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大哭一场
梦回百年2021-07-23 08:434,065

  李金生只在家里待了不到十天就走了,说道:“师傅一个人比较孤单,我得去照顾他老人家,他一开心我还能多学点东西”。

  今年的冬天格外的冷,而且还经常下大雪,今年的大丰收,人们又看着下雪不断,都说明天还是个好年成(丰收年)。

  张虎与王朗郎看着镇上的人,今年收成不错,又动起了歪脑筋,打算偷偷再把赌摊和烟馆开起来,只要不让镇上其他人知道,只是让一些爱玩爱抽的人来玩,不设具体的地方,把赌摊作为流动地点,而大烟只是偷偷的卖,让买的人回家去抽,而且巡护队都是自己人,也不怕被抓。

  张虎看着天气越来越冷,让长工去砍些木材回来,多存一些木头,等着真正下大雪出不去的时候还能有木头烧火。

  家里的长工到了山上发现雪比较厚,不好上山,就商量着要把山下的小树砍回家当柴火烧。

  “这天寒地冻的,上了山即使砍了柴火,咱们也不好下山”其中一个人说道。

  “妈的,张家那么有钱也不舍得多买点煤炭,还让咱们来砍柴火”另一个人说道。

  “你小声点吧,不砍柴火回去也还挨骂,咱们偷着砍点山下的小树当柴火吧,扛着回去也方便”第三个人说道。

  长工们砍完树扛着回家,被村民看到后找到谢忠红说道:“谢老,我看着好像张家的长工砍了两根树,扛着回去了,不会是山下的那些树吧,那不是等着树长大留着等修祠堂的吗?”

  长工们回家后倒也主动和张虎说了此事,开始张虎确实也很生气,但是又想了想怒道:“砍了就砍了,不过我平时对你们太放纵了,以后你们再自作主张,别管我翻脸不认人”,说完张虎拿着钱走出了家门。

  张虎来到戏台上面,召集了些村民道:“我家长工不懂事,把山下的小树给砍了,我知道山下的树是给镇上修祠堂的,但是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他们砍了两颗树,我赔两块龙洋,放在祠堂,就当时我买了这两颗树”。

  张龙说完话没有停留将钱放在了祠堂的牌位前面。

  刘红分最近精神不好,谢忠红给看过后道:“老嫂子,你得多睡觉,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刘红分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谢忠红找到李民生道:“你好好照顾你娘,你娘倒是没什么病,估计是因为什么不高兴了,弄得精神不好”。

  李民生此时也犯愁了,自从女儿送到弃婴塔后,赵晨这两年和自己说的话加起来不超过十句,而且干活的时候经常出错,现在母亲又这样,第一次感觉压力这么大。

  刘红分其实是最近经常晚上睡觉被吓醒。当时儿子骗赵晨说的是自己把女儿扔到了弃婴塔,其实刘红分比谁都清楚,当时为了不让孙女难受是自己亲手把孙女扔到了弃婴塔里。

  这几天一到晚上刘红分不是做梦梦到李尚喜在骂自己扔了孙女要掐死自己,就是梦到孙女浑身焦黑的爬到自己面前说奶奶我疼,还用小手拉着刘红分的手摸孙女的肚子,不一会就歪嘴一笑,好像再说不疼了,每次孙女笑一下,刘红分就被吓醒,并且会出一身冷汗。

  某天,天气很好,太阳照着家里也暖洋洋的,刘红分看着天气打算到院子里走动走动,天天被折磨的在屋里实在难受,当刘红分到院子里散步时,看见赵晨抱着柴火走向屋里准备做饭,赵晨抬头看向刘红分破天荒的喊了句娘,并且也是歪嘴一笑。

