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oio2021-04-21 21:243,096

  临近入城,偌大的城门高耸,还站着几个士兵。我四处走,四处看,就在我要进去的时候,其中一个士兵拦住了我,伸手问我要通关文牒。

  “什么是通关文牒?”

  那士兵皱着眉头,一副看傻子的表情,见我看起来着实不知,便没好气地向我解释,他接过我身边的人递出去的一张纸,对我说:“你看这个,便是通关文牒。其上有我们大唐的国印,只有有这个国印,你才能进城。好了,你要是没有就赶紧走开,别打扰我们工作。”我被推到一边,默默地在心里消化这个信息。

  明白是明白了,可我去哪搞这个劳什子的通关文牒啊?!

  自古城镇里都有一条通往内外的护城河,我从河里过!

  说走就走,路上随意的感应了一下那一伙儿人,发现没什么特别的,便也不管了,继续走我的路。

  河边瞧见几个大娘子在洗衣服,从夫君聊到了孩子,又从孩子聊到了邻居,好不热闹。左右我也无事,便在水里听她们聊天,也许能有什么有用的消息。

  什么前阵子杨家姑娘嫁给了一个村头恶霸,本以为那娘子会被欺负得紧,没成想那恶霸却被那杨小娘子吃得死死的,已经好几天没出门作恶了。原来是那小娘子从小就在锻炼身体,武力值杠杠的。

  什么齐家夫君想要个儿子,可惜他媳妇不争气,只生了个姑娘。

  什么谁家谁家又没钱买米了,饿得在外面捡东西吃。

  最后她夸夸你媳妇,你夸夸她儿子,说羡慕她一年便抱了孙子,说羡慕你媳妇贤惠,省了不知多少事云云。

  眼见着时间差不多了,便逆着河流游进了城里。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

  人间熙熙攘攘,街上的叫卖声络绎不绝,我自由的穿梭在其中,这边瞧瞧,那边看看,观察着路过的形形色色的人,看见他们用几块石头或者几个铜板交换各种各样的东西,心中不禁疑惑,莫非这就是那些大娘子说的钱?莫非这石头竟是个稀罕物?只是那铜板又是何处而来?也罢,扁平圆形的铜板比较少,小块的石头难道还不好找吗?

  说着,就随处捡了块石头,问摊主要了个荷包。瞧见有个绣了几朵荷花的,还有鲤鱼在其中,只觉得亲切非常,便要了那个,随手扔了个石头给摊主就走了。

  那摊主原本高高兴兴地,谁知等看清手里沉甸甸的不是银子反而是石头便立马变了脸色,叫着就要来拽我。我下意识的闪身一躲,他扑了个空,一脸不敢相信,我疑惑:“摊主,这是何意?”

  那摊主本就丢了面子,一脸不愉:“我还没问姑娘何意,姑娘倒反过来问我了?”他拿出我给他的石头,指着它问:“我看姑娘生的贵气,以为是哪家大户人家的小娘子。谁知竟是个傻子,用这石头来买我的荷包。”

  “难道这石头不是钱吗?”我疑惑地问。

  “什么钱啊!这若是银子,那我们何须这般辛苦的做生意?大家伙,你们说是不是啊!”

  四周看热闹的人都随声应和,“是啊是啊。”

  见我迟迟掏不出钱,那摊主“呸”了一声,“真是晦气,遇见个傻子。既然你不买,那荷包还我。”说着就要把那荷包拿回去。

  我还未说话,他便要来抢。莫名其妙的争执让我觉得烦躁,就在我忍无可忍,要出手的时候,旁边有个和尚出来了,“阿弥陀佛,施主暂且放手。”他拨开摊主的手,放了个碎银子在他手里,“施主,贫僧来为这姑娘付钱吧。”

  那摊主拿到钱,立马笑逐颜开,也不缠着我了,还喊着驱散了四周看热闹的看客,又谄媚的谢过那和尚,拍了几个马屁,便回去了。

  我摸着荷包,随手塞进腰间,问那和尚:“小和尚,你为何帮我啊。”

  那小和尚双手合十,笑了笑,“阿弥陀佛,施主初入人间,难免有麻烦。力所能及的帮助罢了,又何须究其缘由。”

  “你知道我是谁?”

  他哈哈笑了几声,“施主既已有了答案,又何须再问我。”

  和尚都这么喜欢笑的吗?我皱着眉头看他,“那我问你,究竟何为银子?”

  他从袖口掏出几个碎银子,对我说:“这便是银子。”

  看着那几个和石头形状相似,颜色却不相似的东西,实在不理解为何它能用,石头不能用。但既然那小和尚掏出来了,我也不客气,一把抢过他手里的银子,留下一句话就跑了,“谢啦!”

