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一样米养出百样人
梦回百年2021-08-01 17:364,335

  谢飞雨虽然同意让谢江灵给人看病,但是仅限于女人,碰到需要出诊或者有人到药铺来看病,都是谢飞雨在忙活,谢江灵只是给打打下手,更多的实在学习。

  夏天,一个女人陪着一个大姑娘捂着肚子来到药铺,大姑娘说自己肚子疼,因为要掀开姑娘的衣服,用手按姑娘的肚子,谢飞雨感到有些不方便,便让女儿给姑娘看病,并把姑娘的并且和自己说,然后谢飞雨再给号脉,开方子吃药。

  谢江灵给按压完肚子,从房间出来说道:“爹,肚子按着有硬块,而且按着有胀气,我估计是因为吃坏了东西,胀气导致肚子疼,我刚刚也给号脉了,应该没有什么大事,只需要开一点通气化食的药很快就没事了”。

  谢飞雨听着女儿说的情况,亲自给姑娘号脉,想证实一下女儿的水平,果然和女儿所说一样,谢飞雨给姑娘开了些药后,并叮嘱女孩注意事项后夸奖女儿道:“看来你已经可以出师了”。

  古城镇的学堂已经停了,谢飞雨看着自己的女儿已经有了不小的成就,大儿子谢腾辉也跟着二叔谢雨强在家种地,打算将年纪还算大的谢飞燕和谢腾胜送去县城上学,希望自己的子女长大后可以出人头地。

  谢腾安在经过了张、王两家人到谢家的无理取闹后,在心里埋下了恨的种子,比李帅更严重,李帅虽然有恨,但是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暗自努力,希望可以变强,希望李家可以变强,不再受人欺负。谢腾安的恨,则表现的就更加强烈,希望可以取代张、王两家,让谢家再次当镇长。谢腾安的恨还包括了李家,恨李家的软弱无能,恨为什么李家不能像张、王两家一样与谢家联合,为什么每次李家在关键时候都不能帮助谢家。

  谢腾安经常听父亲说自己的叔叔谢强顺如何厉害,心中向往,所以谢腾安在家一直锻炼身体,跑步,爬山,举石头,想去当兵,想和叔叔一样,让欺负过自己家人的人全部受到惩罚。

  一九零七年,谢飞雨将谢江燕和谢腾胜送到县城读书。谢雨强对两个儿子问到:“也把你们送去县城读书吧,长大以后能有出息”。

  “爹,我不去,我就在家陪着你,在家和你一起种地,我也不喜欢读书”谢腾明说道。

  “爹,我也不去,我想去参军,我想当官”谢腾安说道。

  谢雨强拗不过儿子,花钱将谢腾安送到军营参军,希望自己的儿子不受欺负,可以生活过得好一点。

  李福生最近很难受,村里都在议论女儿,女儿李芳又没有嫁出去。这已经是第三次了,这次是男方听说女方是古城镇的李家女儿后,主动提出来的退婚。

  李芳,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本来是很高兴的事,但是第一次有媒婆给牵线后,男方也同意了,结果还没有等李芳过门,男方家里遭遇了土匪,请了钱不说,还把男方家人全部杀死。

  媒婆第二次给给找到了个好人家,南方家里晚上无缘无故失火,导致全家死亡,不久后镇上像是炸开花一样向外传了出去,没人在敢给李芳找婆家。

  李福生没办法只能找偏远一点的媒婆,但是男方打听到是李家的李芳,连夜从家里赶到古城镇,和李福生退了亲事,这让李家非常丢人,镇人后悄悄说李芳是克夫命。

  王彪的儿子王泽平从小与父亲在县城长大,从小就看习惯了人们抽大烟,赌博,嫖妓这些勾当,王泽平在很小的时候就看着抽大烟的人云里雾里表情很舒服。现在自己亲自尝试果然很愉快,王泽平在妓院抱着美人,抽着大烟好不快活。

  王清平长大了,更反对父亲做的事,每次出街都会看到许多人看见都衣不蔽体,而有钱人则怀抱美女抽大烟。王清平上街发现,县城里也有很多穷人,有些人家里甚至没有家具,穿的破破烂烂一家几口坐在门槛上吃饭;这还是算好的,还有人连房子都没有,在县城的边上,找一个小土山,在土坡上向小山里面挖掘出一个‘房子’,每次进出都要弯着腰,干什么都不方便,而且路过的时候就能闻见从‘房子’里传出来潮湿发霉的味道;有些人为了生存去挑粪,走街串巷给人修脚,只要有活干,不管多脏多累许多人都争抢着要去;还有些有钱人或者小官员出行的时候要用六个人抬轿子……

