凑字,无关作品三
花似飞2021-03-17 16:027,265

  正文 北进西岸 一

  早晨的空气,透出清新的气息。今天是个温暖的一天,柔和的辰光从云隙折射在城市的皮肤上,各种影子慢慢浮现,让城市变得更加具有立体感。

  “月城,我爱你。”

  女孩在一处高高的商贸大厦楼顶,伸着懒腰,看着日出,脸上是满足的笑意。她闭上眼,抱住旁边男子的左手臂,靠在了他的身上。

  男子推了推眼镜看着她清秀的样子,微卷的睫毛,弯起的嘴角。那满满的幸福感却让他有种恐慌,他不敢抓的太紧,又害怕丢失。

  “呵呵,小辞,你真这么喜欢月城?”男子问道。

  “我以前跟随父亲走过很多地方,很多城市,有些地方秩序虽然很好,城市规划也体派,但是总给一种拘束感。有些城市简直就是黑暗的衍生地,充斥着欲望,流血,仇恨。还有一种虽然既不是束缚感也没有什么肮脏的存在,但缺少一些活力,而且人们机械式的工作,上下班,好像是一座玩偶城市似的。我来月城的这段时间,发觉这里虽然不少地方都有争执打斗,但往往是那种君子之斗,男人间的公平斗争,很正派的感觉,而且这座城市居然看不到一个扒手。还有这座城市的孩子,每天开开心心的上学放心,老人在公园打太极下棋,年轻人都具有幽默感,相互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即使是生活上遭遇什么,也有周围人的帮助,和自己那颗充满希望向上的心。”小辞保持着这种姿势,津津乐道。

  “你呀,才来月城半个月就了解的这么清楚,难道不想回帝城了?还有,月城哪有这么好,你去过C7区吗?”男子打击道。

  “嗨,你还别说,我真想留在这里。北进,你才来一天多,根本不可能知道这座城市的魅力,我文采这么差,肯定叙述的不好嘛。你刚才说的C7区,我可要提醒你,那片区域曾经可是南界执事王争夺大战给毁掉的,若不是当时荒氏不凡的处事手段,我想那时整个月城就不会存在了。几年前荒尘就曾经要求改造过那片地方,但是不知是何原因失踪了。还有现在的执事荒翼,虽然人表面上看着很不可靠,但是不可否认月城被管理的很好啊。你觉得靠普通人所谓的市长,能干出什么好事?圣域的贪官在国外都是大大的出名滴。”小辞最后打趣道。

  “哈哈,你关注的事情可真不少嗯,小辞。我要去西岸了。”

  “我陪你去呗。”小辞没有考虑的紧接着回答。

  男子用右手挠挠头,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怎么?你不想我陪你去?”小辞把头竖起来,嘟着嘴摆出生气的表情。

  “呵呵,你干嘛这副表情,好像我做什么亏心事是的,我不是去玩啊。”男子慈爱的样子捏着她的脸。“走吧,我带你去见月城执事。”

  大早上的,荒翼穿着可爱的睡衣打着夸张的哈欠,从卧室走出来,他骂骂咧咧的埋怨侠客把电视声音开这么大。连D。K也想不明白,自从九华出山以来,两年了,侠客对于电视的吸引力依旧风吹雨打雷不动的钟爱,颇有电视机前死,做鬼也潇洒的磅礴气势。

  “我看新闻呢,荒翼,你昨天开的那车上电视了,老板娘报的警,车子一进内环,媒体就跟上了。”

  D。K不接话,随手扔出了两样东西,荒翼与侠客一手接住一个。

  “我已经制定好了路线和行事方法,这是手机,以后我不在,我们通过这个随时联系。”D。K随口道。

  “怎么听你这意思,你要单独行动?你知道么,我听你把事情原委说完了,震惊的半响没反应过来,你确定真的要去西岸?还有那玩意,捕灵者的鼻子会在你出了月城第一时间闻到。”荒翼脑子清醒的回答。

  “不是单独行动,我的银盾修复起来需要一段时间,而且其他装备我带不了太多,没有装备的机械师,等于没有刀的侠客。”D。K简单的说道。

  “不带这么比喻的,没有刀,我也一样可以战斗。”侠客关掉了电视,表示不满。

  “那你的意思就是,你们俩私奔,把我撂这了?”荒翼明白了:“告诉你们啊,可以,走吧,走吧。以后别来月城,哥不认识你们,哥自己玩。”荒翼连生气的劲都没有了,太没意思了。

  “荒尘到现在下落不明,你忘了要继承他的理想?还有你们荒氏一族的意志?”D。K认真的看着荒翼。

  “臭小子,怎么说我也是你老大,你敢用这样的语气说我?我最讨厌别人拿我的家族来压我。”荒翼正色道,D。K和侠客都苦笑了一番,但突然,荒翼变脸似的大笑起来:“哈哈,你们俩能有点幽默感吗?认识我这么久,见过我哪次做过没谱的事?”