  刘红分突然想到孙女,看着赵晨的笑和梦里孙女的笑一模一样,刘红分突然晕倒在地。

  刘红分醒来后,第一句话就是:“不要怪奶奶,不要怪奶奶”然后看着周围的人,两眼浑浊,好像谁也不认识了。

  此后,刘红分就神神叨叨的,有时候好几天也不说一句话,有时候又自言自语能说很久,吃饭也需要别人喂饭了,自己拿着筷子,经常把饭就巴拉到地上。

  有时候刘红分自己走到街上,就不认识回家的路了,每次都是村民帮忙把老太太送回家;有时候刘红分会走到地里面坐着,李家人要找很久,甚至有时候还会寻求巡护队的帮助一起找;有时候刘红分自己会跑回原来的家里在炕上躺着……李民生和李福生为了防止母亲走出家门而出事,不管是在李民生家里还是李福生家里,都会把街门锁住,不再让刘红分出街。

  李春分也快十九岁了,长的漂亮,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很多媒婆打听到了李春分后就去找李民生家里去说亲。

  李春分也知道自己该嫁人了,天天住在大伯家里始终也不是办法,之前没有嫁人是因为大娘受了打击后,有一段时间什么活也不会干,现在大娘虽然不怎么说话,但是做饭洗衣服还是没有问题了。

  李春分看着这些说媒的人,看中了一家人,是四十里外隔壁镇的,家里条件也还不错,听说男方家里的兄弟不多,但是地却不少,嫁过去也好,离家近,家里有什么事,自己还能回家帮衬一下。

  腊月,也是办酒席最多的日子,李春分也不例外,在男方给李民生下了聘礼后,在腊月十六这天,男方的娶亲队伍来娶李春分,队伍虽然不大,但还是有一辆马车,和两个敲锣打鼓的。

  随着鞭炮声响起,赶车人刚要赶车,赵晨突然冲出家门,并且哭喊着不想让李春分嫁人,并拉着里春分不让李春分走,自己已经把李春分当成了女儿,说道女儿赵晨哭的更厉害了,最后不知道是在哭女儿还是哭李春分嫁人……

  李福生抱着李帅,李帅也在哭,不知道小姑嫁人了是不是和小叔一样,很久都不回家,李帅和李春分的感情也很深,在大家下地干活时,小姑经常带着自己,给自己做饭,哄自己睡觉……

  最后被李民生拉着,抱着,肖安利也在不停的安慰着赵晨,同时肖安利也在不停的抹眼泪,先让娶亲的队伍走了……

  坐在车子上的李春分看着哭成泪人的大嫂和二嫂,还有不停在二哥怀里挣扎的李帅,李春分也哭了,但是没有大哭,怕影响到两位嫂子。现在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自己的娘了,娘已经痴痴傻傻的……

  赶车人将车赶出了三里地,看着李春分还在不停的抹眼泪道:“每个人都要经历这些,你也别哭了,这大冷的天,一直哭,别再生病了,过两天你和你男人一起回来看看不就好了”。

  马车越来越远,李春分开着已经看不清的古城镇,再次擦了擦眼泪……

  京城,菜市口还算热闹,人来人往,叫卖声不断。突然有清兵列队跑步驱赶路人,在清兵后面有一辆囚车,关着两个犯人,将要犯人拉到菜市口砍头。

  监斩官站在高台上喊道:“此两名犯人为邪教余孽,扰乱朝纲,罪不可恕,现砍头,平众人怒,以视法政,忘相亲父老以此为戒”。

  随后监斩官大喊一声:“准备行刑”。

  两名囚犯不断挣扎,不断吼叫,没有了平日的威风,想要挣脱束缚,害怕上断头台。三五名清兵按押着用力推着囚犯上断头台。

  台下人们议论纷纷,有的八旗子弟或者少爷左右搂着一妻一妾,看着断头台上的人,有的大人捂着孩子的眼睛……

  只见刽子手走上台,怀里抱着鬼头刀,缓缓上台,等着监斩官的指示。

  随着监斩官的一声:“斩”,刽子手喝了口酒吐在刀上,然后说道:“能做我邓一刀刀下的鬼也是你的福气,放心,你不会有痛苦”,然后邓一刀又喝了口酒吐在犯人的脖子上道:“冤有头,债有主,黄泉路上莫回头”邓一刀高举鬼头刀狠狠落下。

