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生死场
鱼鹰2021-02-26 16:193,137

  七连的二十几名重伤员在看到邱若林背上严刚的尸体或听到严排长牺牲的消息时,几乎所有人都哽咽着说不出话来,有几个人甚至因过于悲痛哭出声来。

  柯霞比邱若林预想的更加坚强,她只是脸上有些悲伤,既没有崩溃也没有泪流不止,很快她就忙着去处理赵卫国腹部的伤口了。

  邱若林也不可能闲着,他让通迅员小李打开71型短波报话机,向董副团长报告今天的战斗情况:“01,我是07。收到没有?”

  几秒钟后报话机里传来董副团长的声音:“07,我是01。请讲。”

  邱若林说:“严刚排长牺牲。敌军狙击手被击毙。”

  报话机里沉默了约十几秒,董副团长的声音再次传来:“你是哪一个?”

  邱若林说:“我是一班班长邱若林。”

  董副团长说:“现在升你为二排代理排长。我向你下达明天的任务:二十五号即明日黎明之前,集合二排所有士兵,从西北方向攻击6号阵地。”

  邱若林听后犹豫片刻,说:“二排只剩下六个可以战斗的士兵,怕是难以对敌军阵地形成有效攻击。”

  董副团长说:“明日天亮时34师一0六团会用一个连攻击4号阵地,31师九十三团会用一个加强连攻击6号阵地,你们的作用只是打乱敌人的部署,邱排长不要有后顾之忧。”

  邱若林怀疑董副团长并非没有听出自己的话外之音,只是伤痕累累的钢七连此刻已成为凶险战局里一颗失去退路的棋子,因此多辩无益,只好说道:“是,我明白了。”

  结束了和董副团长的通话,邱若林接近半个小时一句话也没说,他在苦苦思考着下一步的行动。邱若林最想知道的是,换作牺牲之前的严刚排长,他会怎么做?很多人并不知道,要在全军覆没之前选择撤退,其实需要更大的勇气。

  如果坚决执行董副团长的命令,七连这三十来号人会不会因为自己全都没了活路?如果找准时机选择撤退,自己又背上了一份新的屈辱如何面对家人?

  生死有别,进退维艰,梦碎梦醒之因场。

  吃过晚饭后,他把陆明、孙玉多、陈富东、周祥聚在一处,想先听一听大家的看法,然后再作决定。

  邱若林首先说:“明天的任务下来了,我们要在黎明之前攻击6号阵地。哥几个是怎么看的,有啥说啥。”

  几分钟的沉默之后,陈富东第一个发言:“敌人6号阵地兵力不少于八十人。咱们这几个人去,不是送羊入虎口吗?”

  邱若林说:“上级的目的是让我们牵制敌人。大部队天一亮就会上来的。”

  陈富东说:“上级的想法没有错。可咱们一旦和敌人交上火,这几个人还能有活路吗?”

  邱若林没有回答陈富东的问题,答案是显而易见的。他又仔细地看了看在场的几个人。

  周祥说:“就算是没有活路,咱们也不能去做逃兵。”

  陈富东说:“贪生怕死的决不是老虎七连的兵!可那二十几号重伤员,咱们能活活撇在这儿吗?!”

  几个人谁都无法回答这个问题。这时孙玉多说:“老邱,你现在是主心骨。说一说你的去留。”

  邱若林说:“我是一定会去攻击6号阵地的。大家有谁不愿意去,留下来保护伤员就是。如果没有人愿意去,那我就一个人。”

  陆明想了想,说:“妈的!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老邱,我陪着你!”

  孙玉多也说:“罢了。‘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算上我一个吧。”

  邱若林向陆、孙二人点了点头,陈富东这时说:“我也去。但是有个条件,小祥留下来,保护伤员。”

  周祥说:“我不同意。东子留下来,我去。”

  邱若林想了想,说:“小祥,别争了。陆明、孙玉多、陈富东和我去攻击敌人阵地。周祥、小李、炊事员老吴三人保护伤员。如果明天晚上还没有我们的消息,你们自行撤退,撤下去多少是多少。”

  周祥看着邱若林,说:“是。任务我清楚了。”

  邱若林又说:“小祥,一定保护好那个公文包。那是七连的命根子。”

  周祥点了点头,慢慢站起身,离开了几个人。

  邱若林随后叹了口气,说:“哥几个,准备给家里人写遗书吧。”

  陆明苦笑了一声,说:“我打小就是个孤儿。用不着了。”

  孙玉多想了想,说:“算了。我也没有要紧的话同父母说了。省事了。”

  邱若林说:“我也是。我虽不能荣耀他们,也始终不敢辜负他们。”

  陈富东说:“哥几个都是好样的,就是血有点冷。我是要写的。我去找小李要笔来。”

  在他站起身要走时,邱若林忽然问道:“东子,你是哪里的人?”