  “很多……很多……”D。K与侠客异口同声道。

  “靠,滚!永远别回来了。”

  叮咚,叮咚。门铃声紧接着响起。三人面面相觎,他们的住所很是隐蔽,而且平常也不按正规渠道出门回家,这个门铃声可谓非常陌生,外面的人会是谁。

  侠客走到门前,透过猫眼观察着,回身小声对着荒翼说:“最有可能是找你的,一男一女,你又欺负哪家良家妇女了?”

  “去!”

  荒翼走到门前,观看了一番,眉头皱了起来,打开了门。

  “北进?你不是应该回去了吗?”荒翼听D。K说封印师楚下会解决信件盖章的问题,他也没有理由怀疑那个女人的权利。即使被帝城高层所陷害,但这种事情,类似督办和边缘者机构是没有资格知道的。

  “执事大人早安。”北进礼貌的行礼道:“我是王女楚下派来帮助信使D。K的。”

  “咦?王女不是耍我们吧,你怎么可能知道”荒翼未说完,便被D。K打断。

  “让他们进来再说吧。”

  经过一番解释,原来信件未盖章印,根本就没有被发现,这损招也是北进想出来的,他只是想了解一下D。K的处事风格。

  北进其实也是双重职业,他不但是个灵宠师,而且也是个封印师,曾受教于王女楚下,但是这件事过于重大,北进完全没有把握,所以才想到找其他人合作。D。K是个强大的机械师,只要有装备,他的实力可以说仅次于南界的掌权者,执事统王——莫寒。当然假如他没有装备,面对荒翼,也只有逃跑的份。而封印师可以制造结界,来放置一些不易携带的东西,所以北进更重要的任务,是充当D。K的武器库。

  “楚下师傅,找到我之后,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你了。她告诉我,三年前的月城信使大赛,你给她留下的印象最深。”北进叙述完后,神色也黯淡下来,自己的尊师遭受这样的事情,也让他对帝城丧失了信念,那里的统治终究需要有人来推翻。

  “他NND,D。K是我遇见的一个特例,你居然也这么变态,全世界都在开挂,我不玩了!”荒翼的话,从来都不合时宜……

  “呵呵,明天出发,你旁边的这位女孩是?”D。K问道。

  “嗯,她叫小辞,是一名呵呵,是我女朋友。”北进腼腆的回答:“我去西岸不能带着她,所以想让她留在月城,希望执事大人多照顾。”

  “嘿,你小子艳福不错,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啊,不过你也放心交给我?”荒翼打趣道。

  “呵呵,您是执事大人,我没什么不放心的。”北进回道。

  “哎,我第一次讨厌执事这个位子!”

  荒翼心里明白一点,这样的事情不管北进对她的信任如何,但关系到自己朋友的安全,他也会好好的看着这个来历不明的女子。

  不顾荒翼的吐槽,D。K开始向他们几位简单的介绍着前往西岸的路线,和具体的行程规划。

  -------------------------------------跟封的分割线-------------------------------------

  命运的火花碰撞在了一起,交织起激烈的光芒。黑夜中的封印师,望着苍穹之上的星光,她寻找最亮的那颗。远在圣域的帝城,尊皇在王座上被月华映出高大的身影,他发现天空中几颗交汇的星辰,眉头紧蹙。一个神话般的名词出现在他的脑海中“迹地之魂”。它是一切不平凡的开始。

  北进西岸一(完)

  正文 北进西岸 二

  铁!匠!铺!

