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蓝非璃2021-01-31 11:263,040

  宫皓南把袖口卷起来,手中拿着拖把,认命的打扫着。

  心里想:我有多久没有做过这种掉身价的运动了?

  “认真点!哪里都没有拖到!”夜南弦说。

  相比于认真劳作的宫皓南,夜南弦简直就像是太上皇一样,舒舒服服的坐在那里,看着最近热播的电视剧,品尝着刚泡好的六安瓜片,一脸享受。

  “……”宫皓南没有接话,夜南弦真欠揍,他刚才就不应该说自己来干家务,简直就是自虐。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宫皓南才打扫完,他也累的不行。

  随手把抹布一扔,一屁股踏在了沙发上,随手拿起茶几上那杯没喝完的茶畅饮,喝完还忍不住回味,这茶不错,入口甜美,唇齿留香。

  想不到这家伙的品味还不错,待会回去的时候,他也去买一包泡着喝。

  夜南弦看着桌上剩下的半杯绿茶,脸上表情,想是踩到了大便一样,欲言又止。

  宫皓南捂着肚子,表示自己很饿,看着墙上的钟表:“这么久了,樊怎么还没有回来?”

  “不知道!”

  夜南弦淡淡的回了一句,拿着他的遥控器,踩着节奏换着节目频道。

  现在广电的人都是干什么吃的,一色清的都是一些脑残剧,简直就是掉智商。

  宫皓南看着不停变换着的电视画面,为这电视感到悲哀:这电视质量真好,这么折磨也没有罢工。

  宫皓南起身直接拔掉了电源:“不好看,就关掉!”

  看着变成黑色的电视机显示屏,夜南弦脸上的颜色也好不了多少,目光别有深意的看着宫皓南:“你关电视,是想让我看你吗?”

  宫皓南:“臣妾不敢啊!”您老的视线太过强悍,小的表示承受不住啊!

  夜南弦差点被宫皓南那句戏剧化的语言逗笑,但是还是绷住了。

  宫皓南拿过了夜南弦手中的遥控器,放到茶几上:“医生说了,你要好好养伤,多多休息,所以电视这种没营养的东西,咱门还是少看!”

  宫皓南语重心长的解释,活脱脱的一个二十四好哥们。

  “然后呢?”

  “不如你和我聊聊天吧!!”宫皓南来了兴质,两眼冒着星光。

  “聊什么?”夜南弦一脸嫌弃,表示我和你有代沟,没有共同话题。

  宫皓南:“我刚才去阳台上拿桶子的时候看到了一个人!”

  夜南弦不说话。

  “穆婉婷耶!”

  宫皓南还撞了一下夜南弦的手臂,却不知弄到了夜南弦手臂上的伤,撕裂疼痛比之前来的更痛。

  你个混蛋!!

  夜南弦心中暗骂,额头上疼的汗都出来了。

  他依旧不说话,保持高冷。

  “你听到没有,我说是穆婉婷,穆婉婷!”

  见夜南弦没有反应,宫皓南拍夜南弦的大腿,吸引他的注意力。

  “你他妈的在拍下去,我这腿伤要重新缝针了。”夜南弦终于忍不住了,大吼,这丫的是故意的吧!

  他是在存心报复吗?

  不知道他现在是重症伤患者吗?

  宫皓南一惊,他真的忘了夜南弦身上有重伤了,低头一看,白色的休闲裤伤,已透出斑斑血迹。

  遭了,伤口裂开了。

  宫皓南取来医药箱,用剪刀剪开夜南弦的裤子,伤口红肿不堪,有些地方已经化脓,血就好像止不住的泉水一样往外冒,看起来有些怵目惊心。

  看着夜南弦的伤,宫皓南想这的多疼啊,他真的恨不得剁掉自己的这只手。

  宫皓南准备了麻药,想要给夜南弦打下去,却被夜南弦拒绝了。

  有些痛与其麻痹,倒不如挨!

  夜南弦的伤口裂开了,必须的重新缝针。

  “你确定真的不用麻药吗?”宫皓南拿着针,再次问了一遍。

  “不用!”夜南弦依旧很坚持。

  他们三个人都会些基本处理伤口的方法,像缝合伤口这类他们的技术恐怕比医院那些自称是专业的老头更好。

  这些经验都是在别人或者自己身上积累下来的。

  宫皓南不敢分心,额头上的冷汗充分说明现在的他很紧张,这个人不是别人,是自己患难与共的兄弟。

  整个过程中夜南弦一声也没坑,前际的发被汗水濡湿,整个人就像是刚生过一场重病一样。

  虚弱的几乎,一场风就能让他病倒。

  夜南弦重新换了一套衣服,一打开门就看见低着头,一脸自责的宫皓南。

  “我没事!”看着宫皓南自责的样子,夜南弦也不知道怎么安慰,想来想去说了一句我没事!让他放心。

  “你这个鬼样子,哪里看起来像是没事的?樊待会儿回来,肯定又要用目光秒杀我!”犯了错的宫皓南依旧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

