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确信着你的确信
凤尾阿姨2020-09-16 22:132,249

  从睡梦中睁开眼,温暖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进来。

  柔和的光线让我知道此时应该还是清晨,定定神外面没有车辆的嘈杂声。

  偶尔还可以听见清脆的鸟叫,再一次验证了我对时间的猜测。

  “这该死的生物钟,工作日不见这么准时,好不容易休息想睡个懒觉,却偏偏来捣乱。”

  嘴里不耐烦的嘟囔着,尽管意识已经清醒了,仍旧闭着眼还想在床上再赖会儿。

  试图找找回笼觉的感觉。

  翻个身,面朝身体左侧,右腿侧着高高抬起夹住被子找个舒服的姿势。

  无奈经过一晚上的储备,尿液在膀胱里早已蓄势待发,随时都有泄洪的架势。

  尽管本意是想再和这些液体亲密接触一会儿的,迫于压力只能起身先去解决。

  我的床头朝东方,床头是软皮包裹海绵凸起一个半圆弧度的红棕色小号双人床。

  在席梦思的基础上又铺了一层十厘米的乳胶床垫。

  喜欢这种被包裹其中的柔软感。

  闹钟和纸巾并排放在右边的床头柜上,我睡在床的左侧。

  按照往常的习惯,李先生都会早于我醒来,所以闹钟摆在他那边。

  每日醒来我都会下意识的开口问他,“现在几点了?”

  带着慵懒的沙哑声音从嗓子里传出。

  等了会儿,没有回音,闭着眼用手拍了拍右侧,空空如也。

  才意识到已经许久没和李先生同床共枕了,顿时鼻头涌上一股酸酸的感觉。

  不由得撅撅嘴侧头看了眼时间,六点刚过三分钟,眉头微皱。

  心想:“此时的李先生在做什么呢,会不会也和我一样被尿憋醒了。”

  待解决完重新回到床上,暂时失去了困意。

  拿起手机,解锁后映入眼帘的是和李先生之间专属的聊天软件对话框。

  “醒了吗?”其实下面我还想发我想你了,介于小女生的害羞,撅撅嘴便暂且省略了去。

  “恩,你怎么今天这么早?”听到清脆的提示音,我知道他此时也醒了。

  “被尿憋醒,这会儿不困了。”附上一个委屈想哭的表情。

  “给你说过好几次了,你就是不听,晚上少喝点水,尤其是睡觉前,每次都是咕咚咕咚一杯子下去了!”

  看到信息忍不住笑了,尽管是埋怨的语气,也能想到他说这话时脸上嫌弃的表情,字里行间尽是他的关心。

  “口渴一时没忍住嘛!”我撅着嘴为自己辩解道。

  “我说的话你就是不听,还总找理由,那我以后也不说了。”

  我就知道他会这么说。

  每次被他教训的时候,他对付我随口找来的理由基本都是这个套路的回答:

  装生气,装苦口婆心。

  在等信息的时候我闭着眼回想他的样子,下意识的开始模仿。

  睁开眼,收到的信息和我刚才心中默念的如出一辙,嘴角的笑容更深了。

  “你今天怎么醒的比平时早呢?今天有开会吗?”

  按照他的习惯平日基本都是六点半到七点之间醒,今天比平日早了最少半小时。

  看他回信息的速度想必应该是已经醒了有一会儿的时间了。

  “就是醒了呗,你话真多。”

  这个回答八成是有所隐瞒,他心虚的时候才会故意转移话题。

  往往还转移的很生硬!

  这可是多年来我对李先生下意识回答的经验。

  “老实交代,你啥时候醒的,为啥早醒了啊?昨晚咱俩一起躺下睡的,又没有什么特殊情况,你是不是早就已经醒了啊?”

  我丝毫不给他留片刻考虑时间。

  “啊,醒了有一会儿了,也没啥,就是上了趟厕所……”

  李先生含糊其辞的回答着。

  我突然明白了他一开始回答不干脆的原因了。

  刚义正言辞的把我说一顿,不让我睡前多喝水,结果自己不还是照样被尿给憋醒的嘛!

  “合着你自己也是被尿给憋醒的,你怎么还好意思说我呢?”

  逮着报复的机会岂能就这么轻易放过了的道理。

  “啊,怎么了,我就是起来尿尿了,然后不困了,怎么了?不服气啊?”

  明显带着挑衅的口气。

  “自己都不以身作则,还一副教训我的样子,有本事你少喝点水别起来解决啊!”

  我不觉得事儿大的在一旁调侃他。

  “我是老大我说了算,我教育你那是正教育你,因为你经常犯错误,我相较于你来说就是小巫见大巫,我说你就得听着,还敢顶嘴!”

  手机那头传来李先生蛮不讲理的回答。

  我撇着嘴一脸不服气的样子,可碍于他的淫威又不敢正面对抗,只能心里设想一万只小拳头把他打成肉包子。

  “哼,你是不讲理的老大,你说了算,就会欺负俺。”

  一顿泄愤后默默地在屏幕上打出一行字。

  “知道谁是老大就行,不欺负你,欺负别人你愿意吗?”

  对面自称老大的人继续他仗势欺人的嚣张气焰,用胳肢窝都能想象到他此时眼里的得意。

  “不愿意。”

  不过他除了我也没别人可以欺负了,想着这个也曾是不少妙龄少女心头好的男人专一调情的样子倒也有几分可爱。

  嘴角浮起一抹坏坏的沾沾自喜。

  “我四点就醒了。”

  后面他加了一个两个食指对在一起一脸委屈的表情。

  “那你这会儿都干嘛呢?”

  想想他偶尔露出的可爱一面只对我一人展现,脸上又再次堆满了笑。

  “在看书。”

  我知道不论他在做什么,手机都会放在身边,即便不能秒回也总会在空闲第一时间回复。

  就如同我时刻挂念着他一样,这份不用明说的默契是我们之间小确幸的存在。

  “继续看吧,我突击检查完毕,兄台,祝你下回好运!”

  不知何时,这发自内心的笑意就一直挂在嘴角未散去。

  “恩,跪安睡你的觉去吧。”

  李先生总结性的结束了俩人间简短的对话。

  我回了一个蔑视的表情后,关闭了手机屏幕,带着些许睡意摆好姿势躺回床上。

  每天的交流其实并不多,恰巧碰上俩人都有空闲的时间也不会长篇大论的聊几个小时。

  这种联系就好像一种戒不掉的习惯,大部分时间的交流也并非什么实质性内容,只是偶尔想要调戏一下对方的情绪。

  没有固定时间,说不上为什么,只是我想调戏他的时候他恰巧就在。

  只是我可能不知道手机另一头的他可能还在开会,却依然从容的和我对聊几句。

  这或许就是爱情吧。

  我知道他如我确信着他的确信一般确信着我的确信。

  淡淡的享受这种对于恋人,对于爱的体会。

  曾几何时,想和你一起玩耍就是爱,嫉妒猜忌是爱,心动是爱……

  多少年之后,才了然发现,对爱的理解,不仅只有恋人会教会你。

  他和她也在影响着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尾阿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尾阿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