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入险
花阳2021-03-10 15:482,269

  比华山的山路弯弯曲曲,罗春秋现如今也只能如此在山上奔走。也不知这马行了多少里路,能被追到什么时候,但抱在胸前的罗天仇渐渐喊出声来。

  “二师伯,后面那帮人离我们越来越远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悬崖出现在他们面前,当罗春秋发现时这不停奔走的马儿已到悬崖附近,急得罗春秋立即猛提缰绳,可是已经晚了!强大的惯性把马直拉向悬崖边上。

  天仇见见到如此场景,不由自叹“天亡我也!”闭上了眼睛。

  就在这时,罗春秋左脚猛蹬,右脚连踏。天仇只觉腾身而起,听到“轰隆”一声。

  天仇睁眼一看,二师伯正抱着他站在悬崖边下,而跨下的马匹早已止不住惯性,摔落悬崖。没等罗天仇反应过来,身后肃啸响起……罗春秋四处张望,立即从怀里放下罗天仇。

  “仇儿,刚刚师伯看了,那边有一条小路,不知通往何处,你快向那里逃,师伯先替你挡住他们。”

  罗春秋看着罗天仇有些不舍,摸了摸罗天仇的额头,越发伤感起来。

  “仇儿,你要记住,害你家破人亡的是魔教这帮魔头!你如果能够逃走,一定要为我们报仇,那怕死了,我们也不能在这群魔头面前低头。”

  身后的肃啸的声音伴着马蹄声越来越近,罗春秋又附身在天仇耳边,轻轻说了几句后,突然大声起来。

  “走!”

  天仇看看二师伯大义凛然的样子,狠狠地一咬牙。

  “二师伯,保重!”

  天仇深深再望了望罗春秋,迈开双腿,顺着悬崖边的小路,狂奔而去。

  边跑边回头,只见二师伯摆开架式,等着……

  天仇从小就有神童之称,三岁筑基,五岁开始学武,可倒底才六岁,两条小腿用尽毕生力量向前奔去,跑着,跑着,天仇实在是跑不动了,一下就被树枝绊倒在地上,可天仇知道五魔已追来,而二师伯与自己临别时在耳边的几句话,声声在耳,不由得咬紧牙关,强忍着疼痛爬着向前爬去。

  可惜天仇精疲力尽还是昏了过去了。

  过了不知多久。

  天仇突然觉得满脸的腥骚气,鼻孔与小嘴内流入一股奇腥奇臭味道。勉强睁开眼睛,朦胧之下,只见一支小水流淋向他的脸蛋。

  天仇总算看清了,竟是那五个魔头中的一魔拉开裤子小便,而小便正朝向自己脸上疾射,让自己苏醒。而那魔头还口上念道:“司空教主这一招真绝,即省力又管用。”

  天仇立即朝傍边草丛一滚,闪开小便,但还没等他站起,那“地域魔手”司空统一把抓住天仇。

  “小鬼,快说,你罗家的“玄天霹雳掌秘籍”放在哪里?”

  罗天仇那知道什么玄天霹雳掌秘籍?以他的性格,哪怕知道,他也不会说出来。

  “地域魔手”司空统拉着天仇,让他站在自己面前,装了一番温柔,轻声细语的对天仇说。

  “小鬼,你爹或你师伯可曾与你说过有什么东西放在什么地方。”

  天仇从小饱读诗书,人称神童,望着“地域魔手”,一脸不屑“放在哪里,我怎么知道,就算知道我凭什么告诉你们。”

  “地域魔手”一听天仇好像知道什么,不由得更是是强装温柔,与他那长长的胡子满是不搭。

  “小鬼,你只要把东西放在哪里告诉我,我就……”

  还没等“地域魔手”讲完,天仇便大声叫道“恶魔,你休想。”

  “地域魔手”哈哈大笑,面目狰狞。

  “你现在到了我魔教的手上,还不怕你不说。”

  “地域魔手”右掌一推,左掌轻挥,只听“啪”一声,天仇左掌应声脱节,整个人倒在地上,满脸尘土,顿时,一股奇痛从心底涌来……天仇痛得在地上打滚。

  “咦!”地域魔手奇怪地咦了声,天仇依然不肯说。

  “这么犟!,看你能犟几时!”司空统不算有耐心。

  他左手连挥,“啪……”连连让天仇另外九个指头关节脱开。天仇头上顿时淌出黄豆般大小的汗珠,可天仇对于秘籍还是一言不发!

  “我看你能撑到何时!小鬼,我倒要与你玩玩!”

  地域魔手人称魔手,点穴之术独有专精,他立即左右双手齐挥,在天仇全身连拍,立即天仇十个脚趾关节,双臂关节,双手关节皆全被地域魔手脱开。

  地域魔手这时已经不是在审问“玄天霹雳掌秘籍”的下落,而是不相信一个六岁的罗天仇竟然能够如此保密。

  地域魔手还是失望了,天仇斗大的汗珠早已让衣衫湿透,可天仇除了双眼,双唇出血外,还是没有谈论一句玄天霹雳掌。

  地域魔手恼羞成怒,右掌拍出,“啪!啪!”四响,把天仇的四肢和小臂齐齐震断,他不信世上还有这么强硬的人,天仇双眼流出了血泪,双唇的鲜血“嘀嗒”的流,悬崖上除了“嘀嗒,嘀嗒”声,连五魔的声音也没有了。

  突然……五魔之一的一个胖脸男子对地域魔手躬身道:

  “堂主,这小子四肢全断,你再这样下去,这小鬼……”

  地域魔手一掌向胖脸男子击去,打得胖脸汉子口中鲜血直冒。地域魔手死不肯认输。

  “我不信,我不相信,世间还有这种人。”

  地域魔手一把抓住天仇胸口衣服,走到悬崖边上,让天仇凌空。

  “小鬼,只要你说出玄天二字,本教主就放了你,你要是还如此顽固不听,那我……”

  突然,一道劲风猛然袭来,地域魔手猝不及防,倒退几步,手中的罗天仇也被人抢走。

  司空教主心中一惊,很是疑惑,何处杀出个程咬金来?而且那人身手极为不凡。司空教主抬头一看,只见十丈外的山脊上伫立着一个眉须皆白,额头光亮的老人,身着一袭灰白色的儒袍,脸上似笑非笑的泛着红光,显然,刚才这阵劲风正是那老人的掌力所为。

  司空教主眨眨眼睛,似是有些不相信。一个白发老人为什么有那般内力,恐怕当今天下的武林高手中也难以找出几位。他哪里知道,这阵劲风仅仅只是老人随手一拂长袖所起。如果是运功发掌的话,他们中的任何一位也消受不了,不能当场毙命,也得几年才能救治。

  司空教主明白今天是遇到高手了,幸亏他应变敏捷,随即作揖拱拳。

  “何方前辈高人,在下司空统,‘魔教’教主,未曾拜山,还望前辈海涵!”

  “哦,原来是魔教的贼子。难怪会对一个乳臭未干的娃娃施出那般歹毒的招术,真是畜生!”

  老人一说话便震得几人耳朵嗡嗡生疼。老人边说边向司空教主走来。

  “前辈可否不插手这件事!”司空教主心中一寒,竭力想劝阻这位高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在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在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