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不屈服
石非语2021-03-27 15:562,334

  过了好一会,那年轻男子才从水里钻了出来,然后便看到一个美艳的中年女子站在刚才那个少女的身边,一个艳丽如牡丹,一个清丽如兰,各具风采。又看她们衣着华丽,气质高贵,猜她们是富贵人家。

  那中年美妇看了看这不速之客,发现竟是个俊美的年轻人,二十岁左右,星目剑眉,英气逼人,倒是有点意外,想不到这荒山野岭之中,竟有这般俊美的男子。

  那年轻男子说道:“你们都穿好了衣服,是不是应该让我也穿上衣服?”

  银川一听,脸上又是一阵羞红,轻轻地扯了扯那中年美妇,说道:“我们先到一边去,让他先上来。”那中年美妇点了点头,于是,两个人便走到一边去。

  看她们避开了,那年轻男子跳出水,爬上水潭,拿了衣服穿上,然后向她们走去。

  银川她们看他走过来,不由暗暗提气戒备。在她们看来,能在这山谷出现的人,一定是个高手。

  特别是银川,双眼更是紧紧盯着他。虽然这人一身朴素,与一般的乡民没什么两样,但身上透出来的高昂气质,却又不像一个普通的乡民。特别是他那头短发,看起来异常突兀,奇奇怪怪的,就像和尚刚还俗,头上刚长出头发不久,不由心一动,难道他是个和尚?但很快她的脸一红,他是什么人关她什么事?

  看他越走越近,那中年美妇喝道:“站住!”

  那年轻男子只好停了下来,向她们施礼道:“在下段飞,刚才无意冒犯,请恕罪。”

  原来他叫段飞。虽然银川满肚子的委屈和气恼,但她看那年轻男子一过来就赔礼道歉,一时愣在那里,红着脸,不知如何应对。特别是看到他英气逼人,气宇轩昂,心情更是复杂,甚至连正眼都不敢看他。

  但那中年美妇可不买账,大声喝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鬼鬼祟祟地在这里出现?!赶紧老实交代清楚!”

  段飞见她出口咄咄逼人的,也不客气地说道:“这位大婶,恐怕是你搞错了吧,明明是你们闯入了我的地盘,我还没说你们鬼鬼祟祟的,你倒说起我来了。”

  中年美妇听他竟叫自己大婶,很是不喜,又听他竟然教训起自己,很是生气,怒声说道:“这地方连个鬼影都没有,你敢说这是你的地盘?!”

  段飞并没有被她的气势压到,说道:“难道不是吗?是我先来这里的,你们后到。还有,这个地方既然不是你们的地方,至于我怎么来的以及为何来这里是我的事情,你管不着。”

  看这小子竟然嚣张得很,中年美妇冷笑了下,说道:“今天我偏要管了。”

  段飞说道:“你们也管得太多了吧,这山谷又不是你们家的,凭什么只准你们来而别人来不得?”

  中年美妇盯着他看了下,然后说道:“小子,倒是挺能说的,不过,这没有用的,你再不说实话,我可不客气了。”

  听她又在吓唬自己,段飞朗声说道:“这位大婶,你不但霸道,而且喜欢恃强凌弱。”

  顿了顿,他又说道:“我不过是来这山上采药的,无意中发现了这里竟然有个山谷,便好奇过来看看。刚好又发现这水潭,看水潭里的水清澈,便下去清凉清凉。没想到会碰到你们,刚才冒犯了这位小姐,纯属意外,你说,我究竟错在哪里了?”

  突然,银川问道:“你真是来这里采药的?”

  “嗯,我的师父是个郎中,平时都是我帮忙采药的。”

  银川的眼睛转了转,问道:“这么说,你是山外的村民?”

  “我不是,但我的师父是。”

  “那你的师父叫什么名字?”

  段飞沉吟了下,说道:“我师傅姓孙,大家都叫他孙郎中。”

  一旁的中年美妇突然欺身上来,伸手扣向段飞的脉门,快如闪电。段飞躲闪不及,脉穴给她扣个正着,不由全身一阵麻软。

  本来那中年美妇是想出手试一下他的武功,却不想一出手就制止了他,不禁一愣,问道:“你不会武功?”

  段飞答道:“不会。”

  中年美妇一听,冷笑了下,说道:“既然不会武功,如何进的山谷?”在她看来,这山谷四面环山,要进来,除非知道秘密的入谷口,否则只有靠轻功飞越山峰才能到达,一个不会武功的人,根本无法进来。

  那段飞的脸色变了变,说道:“自然是从山上爬进来的。”

  一边的银川一听段飞不会武功,脸色也变了,心想:难道之前的猜测错了?他既不是佩兰姐的人,也不是来寻佩兰姐的人,那他是什么人?难道真是一个药童?但师叔刚才说的有理,如果没有武功,哪进得了这个山谷?

  据骆平的说法,这山谷的入口他们找了很久都没找到,这个段飞如果不是谷里的人,不可能知道入口的。

  在银川思量之际,中年美妇已叱声骂道:“鬼话连篇,再不说实话,要你的命!”说完之后,手一抖,把段飞摔了个跟斗。

  段飞给摔得眼冒金花,五脏六腑仿佛都摔离了原来的位置,不禁段又气又怒,破口骂道:“恶婆娘!臭婆娘!你有本事就杀了我!否则,以后落入我的手里,我一定剥光你的衣服,把你的屁股打开花,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听段飞骂得粗俗,中年美妇气得花容煞白,一怒之下,脚尖一挑,把他挑得飞了起来,然后又重重摔倒在地。

  银川在一边看得有点于心不忍,但也没有出声,她知道她的师叔不是一个嗜杀之人,更不会杀一个毫无还手之力的人。她之所以这样做,无非是想逼迫一下这个奇怪的男人,让他说出实情。

  在她看来,这个男人的确奇怪得很,身上一定有秘密。

  中年美妇冷声问道:“说不说?”

  虽然段飞摔得全身的骨头好象散了,但绝不呻吟一声,只是瞪着眼怒看着那中年美妇,并没有出声。中年美妇见他不出声,用脚踩住他的背,然后用力一按。段飞只觉得骨头都要断了,不由惨叫了一声。但他还是没有屈服,怒视着那中年美妇,说道:“你有本事就杀了我!”

  见他这般倔强,中年美妇的心有点软了,心想:虽然这小子不会武功,但却强硬得好,实在不好对付。而她又不是那种擅长逼供的人,再下去,就只有杀了他了。

  想到这里,她走到银川的身边,低声说道:“这小子不好搞,我投降,你来。”

  银川见她把事情推给自己,不由很是为难。她也没想到这段飞不会武功竟然会如此强悍,硬得像块石头。说实话,对逼供这种事情,她是想象力很丰富,但真正要做的时候,却做不出来。

  看银川没有表态,中年美妇便知道她比自己更加没有办法,不由苦笑了下,想道:看来,杀一个人比折磨一个人还来得轻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权剑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权剑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