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爱情长大的样子
木子梅2021-05-04 09:094,091

  思凡呆住了,异空间,你要不要这么准啊?

  老黄果然恶狠狠地跑到厂部告状去了,思凡这小子不知道怎么居然能猜出自己干的坏事,幸好没被抓着证据。

  不过他要是到处乱说,影响也不好,还不如干脆来个恶人先告状。

  老黄在厂里多年了,怎么整人?最清楚不过。

  不过老黄告状的时候,在厂部工作的丁洁全看到了。

  丁洁对思凡那是恨铁不成钢哪,这小子你说他笨吧他天文地理无所不知,想当年自己就被那张狗嘴忽悠过,稀里糊涂地喜欢上了他;

  你说他聪明吧他有时迂腐的可笑,老是大白天说梦话,分不清梦里和现实,以前觉得他是单纯,现在越来越觉得这应该是脑子出问题了。

  唉,也怪杨正直,当时明明有两个男生答应自己,为什么单单是思凡留下来了呢?

  遗憾归遗憾,丁洁还是念着旧情,老黄这状告得有点狠,看起来是恨不得马上就把思凡开除的样子。

  丁洁女孩子家,不想公开帮思凡说话,想想还是先去报个信吧。

  还没到下班时间,丁洁就提前溜出来,到车间里没找着人,猜想肯定在出租房里。

  丁洁猜得没错,思凡被老黄一气,果然提前回家了,反正老黄不在,没人管。

  想起昨天的梦和今天的现实,太玄乎了,难道万事有定数,最终结局无法改变?

  他想起刚退学那阵,父母绝望又认命的眼神,见人就说:这就是命啊!

  思凡县城出来的,县里难得见到有文化的人,好不容易考上大学了,家里都以为终于要出个读书人了,没想到命运在射门的时候来了一脚乌龙球,又把思凡给踢回来了。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亲戚们念经一样安慰着,把思凡送回省城,只希望他能安心上班,哪怕在盛世这样的厂里做个普通工人。

  可思凡不信邪,王侯将相焉有种乎?何况我不想不称王不想为相,我只是想当霍金或者爱因斯坦而已,顺便再抱个丁洁回家,有那么难么?

  难不难不知道,但是霍金和爱因斯坦在下面应该是一脸懵逼:丁洁是谁?

  唉,想了半天还得回到现实,就像今天这事,思凡努力想改变结局,可现实却像跟异空间约好了一样,分毫不差地演变。

  难道这就是现实和理想的距离?

  在工厂呆麻木了,思凡慢慢都忘记了自己也曾经有过理想,或许理想这玩意儿和人一样,也是会长大的。

  小时候理想很傲气,所以少年人总是理直气壮地去说自己的理想;长大后理想丢了王冠,变成了“里想”,所以成年人只能偶尔在心里想想。

  夜深人静,思凡有时候会听到命运对自己的嘲笑:

  “你多大的人了?别亵渎理想了行不?理想是少年心中还没绽开的那枝花。你,一个流着哈喇子,整天趴在地上闻闻六便士的成年人,突然对全世界宣布说你拥有理想,全世界都哭了:难怪我一直找不到理想这朵花,原来插在你身上啊!”

  接下来命运又数落理想:

  “小理呀小理,你怎么就堕落到跟成年人组CP了呢?你也不想想:成年人虽然肚子大,但谁心里会有你?他们怀的都是世俗的鬼胎,你这是在破坏别人的家庭啊!”

  唉,我思凡好歹也是通晓天文地理的,难道要一辈子呆在车间?跟理想渐行渐远?

  “思凡,你在干什么?”

  思凡醒了,一抬头,看见丁洁在他眼前。

  “哎呀小洁,是你呀!”思凡眼里燃起一团热情,因为丁洁姑妈的原因,他们已经好久没见了。

  丁洁完全没理会他眼里的光,“你到底搞什么鬼?我听说你们车间的领班都跑我们厂部来告你状了你知道吗?”

