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曲:繁华落净,大雅无声
夜月听雪2020-10-26 12:265,157

  终…曲:繁华落净,大雅无声

  幽幽玄宫在虚空中前行,看似缓慢,却是眨眼间便飞掠过十数个宇宙与空间,一盏茶的功夫之后,玄宫就载着众人来到了那个另一个未知宇宙的未知处。

  众人远远望去,就看见一团灰蒙蒙的巨大迷雾悬在远方虚空之中,蒙蒙迷雾隔绝天机,即使迷雾已经落入众人眼中,众人却依旧很难感应到迷雾中的气机,只是远远看到了邪气、魔气、血腥气、腐朽气等阴晦之气在迷雾中不断交织。

  最终玄宫载着众人在距离迷雾不远处停下,随着众人的不断靠近,众人越来越能感觉到这团迷雾中蕴含的恐怖且压抑的力量,而众人也发现除了他们之外,还有5人,却是早在他们到来之前就在迷雾周围驻足。

  迷雾上方,是一位白须白发的老者,头戴一根样式老旧的白玉发簪,腰悬一枚古朴的羊脂玉佩,身穿一袭泛白的老旧儒衫;老者一手负后,一手抚须,静静看着迷雾的演化。

  迷雾西方,是一位轻闭双目,盘膝而坐的男子,男子看上去三十多岁的样子,容貌平平,却透着一股威严,男子无须无法,身披一件泛黄的朴素衲衣,手持一串看不出什么材质的念珠,念珠一百零八颗,表面光滑,却黯淡无光,或者说是神华内敛。

  迷雾东方则是一男两女,男子看似中年,青发无须,一身青灰色道袍,手持一柄老旧拂尘;两女则是妙龄年华,绝世出尘,其中一名蓝发碧眼,一身冰蓝色长袍,虽是倾世之姿,却透着一股生人勿进的冰冷寒意,女子双手挽着身旁青灰道袍的中年男子,偶尔看向男子时,她眼中那与生俱来寒意却是丝毫不现,满满的全是柔情之意。而另一名站在寒气女子旁边的女子,则是一身气息与寒气女子截然相反,只见她一袭火红色长裙,配合着一头艳红色长发,再加上那极度婀娜的身段,看上去显得绝世妖娆。

  看到玄宫众人到来,白发老者和衲衣男子没有什么动作,而道袍男子与冰火两女则是飘掠过来,落在琴台之上,道袍男子与冷艳女子互挽着在前,而红衣长裙的妖娆女子则是落在了像是紫袍男子扈从的黑衣抱刀少年身旁,看到红裙女子过来,抱刀的黑衣少年那古井无波的脸上则是憨厚一笑,满是爱意。

  负剑青年高默看向飘来的三人,首先看到的是那个蓝发碧眼的冷艳女子,高默神色微动,紧接着高默又看到冷艳女子挽着的道袍中年男子,高默竟有些神情恍惚,他大步一闪,就来到了两人身前,高默向着道袍中年男子试探性的问道:

  “道祖?”

  中年男子笑着点了点头。

  高默看到中年男子点头后,竟然显得满是激动,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好像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被称为道祖的中年男子笑道:

  “这些年,辛苦你了,你做的很好,比我要好得多。”

  高默张了张嘴,然后他笑着摇了摇头,又挠了挠头,笑的竟然有些憨傻,可最终高默还是没有说话。

  这时紫袍男子的声音在一旁响起,他抬头望着那团迷雾问道:

  “老三,‘它’现在什么情况了。”

  道袍中年男子回声道:

  “已经开始化形了。”

  紫袍男子继续问道:

  “老大和老五怎么说?”

  中年男子继续回答道:

  “以‘它’的成长速度推测,只有一次机会。”

  两问两答之后,紫袍男子才转身面向众人,说道:

  “如各位所见,这团迷雾就是我们本次聚会所要面对处理的大麻烦,各位可看出了什么?”

  高默看了看远方上空的这团迷雾,问道:

  “是大道衍生出的邪力汇聚?”

  一身素雅长衫,手持翠绿色玉箫的张忆阳皱眉说道:

  “是无数魂魄的怨力凝聚?”