  陈富东说:“东北的。吉林,四平。”他竟是着急地头也不肯回。

  邱若林对陆、孙二人说:“我父亲在三打四平时受过重伤。他至今对那地方还心有余悸。凡是四平出来的他从不搭理。”

  陆、孙二人相视一笑,不便多说什么。

  夜里十点多,邱若林看到柯霞忙完了快要休息时,才走了过来找她。

  柯霞对他笑了笑,说:“坐吧。”

  邱若林把步枪取下来,靠在洞壁上,慢慢坐了下来。“赵卫国的伤势好转了吗?”

  柯霞点了点头,说:“弹头已经取出来了。给他打了一支吗啡。中间醒过来一次。”

  看到邱若林没有说话,柯霞问道:“你的腿伤怎么样了?”

  邱若林回答说:“不碍事。除了一阵阵的酸痛。”

  沉默了片刻,柯霞说:“周祥对我说了,你和陆明、陈富东等人明天要去攻击6号阵地。这可是个九死一生的任务。”

  邱若林说:“我来537之前,就没打算活下来。在杀戮中麻木,对生命越发冷漠,也并不是我想要的状态。幸运的是认识了严排长,还有你。明天的任务再怎么凶险,我无所谓了。”

  柯霞听他这样说,心头泛起一阵特别的酸楚:“是因为你的父亲吗?”

  邱若林点了点头,说:“明天晚上如果还没有我们的消息,你就和小祥保护伤员们撤下去。”

  柯霞说:“不!有一半的重伤员都走不了路,我要和他们在一起。”

  邱若林看着她的脸说:“走不了的也只能认命了。我不愿意你也是同样的结局。听我一句劝,你也要为家里人多想想。”

  柯霞沉默了好一会儿,终于点了下头。

  邱若林说:“时候不早了。那我去休息了。”

  他刚要起身时,柯霞忙对他说:“等一下。”只见她从旁边的帆布包里拿出一个铁盒子,从里面取出两块饼干,递到邱若林手里,说:“明天是我的生日。来,提前庆祝一下。”

  邱若林先是一愣,然后对她笑了笑,说:“生日快乐!保重。”他站起身一手拎着步枪,一手把一块柯霞给的饼干放在嘴里,一直慢慢向前走着,再也没有回头。

  柯霞嘴里也嚼着一块饼干,坐在那里一直看着邱若林的背影,眼中渐渐湿润起来。

  邱若林其实睡得很晚,大约四个小时后他就醒了过来。用毛巾擦了把脸,估计时间差不多了,他把陆明、孙玉多、陈富东都叫了起来。

  几个人准备之后,来到了坑道口。邱若林蹲下对三人说:“说一下你们的弹药情况。”

  陆明说:“我只有七、八发了。这种6.5毫米的子弹没地方补充。”

  孙玉多说:“两个弹匣。二十几发。”

  陈富东说:“不到十发。”

  邱若林想了片刻,说:“不太乐观,但也勉强能应付。好了,咱们出发吧。”

  几个人出了坑道口,发现昨晚上竟是下了一夜大雪,地上满是好几寸厚的积雪,寒意逼人。雪这会儿还没有停,只是小了很多。陈富东走在最前面,邱若林和陆、孙二人跟在他身后,四个人缓慢行进。

  二十多分钟后,他们来到了敌军6号阵地的西北方,距离敌人的阵地大约是一百米,此时天边已经透出几许亮光。

  邱若林对三人说道:“咱们这样打:陆明,你在前方五十米处负责掩护,陈富东、孙玉多和我上前攻击。和敌人交火后,孙玉多先后撤几十米,掩护我和陈富东,我们俩撤出后再掩护你,就这样边打边退。估计追击我们的敌人会有二十人,哥几个一定小心,不能浪费每一颗子弹。”

  几个人分别点了点头,对邱若林的战术安排没有异议,他们每一个人都做好了苦战一番的准备。

  数分钟后,邱若林和陈、孙二人接近了那个小山坡,三个人放轻脚步,向上走了一段,然后趴了下来,拽着步枪匍匐前进,慢慢爬上了山坡顶端。

  当他们以卧姿举枪瞄准时,却发现6号阵地上已是空无一人,只有白雪覆盖下韩军丢弃的炊具和补给品。

  几个人都有点意外和说不出的惊喜,孙玉多说:“奶奶的!我可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呐!想玩命这会儿却找不着对手了。”

  邱若林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松了一口气,慢慢蹲了起来,向远处的陆明招了一下手,然后放下步枪,坐在了山坡上,两眼望着远方开始发起了呆。

  异乡他国的壮美山川,直到现在他才有心情仔细欣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狙击兵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狙击兵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