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雨夜鬼事
花似飞2021-01-28 09:481,714

  小春说到这,直听的我心里发毛。我咳嗽了两声道:“小春,他叫女尸管你什么事?你还是个保安,一具尸体就吓到你了?”

  “你听我说完行不?”小春生气的瞪着我,找了个干净阴凉的地方招呼我坐了下来,随即道:“如果那天下雨没有出事,我也就不会认为狸医生口中的女尸是什么玩意,可是这个名词,在那晚已经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脑海里……”

  那晚的雷声,的确很恐怖,我记得当时也是因为雷声被惊醒的,不!应该说,是因为雷声而做了个噩梦,因为当时盼盼并没有来我的房间。

  雨下的很大,偶尔一道闪电劈下,照亮整座社区楼坡有些白森诡异。小春在门卫室,打了个哈欠。按开收音机,可一直收不到信号。他埋怨老天,不只是这该死的鬼天气,还有这偏僻的地方,连信号都这么差。他想着,经济危机一过,就带着老婆苏苏去市中心工作。不然以后过年去老丈人家,又要被数落。

  正当他思想之际,又一道炸雷轰响而至,差点惊散了小春的魂,他有一瞬间的感觉自己的房子象是扭曲了起来,猛的摇着自己的头,试图让自己清醒。外面的雨声,哗啦啦个不停,直打玻璃窗,他看着雨点从玻璃上涌下来,将门卫室外面的景象遮的模糊不清。小春意识到,自己的职责,该是巡逻的时候到了。

  他撑着伞,拎着电筒准备出去了。突然室内暗了下来,又停电了,小春微怒骂着他娘的,便关了门,往社区楼附近走去。天空忽闪忽闪的,小春都觉得自己的电筒多余了,无声的闪电将社区楼照亮,明明灭灭,有点迪吧舞厅的味道。他一时兴起,哼着小调,刚开口却又被一到雷声吓的咽了回去。

  “连歌都不让老子唱!”小春哼了一声,随后便听到,哗哗雨声中夹杂股女子的微弱叫声。开始他以为那家住户这么晚还不安分的睡觉,没有多想,他环着社区楼走了一周,声音却一直回旋在耳边,小春这才开始心虚的四周张望。楼身的四周都长满了杂草,被风吹的左右摇摆,猛一看象是一群幽魂飘荡在那里,小春觉得脊背发凉,快步的朝门卫室走去。

  女子那种独特的嗓音,渐渐的在耳边放大。小春疯一样的奔回室内,关紧了门。

  “我死后也不得安宁,你们都得死!”

  声音离自己已经咫尺之近,小春意识到自己撞了邪,按着家乡的土法子,咬破了自己的舌尖,他不知道这有没有用,然后疼痛只会让这些显得更为真实。

  “不!求求你们,帮我找到我的尸体!”女声从刚才的凌厉突然转变成了娇滴滴的泣声道:“我的尸体被藏在这栋楼里,只要你们帮我找到,我绝对不害你们!”

  此时的小春,发觉自己并没有事,只是那可怕的声音,不停的在游说。他头皮发麻,觉得那女鬼就在他的屋子里。却没有加害于他,他咽了口口水,定神听着女声,慢慢他发觉,那声音居然是从他的收音机里发出来的,他猛的跑过去把它关了。可怕的声音噶然而止,小春心安的同时大骂哪个电台神经病,放这种恐怖的节目。

  他瘫坐在椅子上,喝了口水,却听见玻璃窗发出别扭咕噜的摩擦声,他随着声音望去,那一刻,他无法控制自己的吓呆了。一个无孔溢血的女子,将脸贴在玻璃上,扭曲的面容对这小春嘿嘿的笑,仿佛随时都可以用脸抵破玻璃,冲进来一样。

  “啊——!”小春,惊叫起来,霍然站了起来,冷汗顺着脸颊往下滴,他目光呆械的注视着玻璃外发白的天空。

  “还有满山遍野的花朵”

  “我摘下它们采了一箩”

  “是谁唱着我爱的歌”

  “提着裙角奔向爱河”

  收音机里响着90年代的民谣,小春僵硬的转过头,看着发出滋滋声的老式收音机。歌曲完毕,主持人将那首田园般的歌词又念了一边。小春听清了每句歌词,深深的印在了脑海里。脑子不由自主的跟着念,他的瞳孔突然变大,无力的瘫在了椅子上,天空早已破晓,大雨过后一片静逸。零零散散的有几个人开始上班去了,而小春的心里却一直回荡那四个字“还我尸体”。

  “苏苏来送早饭的时候,看见我的样子都吓坏了!”小春的表情极为莫测,那可能集合了多种不同的心理吧。他道:“之后就是你们来找我拿早饭的时候了,我原本只想当它只是个噩梦,可谁成想,这一系列的诡异事情都出现了!哎!”

  我听到这些事情,生出了同病相连的感觉。给小春递上了一只烟,他摆了摆拒绝,我一个人却抽着闷烟。

  “哎!先这样吧,等狸医生和叶子都醒来,我们问问到底是什么事情,如果我们社区楼真藏着一具尸体,我必须报警找出来,现在你就先吃饭吧,我去看看狸医生!”

  我将保温盒推到小春面前,问了几号房间,便朝着病房区走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死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死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