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设计
明月疏星2021-07-23 08:464,607

  第二天,白雾8:45就到公司了,比平时早了十来分钟。

  白雾到座位时,Lexie和Selin早已到了,玉塘风,Iris和Beth还没来。

  白雾把包往椅子上一挂,就去了设计部,看到设计师叶零兮的座位上没人,便坐下等她。

  趁着有空,白雾拿出手机,给Simon发微信:“Simon,您现在方便接电话吗?”

  很快,Simon回复:“我在地铁上,去西丽验货。”

  白雾想了想,回复道:“我有个小私事想问您,地铁上可能不太方便说,那我晚点给您打电话可以吗?”

  Simon回复:“什么事搞得这么神秘?”

  白雾正要打字,叶零兮来了。

  叶零兮在准针算是老员工了,脾气超好,业务能力也很强,各种设计软件,如PS,AI,CDR,InDesign都用得得心应手,见白雾坐在她的座位上玩手机,便说:“雾姐,你在等我啊?”

  白雾连忙收了手机,满脸堆笑站起身,上前扶叶零兮入座,笑道:“叶子,我有个急事想请你帮忙。”

  叶零兮笑道:“你的事就没有不急的,我都习惯了。今天这么早亲自来找我,那肯定是火烧眉毛的大事了。要我干什么?”

  白雾道:“什么叫要你干什么,是求你帮忙,哈哈。你还记得有个叫Jet的客户吗?去年下半年他们在你的底稿基础上,设计过W7的外观和包装,你还记得吗?”

  “记得啊。”叶零兮打开电脑,道:“他们的Logo是个蓝色的小飞机,对吧?”

  “对对对,就是那个。”白雾道:“你能不能帮我把W7的设计全部移植到W6上?”

  叶零兮一听,直接愣住了,半晌才道:“全部吗?包括产品外观,Logo丝印,警示标贴,彩盒,说明书吗?这一套下来,起码要四五个小时,我大半天就干不了别的事了。难怪你一大早就守在这里,原来是怕别人先给我安排活啊。”

  白雾呵呵而笑,上前给叶零兮按摩捶肩,道:“我就是知道这件事工作量大,所以才来求你。下午你去我们那边,我请你喝下午茶。”

  叶零兮道:“那你什么时候要啊?”

  白雾道:“最好是现在就能变出来,哈哈。上午吧,上午你能做完吗?”

  叶零兮想也没想,道:“不行。上午我还要给内销部做HT1的众筹页面,那个更急,众筹马上开始了,我这里一半都还没做完,许经理催了我好几次了,我再拖,估计他会去老板那投诉我了。”

  又是许进厚。

  白雾一听许进厚的名号,几乎会产生本能的排斥,知道跟他犟,大部分情况是拉锯战,双方都捞不到好处,因此说:“要不这样,你现在先帮我PS一下他们的外观图,我先发给客户,下午你再帮我改一下包装资料,怎么样?”

  叶零兮道:“我都可以,就怕许经理不同意。要不这样,客户不是已经做了W7的设计吗?我把W6的原始底稿发给你,你发给客户,让客户自己改一下,不也一样?”

  白雾忙道:“那不一样,大大地不一样。叶子,我跟你说实话,我请你改设计,有两个目的,外观图是为了给W6打上Jet的印记,让客户一看到准针的产品,能产生熟悉感,能眼前一亮。其他的线稿,是为了帮客户节省时间,我在跟豪爽抢订单,这些现成的设计稿一发过去,客户肯定会惊叹我们的办事效率,省去他们设计师的工作,他们的产品经理也就多一个理由可以说服他们老板跟我们合作。”

  “哦,我明白了。”叶零兮不懂销售,一知半解地说:“那我下午发给你不也是一样,客户是德国的,不是跟我们有时差吗?你现在发过去,他们又看不到。”

  “是,我知道现在发过去他们看不到,”白雾耐心解释道:“但我就是要上午发过去,因为我发过去的邮件是带有时间的,客户一看到我的邮件是早上发出去,就知道我重视他们的项目,一进公司就忙他们的事,他们多少会有些触动。而且,邮件发得早,他们回复也早,他要是有疑问,我当天还有时间可以多沟通几个来回。客户的疑问,回复得越及时,成交的几率越大嘛。”

  叶零兮道:“怎么说都是你有理,我说不过你。不过我敢肯定,再过几分钟,许经理肯定也会过来催我,到时你跟他说吧。”

  白雾道:“行,你先做Jet的图,我在这给你做护法,许经理来,我给你挡着。”