  思凡听说了,但他没在意,梦想这哥们正渐渐离自己远去,只剩下一个名叫爱情的倩影还在跟他若即若离,所以现在他眼里只有丁洁,扣钱开除都不是事,只要丁洁还在他的世界里。

  “你是傻了吗?”看到思凡魂不守舍的样子,丁洁有点担心。

  “我没事,”思凡想了想,还是没有解释这件起因于异空间里的事情,这种事被丁洁嘲笑好多次了,确实没人信。

  “让他告吧,小洁,我们有好多天没见了吧?我记得你跟我说想再重温一遍《泰坦尼克号》,我知道有个录像厅这几天都会放这个片子,我带你去看好不好?”

  “看你个大头鬼!”丁洁那个火大呀,都火烧眉毛了,你跟我说这个?

  “思凡你个不争气的东西,你知道我姑妈是怎么说你的吗?那么多同学是怎么评价你的吗?以前还觉得你有理想,有志气,没想到你这么不上进,我告诉你,今天这事很严重,你真有可能被开除。”

  “开除?可能是件好事吧?小洁你不知道,我在厂里这么久,整天跟老黄这样的人在一起,脑子都快废了。”

  丁洁看到思凡的眼里居然闪着光。

  “你这么不喜欢这里呀?那你想去哪?”

  “不知道,但是现在创业的这么多,也许能找到个机会,小洁,我们出去一起创业吧?”

  “你以为创业那么简单呀?再说了,我在我爸这干得好好的,他怎么会放我走?”

  “说的也是,要不你也跟你爸吵一架,让他开除你?”思凡突发奇想。

  “你神经病啊!”丁洁恼怒地看着思凡:“说来说去,你就是不想呆在这里对吧?”

  “刚退学那阵我就说过我想去闯一闯,我早说了我不适合呆在厂里,可你就是……”

  “你后悔了是吧?你觉得是你退学进厂都是我的责任对吗?你觉得我以前求我爸让你进厂部也是在害你是吗?”

  思凡痛苦地晃晃脑袋,每次丁洁小姐脾气一上来他就头疼。

  “小洁,我们不吵了,行不?”

  “行,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我现在就带你去跟我爸说一下,把你调到厂部去,同不同意?”丁洁想再努力一下。

  “我都说过了,我不想靠你活下去……”

  “那你现在活成什么样了?”

  “活成什么样我也不想那样啊!”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

  “世上路那么宽,为什么我们一定要困在这里?”

  “说来说去,你还是在怪我吗?你恨我是吧?你想离开我是吗?好,你说,你敢说出来,我就成全你。”

  “小洁,你最近怎么了?”思凡敲了敲发胀的脑袋说:

  “我们以前从不为这种事吵的,你要真喜欢吵,我们换个话题好好地吵一场好不好?来,我问你:泰坦尼克号里小李子死后,露丝为什么会把海洋之心扔下大海?”

  “你为什么老是问这种神经病的问题?”

  对思凡这样的人,丁洁彻底无语了。

  三观不合真的是很致命的事情。一瞬间,思凡和丁洁都感觉自己长大了,以前真的好幼稚啊!

  算了,回到现实吧,思凡讪讪地笑着:“小洁,你还记得以前吗?那时我们虽然也经常吵,但从来都是为人生、理想、世界观而争论。”

  “别提当初了,那时我们还不懂事。我发现我们现在越来越没有共同语言了。”

  思凡也觉得她这句话很对。

  “你说你有理想、有抱负,可那能当饭吃吗?我给你钱你不要,要帮你安排个好点的工作你还不让,可你有资格拒绝吗?整天装什么清高?你马上要被开除了,还活在梦里。”

  “小洁,你可以伤害我,但请不要伤害我的梦想!”

  “你有梦想吗?你只会做白日梦!”

  思凡叹了口气,每次看电影总觉得自己就是男主角,身无分文却视金钱为粪土,女主角从不计较他长得帅不帅,身上有没有钱,就是无脑的喜欢他。

  因为爱是不需要理由的!

  也许每个屌丝都觉得自己就是世界的主角,可是梦醒时分,才知道所有看起来纯真的爱情故事后面,都有一个必须长大的烦恼!

  “小洁,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变了,我是为了圆我们两个人的梦留下来的,可你现在没有梦了,你变得现实了,你觉得我配不上你了是吗?”

