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深藏不露
石非语2021-03-27 15:563,166

  听景棠的话中有话,银川的脸莫名地红了红,说道:“景公子,这是我和段先生之间的事情,不便跟你说。”

  听她这么说,景棠的脸上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沉默了下,说道:“既然如此,是景某唐突了,请恕罪。”

  听他的话锋已转,段飞终于松了口气,他很担心这个书呆子为他强出头,看他那文弱的样子,别说去惹银川她们,就是和自己打,他也不是对手。

  想到这里,段飞说道:“银小姐说得对,我们之间只是有一些小误会。”

  景棠点了点头,说道:“既然不伤大雅,那我就放心了。”

  段飞不愿再扯这个话题,说道:“走,景兄,我们到山顶去。”

  “好。段兄请。”

  说着,他们两个人结伴走在前面。看他们动身了,银川她们跟在后面,也往山顶走去。

  小石头看着他们的背影,很是不服气,说道:“小姐,这两个大傻瓜,一个不知天高地厚,一个酸得让人受不了,为什么不让我好好教训一下他们?”

  雪樱笑了笑说:“小石头,你连两个窝囊废都镇不住,以后就不要再吹牛了,说什么无论什么人,只要到了你的手里,无不服服帖帖的。”

  小石头不服气地说道:“如果不是小姐护着他们,他们早就在我的面前哭爹叫娘了。”

  银川笑了笑,说:“好了,知道你厉害了,你还是到前面去,看他们有什么要照应的。”

  小石头嘟了嘟嘴说:“我不去,那个穷酸书生不但话多,而且自以为是,看着就讨厌。”

  雪樱说道:“穷酸?你看他哪里穷酸了?看他的派头,一定是富家子弟。”

  “他是不是富家子弟关我什么事情,反正我看到他,只有两个字:穷酸。”

  银川说道:“好了,别贫嘴了,赶紧去。”

  小石头呻吟了下,说道:“小姐,我可不可以不去?我怕我忍不住手,出手揍他们。”顿了顿,她又说道:“你不知道他们有多可恶,那简直是目中无人。”

  银川笑了笑说:“我知道他们不讨你喜欢,忍一忍便是了,不用跟他们冲突。”

  “好吧,既然小姐这么安排,小石头只有忍气吞声了。”说着,快步向段飞他们走去。

  话说段飞和景棠一边走,一边聊,聊得很是开心,很是投机。景棠告诉段飞,他出身官宦之家,家人一直想保他入朝当官,但他痛恨官场黑暗,不愿与那些横行霸道,贪得无厌的人为伍,所以宁愿到处游学,游山玩水,也不愿意入朝。

  听他这么说,段飞肃然起敬,自古以来,文以士为荣,能看轻功名的人,都是非常人。

  刚才看景棠的行为举止,有点幼稚,有点搞笑,有点不通世俗,他还以为景棠真是那种一心读书,不问世事之人。了解之后,才知道这只是他与俗世抗争的一种方式,其实,他一点都不痴,一点都不搞笑,反而是个胸怀抱负的人。

  “景兄,既然你心中有抱负,为何不入朝施展你的才能。”

  “当今之朝堂,混乱无比,格局已定,难成气候。”

  “所以你宁愿闲云野鹤,也不愿同流合污。”

  景棠笑了笑说:“第一眼看到段兄,便知段兄乃人间龙凤,果然不虚,请问段兄来自何方,又将去往何处?”

  现在段飞最苦恼的事情就是向别人介绍他的身份,所以一听景棠问他的身世,就只有说他是孤儿,无依无靠,到处流浪。

  景棠听了之后,双眼紧紧凝视着段飞,脸上写满了惊讶与不信。好一会,他才说道:“段兄气宇轩昂,不象是到处流浪的人,是不是段兄觉得景某无德无才,不值得段兄交往?”

  段飞一脸尴尬,却又不知道如何解释,他知道,他一说实情,景棠更会觉得他胡说八道,只好坚持说:“景兄言重了,段某的确是个孤儿,四处漂流。”

  景棠半信半疑的,问道:“那你又是如何识得那银小姐?我没有猜错的话,那银小姐一定非常人。”

  段飞苦笑了下,说道:“这说来一言难尽,以后有机会一定跟景兄说。”

  听段飞又是遮遮掩掩的,景棠叹了口气,说道:“看来段兄真的是无心交我这个朋友。”

  “景兄,请别误会,段某绝对愿意与景兄结为朋友,只是有些事情一时半刻说不清楚,还望景兄见谅。”

  景棠沉默了,不再出声,默默地往前走。见他沉默,段飞的心里很是不安,他理解景棠的心情,只是他真的不知道如何回答景棠的问题。

  两个人默默地走了一会,突然,景棠靠近段飞,悄声说道:“想不想摆脱那银小姐?我助你。”

  段飞当然想离开银川她们。在他看来,银川她们是林翠云的大仇人,对他客气,不过是想找林翠云而已,等她们的耐心消耗没了,一定会用冷酷的手段逼供,到时能不能守住自己的嘴巴,他的心里没底。

  想到这里,段飞悄悄问道:“景兄有办法?”

