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小叔你不要走
梦回百年2021-07-21 08:594,364

  李帅天天跟在李金生屁股后面也已经长大,现在已经八岁了,母亲肖安利看着小叔子和儿子天天在外面跑着玩,决定将这两个愣头青小子送进镇上的学堂读书识字,肖安利虽然没有读过书,没有文化,但是她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出人头地,肖安利非常清楚唯有读书才能让孩子们有出息,才能让孩子们脱离苦海。

  古城镇在谢忠红当镇长时就重修了学堂,在戏台旁边的房子内,专门从外面请的先生教给孩子们读书识字。

  教书先生因年老失聪,无法教学,张虎找谢忠红商量先帮着教学,然后再找教书的先生。

  谢忠红想着不能让镇上的娃娃们天天乱跑,还是要识字学习道理,于是谢忠红一边帮着教学,一边帮着人看病,虽然累,但是生活很充实。

  肖安利给学堂交了两升粮食,把李帅和李金生送到了学堂。粮食是给教书先生的口粮,因为谢忠红当教书先生,所以交的粮食比平常少了两升,如果上学的孩子少,教书先生拿的粮食少,开始是由四大家族按着家庭情况出粮补给教书先生,张虎当镇长后,发布告示,张家自己将粮食补给教书先生。这个告示一出得到了所有村民的认可,但是张虎真的会这么好心,也许以后才知道。

  李帅和李金生在学堂上是两个极端,李金生好动,对于学习认字没有兴趣,经常受到谢忠红的批评,谢忠红被气到时偶尔还会用戒尺打李金生的手心,而李金生还会经常偷跑出去玩,不去上课,喜欢和一些老人坐着聊天,能和任何人聊在一起,不管是三四十岁庄稼汉,还是五六十岁的老人,李金生都能和他们聊天,而且一点也不怕生,什么都能聊……

  学堂里的其他小孩看着跑在外面的李金生,也偶尔会偷跑出去玩,谢忠红看着镇里的这些孩子,自己实在是管教不了,而且有的小孩嘴也甜,一口一个谢爷爷的喊着,完全不怕谢忠红……

  李帅则对读书识字很认真,最感兴趣的是对一些故事和以前发生的事感兴趣,经常跑到谢忠红面前喊道:“谢爷爷,给我讲讲故事,讲讲孙悟空被压在山下后来怎么样了……讲讲到底有没有鬼……讲讲哪个人在以前发明了什么……”谢忠红经常夸奖李帅,除了认真读书识字,还对有意义的东西感兴趣……

  王家,王郎朗的儿子王东升和李金生不同,王东升喜欢联合张虎的儿子张勤兵一起逃学,并跑到野地里去玩,不是上山掏鸟,就是到水库捞鱼,并且还经常一起欺负其他小孩子,每次都会把其他小朋友推倒或者打哭,严重的时候会将其他小朋友打破头,镇上的家长虽然多次找到王家和张家希望可以管教自家孩子,但是王家和张家都会说:“小孩子之间革爷(打架),没事呀,谁小的时候还不打打闹闹,小孩子懂什么呀……”即使碰到有的小孩子被打破头的,王家也只是赔点粮食了事。

  谢忠红和张虎商量了再请教书先生的事,张虎也觉得可能换一个人,自己的孩子能好好读书,终于从五十里外的镇上请了一个懂道理,有学识的袁先生,袁先生的爷爷曾经是秀才,所以袁先生从小在爷爷的影响下,有了一身的学问。

  刚刚袁先生到来,确实管用不少,许多小孩子不再调皮,虽然上课的时候不喜欢听课而睡觉,但是不会偷跑出去玩耍,袁先生也对李帅赞赏有加,经常劝说其他小孩子要向李帅学习,好好读书,长本事。

  “天天就显摆自己,还和他李帅好好学习,学习种地吗?我要学也是和大伯学习,长大做大生意,赚到钱”王东升和张勤兵说道。

  “对对,我长大了也要学习我大伯,开工厂,赚大钱”张勤兵说道。

  “我看他就不顺眼,等着哪天我要打他,打的他以后不敢在袁先生面前天天显摆”王东升说道。

  “我也早就看他不顺眼了,不过他天天和他小叔在一块,想打他也不好打啊”张勤兵说道。

  “等他小叔出去不在的时候,我们找机会打他”王东升说道。

  李金生上了几次袁先生的课后,发现一个规律,这个袁先生上午先教大伙识字并练习写字,然后就开始犯困,袁先生每次都会靠着桌子眯瞪(浅睡)一会。

  这天袁先生又让大家练字,李金生发现袁先生迷糊睡着了,李金生从筐里偷偷的掏出了昨晚没有吃完的烤山药蛋(土豆),因为李金生岁数比较大,坐在最后面,高兴的吃起了起来。

  王东生看到李金生在吃东西,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喊道:“袁先生,李金生不好好练字,在吃山药蛋”。