  三个具有返璞归真的“童体”大字,在微风中犹如小姑娘的裙摆,害羞的飘荡着。一般人都看不到这面破旗的后缀有着“李记”这个难以辨别的俩字。

  铁匠铺外虽然车来车往,但以此地为界,方圆四五里都保留着古旧的建筑,这完全要归功于以李老头为首的百家钉子户,还有荒翼在市政府批文上使的坏。虽然不符合城市规划,但从市内的高铁上看到这样一幅怀旧的场面,也别有一番味道。

  这片区域被称为月城的“元祖”地带,经常有老人劳车奔波的赶来此地,感受他们那个年代的气息。慢慢的,这片老旧的地界也就被各界所默允了。

  筒子楼,四合院,石墩桥,街边的裁缝,磨刀汉,理发师。涂满性病小广告的电线杆,臭气哄哄的公共厕所,拦路的狗,晒太阳的猫。

  你或许还可以鸡飞狗跳的听到一声泼叫。

  “臭寡妇,你不要脸!”

  当主人公出现的时候,这一切都为之黯然。他们俩骑着自行车,一身休闲装,像足了阳光般的大男孩。邻家姑娘投来忸怩的目光,隔壁大婶变成了花痴小姑娘。

  在李记铁匠铺堂中,李老头坐在摇椅上嗑着眼,打着酣,睡意浓浓。他家的大黄狗帮他看着店铺,据说有客人就会汪汪直叫。

  “它怎么不叫?”北进停好了自行车问向荒翼。

  “李老头怕扰了他的好梦,去年就给毒哑了。也怪小黄命不好,跟了这么一个丧尽天良的老头。”荒翼对着大黄狗报以默哀的表情。

  紧接着李老头猛打了一个喷嚏,脸上的膘肉随之一抖一抖。他揉揉鼻子再次入侵梦乡,眉头却忽然一皱,像个孩子似的睁开一只眼。

  “哎,人老了就容易出现幻觉……”李老头闭上眼,吧唧吧唧嘴继续睡。

  “这店没人管事,我放把火烧了它吧。”荒翼询问似的口气看着北进。北进正看的摸不着头脑,完全愣住。

  “请电视机前的小朋友,不要模仿。”荒翼拿出火机,打着了火。

  “臭小子,你想干嘛!”李老头睁开眼,开金口道。

  “一块金蚕布,侠客要的。四块碳金,四块合金银,二十公斤硬质合金钢,四十公斤淬火高碳钢,一点纯铬,一点纯锇,三百热量的小型熔炉,D。K要的。”荒翼拿出单子,简单的念了一遍。

  “哈?你当我这里是兵工厂啊?”李老头摆出一个接近抽筋的笑脸道:“就是我有,你打算用这两辆破自行车带走这么多东西?D。K这是要干嘛,打仗去啊?”

  “啧啧!什么叫忘恩负义?这不就是典型的现身说法嘛!”荒翼看着北进用小拇指头指着李老头道:“当初抗拆迁办的时候,他架势恨不得肉麻的叫我一声‘翼哥’,现在我想起他当时的嘴脸,浑身还不自在呢。咦,这地上不就是我去年掉的鸡皮疙瘩吗?亲人啊,总算见到”

  “姓荒的臭小子!”李老头大吼一声,不给荒翼继续吐槽的机会,随手抄起没打好的一批半成品匕首就甩了出去。速度之快,连北进都咋舌石化。

  “你站着等变刺猬啊!”荒翼推开北进,左闪右跳的继续道:“李老头,戳到痛楚连最基本的修养都没了?你为老不尊!哎呀妈呀,这玩意有尖儿!住手!你这是偷袭,是男人的咱俩公平决斗!你这一远程攻击欺负我这近身的是吧?北进,你傻了!快阻止他呀。”

  荒翼速度再快,也及不过李老头这发疯似的漫天刀雨,说话间,自己难得穿一回的休闲装已经被开了好几个口子,连发型都发生了微妙的改变……

  远在月城市区中心的地下六百米,月城执事机构的所在地,D。K领着小辞走在空畅的通道里。周围零散走动的几个人也没人注意到他们俩,这些人都是在属于在执事机构悬赏处领取任务的赏金猎人,D。K的多数委托,也是从这里所接。小辞留在月城的主要任务,是接替信使一职。她需要测定灵识不低于D。K,而且必须本身体内细胞分裂的速度要异于常人倍数。

  这些虽然都得到过北进的认可,但毕竟还是要得到帝城许可的证明。小辞曾经跟随父亲走南闯北,她的父亲就是一名伟大的信使,但小辞却一直不想透露父亲的名字。

  “我将信使之链交给你,你的资料明天会传到帝城。一个星期内会有帝城的人来对你进行测验,其他的事情由荒翼来办就行了。千万记住,如果他们问起我,就说我去北国找摄政王了,过段时间久回来,千万不要透露出西岸的只言片语。”D。K嘱咐道,便拿住一条流光溢彩的项链递给小辞。