  景棠自信地说道:“只要段兄想走,景某就有办法。”

  “她们武功高强,可不好对付,我不想连累景兄。”

  “我知道,只要段兄配合我的计划,便万无一失。”

  段飞想了想,说道:“就算我们暂时逃脱了,但她们轻功卓越,想追我们太容易了,到时不但走不了,还牵连了景兄。”

  景棠知道他的担心,突然把声音压得更低了,说道:“段兄是否还记得前几天发生在客栈里的事情,一支牙签打落了小石头手上的小刀。”

  段飞又惊又喜,差点叫出声来,忙强忍住内心的激动,悄悄问道:“那支牙签就是景兄发的?”

  景棠点了点头,说道:“我奉师命去松山找我门中失联已久的一位师叔,刚好那天就住在小石头的隔壁,你们的对话我都听到了,我敬佩段兄的傲骨,想助段兄一臂之力,所以出手击落了小石头手上的刀,正想进房救你的时候,发现银川她们的武功竟是出人意料的高强,且人多势众,所以便退隐了。这几天,我一路跟着你们,今天看你们上参云观,觉得是个机会,便现身与段兄相见。”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刚才景棠宁愿受小石头的侮辱,也要与他同行。不过,这景棠也太能装了,不但骗过了他,还骗过了银川她们。特别是那个雪樱,精明得很,想骗过她真的不容易。

  “景兄才智过人,侠骨丹心,段某感激不尽。”

  “虽然段兄不会武功,但一身傲骨,景某心仪不已,能交友如此,景某此生已无憾。”

  段飞的性格本就豪迈,听了景棠的话,更是热血沸腾,忍不住一把抱住景棠,说道:“景兄,我们不但是朋友,还是兄弟。”

  跟在后面的小石头,看他们不断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心里就觉得怪别扭的,心想:“真是两个疯子,一个傻,一个痴,简直是天生一对。”现在看他们突然拥抱在一起,更是感到一阵莫名的脸红:两个大男人的,搂搂抱抱的,成何体统?!

  段飞身体健硕,景棠身体纤细,所以景棠突然给段飞这么熊抱,不由一阵胸闷,一阵窒息,而且他没有跟男人这样拥抱过,觉得怪不好意思的,忙推开段飞,然后喘了口粗气,说道:“段兄,你客气了。”

  段飞哈哈笑了笑,说道:“景兄,不好意思,刚才太高兴了,希望没有冒犯到你。”

  看段飞豪气,景棠暗暗点了点头,心想:“这段飞不但傲骨,而且豪气过人,的确值得深交。”

  “段兄哪里话,只是景某生性拘谨,不太懂得表达自己的情感。”

  “景兄乃性情中人,段某一时高兴忘形,得罪了,得罪了。”

  景棠的眼光瞟了瞟身后的小石头,压低声音说道:“景某心中已有计策,到时段兄随着景某的指示行事便是。”

  “好,一切听从景兄的安排。”

  小石头一个人在后面无聊地走着,心里甚是郁闷,有几次,她想走上去,找段飞他们说说话,开个玩笑什么的,但一想到他们对自己的态度,她便犹豫了。

  那个段飞,最喜欢装酷,对自己不理不睬的,就算要说话,也是阴阳怪气的,三句话里面,就有两句话是顶心顶肺的。

  而那个书呆子,满嘴文绉绉的,穷酸得很,又喜欢胡言乱语,没一句喜欢听的,与他说话,不但累,而且闷。

  唉,小姐也真是的,明知道自己喜欢说话,喜欢折腾,偏偏叫自己来看守这么两个怪物,真是让人崩溃。

  在小石头满怀牢骚的时候,前面的景棠已经叫了起来:“到山顶了!到山顶了!”

  参云观的主观叫金顶,就建在山顶上,到达了金顶,也就到达了山顶。

  这金顶不但雄伟,而且仙气十足,沐浴在重重的云雾之中,充满了神秘,又有说不出的庄穆,让人心生敬畏。

  上了山顶之后,段飞顿觉精神气十足,那个心旷神怡,简直比吃了人参果还舒服,忍不住走到崖边,对着那空旷的天空大声呼喊起来:“我来了!我段飞来了!!……”

  小石头见他大喊大叫的,喃喃自语道:“疯子,果然是疯子!”

  此时,银川她们也上来了。银川见段飞如此忘情地狂呼,会心的笑了笑,然后脸颊莫名地红了红,看着段飞的背影,若有所思的发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权剑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权剑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