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奇葩的求婚(下)
蓝非璃2021-01-31 11:262,958

  “嫁给我!”

  夜南弦那天晚上回去之后,翻来覆去想了一夜。

  韩樊,他是一定要拒绝的。

  可是要怎么拒绝呢?

  于是他就想到了结婚,这个拒绝的方法。绝对够直接够委婉。

  至于和谁结婚,夜南弦自然而然的想到了——穆婉婷。

  这个让他觉得有点意思的女人。

  …………………………………

  夜南弦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精美的首饰盒,打开,里面装着一枚蓝宝石钻戒。周围散发着蓝幽幽的光芒,美丽极了。

  ——哇,真的好漂亮啊!

  只不过,这应该价值不菲吧!

  尽管项目王婷这种对珠宝一窍不通的人,也知道,这颗蓝宝石戒指,一定是价值连城。

  就在莫婉婷还在被宝石戒指的美丽吸引时,左手无名指上多了一份束缚感,将她唤醒——那没,蓝宝石戒指已经赫然戴在她的左手无名指上,闪耀着摄人心魄的,光芒。

  穆婉婷看着莫名其妙出现在自己无名指上的蓝宝石戒指,他可以把夜南弦所做的行为当做是他是在向她求婚吗?

  可是…………(表话未说完,语意未尽)

  为什么感觉这个求婚有点怪怪的。

  电视里面别人求婚怎么都那么浪漫?

  有烛光晚餐,鲜花,下跪,戒指一样都不少,还加上了男主甜言蜜语………

  可是到了这里怎么全都变了味呢?

  没有浪漫的烛光晚餐,没有漂亮的鲜花,没有深情的下跪,没有柔情的甜言蜜语………

  戒指的确是有了,而且很漂亮,可是戴上戒指不是应该请求女主的同意吗?

  她有同意吗?她有同意要嫁给他吗?

  自己怎么就稀里糊涂的戴上了?

  求婚也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件事,这样糟糕的求婚——她,拒绝。

  “对不起,我不同意!”

  穆婉婷说完伸出另一只手去找无名指上的那枚戒指。

  ——话说,这枚戒指真的好漂亮啊,真的有点舍不得摘下来呢,只不过可惜它不属于自己,还是要还给人家的。

  莫婉婷忍不住在心中惋惜了一把,咬牙,开始摘戒指。

  ——呼~这是什么鬼戒指,怎么这么紧,弄得手都痛了。

  莫婉婷取了半天也没有取下来,无名指都弄红了,额头也渗出是丝丝薄汗,可是那枚戒指依旧牢牢地套在她的无名指上,丝毫没有移动的意思。

  “这是什么回事?为什么取不下来?”

  穆婉婷愤怒地把自己的左手举到夜南弦面前问道。

  ——这哪里是戒指,简直就是孙悟空头上的紧箍咒嘛,怎么弄都弄不下来!

  “或许这代表了老天的意思!”

  夜南弦双手环胸,额头轻仰,一脸自负。

  其实这枚戒指是夜南弦特地为穆婉婷婷量身打造的,戒指的尾部有一个真大的小孔,如果不仔细查看绝对发现不了,一旦戴上,就休想拿下来,当然想拿下来也并不是没有办法,除非拿到他手中的钥匙,再或者就把手指剁掉算了,除了这两种方法,谁也取不下来!

  所以要想取下这枚戒指,除非拿到他手中的钥匙,当然他绝对不会轻易交出这把钥匙!

  “算你狠!”

  见夜南弦并没有帮忙的打算。穆婉婷甩下这么一句话,果断的把夜南弦关在了门外。

  看着紧闭的大门,夜南弦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浅笑。

  ——没关系,他有的是时间……

  她终究会嫁给他。跑不掉的。

  ——————————————————

  “你们让开,让我进去,我要见你们的总裁!”

  一上午,MRS国际办公大楼大厅格外热闹,一个穿着病号服的,头发散乱,脸色苍白的女人嘴里嚷着要见夜南弦,并且与前台经理推搡着。

  此时大厅内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大多都是来看戏的,因为那个穿着病号服的女人,正是不久前与夜南弦解除婚约的——司徒语嫣

  此时他早已没有之前的光鲜亮丽,反而一身病态,或许是最近的打击对他来说太过严重,整个人看起来精神有些恍惚,不知情的人恐怕会以为这是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严重精神患者。

  “我是来请你们吃闲饭的吗?不想上班的趁早给我滚蛋!这里不欢迎闲人!”

  夜南弦一下电梯就被大厅里的情况,吸引了目光。

  那些本来还正兴致勃勃看着热浪的职员,听到夜南弦的话瞬间一轰即散,可是依旧一步三回头的看着大厅内的状况。毕竟像这种八卦几年都难见到一次……

  “总裁好!”