  这也是最真实的宫皓南,外人眼里的他,是花心总裁,没血没肉。却没有人看到褪去伪装下他,只有在夜南弦和韩樊面前,他才会展示他最真实的一面。

  他不怕自己被他们看穿,知道他的弱点, 因为只有这两个人才是他最信任的,他们之间的信任建立在血肉上,男人之间的信任。

  就算有一天他们两个人其中一个朝他开枪,直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也只会相信那是枪走火。

  夜南弦:“……”他忽然觉得他真的低估宫皓南的自愈能力了,没心没肺,给点阳光就生向日葵。

  很无语的赏给了宫皓南一个大大的白眼,一瘸一拐的就要……

  夜南弦还没来的及走,身体就腾空了,185cm的宫皓南把189cm的夜南弦毫不费力的直接把夜南弦公主抱起,二个人都都属于那种俊朗型,看起来特别养眼。

  刚刚处理完伤口的夜南弦看来有些弱不经风,被宫皓南这么抱着,让人忍不住想这两人之间关系不纯洁。

  宫皓南抱起夜南弦抬步就要走向客厅。

  “给你三秒钟,立刻放我下来!”

  夜南弦的脸色很复杂,有生气,也有害羞。

  他堂堂七尺之躯被别人像个女人一样虚弱的公主抱在怀里,太不和谐了,他自己都忍不住唾弃,传出去他还怎么带领mrs手下员工?

  宫皓南站在原地,没有动,他坚持!

  “一!”

  依旧没有动作!

  “二!”

  我就是不放你下来!

  “三~”

  夜南弦话还没有落音,宫皓南乖乖的把他放了下来。

  好吧,我承认你的气场太过强大,我受不了!

  夜南弦抚了抚自己被弄的有些褶皱的衣服,一瘸一拐的就要走去客厅。

  走了两步,宫皓南放下面子,很狗腿的走上前,扶着他:“我又不是没有抱过你!别扭个什么!”

  夜南弦进医院的时候就是宫皓南抱着进去的,只不过和现在不同的是,当时的夜南弦昏迷了。

  夜南弦脸上闪过一抹神色,要是他醒着,他的骄傲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宫皓南刚扶着夜南弦坐好,门口就传来了动静。

  “oh!my god!你这是扫荡啊!”

  宫皓南看着韩樊陆陆续续提进来的食材,被震惊了。

  打劫也没有这么齐全这么多!

  简单的来说吧,光是大蒜他就买了,一大堆!更别说其他的肉啊,排骨什么的!

  “要扫荡也是扫荡你家!”

  韩樊很淡定回了一句。

  “你忘了名下都是些建筑产业,要不我来开间超市,让你来扫荡?”

  宫皓南就是无论你说什么他都能好死不死的接上一句让你无力回答的话,就比如这样。

  宫皓南帮着他把外面剩下的食物拿进厨房,宫皓南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立马在厨房里操作了起来,动作相当熟练,一看就是经常进厨房的。

  认识他们几个人都说,情人就找宫皓南,兄弟,就交夜南弦,合作就选韩樊!

  韩樊并不会做饭,呆在厨房也帮不上忙,索性就来到了客厅,陪夜南弦一起看电视。

  “你没事吧!”韩樊看着夜南弦苍白的有些不正常的脸色问。

  他记得,他刚才出门的时候,夜南弦都不是这个样子。

  “没事!”

  语气中没有一丝情绪的波动,仿佛坐在旁边的只是一个陌路人。

  他不想给他过多的情感,让他抱有任何的希望!

  “嗯!”

  韩樊似乎并不介意夜南弦对自己的冷淡。

  气氛瞬间变得有些尴尬,氧气似乎慢慢变得有些淡薄,有些压抑。

  “樊,我有喜欢的人了!”夜南弦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无奈,他不想再继续耽误他了!

  与其继续这样拖下去,自私的享受他的爱的同时又不能给他回应,倒不如现在说个清楚!

  至少能够让自己心灵上得到一丝安慰!

  “我知道!”韩樊但语气很平淡,目光依旧没有焦距的盯着电视上跳跃的画面,仿佛夜南弦说的只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

  夜南弦不喜欢这样的韩樊,甚至可以说上是讨厌这样的他,明明心里很难过,为什么表面上却要装的这么平静。

  让人觉得他仿佛就是一个木头,不会伤心不会流泪,更不会受伤!

  他始终扮演着他们3个人中最容易被人忽视的那个角色,却又在一直默默付出着,他的付出从来不求回报!

  “你也找个女朋友吧!”

  夜南弦不知道怎么开口,只好换了个角度,移情别恋,未必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相爱十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相爱十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