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和羊
追梦的鸭梨2020-12-24 13:094,001

  ​寒风刺骨的夜晚,我出生了,北风咆哮了一个晚上,终于还是下起了鹅毛大雪,狼声四起,不一会儿,我的脖子似乎被什么东西钳住,随后,我的身体脱离了地面,向着远处快速移动起来,我是谁?后面喘气的声音给我一股恐惧感,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回过头,那双泛着红光的眼睛,以及雪白的獠牙,我永生永世也不会忘记,是一只狼,或许,也是我的母亲。

  不!我用力挣脱起来,重生后,我带着前世的记忆,而内心的恐惧感是前世给我的潜意识,我是怎么死的?

  上一世,我是一只羊,食草动物的优势在于一出生就可以奔跑,而我,还未来得及享受行走在天地之间,就被活生生撕扯成两半,我依稀记得,那对雪白的獠牙,那恶魔般的喘息, 那种致命的压迫感,以及身体被撕碎的痛感,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会重生成一只狼?又为什么?我会带着前世的记忆?我深思了一段时间。也许,这是我复仇的机会,可我又如何对自己的生母下去毒手?

  大雪下了整整一晚,狼群也整整迁移了一晚,他们纪律有序,各司其职,而它们所做的一切,在我的眼里,不过是一群带着镰刀的魔鬼。

  我醒来的时候已是第二天的中午。狼群迁移至一个山洞,我很讨厌这种气味,他们野蛮,恶心,蜷缩在一起,与灌木的颜色融为一体,这种以掠夺其他生物性命的畜生,为何会存在于这个世界?

  可我害怕死亡,即使我知道自己已经重生了一次,生物的本能还是让我吸允起了母亲的奶水。

  像我这种丑恶的生物,不出一年,就能成长为一个杀戮的机器,而我也理所当然地长大,比别的狼更加高大,并不是因为我的基因有多优秀,而是因为,母亲只有我一个狼崽,她所有的精力与母爱都被我独有了。

  母亲又为我叼来肉块,我闻了闻,大声咆哮起来。

  又是羊肉,怎么又是羊肉,这个给予我痛苦根源的物质,让我几近崩溃,可上天却给我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我有一种错觉,上辈子,我也许就是死在她的手上。 或许是因为对方是畜生,母亲不理解我的做法,在她的眼里,不吃,就等于饱了,而她也理所当然地撕咬起面前的羊肉,羊肉里携带的气味让我咽起了口水,我讨厌她,不仅是她雷同的眼眸,还有她那雪白的獠牙,以及恶臭的口水,更多的是,她经常勾起我杀戮的本能。 我冲着母亲大声咆哮,内心深处所隐藏的兽性,在这一刻,淋漓尽致的发挥出来,母亲害怕了,她蜷缩起来,慢慢地退了出去。

  不,我不能吃肉,即使那股气味,差点让我失去最后的理性。

  我跑出了山洞,向着烈日,向着山底下的那支河流跑去。

  那是谁?那些象征和平,拥有雪白身体的动物,是羊群。

  经历一世的反转,我似乎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归属,而羊群里的味道,也差点让我泪目,熟悉的味道,母亲,你在里面吗?

  我狂奔起来,随后又突然停了下来,我突然意识到,我是一只狼,对面跟我不共戴天,谁又知前世今生?他们会接受我吗? 我在思考,也在苦恼,甚至有点恨自己,我,为什么是一只狼?

  山腰里传来嗖嗖的声音,我是一只狼,我拥有更强大的嗅觉和听觉,及濒死的本能,我知道,狼群来了,而河流旁的羊群一无所知,我的大脑在极速转动,若是任由事态的发展,下面的羊群,极大的可能会被大量捕杀,而其中,似乎就有我前世的母亲。 千钧一发之际,我想到了一个绝好的方法,狼群还没发起进攻,还在靠近,等待绝佳的时机,而我,装成大部队的先锋,大声狂叫起来,犹如一只丧家之犬。

  羊群发现了我,他们作鸟兽散,犹如一只只迷途的小孩,我在咒骂,又或者是在兴奋的大叫,这帮可恶的畜生,今天,就让你们饿肚子吧。

  慌乱之中,有几只羊在逃跑的时候,居然将我踢伤,我突然意识到,羊群并非那么不堪,只要其中几个敢于牺牲,有足够的勇气,凭借他们的数量,踩都能踩死这微量的狼群,也许,他们需要一个领导者。

  我回到了狼群,这几日,由于我的加入,狼群已经很久没有捕杀到猎物,没有吃的,大多数狼会饿死,其中还有很多嗷嗷待哺小狼崽。也许,我们也可以吃草?

