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灵度山
石非语2021-03-27 15:563,156

  听段飞好像在教训她们,小石头可不高兴了,翻了翻白眼,说道:“就你厉害,我们说话哪轮到你插嘴,站一边去。”

  段飞说道:“你说你的,我说我的,井水不犯河水,凭什么管我?”

  小石头扁了扁嘴,说道:“我就管了,怎么样?你咬我啊?”

  段飞知道这丫头精灵古怪,倒也不跟她一般见识,笑了笑,便移步走到一边去了。银川看着他的背影,又呆呆地出神。

  小石头看她这般表情,忍不住皱了皱眉,大声说道:“小姐,我们到一边去,不要理那个自以为是的倒霉鬼。”

  银川醒了醒神,问道:“倒霉鬼?为什么叫他倒霉鬼?”

  小石头说道:“他就是一倒霉鬼,否则又怎么会落在我们的手里。”

  银川莞尔一笑,说道:“这也倒是,凡是落在小石头手里的都是倒霉鬼,因为小石头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小石头得意的说道:“那是,如果不是小姐你改变主意,这倒霉鬼早已经生不如死。”顿了顿,她又说道:“小姐,我们不需这样待他的,你还是把他交给我,我会好好招待他的,一定能让他说出小姐你想知道的秘密。”

  “不可,段先生是佩兰姐的朋友,为人甚是义气,我们要以礼相待。”

  “小姐,你怎么就确定她是你那佩兰姐的朋友,我看他油嘴滑舌的,没一句可信。”

  “别的我不好说,但这一点应该没错。”

  见银川坚持,小石头便不再说下去,闷闷不乐地看着头顶的云雾,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看她发呆,银川叫道:“段先生往那边去了,你去照顾一下,免得走失了。”

  “是,小姐。”说着,小石头快步往段飞所走的方向走去。

  段飞与小石头一番嘴角之后,便沿着一条迂回的走廊往山上走去。

  这条走廊是道观专门为游客香客修建的,沿着道观的地势,一直延伸到山顶。

  山上的风很大,吹得衣服挲挲作响,并带来了一阵阵的香烛味。

  见他越走越远,后面的小石头喊道:“前面的倒霉鬼,不要想着借机逃跑。”

  段飞回过头,笑着说道:“跟你们在一起,好吃好喝的,为什么要逃?你们就是赶我我也不会走的。”

  小石头扁了扁嘴,说道:“我看你就是个骗吃骗喝的,还假装什么仁义。”

  段飞知道不能和她斗嘴,一斗上就没完没了的,所以,他选择了闭嘴。

  见他闭嘴,小石头觉得很是无趣,也不再出声,只是在后面默默地跟着段飞。

  在她的后面,便是银川和雪樱她们。银川的眼神有点游离,一会看看这里,一会看看那里,心不在焉的。

  看她这个模样,雪樱说道:“如果觉得这里不好玩,不如我们下山。”

  银川摇了摇头,说道:“既然上来了,就到山顶去看一下。”

  “如果觉得闷,就不要勉强自己。”

  “师叔,我真的没事。”

  雪樱凝视了她一下,突然问道:“是不是想起了枉死的那些人。”

  银川点了点头,说道:“我第一次出来执行任务就牺牲了那么多兄弟姐妹,心里非常难受,刚才我在想,要不就请这里的道士给他们准备一场法事,超度一下他们那枉死的灵魂。”

  雪樱说道:“丫头,不要难过了,那不是你的错,既然你有这个心,我们当然支持。”

  说完之后,雪樱又对旁边的徐风说道:“徐风,你去找这里的主持商讨一下,帮我们做一场法事。”

  徐风说道:“是,我这就去。”然后向银川一揖,说道:“小姐宅心仁厚,我替那些死去的兄弟姐妹谢谢你。”

  银川眼眶一湿,哽咽说道:“前辈,对不起,害你没了兄弟,都是我的过错。”

  徐风说道:“小姐,我们生是银家的人,死是银家的鬼,为小姐效力,是我们的荣幸。”

  听他们越说越伤感,雪樱对徐飞说道:“还磨蹭什么,赶紧去。”

  “是。”

  “谈完之后,等会到山顶会面。”

  “是。”说着,徐风身体一闪,走了。

  徐风走了之后,雪樱问银川:“累不累,要不坐下来歇一歇。”

  银川摇了摇头,说道:“不累,我们跟上小石头他们。”

  话说段飞和小石头两个人,一前一后的,沿着那条迂回的走廊,不断地往上走。看段飞象个闷葫芦,小石头很是郁闷。她是个话痨,看到有人在身边不说话,那劲便憋得难受。

  好几次她想开口说话,但话到嘴边又给她咽回去了,心里暗骂着:倒霉鬼,就该你倒霉,上次没能好好地修整你,算你走运。

  走着,走着,前面突然迎面走来一个白衣书生。

  这白衣书生长得好生俊美,面如冠玉,眉目如画,如果不是穿着男装,真不相信世上竟有男人这般柔美。

  段飞对自己的相貌一向自信,但见到这书生,却自叹不如。这应该是他见过最漂亮的男人。

  那白衣书生见段飞气宇轩昂,也忍不住暗喝了一声彩,有心结识段飞,于是抱拳头说道:“在下景棠,兄台真乃人间龙凤。”