  叶零兮没辙,只得苦笑着打开Jet的文件夹,开始照着新款W7的样式PS旧款W6。

  白雾拿了张空椅子守在叶零兮旁边,趁着叶零兮给W6抠图,拿出手机看下时间,发现已过了九点,推测Simon应该刚到验货地点,正是最忙的时候,不方便接电话,故而用微信回复他说:“昨天听玉塘风说,尊夫人在密西西比上班,您知道,密西西比是我们行业最高端的客户,所以想跟您打听一下具体情况。”

  微信发出去后,Simon没回复,想必在忙。

  白雾又想起给Clock的Offer已经发给渡寒澶两天了,九点已过,渡寒澶应该已经到公司了,于是给他发微信:“澶哥,前几天发给您的Offer,Clock有反馈了吗?HT1那么创新的产品,客户应该会很喜欢才对。”

  发出去后,白雾盯着屏幕等渡寒澶回复。

  然而过了半晌,渡寒澶的对话窗口依然没有一丝动静。

  白雾不便催促,只得先把渡寒澶放一边,看着叶零兮修图。

  叶零兮被白雾看得有点手抖,便说:“雾姐,你去年不是一直在给Jet推W7吗?现在怎么开倒车,开始推W6了?我记得W6是前年的产品了,他们见过了W7,能看得上W6吗?”

  白雾笑道:“你以为客户买测距仪跟我们买衣服一样,非得选流行款啊。测距仪只是个测距离的工具,跟卷尺皮尺的性质是一样的,只不过方便一点,智能一点而已。测距仪跟手机也不一样,手机每年都有新技术新功能涌现出来,测距仪这么多年也没太大变化,升级只是在它的外观,结构和显示效果上做文章。去年公司主推W7,好赚利润,我也就跟着把W7推介给了Jet,现在形势不同了,我要从豪爽手里抢单,就要用性价比更高的产品吸引客户的注意力了。”

  正说着,许进厚笑眯眯地来了。

  许进厚主动向白雾打招呼:“雾姐,你也在啊?什么项目这么急,需要雾姐亲自坐镇啊?”

  白雾本来不想理他,无奈许进厚好歹是个经理,当着众人的面,不便太扫他的面子,便说:“我过来借叶子用一会,就抠个图,改下颜色,很快,几分钟,不耽误你的众筹大事。”

  许进厚瞅了几眼屏幕,道:“没事,零兮又不是我们部门的专用设计师,雾姐有事,自然要排在前面。”话锋一转,又道:“雾姐,上次跟你提到的客户,Clock,你那边有跟他们联系吗?”

  白雾道:“联系了啊,怎么了?”

  许进厚转着金戒指,道:“有回复吗?”

  “没有。”原来许进厚是来打探消息的,白雾斩钉截铁地答道,想起前两天的事,又问:“你不会又收到了什么表格,要我们帮你填吧?”

  许进厚道:“我的客户说,自从上次把资料发给Clock,就跟石沉大海一样,一点音讯都没有,大客户都这么拽的吗?”

  就在这时,白雾的手机“嘟”一声响,白雾拿起看,却是渡寒澶的回复,只有几个字:“发给客户了,客户还没回复。”

  这个反馈在白雾的意料之中,白雾看后无忧无喜,慢悠悠地收了手机,揣摩许进厚的口气,知道他是有点急了,想向她打听大客户的招标流程,便说:“客户这不叫拽,这叫忙。我早就跟你说过,工厂信息表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后面还有几十个步骤等我们去做,你急什么。”

  许进厚道:“我不急,是老板急,老板对Clock项目很关心,一天问我八百遍,我只能说不知道。老板说,销售不能只做表面功夫,要把精力放在别人想不到看不见的地方,我想着销售方面,雾姐最有经验,正好在这碰上,能不能请雾姐指点指点?”

  白雾对许进厚“能屈能伸”的忍耐力暗暗咂舌,却不为所动,道:“许经理你想多了,你想知道客户的招标流程,大可以去问你的客户。你说过,你那个客户跟Clock做过一千多万的生意,他们对Clock的流程应该最清楚。你说呢?”

  白雾说的的确是实话,中间商只要和Clock做过生意,必然会对Clock的流程十分熟悉,走流程又不是很费脑筋的事。

  “对啊,我差点忘了这茬。”许进厚脸色阴冷,声音却是笑着的。

  许进厚说完,没再理会白雾,改而问叶零兮道:“零兮,昨天众筹的设计按我的要求改好了吗?”