  那和尚也不恼,收回手,笑眯眯地看着我。我回过头看他的时候,他还笑眯眯地看着我的背影,我一瞬间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连忙加快速度跑了。

  感觉跑得足够远了,我便停下来,数着手掌里的银子。一共三颗,也不知这三颗能做些什么。实打实的跑了这么长的一段路,实在有些累,想着如今有了银两,便是想去哪便去哪了。

  偶然间瞧见一间茶楼里有人在说故事,左右没什么事情,便去喝喝茶水,嗑嗑瓜子,听听故事吧!

  说做就做,进了茶楼,随手扔下一块碎银子,让小二上点茶水,便听着这说书的讲故事了。

  “话说曾有个书生,在进京赶考的路上啊,遇见了一个漂亮的女子。这女子有多美呢,便是这花楼里的花魁,也不及她的一半。这书生十年寒窗苦读,为的就是此次的科举考试,家中贫寒,那八十老母也早就撒手人寰,去了。这孤苦无依的书生虽过得贫寒清苦,却有一身傲骨,以五柳先生自诩,不为五斗米折腰,这十里乡亲也都赞誉他,说他吃得了苦,勤奋。更是为了这科举啊,费尽心思的准备。

  只是这家中贫寒,这虽是个聪明的人,只是没了圣贤书他又如何准备科举呢?”说书的总爱卖关子,开始问客官们可能猜到他都做了什么?

  “没了书,只好借了呗!”

  说书人笑了笑,“是啊,这书生自知生计已成了问题,如何能有闲钱来买那些书呢?他只能去借。可这十里八乡的,只出了他这么一个读书人,他又去哪里借呢?”

  台下的人面面相觑,没了借书的途径,又该如何读书?便吵着让这说书人少卖关子,赶紧告诉他们这书生如何借。

  说书人见台下人如此激动,便笑着说:“这十里八乡没有,可这世界之大,如何能没有人家没有书呢?”

  本以为是什么稀奇的桥段,结果还是借,只是借的远了点,观众立马不满。

  说书人也不急,“虽说这远方有书,但他又如何跑得这么远去借呢?原来啊,那书生家门前有条河,他时常在河边练字,天然的洗砚池,效仿王羲之尽力地练字,学圣贤。这河里其实有条鲤鱼精,修炼百年,幻化成人形,见那书生将她的栖身之地搅得一团糟,十分生气。便化作人形,半夜敲他的门,待他醒来开门后,又不见踪影。几番过去,那书生便被吵得无法安睡,精神也不如以前了。他求天拜佛,哭着让大罗神仙放过他,他说他已经一无所有了,让那仙子放过他。那哪是什么仙子啊,不过是条鲤鱼精。那鲤鱼精也是个心善之妖,听了这话,心中难免愧疚。便趁着那书生午睡之时,施法入了书生的梦……”

  正听得起劲,只觉指尖灼热,我暗叫不好,差点忘了那伙人,立马施术感应,却只见一瞬,火光连天,竟是走水了。只来得及知道他们所在,还未看清他们是否安然,便失去了联系。

  该死的,水络竟是让火给蒸没了,看不见了!

  天色已不知何时暗了下来,我跳上屋顶,望见远处火光连天,竟是照亮了一小片天空。来不及遮掩身形,便捏诀飞了过去。也顾不得别人是否能看见,现在那几个蠢货的命要紧。

  没多久,我就到了那座酒楼。

  四周一片混乱,灼热的空气大老远的就已经感受到了。我皱着眉头,看着酒楼,陆陆续续的有人从酒楼跑出来,还有胆子大的从二楼跳了下来,一片惊呼。

  几个年轻力壮的,拎着几个木桶前去救火,嘴里不停地喊:“走水啦!走水啦!快来人啊!走水啦!”

  我四处寻找那几个人的踪迹,终于在一个角落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背影,身边似乎还有其他人,可我顾不得其他,“邱芷容!另外两个人呢?”

  邱芷容一边咳嗽一边转过头来看我,焦急地神色还未收敛,惊诧地问道:“前辈?你怎么……”

  都什么时候了还拖拖拉拉的,“先别管我为何在此了,你先告诉我另外两个呢?”

  “阿道和卿羽还在里面……哎!前辈,你去哪?!”

  该死的,这蠢蛋怎么这么笨!不是修道的吗,连个火灾都跑不出来!

  冷静,冷静。

  我随手抓到一个人,问他:“最近的水源在哪?”

  那人看来也甚是着急,以为我是要帮忙的,“水源在那边,可远嘞!怕是来不及啊!听说里面还有个小娃娃……诶!你跑反啦!在那边!喂!”

  如此远的水源,根本来不及。

  我深吸一口气,只能如此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沉仙如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沉仙如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