  “自私点说,这关乎北进的安全,该怎么做,我心里很清楚的。”小辞接过项链,目不转睛的看着它,若有所思道。

  “呵呵,还要记住一点,在执事机构里,不要随便和人说话。你应该想的明白。”

  “嗯,内线。”

  当事情都处理的差不多的时候,侠客从仙游居老板娘那里牺牲“色相”,借到了D。K口中所谓的“杀手锏”之后,他就一直闷闷不乐的看着一贯讨厌的恶俗偶像剧。而荒翼衣襟破乱,像是经过一番惊天动地的非礼一样,连头型也发生了变化,北进尴尬的笑着跟随他走了屋内。

  D。K与小辞则做了一桌子料理,犒劳大家今日的劳顿。可领情的除了北进小两口,侠客与荒翼这厮,都是一副极度不爽的表情。不管D。K怎么赔笑,他们都不搭理,简直就像幼儿园老师哄孩子吃饭。看的北进“夫妇”是一阵恶寒。

  月华再次洒下,夜色中。D。K感受着即将长期远离的月城,他祈祷着能再次看见这片土地。等到预言师传诵的那一天,再次完成未了心愿。侠客望着九华山的方向,想起十几岁的孤僻自己,几年前初到月城的时候。

  各怀心事的他们,想着外人难以理解的事。以后究竟会怎么样?不知道,谁也不知道

  北进西岸二(完)

  正文 风云涌动

  帝城,位于圣域的中心地带,自封神裔的掌权者所在地。冷森的秩序,铁一般的绵延着几百里。踏入这片土地,放佛置身于巨大的牢笼内,恍惚的沉闷感。

  在山巅之上,冷风吹过,有窒息的错觉。成百上千的鸟儿飞过这片腐朽的大地,它们遮住日头,阴影掠过行走的人儿。封印师站在高处,望着呈现在眼前却依然离自己很远的城市。

  只要看到这座拥簇的城市,奢侈的繁华,就可以想象的到,感受的到,那种压抑。无数高楼耸立,高架上密密麻麻的车辆,蝼蚁一般的挣扎着,嘈杂鸣笛配合人们不耐烦的样子,咒骂的嘴脸,直到被错综蜿蜒的高铁轰鸣声所掩盖掉。

  半空中漂浮着挂有“城市真美好”巨大横幅的汽艇,媒体的直升机在城市上空盘旋着,寻找一切可以加以改造的社会话题。这座城市,是所有腐败元素的集合体,矛盾的存在着。

  普通人的政权高层与尊皇相互在这条写满利益的道路上,把一切逆判通通用雷厉的手段化为虚无。帝城执事机构,光明正大的建在一处极为宽广的地域,机构建筑的格调宏美且流光溢彩,而这里的人都是一副严肃的表情,却从小就被教育以此为荣。一座耸立在城市最后方的高塔,它的眼睛,时刻关注着这里的一切变化。

  封印师留恋一般的看向遥远的西边,在夕阳的光辉泯灭之前,这个孤单的身影,在地平线上诠释着难以言说的落寞。

  曾经万人之上,无限光华的女子,踏出了颠覆这个时代的第一步。

  各界都开始行动了,封印师来过月城的消息,很快便传到了东疆月氏家族当家的耳朵里,他曾发誓要亲手解决这个断送月家长子前途的女人。南界执事王莫寒意外的在月城现身,荒翼的震惊程度可想而知,谁都明白,此后的月城将会有段不平凡的日子。北国摄政王巴克也感觉到了各界的风吹草动,尤其是帝城的内线传来内幕,说不久后信使D。K会来拜访他,这让他已经明白自己要做一次挡箭牌了。

  紧接着世界各地的的捕灵者都流传着迹地之魂现世的消息,而散播的人却无从查证。圣域在这一时期,来了不少外国人,不知情的人,还在为经济收益乐此不疲的提供各种“蛛丝马迹”。

  C7区,有一个人再也按捺不住了。他站在侠客曾屹立的高处,再次俯视着整个C7区。他明白,有些事,自己必须去做。四年的逃避,总是躲不掉的。他脱下破旧的披风随手扔掉,乱发遮眼,脸颊写满的沧桑。