  站在旁边的前台经理和两名男保安放开了抓着司徒语嫣的手,恭敬的鞠了一躬喊道。

  得到自由后的司徒语嫣,迅速冲到夜南弦身边,双腿跪地,抱着夜南弦的小腿,哭得梨花带雨。

  “弦,哦!不,是夜总。”

  现在司徒语嫣,经过了这么多的事情,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什么都不懂的骄傲的大小姐了,她懂了很多事,比如人生中有些人,是你拼尽全力也得罪不起的,对于这种人,你只能躲得越远越好。

  夜总,我求求你,我求求你看在我曾经在你身边那么久的份上,放过我的爸爸吧!他一把年纪了,再经不起打击了,求求你放过他一条生路…………”

  ——现在的她再也不会幻想嫁给夜南弦了,他太可怕了,她只希望夜南弦能够放过他们一家,不要赶尽杀绝。

  司徒集团是父亲这一生的心血,现在宣布破产了,父亲一下子受不住打击,住进了医院…

  而她的母亲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夜之间好像突然变了一个人,什么事都不管,好像一切都事不关己,父亲住院也没有去看一眼整天,魂不守舍的,把自己反锁在房间内两天了,滴水未进………

  ——为什么?好好的一个家一夜之间变成这个样子?

  她害怕极了,可是没有办法,只能来到这里求夜南弦,希望夜南弦能够念在往日的情分,放过自己家。

  司徒语嫣边说边给米兰钱磕头,没几下她的额头就破了,血迹顺着脸颊滑落,和着泪珠流落在洁白的大理石上,宛若一朵朵盛开的红牡丹,美丽,妖冶。

  “你们家现在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因为你父亲当年自找的,你求我,我也没有办法……”

  “你,去财务部取一张100万的支票来!”

  夜南弦转身对前台助理说道。

  听夜南弦讲的话,司徒雨嫣急了,跪着爬到夜南弦脚边,双手死死的抓住夜南弦的裤管,就像溺水者抓住了一棵救命稻草:“不,夜总,我不要钱,我只求你放过我爸爸,他这么一大把年纪了,不能再去坐牢了,他的身子骨会受不了的!我只求你放过他,给他留一条活路…”

  司徒雨嫣的眼泪流的更加汹涌。

  “总裁!”

  现在经理走过来,手中拿着一张支票,恭敬的递给夜南弦。

  夜南弦:“这张支票你先拿着吧!相信能让你过一段好日子,离开A市,以后别再回来了!”

  司徒语嫣:“不,我不要这个,我不要钱,我只要你放过我爸爸…”

  “你爸爸的事我已经交代助理去办了,你放心,他不会坐牢,所以你可以离开了!”

  夜南弦说完这些径直向办公大楼外走去,留给一个冷漠孤傲的背影。

  ……………………………………………

  司徒语嫣游荡在A市的街头,家中翻天覆地的变化,让她至今无法适应,她就像是一个无家可归的玻璃娃娃,随时会陨灭………

  手中紧紧拽着那张夜南弦递给她的100万的支票,锋利的指甲深深的陷进肉里,鲜血染红了支票,一滴一滴的从手心滑落。

  心中的恨意在蔓延,宛若魔鬼吞噬着她的内心。

  ——————————————————

  穆婉婷在厨房做着精致的菜肴,大肉大鱼一样不少,一应俱全,还有一碗,冬瓜汤………

  不知道今天云相惜又在搞什么鬼,一清早就开车出去了,并且还嘱咐她做一大桌子菜,真的不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她们两个人能吃这么多吗?这不是浪费食物吗?

  ——这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还没有回来?

  穆赞婷看着桌子上的饭菜,再不回来都要冷掉了,冷掉了就不好吃了。到时候不会又要自己重新做吧!

  “叮咚~叮咚~”(门铃声)

  ——应该是云相惜回来了吧!

  穆婉婷打开门,就看到云相惜一脸笑嘻嘻的站在门口,手里什么东西也没有多,什么东西也没有少,依旧握着出去时带着的那个包包,既然她不是出去买东西的,那么,她,究竟出去干什么了?

  难道说今天是她的生日?让自己做一顿丰盛的饭菜,两人一起庆祝一下?

  但是为什么出去没有买生日蛋糕,况且仔细的算了一下,这天好像也不是云相惜的生日啊!

  那她要自己做这么一大桌子菜还是干什么?难道纯粹就是为了消遣自己玩?

  穆婉婷把所有的可能快速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可是依旧想不通,这是云相惜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相爱十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相爱十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