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出谷
石非语2021-03-27 15:562,817

  给段飞这么一折腾,银川已经没了胃口,一个人走到一边去,坐了下来,双手托着腮,眼睛定定地望着巍峨的群山,呆呆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雪樱见好好的一顿午餐就这样给段飞败了胃口,心里也是有气,对段飞说道:“小子,今天先让你放肆一下,出谷之后,就有你受的啦。”

  段飞毫无畏惧,说道:“今朝有酒今朝醉,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

  一边的徐风说道:“这位兄台,如果我是你,我一定会选择闭嘴。”

  段飞看了看徐风,说道:“好,我听你的。”然后又问道:“兄台尊姓大名?”他对徐风颇有好感。

  徐风看了看雪樱一眼,倒也不忌讳,说道:“姓徐,名风。”

  段飞叫了一声:“好名字,那我以后叫你徐大哥。”然后说道:“我叫段飞。”接着,他又问雪樱:“这位大婶,你叫雪樱是不是?刚才我听到徐大哥这样叫你”

  雪樱瞪了他一眼:“我叫什么关你什么事?!”想了想,然后又说道:“以后再叫我大婶,我缝了你的嘴。”

  徐风听了之后,会心的笑了笑。雪樱看到他在笑,眼睛又是一瞪,问徐风:“你在笑什么?!”

  徐风耸了耸肩膀,说道:“我在笑这位段兄弟,面临危险,还能谈笑风生。”

  段飞说道:“我是个死而复生的人,还怕什么危险。”

  徐风的眼光闪了闪,沉默了。

  吃完烤肉之后,他们便要出谷了。在银川的示意之下,徐风点了段飞的穴道,把他扛在肩上,扛着上山了。

  由于肩上扛着人,虽然徐风的轻功卓越,内功深厚,但时间长了,还是很费劲的。本来银川是计划让徐风和雪樱轮换着带段飞的,但徐风说他能搞定,不用雪樱帮忙。所以,他们回去的时候,比进山的时候慢多了。

  看徐风的肩上扛着一个人,竟然还能在山上如履平地,段飞很是羡慕,看来,这轻功很好玩。

  下了山之后,雪樱问段飞他住在哪里,段飞哪里回答得出来,所以保持沉默。反正他已经耗出去了,不管她们问什么,他都闭口。

  看段飞不出声,雪樱冷笑了下,说道:“我就知道你谎话连篇。”

  银川说道:“师叔,那我们把他带回客栈。”

  于是,他们又骑了一天的马,来到了一个叫松山县的县城。进了县城之后,他们便去了一家客栈。

  一进客栈,雪樱便叫道:“小石头,快点出来。”

  不一会,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跑了出来,圆圆的脸,大大的眼睛,一副精灵古怪的样子。

  这小石头一出来,就拉着银川的手,委屈地说道:“小姐,你们终于回来了。你知不知道,这两天快把我闷死了。”

  不等银川说话,雪樱已经说道:“很快就不闷了。”然后指着段飞说道:“他是你的了。”

  小石头这才注意到段飞,不由张大了眼睛,问道:“雪前辈,这是什么人?怎么长得这么奇怪?”

  雪樱笑着说道:“他是你的了,好好招待他。”

  小石头人小鬼大,再加情窦初开,听雪樱这么说,以为是给她物色的男人,不由两颊生红,娇嗔道:“雪樱前辈,你就喜欢开小石头的玩笑。”说着,还忍不住偷偷拿眼瞟了瞟段飞,见段飞长相英俊,脸变得更红了。

  见小石头这般模样,雪樱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说道:“看来我们的小石头真的长大了。”

  听雪樱这么说,小石头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推测,脸色自然更是红彤彤一片。

  看她这副表情,银川也是暗自好笑,悄悄跟她说道:“这个人关系着佩兰姐的下落,但嘴巴硬地很,你想办法把他的嘴巴撬开。”然后,她又把嘴巴凑到小石头的耳边,嘀咕了起来。

  小石头一边听着,一边点头,听完之后,羞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原来这个男人只是小姐带回来的犯人,而自己居然以为是小姐给她物色回来的男人,真是羞啊!