  “弟弟,你成长的日子到了。”

  -------------------------------------灰溜溜的分割线----------------------------------

  前往月城车站的途中,北进想起了楚下师傅,知道以他目前的力量,只有资格帮助D。K达到西岸,他不是个贪生怕死的人,他只是一个有着自知之明的人,且在一般情况下理智高于感性的一个人。

  “D。K,在你还是个机械师的时候,你到底做了什么?”北进心里闪过这个疑问,但他并不急于的知道答案。信使D。K,不是平白无故的就被封印师所看重的。

  王女楚下在想到D。K这个人的时候,说过一句话,北进牢记在心。

  “一个人不论外貌发生了怎样的变化,那样的眼神,永远不会变。我想那就是他。北进,那个人让我明白,绝望时的微笑,最可怕。”

  “D。K,那是你吗?”

  北进跟随着D。K,看着眼前的高大身影,体内留有封印师力量的血脉开始不安起来。他知道自己的尊师独自面对那样强大统治,不光是仇恨,更重要的是为了以后的他们。

  “北进,话说回来,小辞在帝城是做什么的?她的信使天赋与生俱来。”D。K在行走中忽然回头问北进。

  “啊?嗯小辞?哦对,小辞她也是督办机构的,不过职位不重要。她父亲是为信使,但具体是那座城市的,她也不肯告诉我。”北京思绪突然被打断,有些慌乱的回答。

  “噢,这个女孩总给我很特殊的感觉,呵呵。”D。K也没发觉什么,他接着道:“火车会在明天到达底站青城,如果中途遇到督办,北进,就由你来解释。不过基本也不会遇到,我们没有任何信件要送,况且信使之链也不在我身上,督办的人没理由盘问我们。”

  “哎,不好说啊,D。K,你在月城信使大赛时出尽风头的,而且你的资料每座城市都有记载。在帝城没有公布小辞代替你的消息,我们还是很麻烦的。”

  “走一步看一步吧,呵呵。我去买火车票。”说话间已经到了火车站。这里人来人往的,北进不经意四处张望时,发现侠客一直在看着他,他颇为别扭的装作不在意的看向别处。可过了一会还是发现侠客的目光就没移过位置。

  他不会是个GAY吧?北进心里这么一想不要紧,可再一细想:不得了了,怪不得D。K,荒翼这几个长相不俗的男子为什么会没有女朋友,原来都有这嗜好,那自己岂不是很危险。想到这一层,北进惊恐的盯着侠客,不自主的将身体慢慢往后移动。

  “你怎么了?”侠客不解的问道。

  “没没什么。”

  “对了,北进,我一直很好奇。”

  “好奇好奇什么?”北进额头上,此时已经泛出汗渍了,他十分害怕侠客下一句话好奇的是什么,万一……万一……这可怎么回答啊。

  “你把D。K那些玩意都放哪里了?封印师是不是跟电视上的魔法师差不多啊?”侠客天真的说道。

  “呼……”北进长舒一口气,不过也更为惊讶侠客对封印师的见解。

  “侠客,你之前修行难道没有遇到过封印师这样的对手吗?难道你师傅也没给你讲过封印师的特点?”

  “不止封印师,你的另一个职业灵宠师还有什么寄宿者,捕灵者,我统统不知道他们有什么特质。我两年前来到月城,就只见过D。K和荒翼,一个是执事,力量很大,速度也很快,但是灵敏度比不上信使,而D。K的另一个职业机械师也让我觉得很奇特。我在九华山修行刀法的时候,并不知道这个世界可以用来当做力量的东西有那么多。师傅也只讲解刀法。在月城,那种有着特殊力量的人,从来都不施展手脚,他们多数都在各地奔走,很少长时间的停留在月城。不过相比之下,那些所谓黑社会里的小混混倒挺不安分,他们唯一有点威胁的武器也就是把破枪而已,而刀在他们手里,简直是糟蹋。”

  “呵呵。侠客,那这次的西岸之旅,你将会学到很多。”北进意味十足的回答道。

  “有空我们俩也切磋下?我见识下灵宠师与封印师结合体的威力。”侠客来了兴致。

  “好啊,有机会的。”

  “北进,侠客。高铁马上就开了,走吧!”远处D。K对着这边喊道。

  护灵三人组,在此时,踏上了前往西岸的曲折之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死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死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