  见他主动结交,段飞性格爽快,自不会拒绝,也学他那样,抱拳头说道:“在下段飞。”

  “原来是段兄,久仰久仰。”

  见他客气,段飞自不能落后于他,说道:“景兄人间凤雏,幸会幸会。”

  这时,小石头已经走了上来,瞪着景棠,满怀戒备地问道:“你是什么人?”

  景棠笑了笑,对小石头的不友好倒不以为然,说道:“在下景棠,嘉裕人士。”

  小石头继续瞪着眼盘问到:“干什么的?”

  “在下一介书生,手无杀鸡之力,还能干什么,自然是到处游学,遍访名师,聊以余生。”

  一听他只是一个书生,小石头松了口气,又见他长得俊美,也就不为难他,说道:“公子是读书人,我等乃粗人,与你谈不了学问,先生请便。”

  景棠说道:“姑娘此言差矣,天下苍生平等,皆可交矣,何以身份论?”

  听他文绉绉的,小石头皱了皱眉,心想:果然是酸秀才。

  “我等要赶路,无暇与你谈古论今,公子请便。”

  见小石头又下逐客令,景棠笑了笑,但并没有识趣地离开,而是转头问段飞:“段兄来此,是访友,还是一游?”

  段飞听他说话书生气十足,很是不习惯,说道:“到此一游,景兄你呢?”

  “与兄台一样,久闻参云观乃人间仙境,故慕名而来,今日一览,果然名不虚传。”

  深海藏龙,大山有仙,自古便有传说,虽然段飞没有景棠那么闲情逸致,但也能感觉到这参云观的确有它的独到之处。

  “景兄说得不错,此处的确让人心旷神怡。”

  “看来段兄也是性情中人,既然有缘,我们何不觅一处把酒言欢。”

  看景棠的脸皮这么厚,赶了两次,还赖在那里不走,小石头早就不高兴了,听他竟然还要邀请段飞去喝酒,再也忍不可忍了,叉着腰,大声说道:“嗨,我说你这人真是赖皮得很,素不相识的,在这里攀亲认戚,究竟想干什么?!如果不是看你是个弱书生,早就对你不客气了。”

  景棠笑道:“我与段兄相见恨晚,心心相惜,又岂是小姐你能解?”

  “别跟我嬉皮笑脸的,再不走,我真的不客气了!”

  见小石头三番两次的恐吓景棠,段飞可不痛快了,说道:“我们说话与你有什么关系?真是好管闲事。”然后对景棠说道:“景兄,我们走,喝酒去,不要理她。”

  小石头叫道:“不准去。”说着,又瞪着景棠,生气地说道:“滚,给我滚得远远的。”现在她负责看着段飞,又怎么会让段飞随随便便地跟着别人去。

  景棠奇怪地看着他们,问段飞:“段兄,这位可是嫂夫人?”

  段飞摇了摇头。见段飞摇头,景棠说道:“既非嫂夫人,为何如此管束你?”

  小石头又羞又怒,觉得这穷酸书生真是太岂有此理了,决定出手教训教训他。想到这里,她飞身跃起,一把抓住景棠,然后用力一抛,把景棠抛到旁边的屋顶上。

  小石头用的是巧劲,所以景棠并没有摔伤,但已经吓得双腿发抖,趴在屋顶上,连呼救命。

  他的救命声不但惊动了后面的银川,也惊动了道观里面的道士。银川和雪樱两个起落,便已飞身赶到,而道观里的道士,也有两个赶了过来。看他们的身手,似乎武功不弱。

  景棠一看到有人来了,叫得更加起劲了。银川皱了皱眉,问小石头:“这是怎么回事?”

  小石头鼓了鼓腮,说道:“这人死缠烂打的,让人讨厌,所以就把他丢上面去了。”

  旁边一个道士走了过来,揖礼说道:“各位施主,参云观乃清修之地,请各位自重。”

  雪樱翻了翻眼,说道:“参云观又怎么了?难道连生一下气都不让啊?”

  那道士说道:“施主言重了,贫道并没有干涉施主的意思,只是本观有规定,任何游客都不可以在这里生事,如犯了本观的规定,一律劝离。”说完之后,然后对另外一位年轻点的道士说道:“你上屋帮帮那位施主。”

  那道士点了点头,身体一拔,已跃上屋顶,扶起景棠,然后拉着景棠的手,往地上一跃,两个人便已稳稳地落在地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权剑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权剑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