  事发突然,李金生还没有来得及将吃的放回筐里,袁先生迷糊的睁开眼看了看李金生道:“朽木不可雕也,给我出去,站在墙根,反应自己”。

  李金生出去还不忘将手里的烤土豆拿在手里,李金生吃完后,看见袁先生又迷糊着闭着眼,偷偷的跑了出去,跑出去玩去了……

  孩子们练完字,袁先生让先玩一会,等敲钟后再回来上课,所有小孩一窝蜂一样跑出了房间,李帅也跑了出去,和其他小孩玩起了藏没没儿(捉迷藏)。

  王东升和张勤兵跟着李帅后面,一起藏到了戏台后面,李帅率先藏到戏台后面的柴火后面,王东升和张家小孩也要与李帅藏在同一地方,但是地方比较小,只能容纳一个人。

  “你出来,我藏在这里,你再去找其他地方”王东升道。

  “我先藏的,你去吧”李帅倔强的说道。

  “你敢不听我的”王东升说着话,就伸手拉李帅,强行要将李帅拉出来。

  李帅双脚蹬地,撅着屁股就不出来,王东升和张勤兵一起强行将李帅拉拽出来,李帅被拉得一个趔趄,并撞在了王东升的身上。

  “你还敢打我”王东升说着话将李帅推倒在地,并和张勤兵一起打了李帅,开始李帅并没有哭,一直忍着,但是王东升和张家小孩打李帅的力气越来越大,李帅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王东升和张勤兵见状赶紧跑了,跑的时候王东生还不忘对李帅骂道:“草你娘的,看你以后还敢显摆不显摆,打你活该你”。

  李帅被打在原地不停的哭,李金生其实并没有走远,听到李帅的哭声,跑了过来,问道:“狗蛋,你怎么了?”

  李帅将被打的过程如实的告诉了小叔李金生,李金生听后拉着李帅跑着去找张、王两家的小孩子。

  李帅被打并没有告诉袁先生,王东升和张勤兵两人打了人后,跑出去玩了,等着快到中午的时候才回学堂。

  袁先生看着玩过回到学堂的两个人,将两人堵在门口问道:“你们去哪里疯了,还知道回来……”

  袁先生还没有说完话,李金生冲到门口,还没有等袁先生反应过来,一人一拳将张、王两家的小孩打倒在地,等着袁先生反应过来后,两人的鼻子已经往外冒血了……

  李金生不顾袁先生的阻拦又一人踢了一脚,说道:“再敢欺负狗蛋,我打死你们”。

  李金生和李帅中午回家后没说和李福生两口子说被打和打人的事。

  中午李福生刚刚端起了碗吃了一口饭,就听见“哐”的一声,家里的大门被人给踹开了。

  只见张虎和王郎朗两个人分别带着自己的孩子气汹汹的来到李福生的家中。

  李福生正想要问是怎么回事,还没有等李福生开口,张虎吼道:“你看看,你弟弟把我儿子打成什么样了,现在还在流血……”

  王郎朗还没有等张虎说完话指着王东升道:“我都不舍得打他,你看看你弟弟给打成什么样了。”

  当时的李福生一脸的问号微怒道:“你们在说什么,什么我弟弟打人,我也得问问是怎么回事啊”。

  “好、好,你把李金生叫出来,你问问他,为什么打人”张虎指着李福生鼻子说道。

  李帅和李金生把被打和打人的事如实的说了一遍……说完后肖安利将李金生和李帅护在了身后。

  “原来是这样,我儿子也被你们两家的孩子打了,你们怎么不说,只说被打,你就这么当镇长的?”李福生说道。

  张虎与王郎朗看了自己孩子一眼,他们哭着回家并没有说打李帅的事,而只是说被李金生打的事,张虎脸色微变,但是既然找上门了,就要硬着头皮也要找回面子。

  张虎道:“他们三个小孩子革爷(打架),能有多大力气,你弟弟多大了,比他们大了五六岁,现在都十三了,再过两三年都娶媳妇了,还和小孩打架,我要不要替你管教管教啊”

  “那你怎么不说你们两个小孩打我儿子一个人,你这是仗势欺人”李福生说道。

  ……

  三方人还在争吵,李帅被吓哭,肖安利吼道:“别吵了,你们两家到底想怎么样?”

