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Hill2021-05-11 18:273,080

  我看着这一切,有点摸不着头脑。在我的印象里,安东他就仅仅是一个优秀的飞行员,优秀的中队指挥官。他好像,没和政府有过瓜葛。

  “我知道你在思考什么,”突然的,波克里什金对着我说,“咱们国家是空军的国家,是飞行员的国家。伊万诺夫他做为我们国家最优秀的飞行员之一,当然会和我们政府有瓜葛。”

  波克里什金从他的抽屉里面拿出一盒产自乌拉尔山的香烟——“乌拉尔”牌香烟——从中拿出一根来,自己抽了起来。

  波克里什金将烟盒伸到我的面前,说:“要来一根吗?”

  我笑了笑,伸出手,接过了那盒烟,从中拿出一根放进嘴中。也抽了起来。

  “怎么样?”波克里什金对着我说,“这烟?”

  “不错的烟草,”我说,“就是有些潮了。”

  “能有这样的就已经不错了。”波克里什金将那盒烟收了起来。

  “所以,您希望我能够做什么?”

  “帮我监视他们。”波克里什金的表情突然严肃了起来,“我在他们面前这么说你的好话,你可不能让我白说。现在他们都觉得你能够给他们带来利润,那么他们就必然会来找你。到时候,不要拒绝。”

  “好的,总统先生。”我说。随后,我一转身,往外走去。

  “不过啊!总统先生。”我说,“你们的伏特加酒可真难喝!”

  我没有看见波克里什金脸上的表情,反正肯定不好看就是了。大踏步的往外走,我也不知道我要去干什么,反正走就对了。

  这窄走廊里的灯光是昏暗的,但是气味却是清新的;外面会厅的灯光是明亮的,但是气味却是令人作呕的。唉,如果有个地方,那里有这明亮的灯光,又有着清新的气味,那就好了。

  只可惜,这里没有这样的地方。

  这里是新西伯利亚,冻土中的工业城市。这里到处都弥漫着工厂的废气,也弥漫着上层人的腐败气味。

  啊,巴比伦。我突然想到,人们不是常用巴比伦来描述那些极度奢靡腐败的城市吗?在现在,可以被称为巴比伦的城市,我认为新西伯利亚就是其中之一。

  我推开门,重新回到了那会厅之中,重新将自己放入那名为腐败的淤泥之中。

  我靠在窗边,继续着,我那无意义的行为。我又叫了一遍服务生,一杯伏特加酒,加一点柠檬汁。

  淤泥会吞噬所有在它附近的东西。我想逃出这淤泥,可我却逃不出。我只能接受,被它吞噬的命运。

  我喝醉了。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我躺在自己的家里。身上还穿着我那件空军大尉军装,勋章也还在我的左胸上戴着。

  咚、咚、咚。

  门又被敲响了。或者说,我就是被这敲门声所吵醒的。

  我赶紧从床上起来,跑到门前,打开门。

  “不好意思。我……安东,怎么是你?”我说。

  “你看看你这个样子。”安东说,“哪里像一个军官?”

  “你是知道的,我就是这个样子的。”

  安东把手背在后面,走进了我的房子。这时我才注意到,他今天穿了一件皮质的夹克,就像托洛茨基的那件一样。在配合上他那副眼镜,除了胡子不像之外简直和托洛茨基一个样子。

  “你缺一个女人。”安东在看了我的房子之后,又回头来对着我说,“这房间太乱了。要是有个女人来照料,就会好很多。而且你也需要有个人来照料照料了。”

  “难不成你还能送我一个?”我说。

  “这我可不能干。”安东说,“这可违法。”

  “那你告诉我这些干什么。”

  “告诉你,你该去寻找你的伴侣了啊。”安东说,“你看看,你才三十二岁,正值壮年。找一个终身的伴侣才是你现在该干的。”

  “我这个样子,可不见得能够有女孩子能够看上我。”

  “那就说明你更需要努力了啊。”安东说。

  “嘶……啊……头疼,嘶……”我装作头疼的样子,“可能是因为昨天的酒喝多了。”

  “你少装这些,”安东说,“昨天,波克里什金和你说的,你可要好好的实行。你这房间我就帮你收拾了,一会儿那些商人就要来了,好好表现。”

  “唉……明白了。”

  安东一言不发,他只帮着我收拾我的房间,整理好会客用的东西。我便去洗漱,准备好迎接即将到来的商人。

  我站在洗手台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完全没有当年在空中一次战斗击落十四架敌机的样子,倒像一个……落魄的贵族。消瘦的面庞,散乱的头发,在配合上我这一身的空军军装和勋章——如果是海军军装会更好一些——我活脱脱像是一个落魄的,但还是不愿意接受这命运的贵族。

  “安纳托利!你干什么呢?”安东喊道,“赶快洗漱完毕,到客厅来等着!”