  “昨天我改好了才下班的。”叶零兮道。

  许进厚笑道:“谢了啊,改天请你吃饭。”说完便去了。

  白雾和叶零兮便将注意力重新转移到W6上,叶零兮抠图已毕,开始给产品添加Jet的Logo。要把Logo浑然天成地加到产品上,就要调整Logo的透视关系,光影明暗等,是个精细活。

  两人正盯着电脑微调,叶零兮桌上的座机电话突然炸响,吓得两人同时一声尖叫。

  叶零兮看一眼电话号码,深吸一口气,才轻轻地拿起话筒,用尽量低沉的声音说:“喂,经理,你找我?”

  此后,叶零兮一直没再说话,直到电话里讲了四五分钟后,才轻轻地挂断电话,对白雾说:“雾姐,实在不好意思,我得做众筹项目了。”

  白雾一头雾水道:“怎么了,梅经理说什么了?”不过很快,她就意识到:“是不是许经理跟你们领导说了什么?”

  叶零兮道:“你们这些大腕斗法,能不能不要把我们这些平头老百姓卷进去啊。现在好了,帮你改一张图,众筹项目就要多出一半的工作量。”

  “为什么?”要真是这样,白雾倒真是不敢强求叶零兮给她改图了,又确认一遍问道:“梅经理到底是怎么说的?”

  “她说,众筹的首图跟正文内容契合度不高,要是保留首图的设计,就要增加正文内容,要是正文内容不变,就要修改首图。梅经理当然希望正文不变,只改首图。但首图要经过老板确认才能用,梅经理要我马上改好给她。你的图只能先放一放了。”

  白雾用脚趾头都能想到,许进厚肯定先说服了老板,说他对首图有个更好的想法,想让设计部改一稿看看效果。项目时间紧,必须尽快确认首图,正文才好往前推进,肖祺不知道白雾有事劳烦设计师,自然满口答应。

  如此一来,白雾又被算计了。

  要想翻盘,除非说服老板,现在的设计已经是最优设计,而且这话必须从设计部经理梅暗香口中说出来,才有说服力。而梅暗香一向把老板的话当成圣旨纶音,不敢有半分违拗,白雾哪里请得动她出面?

  思来想去,白雾认为,Jet这张图将是她打动欧文的关键材料,她不能退缩,于是安抚叶零兮,请她继续修图,同时去找梅暗香,当着梅经理的面,在国际业务部的群里发微信,说:“弛经理,请你帮个忙。我手头有个设计图需要叶零兮帮我P一下,是给Jet的,很重要。但是叶零兮要帮许经理改众筹的图,你能不能帮忙跟许经理沟通一下,让他把小叶借给我用一会,只要十几分钟。”

  这个群里肖祺也在,白雾名义上是发给驰明瑞的,其实是说给肖祺听的。

  驰明瑞当然知道,白雾要不是走投无路,肯定不会找他帮忙,而且这件事他做不了决定,摆明了是朝老板要说法,因此说:“众筹很急,你的图要是不急的话,就先放一放吧。”

  白雾看到这句话,就明白驰明瑞这是在帮她说话,忙回复道:“急,十万火急,关系到项目的成败。”

  驰明瑞回复:“我觉得你可以推进,就是不知道老板方不方便等你。”

  几秒钟后,肖祺发来一条语音:“我等会有个会要开,HT1的首图尽快发过来。Jet不是德国客户吗?叫小叶中午抽空帮你弄一下,再发过去也是一样的。”

  老板已经下了结论,机敏的人都知道,这时候不应该触碰逆鳞,梅暗香已拿起电话准备拨给叶零兮,白雾却说:“再等等。”

  白雾对肖祺以各种理由让员工下班时间干活已经习惯了,但中午再回复欧文不是她能接受的,想了想,决定再争取一次,于是回复道:“不一样的,我早上回复是要给客户看到我的诚意,看到我对他的重视,这很重要。”

  肖祺却迟迟没有回复。

  不回复也是一种态度,表示维持原判。

  良久,驰明瑞揣摩上意,回复道:“你这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弄这些虚的,不如给他一个好Offer实在。”

  白雾对肖祺的态度已然愤慨,听驰明瑞一句为虎作伥之语,终于没忍住,气呼呼地打字道:“开发客户,恰恰是这些虚礼比你说的那些实际利益更有用。客户是人,不是机器,是人都有感情,这些虚的东西,正是跟客户建立感情的纽带!利益谁都能给,但感情却不一定!”

  此话一出,群里鸦雀无声,再无人敢说话。

  白雾又补充道:“不管你们怎么说,今天这张图我就要现在发出去。几分钟而已,耽误不了你们的大事。”发完后,又对梅暗香道:“梅经理,拜托了,麻烦让叶子先帮我把图弄完,一切后果由我承担。”

  梅暗香目瞪口呆,只得点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经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经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