  白衣无发,手持金昙的光头少年慧婴则是重重叹出一口气,暗颂了一声佛号,说道:

  “是众生恶念!”

  “不错。”

  紫袍男子接过慧婴的话来,继续说道:

  “众生有善念,善念宏大后,则会转化兴盛生灵所在世界的气运,造福一方生灵;而众生亦有恶念,恶念汇聚,会吞噬损耗一方气运,严重者,甚至能够毁灭一方世界。只是没想到…”

  说道这里紫袍男子也罕有的叹了一口气,他继续说道:

  “只是没想到这无数世界的众生恶念竟然会悄然汇聚于一处,又经过无数岁月的衍化,最终将会化成实体,生出灵智,化为一头恶灵。

  幸好老五在游历万界之时,一个偶然的机会使他捕捉到一丝微弱的气机,虽然气机微弱,但是老五却察觉了到了这丝气机中的不同,所以老五以损耗一中劫的修为为代价,进行了一番推演,最终才找到这里。

  这才发现由无数世界的无数众生所发出的‘贪婪、嫉妒、色欲、虚荣、懒惰、憎恨、愤怒、哀怨、杀戮’九种恶念,竟然汇聚于此,并且九大恶念的汇聚体天生就有一道屏障隔绝气机,竟使得至圣者也无法察觉。

  后来又经过老大、老三、老五和我,四人的一番推演,最终确定,恶念化灵,将化成一条灭世邪龙,邪龙九首,每一首都蕴含着一种恶念,而九首又同根同源,互生互助,相互依存。

  所以若想斩杀此邪龙,必须同时斩杀邪龙九首,否则即便一首尚存,便能在瞬间复原其余八首。

  因为邪龙之源乃是至邪至阴的众生恶念,所以想要斩杀,则必须使用这世间至纯至刚之力才能将其消灭。

  除此之外,九道邪力各不相同,一种至纯至刚之力只能斩杀一首,其余八首则会瞬间适应这种至纯至刚之力对其产生的伤害,对其产生抗性,使其很难再用同一种力量去斩杀其余八首。

  所以在我们四个商量之后认为,如果想要彻底消灭此邪灵,需要九种这世间至纯至强的剑意,同时斩杀九首,方能将邪灵一举消灭,如果只凭一人之力,最多只能将邪灵镇压,却很难彻底将其消灭,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众生恶念的不断产生,邪龙的力量会变得越来越强大。

  再有一点,就是斩杀九首的时间,必须是在邪龙刚刚化形成灵,灵智将开的那一刹那间将其斩杀,否则邪龙开智之后,因是恶念所化,天生便通晓诸般恶性,所以以我们的推演,如果在恶龙彻底开智之后再对其斩杀,恶龙一定会在临死前的瞬间自爆邪源,到时候就是不知道多少个宇宙、世界、位面将要随之一起毁灭了。

  不过此事虽然难缠,但也不全是坏事,因为这般众生恶念如果不化形成灵,我们最多也只能将其镇压,无法彻底消灭,而随着恶念不断汇聚强大,最终即便不化作邪灵,也会对万千世界造成不可挽回的影响。而此时恶念化形成灵,就给了我们一个彻底消灭它的机会,只要成功斩杀此化形而成的恶龙,这凝聚了无尽岁月的恶念自会化为虚无。”

  听完紫袍男子紫夜的叙说,琴台上的众人都陷入了沉默,高默思索了片刻,咧了咧嘴,笑着说:

  “看来,这还真是件大事啊。这么多年没怎么活动,今天本就是想来好好舒展下筋骨的,结果和你那一架还没打成。不过既然有如此大事,我们那一架就先记着,日后再打,今天,就先拿这九个脑袋的小泥鳅练练手。”

  青灰色道袍的中年男子这时说道:

  “经过我们的细致推演,九首邪龙将在今日化形成灵,在场的九位剑者都是这世间的至强剑者,和你们九人之力,每人斩杀邪龙一首,便可将这至恶邪龙,一举灭杀。”

  九人一起抬头看向远方空中的迷雾,眼中均是闪烁着精光。

  道袍中年男子继续说道:

  “距离邪龙完成化形成灵还有一段时间,各位可以先闭目养神,凝聚剑意,我和其他人会为九位护法,等到邪龙化形成灵的那一刻,九位同时出手,便可一举斩杀邪龙。”

  高默、星浩灵、龙剑锋、慧婴、浪诗涯、张忆阳、雪、月云清、紫夜九人也不多说废话,各自盘膝坐下,闭目养神,凝聚剑意!

