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离别
炒米2021-01-31 11:291,373

  徐晋要去查案,东西都被傅容前一天就收拾好了,傅容有点失落,但她尽量不让徐晋看到,免得徐晋难过

  徐晋本不让傅容为他做早餐,但傅容不顾徐晋劝阻,非要给他做这顿早餐,因为也许这是最后能为他做的了。

  这一去凶多吉少,极有可能再也回不来了,她要把握好这个机会,跟徐晋做最后的道别。

  傅容他怕徐晋出事,可自己又不能去帮他,心里只有万分失落、与无助,她不知道她到底该怎么办?是应该放下这件事,还是应该什么都不做想着这件事,她不知道!

  但她只希望徐晋能平安,她不求胜利,只求平安,她是多么希望徐晋可以不去,但她不能这么自私,不能这样。

  傅容一直在想这件事,直到徐晋在她身边说:“容儿,你在想什么?”“哦,没什么”“那粥怎么回事?”徐晋指了指正在熬的粥,原来粥差点被毁了,徐晋将她的手放在傅容的手上,手把手教她熬粥。一句话传来:“容儿,果然你一个人不行,要是我不来,这可就被你点着了,小心点,差点就出事了!”徐晋的这句话,看似是在责骂她,其实是在默默的关心她,傅容理解。

  徐晋知道那碗粥虽普通,但其中充满了傅容对徐晋的不舍,他细细的品,品出了傅容的爱意。

  徐晋上马车了,从窗口与傅容道别。傅容实在忍不住了,她哭了,她的确哭了。傅容她从不轻易哭,也说的上是个女汉子,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从小就这样。欢笑是家常便饭,可哭,也许一年都等不到一次。可这次是为了徐晋,她才哭得如此伤心,也许吧,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徐晋对傅容爱得这么深。徐晋看着傅容哭,心里又何尝好受?如同千万根针扎在心上,拔又拔不出来,扎又扎不进去,偏偏就卡在那儿。就像徐晋想见傅容也见不着,想死又下不去手,如同生不如死。但他是个男人,更是一个王爷,他要撑起这个家,保护自己的妻儿!

  马车走到城外,傅容的心也被牵去了城外,虽有肉体,但魂不守舍。她回到寝室,默默的摸着小家伙,问道:“孩子,你父王这么做是对的吗?他有危险吗?他能平安回来吗?”孩子还未出生,自然是不会回答她的,但它仿佛有灵性,动了几下,仿佛是在安慰傅容,这也让傅容心安了不少。她在乞求道:“爹,若您在天有灵,就请保佑殿下平安归来吧!”一边乞求道,一边泪水从眼眶中滴下,打湿了被褥,也打湿了傅容的心。刚好兰香经过傅容的寝室,本想偷偷来安慰一下,却见到了这一幕,她没有第一时间去安慰傅容,而是去找了葛先生。

  傅容感到,仿佛肚子有一阵阵抽搐的痛,但这再痛,也比不过徐晋离开的痛。

  葛川到了,先是给傅容把脉,傅容将手给葛先生,不敢乱动。葛川神情严肃的说:“王妃娘娘,实话跟您说吧,你是真的要注意一下了。因为您哭了,导致严重动了胎气,稍有不慎,孩子便会保不住了。”傅容本就很失落,是因为徐晋,她不想因为这件事,影响到了小家伙,傅容轻轻点头。

  心里虽然伤心,但又不敢表达出来,免得兰香看到了反倒担心。

  徐晋正在快马加鞭的赶到边关,虽然人身在边关,但心却还留在肃王府,想着傅容与小家伙,想着以前与傅容的美好回忆,也期待着以后。现在当务之急是管好边关的事,徐晋不敢想这件事情,专心的骑马。一边骑马,一边和许嘉商量对策。

  过了些许时辰,终于看到了边关军营,与镇北大将军(徐晋的师傅)会面后,一起去审问那些细作,细作见徐晋来了,便已知道自己绝对活不成,与其被他们严刑拷打审问,与其泄露机密,还不如~。刚见到肃王,他们便咬舌自尽,一命呜呼了!

  可肃王并不知道,他们背后还有更大的阴谋,在等着大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意芳霏之心有所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意芳霏之心有所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