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夜宿参云观
石非语2021-03-27 15:563,091

  自从银川上来之后,景棠的眼光就没有离开过她,见她奇怪地看着段飞,忍不住皱了皱眉,俊美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忧郁之色。

  看银川一直看着段飞,突然,雪樱干咳了两声,说道:“丫头,你不是说到了山顶之后要给那些人祈福吗?三清殿就在那边。”

  “哦。”银川从恍惚中醒了过来,说道:“好,我们走。”

  说着,银川和雪樱便朝三清殿走去。

  三清殿是参云观的主殿,供奉着道教里面的三个神级人物:玉清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太清太上老君。

  进了三清殿,银川拿了香烛,给道尊点上,然后跪下,双眼紧闭,祈祷起来。

  这段时间,她只要一想起那些被李青扬害死的人,她就恨得咬牙切齿,同时内心又充满愧疚。

  不一会,段飞和景棠也进来了,见银川她们已经在虔诚许愿,也各自拿了香烛,点燃了,然后跪下祈愿。

  现在,段飞最大的愿望便是能回到21世纪,所以,他祈祷的,自然也是希望道祖保佑他能尽快脱离苦海,尽快回到21世纪。

  同时,他也为女友祝青青祈祷。在他看来,祝青青多半是已经蒙难,他希望她在天堂能够快乐,能够无忧无虑。

  祈完福之后,徐风也上山顶了,告诉银川,一切已经安排妥当,法事三天后举行,这三天他们暂时住在道观里面,道观方面也答应提供这三天的住宿。

  银川听了之后,点头说道:“甚好,辛苦前辈了,不用吝啬银两,多给他们捐赠些。”

  “是,小姐。”接着,徐风又说道:“天色不早了,刚才他们已经在安排我们的晚餐,现在过去,时间应该差不多。”

  “好,我们现在就过去。”

  景棠悄声跟段飞说道:“段兄,今晚我们一醉到天亮。”

  徐风内功深厚,景棠尽管已经说的很小声了,但还是给他听到了,眼光一闪,盯了景棠一下,然后问银川:“小姐,这位公子是哪路的朋友?”

  银川说道:“是段先生刚认识的朋友。”

  徐风一听,不禁皱了皱眉,问道:“这位公子要和我们一起住吗?”

  银川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景公子和段先生甚是投缘,一见如故,不舍得离开。”

  景棠向徐风抱了抱拳,说道:“在下景棠,一介书痴,诚蒙诸位不嫌唠叨,一起同游,不胜荣幸,如有打扰之处,还请海涵。”

  顿了顿,他又说道:“今日因见段兄风姿过人,心存仰慕,便冒昧承交,好在段兄豪气过人,不嫌不弃,得以保全了薄面。因与段兄一见如故,便厚着脸皮请求一起同游,以驱路上那缠绵的孤寂。”

  徐风看他不但墨迹,而且还穷酸得很,觉得跟这样的人说话太费劲了,又见他只是一个文弱的书生,没什么好顾忌的,所以也就懒得跟他胡扯那么多,于是,拱了拱手,说道:“在下徐风。”

  自报了下名号之后,徐风不再搭理景棠,跟银川说道:“小姐,我们走吧。”说着,走在前面带路。

  这参云观真是很大,一排排的房子看似有序,但一进去,就象进了迷宫一样,如果没有人带路,还真不好找地方。

  景棠和段飞走在后面,突然,景棠抓住段飞的手掌,在上面写道:晚上见机行事。段飞点了点头。

  由于三天后要举行法事,这三天他们都要斋戒,所以道观给他们准备的晚餐全部是斋菜。

  吃完晚餐之后,便有道士带他们到专门为香客或游客准备的住处。由于徐风只要了四间房(一向段飞都是与他同住),多了景棠之后,他又跟道观多要了一间房。

  本来景棠是要和段飞住一块的,说要和段飞秉烛夜谈,但给徐风拒绝了。景棠坚持了一会,看徐风态度坚定,也只好无奈放弃了。

  小石头看他为了要和段飞同房,在那里啰嗦了半天,心里暗暗好笑,觉得这个书呆子真的是个呆子,傻里傻气的。不过,这书呆子虽然让人厌烦,但也不失其可爱之处。

  各自回房之后,徐风盯着段飞看了好一会,然后说道:“那个景棠看来只是个啰里啰嗦的书生,段兄弟看重他哪一点?”

  段飞说道:“交友讲缘分,与他的身份无关,虽然景兄说话啰嗦了点,但对人一片赤诚,值得交往。”

  徐风沉吟了下说:“是否赤诚,还言之过早。”

  段飞心里微微一惊,问道:“徐大哥对他的身份有怀疑?”

