是徐晋的汗水,无奈的想到:殿下啊殿下,你到底怎么了?竟如此紧张,还是不是个男人了?

  时间匆匆逝过,美好宝贵的时间还在后面,傅容她想珍惜每一刻,她与徐晋在一起的时间,更想珍惜今后的每一刻时间!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想要让时间过得慢一点、长一点,不要如白驹过隙,希望像白云慢慢的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意芳霏之心有所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意芳霏之心有所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