  张家,张勤学长大了,和父亲一样,脾气火爆,而且蛮横不讲理,经常因为一点小事,或者不顺自己的心意与镇上的村民发生口角,吵架,最好张勤学还动手打人,村民看着这个比张虎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张勤学,远远的多开。

  张勤兵与哥哥不一样,见谁都和和气气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为人阴狠,某天看见大哥与街上的无赖胡老八吵架,张勤兵走过去,先是道歉,又是说要请无赖喝酒,把自己的大哥拉回家后,当晚就带着大哥和长工就把胡老八地中刚刚长出谷穗的粮食全部拔了出来……

  张家其实还有一个儿子叫张豹,是张家老来得子,与张龙、张虎岁数差了十几岁,因为从小体弱多病,很少出街,等着稍微长大后,就被父亲送到一个会武的光棍家中,并且承诺供应光棍吃喝,并将光棍死后埋葬。

  张豹很少回家,一直在百里外和师傅学武,强身健体,张豹不知道多久没有回过家了。从开始不愿意练武到喜欢上练武回过一次家,父亲去世回过一次,好像就再也没有回过古城镇。

  练武很苦,张豹一开始并不喜欢,师傅逼着自己练,直到有一天与师傅村上的孩子们打架,张豹才发现练武的好处,几下就将比自己高出一头的孩子打倒在地,从此后喜欢上了武术。

  师傅死了。张豹将师傅草草埋了后,将师傅家里的东西和房子全部变卖后当天就准备回家了,张豹对师傅没有什么感情,反而有点恨师傅,为什么不早点死,没什么可学的张豹早就盼着师傅早点死,好早点回家。

  张豹一路风尘仆仆,穿的也是打满补丁的衣服,张豹并没有用变卖师傅房子的钱买衣服,而是一路吃、喝、嫖一路玩着到了保安县城,张豹想的是等着回家好好诉诉苦,苦哭穷,让家里给置办几身衣服,还能再弄点钱花。距离古城镇不远了,张豹打算吃点好吃的,然后睡上一觉,第二天再出发。

  “伙计,给小爷来只鸡,再来条鱼,猪头肉切一大盘,再来一盘油炸花生米,再上一斤酒”张豹走进饭店大大咧咧的坐在了桌子前喊道。

  旁边三个吃饭的人看见张豹的穿着后笑道:“去、去、去,哪来的,滚回哪里去,别影响大爷喝酒”。

  张豹本想的是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不惹事,就没有搭理这三个人,饭店伙计跑了过来道:“客官,您点这么多东西我怕您吃不完,不然给您来完素面”还没有等伙计说完话张豹生气了

  怒道:“你他娘的也狗眼看人低,莫不是怕小爷付不起饭钱”,说这话从破旧的衣服里掏出了三个龙洋接着说道:“够不够”。

  伙计看张豹掏出了钱马上弯腰笑着说道:“够了、够了,马上给您备菜”。

  “快着点,小爷饿了”张豹喊道。

  “这世道,什么人都能称爷”

  “这钱不会是假的,或是偷来的吧”

  “哈哈哈……”

  “你们他妈的有完没完,不想吃饭就赶紧滚,别影响小爷的胃口”张豹冲着三人喊道。

  “哎呦,看来咱们今天要活动活动筋骨了”三人有人带头站了起来,朝着张豹走来。

  张豹看着三人慢慢想自己围了过了,先发制人,用凳子砸到一个后,跳到桌子上飞起一脚将另外一个人踹倒,张豹动手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动作没有拖泥带水,非常干净利落就把人两人撂倒在地,剩下的带头人傻傻的站在原地,没有反应过来。

  张豹走到带头人面前道:“你要怎么样活动筋骨”。

  还没有等带头人反应过来,张豹一脚揣在此人肚子上,将带头人踹的连连后退,带头人本身比张豹强壮很多,可见张豹一脚的力量有多大,还没有等带头人摔倒张豹顺势抓住带头人的手腕,迅速来到此人胸前,抓着手腕再来了一次过肩摔。

