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 如此便可不相弃
独步七夜雪2021-02-25 14:121,373

  “唐斯境,我前男友。”

  艾艾在那个阳光晴好的日子里摔了林歌空的iphone后,仓皇离开的背影投射到我的视网膜上显示出的便是这个答案,只是我没想到此时坐在我对面“坦白从宽”的她竟未加上“之一”这个小尾巴。

  “唐斯境?这名儿不错。”Celia悠闲地歪着身子半靠在柔软的CHEERS上,眯着眼看着她新做的指甲漫不经心地接了一句,然后转头问我:“这个星空甲是不是太张扬了些?”好像完全没有看到捧着咖啡杯的艾艾表情有多低落。

  我想起昨天艾艾离开后唐斯境一双桃花眼光彩不减,灼灼地闪着炫目色彩。林歌空将我的疑惑目光镜面反射向他后,他扬起一边唇角笑笑,酒窝里盛满了不以为然:“她······难道是我前女友之一?”说完,无辜地耸耸肩:“怎么也不等我打个招呼······”

  无辜的语调加上委屈的疑问语气让本欲和林歌空客套一句“改日再谈”的我立马拎包走人。

  然而现下,我看着一反常态的艾艾,对林歌空潜意识里的抵触也好,对唐斯境的不满也罢,都化作了对艾艾满满的心疼。

  “他是我命中注定的劫。”很久以后的艾艾这样说。

  “梓童,”Celia的语气一如既往淡然,然而说的话却足以让我不淡然:“你若是再不回家赶画稿,明天坐在我面前欲哭无泪的可就是你。”

  在艾艾同情的目光中,我以一种同情自己的姿态默默起身离开。

  Celia的牙利心软是我和艾艾早已熟知的,所以把艾艾留下来由她······呃呃呃······教导(······),我完全放心······

  如今想来,彼时的我们真是单纯,竟以为没有什么是我们解决不了的。就像读书时潜意识里认定未来和明天属于我们。自信满满的单纯模样让后来的我们很是想笑,直到笑出羡慕的泪来。

  然而很多事也是后来的我们才会知道的,比如唐斯境和林歌空两家是世交,比如艾艾和唐斯境高中时交往过,恰巧那时林歌空在国外读书,再比如林歌空接到修改《无冕之王》的通知时,在国外进修两年的唐斯境却接到了star。T邀请而决定在star。T任职。更令人惊奇的是,一册《无冕之王》竟成了我事业上的转折点。

  这一切真像一场喜剧。

  而我,和我们,都恪尽职守地扮演着自己的角色。

  谁都无法逃离这场盛大荒诞的命运安排。

  谁,都不能……

  **************************************************************************

  八月十五的时候,我一大早就将手机调成静音,然后全身心投入画稿中。

  每一座城市,繁华背后充斥着势不可挡的颓靡,欲望的蓬勃和真情的荒芜。节日收到的他人群发的祝福短信,无非是一群素日里并不亲近的人借此来证明自己的存在罢了。我能做的,不过是挑个闲暇时间不咸不淡的回复而已。

  而我在A市真正亲近的人,从未在节日里给我发过什么所谓的祝福。

  “梓童,开门!开门开门!”在艾艾眼中,我家的门铃形同虚设。在她节奏感强烈的拍门声中我急急起身,却不小心将颜料打翻在中午吃剩的泡面里。所以跟在艾艾身后进屋的Celia数落我数落得更加理直气壮:“梓童,大过节的把自己整的像个油漆工我可以理解为你是意图进军服装艺术界么?哎呦,还扎个朝天马尾?你以为今儿是万圣节?啧啧啧……把颜料当调料,你口味真是越来越重了……”

  说着,她走进因为冷清了一天而相对整洁的厨房丢出一句“晚餐我包了。”便再也不肯出来。

  然而直到我和艾艾把外面收拾好都没听到Celia有任何动静。吃了一个苹果两个橘子三串葡萄的艾艾终于忍不住去敲厨房的门:“Celia,你是煤气中毒了吗?”

  “哗——”

  门应声而开。

  Celia一脸平静地走出来,风姿雅致地坐到沙发上:“亲爱的,我知道你们担心我,所以晚餐就交给你们了。”

  “你刚刚说……”

  “我说我包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待三年,相爱十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待三年,相爱十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