  这个疯狂的想法席卷了我的大脑,没有语言的组织,我只能身先士卒,脚底下的草,刺痛了我脚上的肉球,看着眼前的这片草地,这个东西,真的可以下咽吗? 我尝试的吃了一口,又苦又干,犹如风干的骨头,又犹如泥地里的沙土,刺痛着我的喉咙,甚至在众目睽睽之下,将我最后的尊严丢弃掉,没有尊严?但是,可以活命啊,羊群,每天都是吃这种东西吗? 或许,是我不配做一只狼?

  山林的深处,传来虎啸,不久,血腥的味道传来,这久违的味道啊,让我陶醉起来。不由自主地引导我走向了老虎的领地。 不知为何,所有的狼,在这个时刻竟然紧紧地跟着我,母亲也跟在我的身后。,它们无所畏惧,在面对巨大危险的时候,突然如此团结。

  是时候把性命豁出去了,我心想道。丛林中的百兽之王,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些弱小的狼,竟然会主动攻击他,也许是贪欲,或许是自责,又或许是馋念的本能,可光是老虎的气味,以让我们四肢发软。

  不,不能这样,这不是我要的结果,我疯狂的扑了上去,没有一丝丝狩猎的技巧,只有肉体之间最直接的力量碰撞,老虎咬住了我的上皮组织,我忍着剧痛,将自己颈脖上面的毛皮撕扯下来,对着老虎的血盆大嘴咬去,即使我死,也要从你身上叼下一块肉,老虎锋利的獠牙,刺穿了我的上颚,而我,也死死地咬住对方的嘴巴。 狼群似乎被我感染,猛然地扑了上来,一个个向死而生,终于,曾经的百兽之王,丢下战利品,狼狈的逃走了,而我也永远地闭上了眼睛,我依稀听见,母亲惨烈的叫声。

  我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正如我所愿,我,以成为一只羊。 这一次,我很幸运,在嬉戏中成长,在温暖的阳光下奔跑,可我们总是迁移,总是亡命天涯。

  “为什么。” 我一直问羊群中的长老。

  “因为狼。”

  “狼有什么可怕的?只要我们团结起来,凭借我们的数量,能让他们胆寒。”

  “不行。羊群的祖训就是,只要看见狼及其他狩猎者,只有逃跑,没有反抗。” 长老义正言辞地拒绝了我。

  跟随着大部队,我吃着比上一世还要苦涩的草。 我又问长老。

  “为什么不去山的另一边,那边的草更嫩啊。”

  “那是狼的领地。”

  我绝望了,如果连最基本的果腹都满足不了,羊群会永世不得翻身的。 不行,我要吃最嫩的草,我还要带领羊群占领这个山头。

  当天下午,我独自一羊,来到山的另一头,出于我对狼群的了解,我知道,狼群一般这个时候是不在领地的,我大口大口地吃着这些我曾经不以为然的草,新鲜的汁水,差点让我安于现状,我突然间明白,为什么羊群会如此的懦弱,这些食物来的太简单了,为什么要去冒险?

  日复一日,我的身体开始长大,同龄的羊已经开始交配,而在所有的羊里,没有任何一只羊会看上我,曾经几只心仪的羊,来到我们的面前,随后又是摇摇头,离开了我。 我只记得印象最深的一句话。 “你太疯狂了。”

  是的,我疯狂,你们可知,若是没有这些疯狂的举动,是谁?在暗中告知你们狼群的踪迹?