  丁洁没吭声,算是默认了。

  “告诉你吧,在这里这么久,我没闲着,我天天研究你爸的工厂和产品,思考盛世未来的路该怎么走。”

  丁洁冷冷地看着,两人已经很久没在一起聊天了,丁洁想起以前经常听他分析现状、推演未来。

  “我实话跟你说,未来制造业的路子会越走越窄,房地产才是未来,所以转型地产才能实现涅槃重生。”

  “你醒醒吧,就知道吹牛。”

  “你不信是吧,那我就证明你看,”思凡露出诡异的笑容:

  “你不是说老黄向厂部告状要开除我吗?我们现在就去找你爸,告诉他未来制造业是怎么死的,房地产是怎么吹上天的,然后再让他开除老黄,留下我,咱们就皆大欢喜了。”

  丁洁被思凡气笑了:

  “你又发病了吧?这都哪跟哪啊?你意思是老黄一拳先把制造业打死,再用力把房地产的牛皮吹上天,然后你学杨正直拯救中国民族企业,假扮好人劝我爸开除老黄?”

  “哎呀别逗了,跟你一下子说不明白,你信我就行了。”

  好吧,我就信你一次,丁洁知道:思凡很少吹牛的,虽然她不知道思凡为什么敢这么说。

  思凡对自己很有信心,他知道怎么办了:找到董事长,当场证明给他看。

  第一告诉董事长:老黄是恶人先告状,吃里扒外的蛀虫;

  第二让董事长明白:思凡我不是那种久居人下的无能之辈,是董事长您自己看走眼了,我既可以看到过去未来,也可以给您提供决定企业生死的规划建议,让公司快速发展壮大。

  他不由分说地拉着丁洁,直闯厂部。

  丁洁不知道思凡发了什么疯,但她喜欢这样的思凡,那个意气风发霸气担当的少年又回来了,虽然有点忐忑,但还是任由他拉着冲到厂部。

  丁洁对董事长办公楼太熟了,轻车熟路,她知道她爸的习惯,这个时候肯定没下班。

  在董事长办公室门口,他们愣了一下,里面好多高管,包括丁洁的姑妈也在这里。

  丁副总看到两个人手拉手的站在门口敲门,她皱了皱眉:“你俩怎么来了?”

  丁洁赶紧放开手,“姑妈,你也在啊,哦,是这样,思凡,他有很重要的事要跟我爸说。”

  思凡和黄主管的事姑妈已经知道了,不过还没人汇报给董事长,她以为两人是来求情的,淡淡的哼了一声。

  没想到这么多人在,思凡还是有一点点拘谨:“董事长好,那个,对的,我确实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您汇报,关系到公司未来生存和发展的。”

  思凡不愿沾丁洁的光,很少到这来,董事长认识思凡,但也没怎么在意过他。

  “看不出来呀,我们公司的未来还得靠你了。不过正好,我现在要去会议室,跟策划公司的人一起讨论公司的品牌规划方案,你们就一起来听听吧。”

  董事长特意看了思凡一眼:“年轻人,等会你也可以说说你的宏伟想法。”

  思凡听出来董事长话里有点揶揄的意思,没有在意,这段时间他花了很多时间研究盛世集团和产品,结合昨天在异空间里对盛世的印象,心里已经有了对盛世集团未来的规划方案。

  一行人来到会议厅,策划公司的人早就在这等着了,思凡一眼就被策划公司的一个年轻女孩吸引住了。

  这个美女年纪和丁洁相仿,柳叶弯眉,肤如凝脂。长发、长裙外加大长腿,脸上有一点优雅的淡妆,美丽而不庸俗,看不到普通美女身上的烟火味。

  美女虽然年轻却气质非凡,被几个人众星捧月般围着,看来策划公司还是以她为核心。

  客户礼貌地发名片,简单的认识了一下,思凡才知道美女叫叶菁,居然是策划公司的老板,而且公司还以她的名字命名:

  菁菁传奇营销策划有限公司!

  好漂亮的老板!这是思凡的第一感觉。

  好神气的公司!丁洁居然有点酸。

  两个人心里都冒出一个大大的惊叹号,只不过惊讶的对象不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策划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策划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