  ……

  腊月,也是正是三九四九最冷的时候,李福生怕冻着老娘,把刘红分的房间烧热后,就回自己的房间了。

  半夜刘红分再次做梦被李尚喜骂着惊醒,刘红分起来看着房间很陌生,于是起床走出房间看着院子既熟悉又陌生。在李尚喜死后,李福生就将与父亲院子之间的墙从中间破开了,做成了一个门框,方便进到父亲原来的院子种菜。

  刘红分迷迷糊糊的走回了原来的院子,看着还是那么的熟悉,然后推开门回到房间,躺在了冰冷的炕上睡着了。

  李福生早上起来后发现刘红分不见了,用手摸了摸褥子,发现很凉,非常着急,不知道刘红分什么时候出去的,赶忙到院子里去找,李福生看着街门还是从里面锁着,李福生跑到父亲原来住的房间,心里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李福生在院子里大喊:“娘,娘”并用颤抖的双手推开房门,看见刘红分蜷缩在炕上一动不动。

  李福生大喊惊动了肖安利,此时肖安利也来到了房间,看见李福生颤颤巍巍用手推了推刘红分,此时刘红分完全没有反应,已经冻死在炕上了……

  李春分没有想到嫁人后,在回娘家的时候这是见的母亲最后一面。刘红分死后没有惊动太多人,只是一些要好的邻居和关系好的人来悼念后,就简单的出丧了。

  李家人全部来到坟上给李红分烧纸钱,刘红分与李尚喜埋在了一起,在两座坟不远处有一个小土堆,那是李民生女儿的坟,赵晨看着不远处孤零零的小土堆……

  跪在地上的赵晨突然放声嚎啕大哭,嘴里还说着什么,但是所有人都听不清,哭着哭着赵晨跪着跑到了女儿的小土堆面前,哭的更厉害了。

  赵晨一边哭一边喊道:“娘对不起你呀,让你孤零零的在这荒郊野外,是娘的错……,但凡娘有一点办法……娘宁愿替你去死啊……”

  所有人这次听清了赵晨说的话,只见赵晨鼻涕眼泪全都流进了嘴里,赵晨还跪坐在女儿的坟前不停的拍打着土地,不停的哭。

  赵晨的哭哭出了这几年自己的憋屈和对女儿的思念,哭出了对生活的无奈,哭出了对社会的不满……赵晨的哭也是在发现别在自己心中的委屈,赵晨哭着就昏死过去。

  赵晨醒过来已经在家里了,李民生发现赵晨眼神好像恢复到了以前的样子,李民生刚想说话,赵晨道:“我没事,饿了,你去给我弄点吃的,我睡会”。

  又到选镇长了,这次更简单,县太爷直接命人来到古城镇张贴了告示:鉴于张虎近五年管理古城镇成绩不错,每次收粮都能顺利进行,张虎大公无私,自行出钱请教书先生,对古城镇做出了巨大贡献,现决定由张虎再当选古城镇的镇长。

  村民对于告示议论纷纷,但是没有人敢反对。

  “今年倒是省事,连选都不用选了,就是不知道地怎么分”村民说道。

  “哎,一年不如一年,我看啊,以后不要镇长也罢”

  “你小声点,别让张虎听见,听见了,别说给你分你那两亩地,就是不给你分,你能怎么样”

  “以后啊,这古城镇就算了完了,以后我也不想参与选镇长了”其中一个老年人说道。

  “您老说的对,怎么选,谁当镇长,已经不是镇上的村民能决定的了,这以后呀古城镇算是走到头了……”

  张虎知道自己在当镇长后,非常高兴,知道这是大哥在县城帮了自己,古城镇还没有人能连任镇长,这也是非常值得庆贺的事,张虎在得知自己再当镇长后,跑到父亲的坟头开了坛子酒,和死去的父亲诉说如今的世道,张家人有出息了……

  张虎很高兴的召集了镇上的村民,说道:“很感谢县太爷对咱的信任,同时,咱们也不再重新分地,还是按照原来的样子,这样的话我想大家都比较高兴”。

  张虎的这个决定确实让所有人都很高兴,因为不再担心会不会分的地还不如以前,而且打理了五年的地,谁也不想再交出去。张虎也确实很会抓住村民的心,这一举动也让些许村民开始认为张虎再当镇长是对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火焚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火焚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