  我听到安东的喊声,便就似糊弄又似不是的洗完了脸,往身上喷了一点旧香水,就走出了盥洗间。

  非常的整洁。不得不说,安东在收拾家务上的能力确实强。或者说,他在任何方面上都很强。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挂在墙上的时钟还在响着。发出那有节奏的噪音。

  “你该换一个钟了。”安东说。

  “唉……不用换,这个钟还是能够继续使的。而且又没有坏。”我说。

  安东低头看了一眼他的手表,然后对着我说:“你这钟确实是坏了。你看,都走不准了。”说完,安东将他的手表朝我这里伸过来。

  确实,现在已经是下午的三点钟了,可是那时钟的时针却指向两点,也不知是上午两点,还是下午两点。

  “现在也先换不了啊,”我说,“等回头再说吧。”

  “也是,现在咱们还有要紧事。”安东一拍大腿,然后说道,“哎呀,对了!我还有事要做!还是要紧的事情!我得先走了。再见,老伙计。”随后安东便朝着门口快步走去。

  “再见,安东!别太着急了。”我笑着说道,“雪天路滑啊!”

  安东并没有回答我,看得出来,确实是要紧的事情。

  又是独自一人待在这房间里面。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时钟一刻不停的走着,发出那有节奏的噪音。人的思绪因此而变的混乱,变的急躁。

  在那一刻,我甚至都能够闻见那商人身上带着的钞票的油墨味,那种令人作呕的气味。

  腐败的气味,对,腐败的气味。我们国家的腐败的源头就是他们。但是我们又能怎样呢?我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并接受这一切罢了。只要我能够保证我还是清白的就还好。

  可现在我也不是清白的了。在我参加那场典礼,在那个昏暗的小房间里见到了波克里什金之后,我就不再是清白的了!我已经成为了这张巨大的利益网上的一段。

  “真该死。”我自言自语道,“安纳托利啊安纳托利,你怎么能这样啊!你堕落了啊!”

  是的,我堕落了,当我不再清白的时候我便已经堕落。当我选择逃避这些腐败的时候我就已经堕落。

  我悔改罢!

  我悔改罢。

  人还是不能这么激进,要现实,要保守一些。我这样想,我不可能和他们同流合污,但是我也绝不和他们做对。

  咚、咚、咚。

  门,被敲响了。

  是他们来了,是商人来了。也不知是哪位商业巨头会来拜访我,或者只是一个小小工厂的老板,亦或者是哪位大老板的秘书。

  反正这些都无所谓了。

  我打开门。门前站着一名年轻漂亮的女性,大概二十六七岁,身高大概要有178公分以上。长得十分标致。她提着一个公文包,穿着一身紫色的连衣裙,衣服右胸上的红色火焰标志代表着她是“凤凰”集团的成员。

  “您好。”我对着那名女性说。

  “您好,您就是安纳托利·约瑟夫·索科洛夫先生是吧?”

  “是我。”

  “我叫狄安娜·尼古拉耶芙娜·扎伊采娃,您叫我狄安娜就行。能够见到您真是我的荣幸。”狄安娜说。

  很明显,狄安娜是真的很激动。她甚至在说话的时候出现了语法上的错误。

  “请进,狄安娜小姐。”我对着狄安娜说。

  狄安娜红着脸,低头走进了房间。也许是因为外面的寒风吧,但不可能是因为我。

  “您好,狄安娜小姐。请问您今天来拜访我是来干什么的?”我说道,“请您原谅我的无礼,我向来不善言谈。”

  “啊。没有关系的,安纳托利先生。”狄安娜说,她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我今天来是代表着我们集团,来向您商讨一下关于合作的事宜……”狄安娜一边说着,一边在自己的公文包里面找着什么东西。

  而我只是耐心的看着。不得不说,这位狄安娜小姐可真是位大美女。我在容貌上挑不出她一点有缺陷的地方。也许这就是“凤凰”集团派她这个经验不足的人来的原因。

  “狄安娜小姐。”我突然说道。

  “啊。您有什么事吗?”狄安娜说。

  “您可以不用找那些什么文件或是什么东西的了。您只需要用最通俗的语言简单的给我解释一下就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西伯利亚的赞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西伯利亚的赞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