  而身穿道袍的中年男子、蓝衣蓝发的寒意女子、怀抱玄刀的黑衣少年、红衣红发的妖娆女子、浪诗涯身侧的貂裘男子夜羽,以及远方迷雾旁的白须白发一手负后的老者和手持念珠轻闭双目的男子则是密切关注着迷雾的变化以及周围的动静,以为九人护法。

  随着时间的流转,迷雾中的九首邪龙逐渐成型,迷雾也逐渐淡化融入邪龙体内,化成实体。

  又过了一阵。

  “天时以至!”

  随着道袍男子的一声大喝,盘坐闭目的九人同时睁开双眼,九道至纯至强的剑意冲天而起。

  而刚刚化形成灵,灵智将开的九首邪龙凭借本能的危机感,察觉到了这股至强杀意,九颗龙首本能的也睁开双眼,九道灭世邪力凝聚而成的光柱,自目怒凶光的九颗龙首的龙嘴中发出,朝着琴台上剑意暴涨的九人激射而去。

  与此同时,却见白须白发的老者不怒自威,周身气韵流转,大袖无风飘摇,只听老者轻曰:

  “君子如水。”

  只见数道水波凭空而生,迎着邪力光柱而上,硬生生挡下两道灭世光柱。

  再看盘膝而坐手持念珠的男子,骤然间睁开双眼,只听他轻吐一字:

  “佛。”

  一个巨大“佛”字凭空出现,又挡下两灭世世光柱!

  一身青灰色道袍的中年男子飞身而起,手中老旧拂尘轻轻一挥,说道:

  “道法自然。”

  一副八卦太极图凭空出现,迎上光柱,又将两道邪能光柱挡下。

  貂裘男子夜羽神情一凛背上一对巨大的黑色羽翼出现,手中血色长刀一转,一道灭世刀罡应式而出;而一直怀抱玄刀黑衣少年怀中长刀亦是瞬间出鞘,少年长刀入手,回身一劈,亦是一道霸世刀罡斩出;两道刀罡迎击而上,各挡下了一道邪能光柱。

  最后冷艳女子与妖娆女子对视一眼,默契的一同飞起,寒冰之力竟形似闪电,自冷艳女子手中发出,而妖娆女子则是双手中各燃起一团黑色的火焰,妖娆女子双手一挥,两团黑色的火焰激射而出,形似闪电的寒冰之力与两团黑色火焰在空中交汇,竟是冰火相容,瞬间挡下了最后一道恶念邪龙发出的灭世光柱!

  而就在此时!

  高默背后鞘内长剑轰然而出,长剑落入高默手中,一座诛天杀阵自长剑中演化而出,只听高默轻吐四字:

  “刹那!永恒!”

  一道可断斩时空的绝世剑意应声而出。

  与此同时,星浩灵飞身跃起,手中折扇一收,竟化作一柄长剑,却见星浩灵周围虚空流转,仿佛此刻的他,已身在了另一个世界,自成一方小天地。只见星浩灵长剑一转,一道雄浑的玄黄剑意斩出!

  “幻灭星辰!”

  而这时龙剑锋手持长剑,单锋在手,天下我有!一道一往无前的绝世剑意亦是应声斩出!

  “流曲逆鳞!”

  再看慧婴,周身圣华乍现,只听他轻轻念道:

  “圣魔无锋,大慈至心。”

  一柄玄色大剑出现在慧婴身前,无锋无刃,无尖无锷,再听慧婴轻声说道:

  “圣魔开锋,大悲无生!”

  只见慧婴一袭白衣瞬间变成墨黑色,原本的一颗光头也生出了一头飘逸的墨黑长发,同时,身前大剑一分为二,左手圣斩,升华冲霄!右手魔斩,魔气滔天!双斩交汇,一道圣魔剑意直向邪龙一首斩去!