  “呵呵,还是弟妹有主见,我也不想怎么样,我儿子现在还在流血,这血不能白流,你家的条件也不好,这样吧,一人赔我们一个龙洋,这件事就算完了,不然的话,有你们受罪的时候”张虎说道。

  “你不不去抢,你们孩子打破别人孩子头时……”肖安利打断了李福生的话,

  道:“好,我赔”简简单单的三个字瞬间让张虎突然愣了一下,和自己预想的一点也不一样,感觉自己很没有面子。

  肖安利转身回屋子取钱的时候,张虎突然走到李金生的面前,抬手就是两巴掌,道:“我替你二哥管管你,省的以后出去惹事”。

  张虎打完人感觉心里舒服一点,李福生在李金生被打的同时赶忙拦了下来道:“张虎,你要干什么?”

  肖安利从屋里走了出来道:“拿着钱赶紧走吧,不要打扰我们吃饭”。

  张虎听着肖安利这句话,又感觉很生气,拿了钱后,又踢了李福生院子里的水缸一脚,将水缸踢坏后,心里舒服多了……

  “疼不疼”李福生看着正在吃饭的李金生道

  “二哥,没事,不疼,但是让他们要走两块钱,我心里不舒服”李金生委屈的说道,同时还不断的往嘴里扒拉着饭,用力的嚼着。

  “金生,没事啊,这就算没事了,你别想太多,你没有错,错的是他们,你要长本事,以后才不会被欺负”肖安利说道。

  吃过中午饭,谁也没有再提这件事,下午的时候李帅和李金生谁也没有去学堂,被肖安利带着去磨房磨面玩去了……

  第二天上午,李金生没有去学堂,找到肖安利说道:“二嫂,我想学个本事,学门手艺,不想去上学了,我真的不感兴趣,我听着袁先生说话,就像孙猴子听唐僧念经一样,头疼”。

  “嗯,你想自己的想法也好,我建议你去读书,但是不强迫你,不管你学什么,你要好好学才行”肖安利说道。

  “二嫂,我听你的”李金生说道,李金生说完感觉整个人都放松了。

  李金生不去上学其实心里有三个原因,一是袁先生经常辱骂自己,从没有夸奖过自己,自己也确实不喜欢读书;二是,自己上学浪费家里的粮食,可能还会惹事给二哥家里增加负担;三是,自己学个手艺长个本事,可以赚些钱,减轻二哥家的压力。

  过了两天李金生虽然和没事人一样开朗,喜欢和人聊天,但是内心却记恨着张、王两家。

  “金生,不然你和大哥学木匠吧,这个也不少赚”李福生说道。

  “我不喜欢木匠,我想出去学艺,出去多看看”李金生说道。

  这天镇上来了一个锔匠,李福生请锔匠帮忙修复被张虎踢坏的水缸。

  锔匠,走街串巷,谁家有缸、碗、盆子坏了的,让锔匠给修复,中国有句古话,叫“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这说的是一门古老的民间手艺—“锔匠”,就是把打碎的陶瓷器,用像订书钉一样的金属“锔子”,再修复起来的技术。

  李金生看着锔匠的手艺很喜欢,感觉很神奇,不断的和锔匠聊天,锔匠也是一边干活一边和李金生闲聊着,聊着聊着,感觉这个孩子不错,随口问了一句:“你想不想和我学这门手艺”。

  “好呀,我感觉您就是和神仙一样,能把这个破了的东西不一会给修好,我愿意学”李金生高兴的说道。

  锔匠姓雷,雷锔匠在李福生家里住了一晚上,晚上吃完饭,李福生把自己的娘和大哥喊了过来,把李金生想学锔匠的事告诉了他们,大哥和娘没有反对,只说了句:“好好学,学好本事,回来孝顺娘”。

  次日,李金生收拾了些衣服,和锔匠一起离开了古城镇,李金生走的时候,李帅哭喊着拽着李金生道:“小叔你不要走,你走了别人欺负我怎么办……小叔你别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火焚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火焚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