  张豹把此人摔倒后,笑道:“感觉真好”顺势将三人桌子上还没有吃完的烧鸡拿着吃了起来,并将三人身上的钱全部掳走,笑着走出了饭店。

  张豹打了人,并没有把这个事放在心上,拿着钱就去了妓院,准备喝喝花酒,洗个澡,好好的睡上一觉第二天回家。

  被打的三人过了很久才从地上起来,相互搀扶着出了饭店,回家找人,到处打听张豹的下落,到了晚上终于打听到了张豹在妓院喝花酒的消息,带头人带着十几个人朝着妓院的方向出发。

  带头人找到张豹后,带头人一脚将房门踹开,发现张豹正在提裤子,张豹看着十几个人,抓起衣服破窗而逃,从二楼跳下,回头看了看带头人,并记住了带头人的样子。

  隔天下午张豹回到了张家,张家人非常高兴,就连不出门的宋老太太都出门了,张豹回到家后嫂子先给张豹做了两身衣服,张豹对嫂子也不陌生,很高兴。

  张豹在镇上呆了几天,很无聊,感觉没意思,看着镇上的一些无赖,不知道为什么就很生气,在家几天先后把镇上的‘胡老八,二毛蛋,大黑烟和四瓶子’四人前前后后每人揍了两次。而且碰到一些讨吃鬼(不想干活的人)也会揍上一次,镇上的人看见张豹都躲着走,生怕无缘无故被打。

  张家因为张豹的原因在镇上说话更是一言九鼎,无人反驳。张豹在家百无聊赖,不到十天就要去县城找大哥,要去帮大哥张龙。

  张豹根据张虎给的地址找到了张龙在县城的家,刚要进门被一个孩子拦了下来道:“你找谁啊”。

  张豹看着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孩道:“我找,张龙,张龙是我大哥,我叫张豹”。

  “爹,爹有人找你”张铁牛喊道。

  “谁啊”张龙从屋子出来,看到一个人,有些面熟,很像自己的弟弟,但是又不敢认。“大哥,我是张豹啊”张豹喊道。

  “真的是你啊,变成这样了,我都不认识了”张龙一把抱住了张豹。

  张龙听了张豹的学武的经历后,高兴道:“好呀,以后我们兄弟一起打江山,走大哥带你去看看场子”。

  张龙带着张豹去了染布厂,到处参观了后,张豹道:“真好,真大,大哥你这不少赚钱吧”。

  张豹刚刚说完话在厂子里就看见了当时去妓院找自己的带头人,张龙还在和弟弟说话,只见张豹‘蹭’的一下窜了出去,带头人正在厂子转悠,因为张豹换了衣服,而且还和张龙在一起,并没有多注意,带头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张豹一脚将其踹到染布缸里,然后顺手拿起晾布的杆子,双手用力将杆子掰断,一竿子将带头人杀了。

  说话见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带头人就死了,许多人都吓得跑开了,张龙也感觉跑过来问道:“这是怎么了”。

  张豹把自己回家的经历和大哥说了,张龙点点头道:“没事,杀了也好”,张龙吩咐其他人将候磊埋了,并给县太爷送去了一些钱,保得张豹没事。

  带头人叫候磊,是张龙当时和牛家的染布厂打仗时找的亡命徒,还学过几天功夫,当时打仗活了下来,但是之后慢慢的就不听张龙的话了,越来越难控制,自己经常搞些小动作,张龙为了家人和家业,对此人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厂里很多打手都听候磊的,现在张豹把他杀了,正好解决了张龙的心头大患。

  张龙召集了厂子里打手道:“这是张豹,也是我弟弟,候磊死了,以后你们就跟着张豹,我弟弟就可以代表我,张豹的手段大家也看到了,我相信,在张豹的带领下,你们会过得更好”。

  厂子里很多人当时看见张豹杀人,那叫一个利索,而且杀的还是侯磊,很多打手开始叫好并发誓以后一定会好好跟着张豹,完全听从张豹的安排……

  张龙看着自己的弟弟如此厉害,托关系将张铁牛送到了军营磨炼张铁牛,希望张铁牛长大后不受人欺负,要像张豹一样厉害。

  李帅,天天被父母念叨让人找给李帅说亲找媳妇,怕李帅步姐姐李芳的后尘,李帅却不着急,天天看着自己无法再进一步研究的‘葫芦飞雷’,想的是应该学习小叔李金生,把这些东西先给皇上和太后,得到赏赐后再找媳妇也不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火焚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火焚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