  徐风说道:“这世道人心险恶,多留点心准没错。”

  “是,谢谢徐大哥提醒。”

  过了一会,景棠手里拿着两壶杜康酒来了,说是和这里的一个香客购买的,要和段飞上山顶喝酒。

  徐风一听,冷冷说道:“要喝酒就在房间里喝。道观是清静之地,不喜大声喧闹。”

  景棠说道:“不行,房间如此局促,何以畅饮?要痛快,唯有山顶也。山顶天高地阔,我与段兄正好对酒当歌。”

  徐风说道:“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景棠盯着徐风看了下,突然说道:“我明白了,徐大哥是专司监视段兄弟的。”

  徐风听他说话直白,并在段飞的面前点破了他们的意图,不由有点恼羞成怒,冷冷说道:“简直是胡说八道,我等与段先生亲爱有加,何来监视之说?再在这里胡言乱语,就给我滚下山去。”

  段飞担心景棠惹怒了徐风,忙出来圆场:“徐大哥,景兄是无心之语,请你不必当真。”然后又对景棠说道:“景兄,徐大哥待我如兄弟,不可妄加猜测,伤了感情。徐大哥是担心我们的安危,才不许我们半夜上山顶去。”

  徐风点了点头,说道:“正是。”

  景棠向徐风道歉说:“是在下鲁莽,得罪了徐大哥,还请海涵。”

  徐风抱了抱拳,说道:“景公子,徐某脾气不好,说话不知分寸,如有得罪,不要放在心里。”

  景棠说道:“岂敢,岂敢。”然后对段飞说道:“既然上不了山,那就去我的房间。”

  徐风一听,又反对说:“不行,要喝,就在这里喝。”

  一听他还是反对,景棠的脸涨得通红,说道:“徐大哥,这就于理不通了,段兄不是你的犯人,为何连走开一步都不给?”

  徐风冷冷说道:“随你怎么说,反正我还是那句,要喝酒,就在这里喝。”

  景棠的书生脾气也上来了,激动地说道:“虽然景某手无杀鸡之力,但为了段兄弟,我偏要据理力争一下!既然他不是你的犯人,他就有想去那里,不想去那里的权利,为何要受你的制约?!”

  徐风不说话,只是冷冷看着他。如果不是看在段飞的面上,他早把这个讨厌的书生撵出去了。

  见他不出声,景棠更加来劲了:“天理昭昭,当今世道虽然恶人当道,乌云盖顶,但景某绝不是贪生怕死之徒,今晚非要讨个公道不可!”

  他们的争吵声惊动了银川,她和小石头一起走了进来,问徐风:“前辈,发生什么事情了?”

  还不等徐风出声,景棠已经忿忿不平地质问银川:“银小姐,我问你,段兄不是你们的犯人,为何要如此待他?!”

  银川不明就里,皱了皱眉,说道:“银川不懂景公子之言,还请告知详情。”

  “刚才我来找段兄去山顶喝酒,这位徐大哥不许,说是担心我们的安危,既然他是一片好心,景某也就作罢,但现在我要与段兄去我的房间喝,他也不许,这我就想不明白了。段兄并非你们的犯人,何以连这点自由都没有?”

  不等银川开口,小石头已接过话:“你这穷酸就喜欢搞事,小姐对段先生关爱有加,吩咐过徐前辈,对段先生多加照顾,前辈想必是不想段先生与你这穷酸胡搞瞎搞,所以才不许。你就只想到你的痛快,却没有想到别人的责任,还在这里大吵大闹的,成何体统?!”

  小石头牙尖嘴利,景棠竟给她教训得一愣一愣的,气呼呼的看着小石头,却一时无言以对。

  小石头得理不饶人,继续说道:“我们小姐宅心仁厚,不与你计较,但我小石头不是好欺负的,如果你再敢在小姐的面前胡说八道,我就把你扔到山底去,让你跟那些豺狼虎豹胡说八道。”

  段飞不想景棠这时候与她们闹翻,说道:“景兄,小石头说的有理,既然这样,我们就不要让徐大哥为难。”

  景棠想了想,说道:“好,我听你的。既然他不让你出房,那我们就在这里喝个痛快。”

  说完之后,他掀开酒盖,喝了一口,然后把酒递给段飞,说道:“段兄,天理昭昭,恶人总有恶人报,只是报应还不到而已。”

  听他又指桑骂槐,徐风皱了皱眉,然后看了看银川。银川冲他摇了摇头。他只好忍着气,没有发作。

  段飞接过酒之后,也喝了一口,不禁大喊了一声:“好酒!”然后把酒递给徐风,问道:“徐大哥要不要来一口?”

  徐风摇了摇头。

  见徐风不喝,景棠接过酒,说道:“酒识人心,有些人本就不配喝这酒。”说着,又灌了一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权剑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权剑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