  再看浪诗涯,身前九道轮回剑印再次浮现,只听她轻吐绝式:

  “九点苍茫!”

  一道轮回剑意,自浪诗涯手中血色长剑应声而出!

  只见张忆阳一身浩然正气冲天而起,周身神华流转,大袖无风飘摇,只听他狂笑一声:

  “一萧一剑平生意,笑尽狂名不记年!”

  只见他仍是左手持箫,右手却已多出了一柄长剑,长剑虚斩,一道灭魂剑意斩出!

  “鬼神!无殇!”

  再看一袭白衣飘摇的雪,手中酒壶高高举起,仰头将壶中美酒一饮而尽,长剑一挥,一道杀神剑意斩出!

  “孤星冷霞!”

  与此同时,月云清御风而行,如仙人远游,长剑在风中旋转起舞,紧接着一道吞噬剑意看似随意斩出,却是尽得风流!

  只听他畅快笑道:

  “笑任风流!”

  紫夜遥看邪龙,负手而立,一朵莲影在其身旁无声盛开,一柄古朴长剑出现在莲影之中,剑鄂上两轮皓月飞速流转,由弦变满,又由满化弦,只见紫夜长剑入手,轻声说道:

  “紫霄无尽!”

  一道蕴含虚无道义的紫色剑意,直向一颗邪龙龙首斩去!

  九道绝世剑意同时斩出,分别斩向邪龙九首,九颗龙首虽然灵智尚未全开,但本能的感觉到了危机,只见九首齐动,邪威滔天,“贪婪、嫉妒、色欲、虚荣、懒惰、憎恨、愤怒、哀怨、杀戮”九大众生恶念在邪龙身前不断汇聚,一道九恶邪印护在了邪龙身前,但是汇集众生恶念,拥有无上邪威的九恶邪印却在触碰到九道绝世剑意的瞬间顷刻瓦解,丝毫没有阻挡分毫,只见九道剑意破邪而上,直直斩向九颗龙首,邪龙九首同时炸开,紧接着巨大龙身开始寸寸点点、化作虚无,片刻功夫,便彻底消失于虚空之间,再无生机与痕迹。

  众生恶念所化的邪龙终于被众人协力斩杀,但是在场众人皆是显得很是平静,只是每个人的眼中都闪烁着功成的笑意与爽朗。

  这时,已经恢复成一身白衣的慧婴先是“咦”了一声,紧接着盯着虚空中某处说道:

  “这……尚存一息恶念之力?”

  众人也随之发现了端倪,那是一点极其微弱的恶念之力,在邪龙覆灭后的地方轻微的蠕动着,只是这点恶念之力太过于微弱,相比邪龙汇聚的恶念之力来讲,万牛一毛都算不上,并且毫无灵性,显然只是纯粹的能量,并没有像邪龙那样化成可以开智的灭世恶灵。

  众人察觉到这股微弱的恶念之力后皆是皱了皱眉头。

  星浩灵轻轻问道:

  “无法彻底消灭么?”

  紫夜叹了一口气,解释道:

  “只要世间众生的恶念不能根除,那么恶念之力自然不会被彻底消灭,只是这股恶念之力若想要再次凝聚化形成灭世恶灵,那又是无尽岁月之后的事情了。”

  众人恍然,高默闻言后爽朗一笑,说道:

  “那就在无尽岁月之后,再杀它一次便是了。”

  其他众人也都是豁达之人,明了因果后,便不再纠结于此。

  不知何时玄宫上的两轮皓洁明月已经消失不见,一轮紫色太阳在玄宫东方缓缓升起。

  一夜已过,紫阳东升!

  高默抬头看了看刚刚升起的紫阳,然后回首望向众人,眼中精光闪烁,他大笑着说道:

  “今日相聚不易,既然大事办完了,那我们不如就……痛痛快快,大战一场吧!”

  ***************

  九剑斩恶龙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这是九个故事的交汇,九个故事的终章,同样是……九个故事的开启,虽然不知道会写几年,但是月夜里九夜的九个故事,终究会一一呈现!

  乐章有终,紫霄无尽,繁华落净,大雅无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夜剑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夜剑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