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松青羊2021-07-01 16:401,344

  太阳很大,风很轻,不冷,也不热;

  树林的尽头是一颗长的格外高大的梨树,树下不远处的河水清可见底,水底的石缝间偶尔有小鱼小虾游进游出。

  如此宜人的景色在高楼林立的都市里是难得一见的,王双喜现在只想懒洋洋的沉睡在这风景中。

  “诶,二喜,别闭眼”

  迷迷糊糊的,王双喜仿佛听到有人在跟自己说话,下意识的回道:“别吵,我现在好睏”。

  透过茂密的秋叶可以看到在那颗大梨树的粗壮枝桠间竟坐着一个穿着素净的女子,大概十七八岁的年纪,一身湖蓝色的连衣裙上血迹浓重,后背上更是一片模糊的伤口,血液经过胳膊从低垂的手上落向地面,显然她已经受了不轻的外伤。

  她,就是王双喜,但此刻的她却不是原来的她。

  “睏什么睏!你那是失血过多了,再不赶紧止血你丫就得死”

  少女耳朵上戴着一副小巧的耳机,声音正是从耳机里传出来的。

  “嗯?别闹,我这不是好好的坐着呢吗”王双喜趴在树上,只觉得眼皮在打架,睡意越来越浓,眼前的河水也在逐渐模糊,“失什么血,过…什么…多”

  一直在和王双喜说话的声音越来越急,脏话脱口而出,“二喜,你踏马的不许睡!”

  王双喜也许是被吵烦了,强睁开眼,翻了个身,毫不意外的,她掉到了树下。

  同样毫不意外,树下站着一个人,一个精壮的男人;

  锦衣华服的男人本来只是路过,却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不由得有些好奇,下了马抬头寻找,正在这时一道蓝色的身影带着风声从天而降。

  “啪”

  王双喜结结实实的砸在了健硕肌肉组成的一堵墙上,一股剧烈到极点的疼痛瞬间自后背袭遍周身,只疼得她连叫喊的力气都没了。

  “姑娘,你……”

  被她砸躺在地上的锦衣男子话音顿了顿,只觉得有些异样,抬手抹了一把她的后背,几乎凝固的粘稠血液和刚从血管涌出的鲜血沾满了他的手掌。

  “疼”

  王双喜想要在腰上的小包里掏急救喷雾,却连动都动不得,只得哀声叫痛,发出的声音因为疼痛无力只如麂鹿呦鸣。

  男子有些手足无措,想要起身,又怕牵动她的伤势,只能乍着手道:“姑娘,我叫秦艽,是京城人士,若姑娘信得过,我可以帮你包扎止血”

  “嗯”

  王双喜答应一声,然后就因为疼痛而失去了知觉,之后醒了几次,却都头脑昏沉难受,眼前模糊不清,只能又昏睡了过去。期间她只知道有人救了自己,其他的一概没了印象。

  不知过了多久,她只觉得口干舌燥苦涩难耐,五脏六腑阵阵燥热,体外却觉得寒冷刺骨,难受至极。

  拧眉睁眼,她发现自己正侧身躺着,眼前先看到的是一张脸,那是一张胡茬凌乱眼眶青黑的脸,贴近到几乎与她挨到一起。

  “是你救了我么”

  王双喜的声音干涩喑哑,好像很久没有说过话一样,她想推开面前的那张大脸,奈何四肢无力连胳膊都抬不起来,背后的火热的疼痛随着动作牵动肌肉而加剧。

  “我叫秦艽,你还记得我吗”

  她仔细回想,记起这个声音,他是那个替自己包扎止血的人。

  “谢谢你”

  秦艽竟带着几分羞涩神情起身,拉开了一些与她的距离,道:“那个,不用客气,我当时就是恰巧路过而已,遇到你这种柔柔弱弱的姑娘谁能忍心不帮一把,我……”

  他竟一时语塞不知该说些什么,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跺了跺脚,又道:“我去看看厨房给你炖的汤好了没有,你先躺会儿”

  王双喜有些失笑的看着他的背影,心说这人这是什么毛病,自己又不是猛兽妖怪,至于怕成这样吗。

  她醒了,自然不愿意再躺着,可现在却连胳膊都抬不起来,强忍痛楚勉强动了动指头已是满头虚汗,叹了口气,看来往后躺在床上的日子有的熬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虎翅麟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虎翅麟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