  山里的草所剩无几,羊群必须迁移,而迁移所带来的副作用是必须去熟悉另一块领地,这个任务只有我,愿意去无私地奉献。

  长老带领羊群跋山涉水,再次来到一片草地,安逸的现状,让羊群欢呼起来,轻而易举得到的食物,让整个羊群忽视了危险,而风中携带的气息让我很熟悉,是的,他们来了,那支让羊群做噩梦的狼群。

  远处,三只狼在慢慢靠近,熟悉的动作,熟悉的捕杀技巧,这些,在羊群的眼中是不可战胜的存在,可在我的眼里,不过是班门弄斧而已。 我不屑一笑,狼群不仅没有成规模,甚至在这三只狼里面,有一只已经瘸腿,另外两只,已经如同行尸走肉,饿的只剩皮包骨。 也许,他们甚至都挺不过我狠狠地撞击。

  “长老,让我带领大家,赶走他们吧。”

  “不行。羊群的祖训就是,遇见狼就只能逃。” 长老再一次狠狠地拒绝了我。

  “你看,山脚下有一块岩石,去把你们头上的角磨尖,刺穿他们的肚子,缴断他们的肠子,你们的武器为何永远只会对付自己家族的羊,为什么不同仇敌忾?”

  长老慌忙的离开了我,他连与我对峙的勇气都没有,又何来的勇气去对付狼群?

  狼包围了我。

  来吧,我昂首挺胸,只有战胜你们,才能让羊群对我刮目相看,才能改变现有的组训,才有机会站在食物链的顶端。

  我叉开双腿,主动进攻,可狼比我想的更狡猾,或许是因为他们没有多余的力气和我周旋,所以,他们永远不会和我斗正面。

  我心想道:哼!如果你有你的狡猾,那么,我也有我自己的对策。

  我活动着四肢,慢慢退到岩石前面,让狼群无机可乘。

  来吧,想要战胜我,没有捷径,我以无退路。

  在经过几次交锋,我才发现,原来,我只有过硬的勇气,却无过硬的本领,相对于狼,羊的劣势实在太大,所以,我只能和这三只狼耗着, 从下午,一直耗到第二天早上,哪怕现在来一只羊,也能轻松将狼撂倒,可羊群呢?他们去哪里了?为什么就这样出卖了我?是与生俱来的懦弱?还是物种淘汰下来的垃圾?

  狼笑了。

  “没有一只羊能在狼的眼皮下活过一小时,你真的让我另眼相看,或许,你根本就不是一只羊。”

  是吗?他说对了,原来,不是我配不上羊,是羊这个物种配不上我啊。

  远处传来一声狼嚎,血红的双眼,长有獠牙的大嘴。当她的身影靠近我时,我的心在滴血,我的灵魂在颤抖,母亲,几世的轮回,我再次见到你,是时候报答你了,虽然你什么都不知,

  我闭上眼睛,狠狠地撞向了身后的岩石。

  仿佛很久很久,我再次转生成狼,相对于狼,我有愧于他们,没有任何一只狼能比我更了解羊,我成为了狼族的首领,赶走了老虎,占领了山头,羊群也被狼群保护起来,圈养起来,羊总是会死的,为什么不安逸的死去?

  远处一声虎啸,大地都在颤抖,新的挑战者来了,这一次,所有的狼群站在我的身后,没有一只退缩,他们,已经成为我坚实的壁垒,灵魂的依靠。

  是时候了结这一切了,我狠狠呼吸了一下,亡命般的扑向了老虎。所有的狼群,都和我扑向了老虎,或许现在,我,才是百兽之王?

  千百年的轮回,我再一次睁开双眼,慈爱的面孔,灵巧的双手,我,以成为地球的主宰,食物链的顶端,万王之王,人类。

  这一切,没有一丝捷径,唯有杀戮。

  在这个世界,狼吃羊,羊吃草,谁又能证明狼就是错的,那么羊呢?

  他们,不过是为了在这个残酷的世界留下一丝丝温存。

  他们,不过是为了果腹而卑微地活着。

  既然天地大同,又何来善恶之分?

  或许,人类也只不过是聪明的畜生而已。

  全文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狼和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狼和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