  看着小石头那奇怪的表情,雪樱又是咯咯笑了起来,说道:“小石头,不用失望,下次前辈满足你的心愿。”

  看自己惹出了笑话,小石头又羞又窘,一时下不了台,自然要找目标发泄,只见她气呼呼地走到段飞的面前,气汹汹地说道:“你,跟我来!”

  段飞见她比银川的年纪还小,但脾气却好像比银川还大,不由皱了皱眉,心想:这些女人怎么脾气一个比一个大。还有,刚才他听了她们的对话,知道这小石头是那少女的丫头,一个丫头竟然如此嚣张,这让他很是郁闷,故意问道:“去干什么?”

  小石头说道:“还能干什么?好好招待你啊。”

  段飞说道:“谢了,你不用客气。”

  小石头瞪了瞪眼,说道:“你先不用谢,等我招待完了之后,你想感谢我还来得及。好了,废话少说了,快跟我走。”

  看她牙尖嘴利的,平时一定是个古灵精怪,讨人喜欢的女孩,但现在段飞一点都喜欢不起来。他是个聪明人,已明白了银川为什么要把他带出山谷,想必是她们在谷里问不出什么,所以带他出来,让这个丫头来招待他。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个小丫头一定比那个雪樱更可怕。

  同时,他也已经猜到银川想问他什么。不禁想道:她们与翠云嫂子究竟有什么仇恨,为什么非要找到翠云嫂子不可?还有,她们与之前进山谷的那波人又是什么关系?是一伙人?还是另外的仇家?

  看段飞站在那里眉头紧锁的,好像在思索什么,对她说的话毫无反应,宛如耳边风一般,小石头可不干了,提声说道:“你是聋子吗?没有听到我说的话吗?”

  段飞给她打断了思维,也是瞪了下眼,说道:“你叫什么叫?年纪小小的,如此无礼,平时你的父母是怎么教你的?!”

  小石头一听,叉起了小蛮腰,鼓着双腮呼了口气,然后说道:“好啊,看来还蛮有脾气的,等会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上前一步,伸手一把抓向段飞的脉穴。

  段飞明明想躲,却硬是躲不开,只觉得全身一麻,浑身已无力气。

  小石头看他不懂武功,不禁一愣,然后说道:“原来只是个嘴硬的家伙,我还以为有两手呢。”说着,扣着段飞的手,走向一间客房。

  段飞无力抗拒,给她拉到了房间,但他也是个要强的人,见一个小姑娘都能欺负自己,不禁又气又恼,心想:虽然输了招式,但气势绝不能输。

  想到这里,他若无其事地说道:“你这么急把我拉到房间,是想和我洞房吗?”

  听段飞说得很是无礼,小石头毕竟是女孩子,而且对这等害羞之事又半明不明的,听了之后,自然很是生气,于是,满脸通红的瞪着段飞看了一会,然后生气说道:“小姐跟我说了,说你这个人不见棺材不掉泪,果然如她所说。”

  段飞冷然说道:“她想问我什么,叫她亲自来问我。”

  小石头叱道:“对付你这种下三流的人,何须小姐亲自出手!”

  段飞讽刺地说道:“下三流?我看你们才是下三流,只会凭手里的那点三脚猫功夫耀武扬威,这跟强盗有什么区别?!”

  小石头一向口齿伶俐,与人争辩,很少会落于下风,但今天她发现,眼前这个奇怪的男人实在不好对付,她每说一句话,都会给对方顶得入心入肺的,唯一能做的只有耍横。

  “就欺负你了,你又能怎么样?用牙齿咬我啊?等会我问你话,如果你不老实,就不止是欺负你那么简单了。”

  段飞挺了挺胸脯,说道:“有多复杂?最多杀了我?如果要动手,就快点动手,不要跟我啰里啰嗦的。”

  看段飞竟然没有一丝怯意,小石头倒是有点佩服他,看了看段飞,突然笑着说道:“你以为死就能解决问题啊?我跟你说吧,我是不会成全你的,我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虽然她说得冷酷,但段飞很不以为然,觉得一个小姑娘,能干出什么残忍之事。

  “既然这样,那赶紧动手吧。”

  小石头笑了笑说:“你先不用着急,我还没想好用什么方式来招待你。”说着,绕着段飞转了一圈,然后突然在段飞的肩井穴上一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权剑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权剑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